Yblog = yourblog,你的優質部落格。願真田幸村紅鎧策馬赤備突擊的身影,帶給我們更多的勇氣。
星期五, 六月 10, 2005
少年徬徨無助地悲泣著,獨自走在晦暗不明的森林裡,貓爪似的月亮無法成為照路的引索,四周靜謐得令人心慌,但遠處山谷傳來的狼嚎仍撕扯著他已經驚嚇過度的身心。

穿過天生雜亂的樹林草叢,眼前是一望無際的湖泊,那麼廣大又那麼黑暗,像在引誘著疲憊行人溺死在其中的甜美;不論如何,經過長途步行的疲憊少年已經顧不了這麼多了,加快自己的步伐,即時全身的肌肉都在因痠痛而呼喊著,他仍努力的奔向那渴望以久的水源。

一口又一口,少年飲著,冰涼的湖水流進久未進食的腸胃,偏低的溫度明確的在身體裡蔓延,須臾,便被身體的溫度同化。

身體獲得些許補償,但心靈上的苦痛卻仍溢滿出他所能承受的容量,少年跪倒在湖畔,即使心靈忍受已經超過極限,酸澀乾涸的眼睛卻再也流不出淚水,他只能用沙啞細微的聲音發出哀鳴。




『少年啊,你為何如此悲傷呢?』

聲音像從天外飄來般的輕柔,少年停止了動作,抬頭,是湖泊的女神。

她的臉龐因為神力而隱隱發散出光芒,即便是如此黑夜,少年也能看清女神細緻的美麗,輕薄的絲質衣袍包裹著略顯纖瘦的嬌軀,輕盈而美麗地站在黑暗的湖水之上。

「湖泊的主人,您不會相信我所說的話的…」

少年再次跪倒,卻不是因為自身的痛苦,而是在看到女神心中所感覺到救贖驅使他這麼做。

『少年,你說吧,不論如何我都會仔細傾聽的。』

女神愛憐地蹲下身,柔軟的指尖撫弄著少男蓬亂的髮,扶起他。

「女神…女神…」他哽咽,視線對上女神令他想起母親的眼睛。「您知道森林東方的一個城鎮裡,有個管理城鎮的富人之子嗎?」

『是的。』

「城鎮裡人人稱頌,說他是個溫文有禮的君子,他甚至於在我身染重病流落街頭時收留我,可是…可是…」

『少年?』

「可是,女神!富人之子卻趁我無反抗之力時……對我…」

『孩子,別再哭泣了,你疲憊的眼睛會失去光明的。』

「喔…女神、女神…那名衣冠楚楚的君子,在月黑風高之夜,潛入我的房間,對我…對我做出了我難以啟齒的行為…我逃出他的大屋,想尋求鄉人的幫助,但卻被富人之子憑空指控我偷走了他的銀燭臺,女神…我並沒有…請相信…」

『…少年…』

那一聲呼喚仍舊遙遠得像從天際傳來,少年卻感覺心中的所有感覺都被瞬間抽離。

「…女神…請原諒我這個罪人玷污了您的湖泊…感謝您在我疲憊時所賜與的清泉…」




少年起身,單薄的身影重新融入了森林裡,而痛苦之後是空盪的茫然。
發表於 3:28 AM | 靜態連結 | 文章分類: | 迴響留言 | 引用列表 | 觀看 (3379)

發表於 1:07 AM | 靜態連結 | 文章分類: 瑣碎 | 迴響留言 | 引用列表 | 觀看 (3570)

星期二, 六月 7, 2005
自從那天開始我認識了妳,整個世界就變的有點不一樣

妳散發出來的那種自然的魅力,讓我深深的對妳著了迷,被吸引

愛,不可以偽裝,我,變得莫名的緊張,心,怎麼小鹿在亂撞

為何手機還沒有響,因為,有妳在我的身旁,靠近,瀰漫著妳的想像

發現,只要我想著妳,忽然之間失去方向

愛一起慢慢慢慢的向我靠近,怎能夠預見了妳我是如此幸運

如果說愛就是要讓我們在一起,感謝上帝,我會帶著妳去找尋甜蜜

愛一起慢慢慢慢的向我靠近,怎能夠遇見了妳,我是如此幸運

如果說愛就是要讓我們在一起,感謝上帝,我會帶著妳去找尋甜蜜
發表於 3:39 PM | 靜態連結 | 文章分類: | 迴響留言 | 引用列表 | 觀看 (3615)

星期天, 六月 5, 2005
嗯,其實我是個很懶惰的人,要我乖巧聽話的端出女孩子的樣子吃飯,我真的覺得是~很煩的事情,就覺得很懶嘛,沒必要出席的話就會盡量躲開吧。
發表於 12:38 AM | 靜態連結 | 文章分類: | 迴響留言 (3) | 引用列表 | 觀看 (9148)

好吧,我承認我每次點菜的時候只會說不知道要吃什麼,為了逃避刀叉的使用所以大多吃義大利麵。

但是我不是很喜歡在吃飯的時候講話,唔~也不能說是不喜歡,應該說是覺得麻煩,吃飯的時候講話,我會盡量在吞下食物喝過水之後才說話,不然也會盡量遮著嘴。
發表於 12:24 AM | 靜態連結 | 文章分類: | 迴響留言 | 引用列表 | 觀看 (4888)

(水)

日本人啊,這個團結又堅忍勤勞的民族真的感覺很矛盾呢,對工作的認真態度卻無法套用在處理自己私生活上。

嗯,這是我的偏見嗎?
發表於 12:09 AM | 靜態連結 | 文章分類: | 迴響留言 (3) | 引用列表 | 觀看 (11948)

星期二, 五月 31, 2005
早上六點,只有少少的學生跟怪老頭的豐原車站。

即便已經步入夏天,在太陽還沒升起的早上,台中的氣溫仍是微涼的,等車的幾十分鐘裡努力啃食著從家裡挖掘出來的餅乾,配上剛從7-11買的瑞穗鮮乳,不是沒錢買早餐,只是覺得沒提款卡的話,還是小心用錢才是,順便一提,我的錢比較多還是是放在褲頭的口袋,包包裡8.2的盒子中還塞著一張小朋友,錢包裡只有買完票剩的三四百塊。

一個人坐在開往花蓮的車上,車上人很少,而我在自強號的柔情冷氣攻勢下昏睡,醒過來的時候,人已經在台北了,繁忙陰暗的台北,真不喜歡,列車駛離台北後陽光燦爛配上跟地球是圓的一樣無庸置疑的美景,終於睡飽的我則是精神很好腦袋空空的看著窗外發呆。

十點多到宜蘭的時候,其實真的有想下車的衝動,宜蘭耶,傳說中純樸的宜蘭,傳說中綠色的宜蘭,還有好幾年前就想去的親水公園(是在宜蘭吧?),宜蘭耶!是宜蘭耶!!!

OK~心中的os吶喊完畢,宜蘭,有機會我會在這裡下車的。

到了花蓮車站,嗯~很快就找到公車坐囉,可是花蓮公車好貴喔~一趟就20了~台中或台北是15元有找啊~~~還我五塊錢!!!嗯~本來是要去乙烯說的石門海岸的,可是公車司機的阿伯說海水浴場有沙灘,如果我要玩的話會比石門海岸容易,所以就改到海水浴場去。

嗯,到的時候正午剛過,很熱,根本沒人啊…可是還是很嗨翻的跑下去玩水,玩夠了,懶懶的坐在一邊看海,說真的,這是從出發到現在唯一覺得自己蠢的時候,可是,很爽。

上次到花蓮已經是好久以前,大約十年前的事情了吧,啊啊,人事已非啊。高一到高二這段時間哩,出了很多事情,怎麼說呢,一個人坐在海邊大哭好像很蠢,可是真的很舒服吧,覺得,就是爽啊!!!

其實是很匆忙的行程,為了趕四點半的車,所以三點多就等公車回花蓮車站了。

癱坐在回程的車上,身上黏膩的感覺漸漸被冷氣撫平,雖然累了,可是幾個月來的壓力倒是真的釋放不少,整個人輕鬆很多,回程的車上也是持續昏睡著,雖然有稍微醒過幾次,但還是一直睡到彰化才完全醒來。

雖然愚蠢,雖然倉卒,雖然不充實的花蓮看海行,還是讓我舒服多了。
發表於 11:46 PM | 靜態連結 | 文章分類: 生活 | 迴響留言 (14) | 引用列表 | 觀看 (4646)

連自己都不得不承認自己是有多懦弱愛哭。

最近糟糕了很久,不管怎麼樣的努力想要去接受彌補,心裡的洞卻是越來越大。

我知道這不是隨便向人發脾氣的理由,只是覺得氣餒和自我厭惡…

討厭把事情搞砸的自己,討厭把別人惹煩的自己,討厭努力不夠的自己。
發表於 12:58 AM | 靜態連結 | 文章分類: 瑣碎 | 迴響留言 (2) | 引用列表 (1) | 觀看 (3667)

星期一, 五月 30, 2005
靠么隆真的是一個好人。

她真的是一個好人啊...

最近開始著手解決其他科目,讀的很煩的時候,想起靠么隆跟我在公車上說過的話"我的書都是原文的啊,所以一整天下來有讀完一小節我就很高興了"靠么隆真的是很棒的一個人,雖然我總是看不懂她網誌中有關石頭(化石?)的奇怪文章,可是看她很狂熱的說哪個東西怎樣怎樣,就覺得很舒服。

當然,靠么隆的貧窮狀況,跟水區食膏者乙烯比較之下,簡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真的是~除了嘆為觀止,我也不知道能說什麼。

這個月看球賽全勤的靠么隆,30號了,再努力多吸幾口空氣吧,過了明天就六月了,就可以擺脫吸空氣的日子了。
發表於 3:39 PM | 靜態連結 | 迴響留言 (1) | 引用列表 | 觀看 (3500)

星期天, 五月 29, 2005
文/小灶

牽手(電影『喜宴』片尾曲)

作詞:李子恆 作曲:李子恆 編曲:Ricky Ho

爲愛著你的愛,因爲夢著你的夢,
所以悲傷著你的悲傷,幸福著你的幸福。
因爲路過你的路,因爲苦過你的苦,
所以快樂著你的快樂,追逐著你的追逐。

因爲誓言不敢聽,因爲承諾不敢信,
所以放心著你的沈默,去說服明天的命運。
沒有風雨躲得過,沒有坎坷不必走,
所以安心的牽你的手,不去想該不該回頭。

(副)
也許牽了手的手,前生不一定好走。
也許有了伴的路,今生還要更忙碌。
所以牽了手的手,來生還要一起走。
所以有了伴的路,沒有歲月可回頭。


一、

已經記不得是什麽時候第一次聽見的這首歌。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第一次聽就被吸引住了,因爲那時候才知道有個叫做蘇芮的臺灣歌手,而且在這之前紅透半邊天的“酒幹倘買無”也是她唱的。我對流行歌曲並不是太特意地關心,所以歌曲紅起來的時候,因爲被迫持續不斷地聽,偶爾也哼哼兩句,但具體的來龍去脈則常常稀裏糊塗。除非有聽到特別被吸引的歌曲,然後才會多知道一點歌手的事情,比如名字。

蘇芮的嗓音並不嫵媚,但卻自然有一分成熟的風韻。這首歌的旋律也不複雜,並沒有花裏胡哨的玄虛,起承轉合非常老實,曲子結構也很規矩。歌詞算是賣弄了一下,比如很搶眼的名詞動用。但總的來說並不破壞意境,相反在樸實中見精巧,倒可算是匠心。一言以蔽之,可謂「平實」。而它所要唱的,也正是這「平實」兩個字。按我三腳貓的文藝評論水平,也可以看得出個“內容與形式的統一”來,所以應該算爲上品了。

但說實話,那時所謂欣賞「平實」或者「平淡」,多少帶點“少年不識愁滋味,爲賦興辭強說愁”的味道。單純和愚昧、質樸和平庸、平淡和懦弱的區別,並不是很分得開來。當時真正覺得感動的,其實應該用“溫馨”這兩個字來描述,或許也可以再加上“浪漫”兩個字。兩個兩情相悅的戀人,手牽著手一起走人生的路,這畫面即使放到現在,一樣也能迷死一堆少男少女吧。

二、

我和妻的結識就很浪漫。

我們是在網上認識的。那時我在北美,她在臺灣。雖然我在教會裏曾有意無意地琢磨過從臺灣來的姊妹幾次(到了這個年齡,老爸老媽不催,團契裏的叔叔阿姨們也著急啊。),但並沒有發現真正動心的。感覺不對,你知道嗎?就是那個意思。而她更是從來沒有打算過要來美國(所以到現在一遇到英文不濟的時候,就把我恨得牙癢癢的。早知如今,何必當初啊?當然,這全都是我的錯。),直到,用她的話說,被我“打敗了”。

我們如何從相知、到相戀、再到成婚的故事,就略去五百字吧。就講一個小插曲,因爲與牽手有關。記得妻後來給我說,一直到下飛機見到我以前,她心裏其實都很忐忑。看到我的玫瑰花後雖然好了一點,但仍然還是很緊張。直到她的手和我相觸的那一刻。她後來說,“我的手一被你握住,就在心裏對自己說,這只手我喜歡。心情立刻就放鬆了。”所以我們牽手就成了習慣,以致於到教會裏介紹她時,因爲要轉身面向大家,結果手都拎著了,卻還是牽著。直看得那些叔叔阿姨們瞪大了眼睛,說,看不出來這小灶平時不聲不響,居然還這麽浪漫。後來迎面和一位弟兄說話,想起她站在後面而手沒有牽,就下意
識地伸到後面去,抓上一隻手就牽著,結果竟然牽錯了,笑翻了一大片人。

總之,從“浪漫”的角度來說,我們是真正以爲自己體驗到了浪漫的實現。我們並爲此感謝神。妻曾充滿感恩地對我說,她在看了那麽多現代婚姻的失敗的例子以後,若不因爲自己是基督徒的話,也幾乎早就對愛情失去信心了。只是因爲自己是基督徒,所以常常在實在找不到別的理由來安慰自己的時候,就想,因爲我們所信的上帝是全能的(他甚至能讓死人復活嘛),總還會有一點希望吧。現在遇到了我,才真知道我們的神是信實的。我也拉著她的手,一面微笑深情地看著她,一面阿門。

所以以後我們走到哪里都是牽著手。

三、

現在許多教會都有一種叫做「婚前輔導」的輔導班,由專職的教牧人員在新婚夫妻結婚前對他們進行的一些輔導和幫助,一方面是傳達和教導聖經關於婚姻的教訓,因爲據說這與世俗的一些觀念不太一樣,而且唯有聖經所教導的婚姻觀,才能給人真正幸福、美滿又浪漫、甜蜜的愛情;另一方面則是爲結婚以後可能會發生的問題打預防針。我們那時候覺得我們的感情是那麽好,而且我們倆都彼此深信,我們的婚姻是神爲我們配合的,所以不可能有什麽問題。況且,在感情那麽好的時候談感情出問題時的解決辦法,豈不好象在蛋糕上放鹽,煞風景透頂?於是我們一致決定不去這種輔導班。直到結婚前一天,一位
從洛杉機程趕下來的牧師一定要給我們輔導,我們才勉強接受了一個小時的“強化輔導”。也沒有覺得有什麽特別的。 婚姻是在神面前立的聖約,因此在神面前的守約是第一重要的。這我們早知道。我們現在還保留著結婚時的誓言:

I, (name), take you, (name), 我,(名字),願以你,(名字),
to be my wedded wife/husband, 作我婚姻的妻子/丈夫,
to have and to hold, 擁有和扶持,
from this day forward, 從這一天起,
for better, for worse, 是好,是壞,
for richer, for poorer, 是富,是貧,
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 疾病中或健康時,
to love and to cherish, 都相愛相依,
till death us do part, 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
according to God's holy ordinance; 正如上帝之神聖命定;
and thereto I pledge you my faith. 此我以信爲誓。

這就是我們在永生神面前所立的約。

這種婚禮的儀式是我們所特意選擇的傳統的基督徒儀式,就是爲了突顯我們在神面前的立約,因爲我們覺得我們有如此甜蜜的愛情,當然是值得隆重地宣誓守約,同時也表達對神的感恩,因爲我們覺得是祂親自給我們配合的。

整個的儀式並不複雜,與我們通常的崇拜程式類似。牧師先要求衆人不可隨意(unadvisedly)進入禮拜堂,而是要恭敬(reverently),謹慎(discreetly),懷著敬畏上帝的心(in the fear of God)進入。牧師然後宣佈婚姻的意義是在於在上帝面前的聖約(the holy convenant in the presence of God),並先後一依次問我們,Will you love her/him, comfort her/him, honor and keep her/him,
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
and forsaking all others keep only to her/him
so long as you both shall live?
是否愛她/他,安慰她/他,榮耀保守她/他,
無論疾病還是健康;
並只守候在她/他身旁,不再尋找別人
只要一息尚存?

我們依次回答 I will (我願意)後,就彼此宣誓上面所引在上帝面前所立的誓言。然後交換“那內在而屬靈恩典的外在而可見之記號”(the outward and visible sign of an inward and spiritual grace)的戒指。接下來是點同心蠟燭,象徵二人成爲一體,一個家庭。點完同心蠟燭以後,牧師“奉父子聖靈的名”(in the name of the Father, and of the Son, and of the Holy Spirit)宣佈我們成爲夫妻。儀式最後以祝福和主禱文結束。

四、

一幫從網上結識的弟兄姊妹從四面八方趕了過來參加我們的婚禮。一方面爲了答謝,另一方面也趁此聚一聚,我們晚上就到餐館去開了一桌。本來有人提議講講大家的浪漫史,結果不知怎麽一來,變成了吐苦水:大家一個接一個地講起來了婚姻中的問題,以及又如何靠神走過來。我們這才發現表面上恩恩愛愛的一對對們,背後原來還有那麽複雜的故事。雖然有點吃驚,但彼此四目相對,就又安心而甜蜜地微笑了。

可惜這樣的信心並不長久。很快我們就體會到“婚姻是愛情的墳墓”這句話的殘酷性了。這倒不是因爲我們原先以爲的油鹽醬醋問題,因爲我們都自承是受過教導的,知道婚姻中要處理的問題比談戀愛時複雜,特別是要涉及到日常生活的層面。於是早做過打算。況且而我們又認爲靠神這些問題都好解決。但是問題就在這“靠神”上了。我們都對神太“熱心”了。

記得曾有人對宗教改革時期路德宗和改革宗最終不能走到一起深感遺憾。據說在兩派的一次會議中,雙方擬訂的告白文件,一共十五條,雙方同意了其中的十四條。而在最後一條中,一共有六點,雙方同意了其中的五點。然而這最後的一點,最終沒有讓兩派走到一起,徒添了許多攻擊者的口實。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這又是最自然不過。因爲他們都是誠實地要向神和他的話,就是聖經,效忠。兩方的理解不同,但兩方都不是最終的裁決者,所以他們只能按所賜給各人的信心各自守著,直到那日。

同樣,也有人說,基督徒夫妻吵架往往比非基督徒更慘烈。這是因爲非基督徒並不常有終極性的絕對原則,實在吵不過的時候,或早或遲總有一方要放棄;而基督徒不同,他們總會覺得神在自己的那一邊,所以到後來誰都不低頭,這不僅是爲自己,更好像是爲了神。這個時候,小事情的衝突很快就可以上升到原則、信仰上的對立。(其實俺們大陸過來的都知道啦,無限上綱上線啦,說穿了還是罪人自義的罪性流露而已。)我們有一段時間就是這樣。

五、

我們覺得我們的婚姻,不,確切地說,我們的感情走到了盡頭。我曾很深的傷害她說,“我們在一起不再是因爲我們相愛,而是因爲要履行在神面前的諾言。”而這可以立馬讓她抓狂,哭得昏天黑地。爲了最後的一線希望(我們想,畢竟我們的神是可以讓死人復活的神,所以也許或者可以一試),我們決定去找婚禮時一定要給我們作婚前輔導的牧師。

我們各自吐了自己的苦水。她認爲我對她已沒有感情了。我也認爲沒有。我甚至把上面那句話也告訴了牧師。我並不是想再一次傷害她,而只是要告訴牧師我真實的感受。我心裏其實想的是,牧師可以給我們怎樣的理由,好讓我們可以合法的分手而不算違背神的約。沒想到牧師卻對我說,

“小灶,你知道嗎?你講的這句話並不全錯。只是恐怕你自己都不知道你講的是什麽。”

她立刻又哭起來了。我也大惑不解。

沈吟了半晌,牧師接著說,

“你們也許對愛有很浪漫的看法。但是我告訴你們,愛首先是一個意志的行動。”

“愛裏面當然有感覺,但是在感覺以前的,是意志。是一個決定。是一個意志的行爲。愛始於給與。而這是屬於意志的,是一種宣告,是非如此不可!”

“浪漫這個字本意並沒有愛的意思在裏面,而只是一種對感性、感覺和情緒化的強調。浪漫最初被用在描述愛情上,正是要表達在戀愛中的那樣一種特別的情緒和感覺。而這顯然是因爲先已經有了愛所致。因此,那種浪漫的感覺不是愛情的發動者,而是愛情的跟從者。”

“你仔細想想,即使不從聖經上來看,在世俗的愛情故事中,哪一個打動你的愛情故事,不是因爲其中戀人的堅強意志--無論發生什麽事,無論情況如何變化,我就是要愛她--而打動你的呢?”

“這也就是約的精義了:守諾、信實、真誠、永不改變。”

“更何況這約是在永生神面前立的,他豈不更會因你的守約而大大地祝福你,賜給你真正浪漫的感覺嗎?”

“畢竟,愛是個奧秘。唯有那真愛的源頭才能賜予、發動。當我們常常以爲已經不在了的,或許卻只是被他藏在很深的一個角落裏,等到有一天好發芽、長大。”

六、

我作了一個夢。

我和她又吵架了。她又在弄那架破鋼琴。她明明在亂彈,卻又不聽我的糾正。而且她還越發故意的氣我。我若有十顆原子彈都引爆了。

“我和你沒有什麽好講的了。”我轉身而去。我再也不要見到她了。
從此沒有什麽可以再把我帶回她身邊的,我發誓。

“嗨!你好!”迎面過來一個人,好象是一個熟人,還朝我不懷好意地笑。在這種心情下還要強裝笑臉和人打招呼,真是窩火透頂。他恐怕是看出來了。真討厭。

驀地一轉身,那人不見了!我突然頭皮一陣發麻。有鬼!

我的芸兒還是一個人在鋼琴那裏!

我瘋了一樣地撲回去,“芸兒!”

“怎麽啦?”妻推推我,“作惡夢了?”我無言地看著躺在我臂彎裏的她,忍不住緊了緊。“ 沒什麽。睡吧。”我溫柔地笑了笑。我突然覺得從來沒有這麽甜蜜過。

七、

早上起來以後,許久沒有聽過的這首蘇芮的歌就一直在我腦子裏轉。
回味起昨夜的夢,我決定寫下這篇文字。

聽妻說,在閩南語中,妻子也叫做「牽手」。
發表於 1:28 AM | 靜態連結 | 文章分類: 瑣碎 | 迴響留言 | 引用列表 | 觀看 (3967)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 >>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