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個幽靜的空谷中,空無一人。鳥語花香高山流水青松白雲,度我空谷歲月。
星期一, 五月 12, 2008

十年前,在孩子人生路上偏離了軌道,想要輕易結束來自於母親辛苦的養育好不容易能長大成人的生命。那時的我,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嚎啕大哭在小小的辦公室中。

不會說,我愛你,不會說,我討厭你!不會說我想吃什麼?

曾經知道有一條路,它是寬廣的,所以,我去了。我試著走出一條我生命的道路來。

曾經覺得,我已經走到山窮水盡,再往前走一步即是萬丈深淵。有人告訴我,那是因為人生還有更寬廣的空間,只是走到轉彎處,看不到前路而已。於是,我手搭伙伴的手牽著我往前走,於是,又是一條道路,屬於我的道路,知道世界還很大,不只是來到這世上吃喝拉灑而已。

 

 

 

紫天使 發表於 2:16 PM | 靜態連結 | 文章分類: 心情隨筆 | 迴響留言 | 引用列表 | 觀看 (1504)

星期六, 四月 19, 2008

當我回到家時,總是先去滿足釋放我的心裡需要而不是去做我身體的需要的事。

例如,出門回來時一身汗臭,應該是先去洗個澡,讓自己輕鬆下來的,但我卻先去開電腦收信,玩遊戲去了。

這也代表我是愛自己的,原來我是這樣愛自己的。這讓我想起鳳飛飛之前的一首歌--好好愛我。

紫天使 發表於 11:35 PM | 靜態連結 | 迴響留言 (1) | 引用列表 | 觀看 (2611)

雪見遊憩區是雪霸國家公園繼武陵及觀霧遊憩區後,於園區西北側設立的遊憩據點。

早在去年底時就想去一探究竟了,每次進出將來的家門口時,都看到它的看版立在社寮角橋邊。也看到網友們貼出文章介紹。今天得嘗宿願。從大湖沿苗61線經中興檢查哨接司馬限林道經二本松進入雪見遊憩區,從中興檢查哨開始算起到雪見遊憩管理站約24公里,車程約1.5小時。

 

紫天使 發表於 11:28 PM | 靜態連結 | 迴響留言 | 引用列表 | 觀看 (2199)

星期四, 十一月 15, 2007
早上師姊護持我煉和氣,帶我連接天地心,天地定位,回到靈根,用靈光來煉。很快地,天心地心都定位,心中回應:人心上下呼應。知道自己卡的就是人心。人心即天心啊!能體天心即能順應人心,與人和。對我來說人心就是自我,提升了就是大我也就是天心了。本無分別是一體。
紫天使 發表於 5:33 PM | 靜態連結 | 文章分類: 心得 | 迴響留言 | 引用列表 | 觀看 (2030)

星期一, 十一月 12, 2007
最近有些懶散,該做的事沒做。這樣的行為讓有些人很受不了,就當面質問怎麼就我一個人閒在那裡,沒有去幫忙?聽了這樣的話語,一時受不了,我又沒有要怎麼樣,為什麼就這樣說我呢?
今天早上一想,才知道,原來自己也是心虛,覺得沒有去做義工是錯誤的。源頭是自己的一生,做了許許多多自認為或別人認為的錯事而不斷的自責中渡過,所以一有什麼較偏差的行為,就重回到深深的自責裡,連想休息一陣都覺得是錯的。當有這樣的情況出現時,別人也就應著你的心念而來責怪於我了。我就會去辯解自己的行為是對的,以取得別人的諒解。反過來一想,那我自己呢?我諒解我自己嗎?連我自己都不諒解自己,要如何取得別人的諒解?即使別人是諒解我的,我又能認同接受嗎?這樣的一想的時候,就釋懷了。
有什麼樣的行為其實都各有原因。那麼,別人有什麼行為時,就不會再生氣不諒解了。
我回復了平靜。諒解自己、從容自在。
紫天使 發表於 1:11 PM | 靜態連結 | 文章分類: 心得 | 迴響留言 | 引用列表 | 觀看 (1734)

星期五, 十一月 2, 2007
人的一生中
多少時間是由自己去主導的?完全沒有配合?
娃娃不用說了,完全由大人來協助,來照顧,如果要表達什麼,是用哭的吧!
等大些能說話的時候,又有多少時刻能完整表達的?
父母親如果有時間重視你的聲音也許還好,但又有多少父母能聽這些聲音?
我想可能是小孩子更能去注意吧!
所有的規範,所有的不可以、可以,是不是由外在加諸於你的身上?
到底是什麼人加到你的身上的?對我來說,直接的就是父母了!
愛好乾淨的我,從小會聽從、觀察父親的喜好,因為父親是愛乾淨的,且這個乾淨是把地掃乾淨而已,我不會整理屋內的擺飾,也許是從小家裡窮,沒有什麼好的家俱的關係吧!只要把地板掃乾淨就足夠了!
就像這篇文章一樣,我又不能完整地表達它了。
紫天使 發表於 12:02 PM | 靜態連結 | 文章分類: 心情隨筆 | 迴響留言 | 引用列表 | 觀看 (829)

星期天, 十月 28, 2007
最近有一個感謝要表達。
感謝鳥類都要睡覺。



去了一趟美濃,住在朋友家。因為是郷下,且養有雞鴨鵝和各種鳥類。
第二天早上從三點多的公雞叫到五點多開始就陸續聽到鴨、鵝、雞等叫聲,清淅無比的聲聲入耳。

傍晚時,看著聽著門前一棵蓮霧上百上千的鳥兒棲息,似乎一隻一隻鳥兒在說,
『我睡這兒!』
『我睡這兒!』
『不要啦!』
『我要睡這裡!』
吵吵嚷嚷地將近一個鐘頭,六點多全部靜下來,睡覺了!

第三天傍晚,注意到雞鴨們在睡覺前也和鳥兒一樣,吵吵鬧鬧一陣子才靜下來。
晚上我們在涼亭乘涼時,牠們都睡著了,並沒有被我們的談笑聲驚醒。
第二天牠們起床時,又吵吵鬧鬧一陣。
太好玩了,我發現牠們很像小娃娃一樣,睡前和起床時都會吵鬧一陣呢!

是不是牠們和人類的幼兒都符合生物的本能,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呢?更合乎自然法則。
我們是不是回歸到這樣呢?很有規律地生活?更健康、更快樂!
而我從另一角度來看,感謝牠們每天要睡覺,否則豈不是我們都不用睡了,真的很吵呢!
紫天使 發表於 5:29 PM | 靜態連結 | 文章分類: 生活分享 | 迴響留言 | 引用列表 | 觀看 (2054)

星期五, 十月 19, 2007
什麼是大窩啊!我記得這個是客家話裡才有這個名詞,客家話裡的大窩就是三邊都是山,中有小溪流的小山谷。好像一個窩窩那樣。台灣很多的丘陵都有這樣的地形。也就拿來當地名了。小時候故鄉也有一個大窩。

上回提到,喜歡讀地圖,看到地圖有這樣的地名,會很想去看看。大湖也有不少這種典型的大窩,在我們將來的家的附近有一個叫大窩的地方,其中有些景點很值得一遊。

選了一個風和日麗的秋日。我們一行六人整裝出發了。結合著家人和朋友的出遊最是讓人感覺愉快。許久未去,路徑不太記得,走了一條舊路,但因修整過的路不熟悉,至於走錯路,必須倒車一大段的路回來,所以司機腳抽筋,換我上路。以往都不敢開上坡路的我,這次因緣際會第一次開這種山路,還好,有驚無險的走了一段很徒的坡道。無意中顯現自己也能做得到呢!

這個大窩沿路有許多景點,有很粗的魚藤和古樟樹,還有五百年歷吏的土地公廟、破褲大石壁、蘿蔔絲石壁等等,相當奇特,值得一走,充滿著原野氣息。整條溪流謢溪到98年底,清澈的溪水悠游著許多淡水魚。各景點也建設有步道涼亭等,野薑花、竹林,清新的空氣,且保有古圳溝,客家作曲家涂敏恆故居也在這條路上,溫泉會館、渡假山莊,是一條可以做豐富的深度之旅的大窩。

紫天使 發表於 3:17 PM | 靜態連結 | 文章分類: 生活分享 | 迴響留言 | 引用列表 | 觀看 (1948)

星期二, 十月 16, 2007
清晨,靜靜站立於床邊。將近40分鐘。剛站時,身體是僵硬的、思絮紛亂。去朋友家陪伴她時,也一直想著最近的事,團體的紛擾,人事的傾輒。接下來會注意到自己的內心。和外在的身體,腳底是不是完全接觸到地板,慢慢地知道,右腳比較難以踏平,重心移到右腳,再調整到兩腳的中心點到頭的中心點成為一直線。
接著另一半起床如廁經過身旁,注意力又會轉到他的身上,此時發覺右邊的屁股變成僵僵地,那是一種害怕,害怕有人在身旁窺視,就好像動物之間,有風吹草動時,耳朵或尾巴豎立起來那樣,是一個警訊。
聽著他的各種活動聲響,心中會有各樣聲音出現,『怎麼這麼大聲?』『門關起來好嗎?』『你這樣會吵到我也,你知不知道?』『廁所味道出來了也!』等等,不一而足。就像平時對任何人都有各種心中的意見出現一樣,沒有說出來的聲音,是我很在乎的一件事。這個比說出來的聲音更可怕,更傷人。常常為了這種事而生悶氣。我自己呢?心中有聲音卻沒有說出來,長期下來發酵變質,人際關係也變得很緊張。
和人相處,就是和人互動時怎麼去處理這些枝枝節節吧!今晨就靜靜地思考這些事而靜站,眼睛閉上,把心眼打開,觀照自己起心動念。
紫天使 發表於 9:07 AM | 靜態連結 | 文章分類: 心得 | 迴響留言 | 引用列表 | 觀看 (1466)

星期一, 十月 15, 2007
剛剛從一個朋友家回來。
因為另一朋友跟別人說了些什麼而不願再讓我們去陪她。
她因著得了女性朋友容易得的病而病痛著,從職場請假在家休養;我們會固定去陪伴她。
我們去陪她是會陪著她一起煉和氣,這是一種身心靈三方面同時調理的動靜皆煉的功法。
當時只想一件事,來世間本就是孤獨的來和去,既然來了,只能往前走了,這時需要同伴相陪,生了病痛,就更需要有人相陪,『相濡以沬』,動物尚且能做得到,我們人呢?不是更需要互相支持鼓勵嗎?
就這麼簡單!什麼也不必想太多。所以還是去了。
何況,是誰給誰真的很難說也!生病了不代表不能付出,在得到的同時也是付出的時刻,那是同時並行的。
如果能這麼想是不是好多了?
紫天使 發表於 3:37 PM | 靜態連結 | 文章分類: 生活分享 | 迴響留言 | 引用列表 | 觀看 (1296)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 >>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