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blog = yourblog,你的優質部落格。願真田幸村紅鎧策馬赤備突擊的身影,帶給我們更多的勇氣。

星期四, 七月 30, 2009

生肖姓名學大概是多種偽科學中,最不合理,也沒有邏輯可言的簡單把戲之一。

怎麼說呢?我們舉鼠、牛這兩個生肖即可。

坊間的生肖姓名學認為,屬鼠的人不能用有「日」、「人」部首的字,第一個見光死,第二個老鼠會怕人。

馬的,會提倡這種生肖姓名學的人,你家屬鼠的小孩,一生就當鼠輩好了,怕東怕西的,果然很符合鼠輩的特性啊。

至於屬牛, 生肖姓名學有這樣的說法,不能用有「心」「日」「巾」「馬」「羊」這些部首的字,理由分別是「牛不吃葷食」、「太陽很大耕作辛苦」、「當祭品為人一生付出」、「牛馬與牛羊對沖」,這根本也不合理,讓人啼笑皆非。

其實,人和牛都是動物,除了人類比較奸詐、聰明、有文明一樣,本質上都是哺乳動物,最大的差別是人有特別的心智,忌諱太多,真的把自己當成牛了嗎?

別的生肖也是一樣,不論怎麼訂名字的規則,都有不合理或自相矛盾的地方。

12生肖只是方便紀年用,農業社會的動物圖騰系統之一,而不是真的和不同年出生的人有關, 會信的人,代表你還沒有脫離農業社會的封建餘毒。

為什麼要寫似是而非系列文?

我想到自己兒時因為有一陣子感染呼吸道方面的疾病,父母因為朋友介紹找了中醫師提供藥物來治療,那個中醫師胡說八道言之,治療期間,我不能吃雞鴨這些食物,因為他們有翅膀,會飛,有風,這對氣管不好。

誰會相信這種沒大腦的話啊?我的祖父聽了那中醫師的言論,就曾經用河洛話這樣說過:「這根本就不科學,不合理。」他拒絕相信這樣的醫生。

後來沒吃這些藥,身體還不是好好的?

我想,我因為祖父的這句話而受到啟發,從此死不相信沒有科學根據,連基本關鍵都無法自圓其說的各種偽科學,不論是星座、塔羅、紫薇、姓名學、算命,二十多年來都不能讓我信服,且不但不認同,還要設法攻擊它,反正擁護它的人那麼多,增加一個反對者也無彷。(我好希望看到鬼,一次都沒看到過~心情和Keroro裡面的冬樹是一樣的)

過去也有親自陪同訪過不少算命師的經驗, 看多了命理師,我認知到大部分的神秘學工作者都是不可信的,他們的最主要工作貢獻,就是某種程度的心理諮商與輔導。

這一系列的似是而非文,有空就慢慢寫吧。

ivan 發表於 11:38 PM | 靜態連結 | 文章分類: 宗教產業 | 標籤列表: , | 迴響留言 (5) | 引用列表 | 觀看 (6641)

星期六, 七月 25, 2009

大小姐今天走了三個block,到醫院附近的診所,進行在美國的第二次產檢,這次的胎兒頭已經轉往產道的方向,孕婦近期多走路、多散步,對胎位轉正還是有幫助。

目前頭圍大小33.5週,孕程正常。美國醫生和台灣醫生重視的地方大致上一樣,但對於器官健全程度更關注一些,看得比胎兒體重還重要。目前都是正常的狀態,醫生說36週或37週就不算是早產了,也就是再準備4週就可以生了。

男孩會比女孩早一點生產,到了36、37週如果提早生產,也算是正常範圍。

看電影變形金剛:復仇者之戰時,胎兒對震天巨響都是有反應的,也對動聽的音樂有反應,這樣很好,希望出生後很有元氣。

最後的幾次產檢, 從每兩週一次,到每週一次,想想時間還是過得很快。

LA的一景

生產完之後,母子預定2009年10月初回台灣。

另外,我們新生兒的名子也已經取好了,參見新生兒命名完成

ivan 發表於 1:32 PM | 靜態連結 | 文章分類: 心情隨筆 | 標籤列表: | 迴響留言 (4) | 引用列表 | 觀看 (5136)

星期五, 七月 24, 2009

報載竹東鎮惠昌宮壁畫觀音酥胸半露,廟方挺創作,而黃姓文史工作者則批評這樣「對神明不敬、不倫不類」,我的感想是這傢伙想太多了。

藝術創作人家要怎麼畫,管得著嗎?

(Credit: UDN)

上面這樣的圖看起來很棒,也沒有不好的地方。

事實上,根據原始的佛教設定資料集(姑且這樣稱呼之) ,印度對於觀音的設定是男身,並不是中國風的女身。東方在宋朝之前的觀音都是男身。

下面這張中世紀的水月觀音像可以發現到觀音是平胸,要說看起來是男身也可以。

看看下面這張臨摹唐代敦煌石窟的觀音像,穿很少?

雖然黃姓文史工作者認為廟宇是宗教聖地,氣氛莊嚴,創意不能過頭,但我不認同,我還是很認同廟方支持創作者廖鳳琴的立場。

更何況,宗教聖地氣氛就一定要莊嚴嗎?想要莊嚴,想要正念,靠自己的內心就可以達成,不需要受到外在影響,像這樣看了酥胸半露觀音就覺得不莊嚴的文史工作者,內心的修為是不是應該還要再練練呢?

類似的設定在很多教堂、神廟也都出現過,難道也要說外國人對神明不敬,不倫不類嗎?:P

裸露身體是表彰人體的美感,還不能接受的人就太保守了,而這種框架會限制人的發展。

話說回來,覺得類似這樣的正妹觀音在現代應該也滿適合的。

「觀世音菩薩」一詞的原始意思是「觀察世間聲音」的菩薩,中文典故來自於《妙法蓮華經》之《觀世音菩薩普門品》。而另一個寫法觀自在菩薩,梵語為Avalokiteśvara。Avalokita意為觀,自在,梵文為iśvara,意為眾生所見之主。

反正古代的中國也是因為眾人心願,才把印度來的觀音改成女身設定,現代的曠男怨女這麼多,既然有送子觀音等多種面向的觀音已經存世,那麼出現正妹觀音也很自然,傾聽大家的聲音,祝福每個人都找到適合的對象。

 

ivan 發表於 12:13 AM | 靜態連結 | 文章分類: 宗教產業 | 迴響留言 (6) | 引用列表 | 觀看 (10910)

星期四, 七月 23, 2009

這次的日全食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月球的影子從印度、孟加拉、尼泊爾、不丹、緬甸、中國,一直延續到太平洋。

在觀測日食的活動中,也可以注意到,隨著對日食態度的不同,迷信程度的差異,也反應在各國的經濟力上。

越是迷信日食是不吉祥的國家或地區,其經濟力相對就會比較低下,人民生活普遍較貧窮。換言之,越保守,越不能從古代傳統的陰影或約束中走出來的國家,相對來說比較不富裕。

2009年7月22日當天在月球影子通過的區域中,害怕日食最甚的如孟加拉、印度,從他們的反應可以得知,越害怕就越貧窮幾乎是合理的寫照。

雖然武斷了點,但想想還是有根據的。

這與人們信仰哪一種宗教沒有關係,而是對於傳統加諸恐懼的抵抗力,越是不迷信的地方,人們對新事物的接受程度會比較高,同時,也反應在接受時間的早晚上。歐美地區固然因為4百年間的全球資源掠奪而享有較多的經濟先行優勢,但亞洲地區除了坐擁石油金山的中東人(富裕也不是多數,掌握在少數人中),其他國家在經濟事務的自主性、接受新東西的程度有差異,國力產生差距,人民的生活環境也反應出來。

過去的中國迷信厄運、災禍、天人相應的胡說理論,沒有及早認清事實,到頭來還不是被踩在腳下,清國的敗亡尤為借鏡。

掃除迷信是必要的,無關歷史情感,畢竟這不是實用的東西,做研究就好了。

這讓我想到另一件事情,百年前日本東京也是有人反對興建地下鐵,多年前台灣也是有人反對興建捷運,時間已經證明他們的短視,而迷信的人,我想未來也是一樣會接受現實的。

ivan 發表於 11:36 PM | 靜態連結 | 文章分類: 社會百態 | 迴響留言 (2) | 引用列表 | 觀看 (2796)

星期三, 七月 22, 2009

今天和朋友談事情時聊了不少,其中一個是台灣常見的補習教育。

這真的是浪費太多時間了。

小學不論,中學、高中補習數理英文有的沒的,到了大學要補習考研究所,考公職的人則還要繼續補習唸書應考。

10年的光陰都浪費在補習上了。

到研究所還好,可以放棄考試生涯,去職場。

但如果沒有考上公職的人,10年補習到來,除了補習的科目以外,其他的都不太會,也不容易找到工作,這對國家的人才資源是一種損耗。

台灣的公務人員人口比例,在全球來看應該算是高的,有必要那麼多公務員嗎?

一大堆人才浪費在公務員體系上(或在公務員體系外,準備要進去,但還沒能進去的也算),我覺得是很可惜的事。

除了真的立志要為國家做事, 其他的各種人才應該努力到民間,政府長期公務員補貼政策影響下,長年參與公職考試過程的人相當地多,很多好的人才都耗在這個過程上面了。

當中,確實有人可以三年、五年就考上,但也花了太多的時間,而沒考上繼續拼的人,辛苦是一回事,但真的要走這條路嗎?

想著想著,漢人社會的科舉制度,真的是害人不淺。

不只是公務人員,其他很多學生的黃金歲月,都有一定程度的時間浪費在補習教育上,這也是科舉功名制度遺毒意識害的,不良制度影響下的社會意識,該殺。

我並沒有否定公務員系統的努力,但重點是,台灣的公務人員比太高,同時,很多還沒有進入公務員體系的人,這整個加起來會是一種人力資源的時間與成本浪費。當沒辦法進入公務員體系時,這些人很難在市場上生存。排隊等待要進入公務員體系的人數,這些人不一定都有機會進去,形成台灣人力資源的虛耗。

比方說2009年的大學畢業生約莫是13萬人多,這裡面可能有幾千人會參加五年後的高考,再加上歷屆沒有考上高考的,還有上班族、普考等級公務員也來考的,差不多約五萬到8萬不等,或更多人來考高考,其實這還不算普考的應考人數。

為何會有這樣的情況?問題就在於台灣公務體系提供比一般職場基層工作更優渥的環境,造成人才資源分配的錯置與過度吸納。公務員體系應該削減福利與薪酬,同時民間部門去增加薪酬與改善環境,政府應該要營造一個好的環境,而不是資源分配錯置的情況更加強化。

不應該是這樣的,到頭來就是惡性循環而已。

這樣的情況下,人們會比較辛苦而已,但不是沒有出路,加油吧。

ivan 發表於 12:05 AM | 靜態連結 | 文章分類: 心情隨筆 | 迴響留言 (7) | 引用列表 | 觀看 (4917)

星期二, 七月 21, 2009

今天網站的OS進行架構更新,新硬碟資料數據都回覆了,但是部份系統待修復。

除了首頁顯示的最新文章外,其他RSS、內文與迴響都正常,引用關閉。

updated:

優格網系統已經完成90%修復

ivan 發表於 11:50 PM | 靜態連結 | 文章分類: 站務相關 | 迴響留言 (2) | 引用列表 | 觀看 (2328)

星期一, 七月 20, 2009

看到台灣的法務部與司法院將會採取德國、法國民法的內容修改現行的民法,讓曾經家暴、亂倫、棄養的不肖父母,子女可免除扶養他們的義務。

相當值得鼓勵,畢竟廢材父母是加害者,本當唾棄之。

漢人社會高調頌揚的孝道並不是所有的情況都適用,碰到有問題的父母,子女只能忍氣吞聲嗎?

只要父母有錯,子女自然是可以規勸,何必在乎是父母呢。雙方能夠彼此學習成長很好,但聽也聽不進去,那就不是雙方各自能解決的事情,需要善意第三人來協助。沒辦法解決的話,何必客氣,給他難看便是。

重大過失的父母,家暴、亂倫、棄養等這些行為對子女的身心有不良影響,成年的子女絕對有合理的理由不去負起撫養這種父母的責任。

但這也衍生一種問題,子女劣性重大何如?父母固然也有責任,但子女本身的問題也負很大的責任。

法務部的民法第1118條之1增修條文草案修法並不是只針對可以免除扶養廢材父母,也是可以舉證救濟。我覺得有問題的未成年子女也可以送付管束,畢竟可能因為忙碌、自己不當管教而沒教好。

司法院方面提出,為了避免以後有父母以子女忤逆、不孝為理由,採用修正後的民法拒絕養育年幼子女,司法院建議法務部增加排除條款,規定父母須照顧子女至成年為止,這立意也很好,但看來民法要修改的地方不少。

願不願意扶養,這是心甘情願的事,如果這類父母跑回來要求子女扶養,固然可透過法律來排除之,但那種沒有要求扶養的不肖父母,子女也許會看狀況提供經濟或精神上的援助,這要看人啦。

簡單地說,不肖父母造過的孽,自己要承擔,想要小孩支援自己,應該有點自知之明,怎麼樣才會讓人自動來幫助你,而不是做過壞事後,回過頭來要求形同陌路的子女來撫養你。

至於那種父母欠款金額高,可能是因為賭博、吸毒,或不幸經商失敗造成的鉅額債務,父母死亡後,子女也可以選擇拋棄繼承,沒必要還這些債務,反正現在都已經可以選擇這樣了,應該是採取此種處理會比較好。

參考,以下是自由時報記者楊培華的報導:

幼時被媽媽遺棄,如今反被媽媽控告要求扶養的程小姐,可說是現行民法規定不周延下的被害人之一,她丈夫周先生表示,如今總算要修法,法務部當初曾把草案內容拿給他們看,「很重視我們的意見」,不過他認為草案應規定更周延一些,讓法律真正符合公平正義原則。

程小姐住在基隆市,當初一生下來就肢障,8個月大時遭母遺棄,33年後卻被媽媽告棄養,程小姐夫婦說,「不論官司輸贏,一定要盡一切努力扭轉這種不公平現象」。

程小姐說,當時媽媽找上門時,她根本認不出來,但媽媽卻說「就憑妳身上流著我的血」,以此要她扶養,還向法院提出告訴,案件目前在基隆地法審理。

周先生說,夫妻兩人曾向總統府、監察院陳情,如今總算獲知法務部要修改法令。不過周先生說,民法條文中,已明文規定父母與子女間「互」有扶養責任,但過去相關案例卻都忽略條文中的「互」字,這次修法應該清楚解釋。

網友「duck」也在部落格提到,因父親不負責,讓她們3個小孩從小吃盡苦頭。她氣憤地說,她們3個孩子與媽媽相依為命,事母至孝,卻被父親告,「如果將來我們敗訴,就請求法官把該付給父親的扶養費判捐給慈善團體,也不願給沒負過責任的父親」。
ivan 發表於 7:58 PM | 靜態連結 | 文章分類: 法務世界 | 迴響留言 (3) | 引用列表 | 觀看 (2837)

台灣的大學錄取率逐年升高到9成,主要有大學廣設、技職教育弱化與子女人口數量減少等三個原因。

而其中的子女人口數量減少,在這幾年會變成越來越嚴重的問題。

少子化影響的人口數量改變狀況為何?

我們來看行政院主計處的靜態人口數據,請注意這份每5歲一個級距的人口分段統計表

0-4歲的幼兒階段人口,在1980年代是1,613,288人,當時的20-24歲人口(有一部份是大二學生到碩士生、當兵者)有1,902,136人,這個差距是正常的,這30年來,0-4的數量會比5-10、10-15要少。

到了2009年6月,0-4歲的人口只有1,014,818人,比30年前少了約60萬人之多。

而20-24的人口數則是1,619,884人,約莫是1980年代0-4歲人口數,和當時20-24歲人口數比起來少了28.2萬人

15-19歲是高中、大一年齡,這個階段的人數在1997年的高峰是201.2萬人,到了2009年6月,只剩下161.4萬人,15-19歲的人口少了約40萬人之多。

各部會政策應提早因應做調整改變

由於0-4歲的小孩數量減少的比例大於20-24歲人口,他們一路長大時,小學、中學的整體平均班級人數應該是下降的(明星學校可能仍居高),到了大專教育階段,這些學生對學校招收學生的名額數量需求就更少了。而且想想看,整個中小學教育環境是不是要調整,閒置的校舍該怎麼辦?流浪教師一堆,那麼師範教育體系還要招收那麼多學生嗎?是不是要輔導流浪教師轉業?未來學校數量與教師減少該如何因應?

這幾年台灣的大學招生不易,要唸的學生人數小於大學總提供的名額數,除了推甄這個管道比較特殊外外,一般學生只要有唸書,指考要上大學都不難。20-24歲的人口從1980年的190萬,慢慢減少到1996年的182萬,又於1999、2000與2001年回溫,2001年還增加到200萬,但之後繼續每年減少,2006年降到176萬,2007年是167萬,2008年為164萬,目前是161.9萬,按照這份表,2010年時可能差異不大(15-19歲數量接近),但未來會繼續減少(5-9與10-14階段人口減少幅度高)。

換言之,依目前的比例,大學招收的學生數量應該會繼續減少,除非台灣社會發生結構性變化,大部分的小孩都跑去唸大學,大學才會呈現名額需求的增加。

以2008年來看,該年度大學指考加推甄約13.8萬人,而2009年推甄名額為36,412人,指考名額約為8萬2千多人,合計大概11.9萬人左右,已經比2008年的大學名額少了。可以想見未來台灣政策如果不改變,大學的招生態度不改變,未來恐怕私立學校應該會少掉一半(收不到足夠的學生),有要唸大學的人,超過60%以上都是就讀公立大學,非常可能改變現有公私立大學校院學生的比率3比7的狀態。

15年後的大學招生人數有多少?

當然,台灣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會去唸大學(15歲以上的人口只有18.35%是大學(包括技術學院)畢業或肄業程度,研究所畢業或肄業者佔4.12%),事實上從事職場工作、技職體系的人也不少(15歲以上的人口專科畢業或肄業程度佔12.9%,高職23%、高中9.4%),並不一定全部都走高等教育路線。要注意的是,這個數據是15歲以上台灣人口全部的累計,隨著年齡變化,會選擇更高的教育比例也會改變。

按照上面推算下來,15年後的2024年,來看當時的18歲人口(假設估101萬/5約20萬),這些人全部唸大學顯然是不可能的,假設唸大學意願從目前的20%提高到40%好了,也就是只有8萬人要唸大學,請問目前12萬人的招生名額是不是太多了呢?而且真的有那麼多人要唸大學嗎?如果只有20%人要唸,也只需要4萬名額就好了(當然這不太可能,唸大學的比例一定會提高)。

不用等到15年,光是5年後大學招生時的屆齡人口數已經少了1.3萬人上下,不論是大專教育、技職教育,或投入職場,2014年的學生和青年勞動力就比目前再少。

事實上,還有更多的人沒機會,也沒經費來唸大學,這樣的比例很高,他們的受教育權利是否要被剝奪?有沒有必要唸大學?這是制度和社會結構問題,值得探討。只不過,台灣大學程度的人才是否過多,過少?這應該由市場機制來決定,我不敢妄加斷言。

所謂的人口政策是可以預測與設計的,比方說當嬰兒潮開始,跟著他們蓋小學、中學、大學後,後面沒有嬰兒潮上來的人口時,政府要想得是如何來退場,改善閒置的校舍,美國就開放移民,改變教育政策,英國有一堆學店來吸引國際學生來留學。而台灣呢?好像還沒仔細規劃。

這牽涉到教育資源重分配與整體教育品質的問題,也關係到台灣競爭力與財產重分配哪。

ivan 發表於 12:22 AM | 靜態連結 | 文章分類: 教育學習, 時事評論 | 迴響留言 (3) | 引用列表 | 觀看 (7219)

星期天, 七月 19, 2009

我不懂聯合晚報的下標題邏輯,也不懂104人力銀行提的建議,想質疑,為何升大學填志願絕對要與就業市場掛鉤?

升大學的學生就不能填自己想念的科系嗎?

想從事僧多粥少的社工相關工作就不行嗎?

台灣的大學教育固然也等於是初階的職業訓練所,但初心者在大學教育學到的東西,不見得全部會在日後的職場上運用。

不論是哪一種校系都有求職上的問題,這和個人的因素也很有關係,但並不是選填志願時就遷就於人力市場而選擇不是自己想要的。

想要唸哪一種科系,透過推甄的人最好是有所準備才申請,而透過指考入學的人,在考前最好就有一些初步想法,選填志願前,參考成績外,要調查清楚自己適合、喜歡唸的。

當然,市場上也是有一大堆人是在求學的過程中發現自己的興趣,或者是進入職場後才發現自己適合的工作與興趣,這都是成長的過程和可能。而且,現在熱門的職業和科技,過了4年,還會是很熱門嗎?市場難道不會有改變嗎?

當媒體、人力銀行工作者,提出升大學填志願絕對要與就業市場掛鉤思維並形同為人力網站宣傳與背書時,我很想問你們,真的是這樣才選志願的嗎?這樣真的比較好嗎?

真正的生活適應力是即便環境改變,也有辦法生存下來,這不是在學校可以完全學得到的東西,而是在家庭教育、職場經驗、學校環境中去培養才有。

不要再誤導學生了.....

 

ivan 發表於 6:21 PM | 靜態連結 | 文章分類: 時事評論 | 迴響留言 | 引用列表 | 觀看 (2848)

星期六, 七月 18, 2009

美國CIT集團(CIT Group)如果真的破產了,對美國經濟的衝擊不會是小規模,某種程度上拉長了美國經濟恢復的時程。

CIT有點像是台灣的中小企業銀行,但規模大得多,承作的企業貸款數量不少,雖然近年因為金融緊縮在這方面的放款減少,但過去幾年的放款案,以及要到期的債券(金額不少),這些因素讓CIT即將破產的議題變得很敏感。

美國政府會不會挽救CIT已經不是重點,反正美國還有很多體質好的銀行可以取代它。現在彷彿只要是不良資產多的銀行,以及經營不佳的銀行,陸續的重整、破產是當前常見的處理方式了。

很多企業的應收帳款、採購專案都與CIT有關,CIT要是倒了,不只是買方,賣方也會受影響,少了更多訂單,那美國的經濟往上肯定是更慢了。

這和台灣廠商有沒有關係?當然有,畢竟很多通路商、零售商和CIT是有往來的,他們下訂單意願與金額受影響的話,台灣廠商一樣受害。

也因此,一些大金融機構應該不會對CIT不聞不問,下週是關鍵。

ivan 發表於 10:58 PM | 靜態連結 | 文章分類: 時事評論 | 標籤列表: | 迴響留言 | 引用列表 | 觀看 (3292)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