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blog = yourblog,你的優質部落格。願真田幸村紅鎧策馬赤備突擊的身影,帶給我們更多的勇氣。
星期二, 一月 4, 2005
我是個不盡責的管理者。

不論是星光、無名、我所發表的文章,到現在的部落格,我都不太會有回水的動作。

但基本上,我覺得挑回應回應的做法是不怎麼禮貌的,但其實我都會很認真的去看別人的回應的,只是長久待在創線和水區,實在是不太會想回,甚至於現在也很少有文章能激發我留言的興趣。

感覺創線的回文風氣跟聊天一樣,難怪常常有人說創線已經淪陷很久了。
發表於 12:48 AM | 靜態連結 | 文章分類: 瑣碎 | 迴響留言 (3) | 引用列表 | 觀看 (1143)

星期一, 十二月 27, 2004
有種又輕鬆又沉重的感覺。

違背自己的真心是沉重的,可是苟且偷安是輕鬆的。

想想其實自己這樣算戀愛嗎?我想不是,只是兩個人互相用對方來填補生活罷了。

他是個很冷淡的人,話少又不好,固執,戀姊情節,看似成熟其實很孩子氣。

會在一起,是因為他姊姊的一句「既然這樣,妳跟我弟在一起不是最安全的嗎?」,後來一問一答,我們就交往了。



我承認這樣的行為很笨,可是呀,我這個人根本不適合也不相信愛情嘛,也許藉由戀愛的名義來排遣寂寞是不對的不好的,只是…

我不想被騙。

就算是有ㄧ半是被我促使的也不想。
發表於 4:35 PM | 靜態連結 | 文章分類: 生活 | 迴響留言 (4) | 引用列表 | 觀看 (1065)

星期五, 十二月 24, 2004
為什麼我會被叫做公主呢,這是在基地剛認識我的人,有時候會問到的問題,剛開始是因為被水區的人歸類到蘿莉(現在心中仍有部份反對我不是蘿莉…),後來又因為我自己的個性,而被人戲稱為女王,於是我就非常堅持的說了一句話「蘿莉?女王?不,我是公主。」(這句話也是我在板主簽名檔上打的那句)後來久而久之就被這樣叫住了。

自覺除了任性這點之外,我可能跟良好優雅的公主形象絲毫不相干吧,不知道為什麼,常常在水區聊呀聊的,就要上演『破喉嚨』這種劇碼,其實我是根本不可能做這種事情的吧,因為我是連魔王都不敢要的惡公主,哪會有人敢綁架我。

說到基地,最放不下的就是布板吧,也真沒想到自己一待就是兩年過去(雖然有出走半年左右),但是畢竟對布板投入了不少心血(雖然我不怎麼認真整理精華區),霹靂雖然傷透我的心,可也曾是我的最愛,一直沒辭,我想比較多是因為這點吧。

發表於 4:20 AM | 靜態連結 | 文章分類: Gamebase | 迴響留言 (1) | 引用列表 (1) | 觀看 (1007)

今天好慘。

先是做焗烤的時候被同事撞翻,手不只是被食物燙到,手臂也被烤箱燙了一痕,然後才剛處理好傷口,就又被同事用咖啡潑到…難道是我平常太惹人厭了,所以今天大家一起整我?不過也因為這樣,所以今天特別早下班。

奇怪的是,雖然是平安夜了,但是今天的客人卻少的可憐,比較特別的是,今天有一桌子的香港女人,看上去很闊綽呢,比較像上流社會的人。說到這,中友的二樓是名牌精品,很怕下班的時候要經過那呢,二樓總是很安靜的,也很少看到會有人在那逛街,啊啊~好想看看會在那種地方逛街的人呢,好好奇喔。

聖誕節呀,看到人家一群一群的走在一起,感覺好孤單,前年聖誕節在電腦前過,去年聖誕節在加班中過,今年聖誕節也是要在加班中度過,真希望明年能夠找人陪我。其實我不太有過節的習慣,以前是因為沒伴,久了也就不覺得有什麼特別吧,自己做了服務業之後,只覺得節日都很商業化,也沒興致過了
發表於 12:00 AM | 靜態連結 | 文章分類: 生活 | 迴響留言 (1) | 引用列表 | 觀看 (1041)

男人是賤,女人是下賤。

就算不喜歡,仍對對方說過的話感到可笑吧,想想也是,連駱駝這樣的人都會開始考慮了,何況其他人?
發表於 12:00 AM | 靜態連結 | 文章分類: 瑣碎 | 迴響留言 | 引用列表 | 觀看 (1147)

星期四, 十二月 23, 2004
我知道,我要生病了。

但是如果早知道又要去急診,我一定會乖乖吃藥。

手很痛,是因為發燒的緣故吧,連打生理食鹽水都好痛,肚子好空,頭好暈,好想哭,好糟糕。
發表於 12:00 AM | 靜態連結 | 文章分類: 生活 | 迴響留言 | 引用列表 | 觀看 (1115)

星期六, 十二月 18, 2004
我不想哭的,只是從張家大哥手中接過香,看著嬸嬸的照片,我真的忍不住。

真的想不到會這麼快,上星期六晚上才一起吃過飯,星期三就走了,本來以為可以過完農曆年的,沒想到會這麼快。

張家有三個兒子,我們家有三個女兒,小時候兩家人常常出去玩;我跟張家老么年齡相近,加上張家沒有女兒,所以叔叔跟嬸嬸很疼我,我也喊叔叔叫爸爸。曾經問過為什麼我叫叔叔是爸爸,卻沒叫嬸嬸媽媽,當時長輩聽了就起鬨著要我喊,我只是害羞的搖搖頭。

離開前,父親曾問我要不要進去看看嬸嬸,我異常堅決的拒絕了,我不知道看在其他長輩眼裡是一個怎樣的反應,只是我很不喜歡,看親人的遺容。只是要是看過他們死後的樣子,我總會忘了他們生前跟我相處的情景。



今天同事跟我說「我覺得妳好堅強。」,天曉得,我有多討厭別人說我堅強。我不堅強,我只是不脆弱而已。

什麼堅強呀…成熟呀…都要付出很多的…能裝傻就裝傻吧,人不要太清楚…也不要太聰明…


發表於 12:00 AM | 靜態連結 | 文章分類: 生活 | 迴響留言 | 引用列表 | 觀看 (1029)

星期二, 十一月 23, 2004
我的名字裡面,絕對沒有一個妍字。

已經忘了是哪個長輩叫錯名字的,我們家有三個姊妹,名字除了第三個字之外,其他都一樣,所以對甲叫乙的情形屢見不鮮,反正習慣對對長輩的態度就是點頭微笑,叫錯名字對我來說也無所謂。

妍 ㄧㄢˊ(研)Yan,【形】美,媚。

【妍媸】 ㄧㄢˊ ㄔ 美和醜。

【妍皮痴骨】 ㄧㄢˊ ㄆㄧ ㄔ ㄍㄨˇ 比喻徒有外表,沒有內容。

【妍捷】 ㄧㄢˊ ㄐㄧㄝˊ 謂書寫既美且速也。

【妍姿艷質】 ㄧㄢˊ ㄗ ㄧㄢˋ ㄓˊ 資質美艷,秀外慧中。

【妍媸自見】 ㄧㄢˊ ㄔ ㄗˋ ㄐㄧㄢˋ 美醜自己知道。

特地翻出辭海查來的,我想跟我最符合的只有妍媸自見。

曾經跟朋友討論到網路上的暱稱問題,我想我該思考的不是妍這個名字,而是璽月這個名字。朋友說,網路上的名字,也許也透露出自己內心的渴望。

我有點迷惘,畢竟璽月這個名字,我只是因為喜歡璽跟月這兩個字而已,甚至用了一陣子之後,才發現跟喜悅同音,那代表我所表現出來的是比渴望還要渴望嗎?我懷疑。

完全不想去懷疑去猜想自己是不是快樂的,因為我知道我說不出肯定的答案。感覺自己像是泡著油的沙子,用表面的透明乾淨來假裝自己是水,其實只要有人不小心碰到,就會知道我根本一點也不清爽,黏膩厚重,底下還有一堆沙石。

我的生活有很多是不肯定的,說來很悲哀,不過從小到大的了,也不能說我習慣了,只是能知道這樣的自己這樣的生活。

常感覺自己不好的情緒像散佈在空氣中,用力的呼吸,讓那些東西從我的鼻腔,到我的氣管,到我的肺葉,一次一次的呼吸,只讓我的腦袋暈眩空白,

很多時候,對於別人的反應我都是激烈的,常把對方惹毛之後,自己又忽然恢復冷靜,下出對事情於事無補,對自己也沒有好處的決定,但或多或少都會帶給對方傷害,也反感自己怎麼會這麼殘忍,我相信我已經盡力在改進自己這種逃避的心態,只是不知道在我真的學會之前,有多少人會離開我。

常在想傷害人的背後會是怎樣的心情,想著想著,會有一種放鬆的釋然,雖然對對方的行為還是生氣反感,只是也不再那麼介意,就像靜思語說的「不要拿別人的錯誤來逞罰自己」,應該是這樣說的吧,如果我沒記錯的話。

人真的要學會放手呀,說放手太沉重了,是放鬆吧,說真的是不怎麼積極的態度,但是個人覺得,人真的是要放鬆一點好,嗯嗯,就這樣。
發表於 12:00 AM | 靜態連結 | 文章分類: 瑣碎 | 迴響留言 | 引用列表 (1) | 觀看 (1113)

星期六, 十月 30, 2004
老實說,在台中的場都很小,所以每次都不會有太大的慾望想去,因為很多問題,所以來的人不多,COS跟社團的素質也不高。

不過今天的活動倒還可以,幾個COS布布的COSER都還不錯,也買到了自己喜歡的東西,除了還是搞不懂為什麼每次活動要結束的時候就會有一堆兄貴在台上跳舞,現場播的影片挺有趣的,只是社團還是沒看到幾個我喜歡的。

今天買了兩個飾品,一個是珍珠的小皇冠,另一個是中國結的髮插;的確,這兩樣東西都不難做,問題是…我非常討厭去解決鐵絲跟韓國絲的問題,首先是皇冠,之前嘗試過釣魚線跟銅線,釣魚線的問題在於打結跟連接,不管怎麼嘗試,總是覺得釣魚線用的很不順手,銅線的話就更糟糕了,直接用手摸的話容易磨傷,戴手套又容易滑掉,不過有比釣魚線好多了,至於沒考慮鐵絲,實在是因為凹折的部分太超出我的能力了(淚)。

另外很受不了的就是韓國絲,之前嘗試過一次繡球結跟團錦結之後就再也沒做了,做出來的成品也不甚滿意,要保持左右平均的中國結真是難呀,為什麼有人能做出這麼漂亮的成品呢,真是羨慕。

兩樣東西我都很滿意唷,尤其是那個皇冠,因為原本就在網拍看過,實在狠不下心買,白色珍珠跟透明的多角珠,多角珠還蠻亮的,不過因為是銅線的,所以很軟,不太好固定,目前正在找尋好方法(其實心中已經有推託的人選…)。


明天預定去一廣晃晃,好煩呀,還是沒有人能教我用縫車做衣服,想到就頭痛。
發表於 12:00 AM | 靜態連結 | 文章分類: COS | 迴響留言 (1) | 引用列表 | 觀看 (1078)

星期天, 十月 24, 2004
醫院,不完全是安靜的,只是也不會是吵鬧的。

很長時間的待在醫院,但還是不太習慣空氣中的味道,一種很乾淨…乾淨到讓人沉重的味道。

住院的一個好處就是,隨時可以看到有別人,不像在家;不過很討厭的,是在深夜被隔壁床的騷動吵醒,更討厭的,是可以在隔天看到隔壁淨空的床位。我曾經在想,現在我躺的這個位置,之前躺的是個什麼樣的人,他為什麼躺下又有沒有離開,那種感覺其實很不好,就像死人圍繞在自己左右一樣,

我很喜歡到婦產科去,看小孩也看大人,小孩子剛生出來真的好醜,紅紅的皺皺的,像個小老頭又像個小猴子,哭的聲音也真的像貓哭,細細的軟軟的,哭到一半還會因為打嗝停下來,不過看著小孩子真的會想很多,開始想他們以後的樣子會有怎樣的際遇怎樣的人生,不過想再多,也沒有大人複雜,隔著玻璃窗,他們的眼神,有冷有熱…

很多人,都會在急診室或手術房外哭鬧著求醫生就自己的親人好友;其實我真的不知道急救是好事還是壞事,人都不想死沒錯,只是真的死了的人,不是醫生救得回來的,印象很深,曾聽護士提起過,常有些急救到不行,被推出去的人,樣子幾乎都會很慘,我那時不懂,後來才知道CPR之類的急救方法,多少都會給人體帶來傷害。

想想,那是多諷刺的事情,是要救他呀,卻讓他走得更難過…

瀕死的感覺,我覺得就像溺水,只是平靜很多,很空、很冷,感覺一切靜止。

這輩子絕對不會再做的事情,目前覺得是自殺,同學的屍塊,給了我好大的警惕,告訴我自殺是多不負責任的事情,告訴我活著的人會有多傷心多生氣,真的好痛呀,看著自己的好姊妹變成碎塊的癱在冰櫃裡…好痛。
發表於 12:00 AM | 靜態連結 | 文章分類: 瑣碎 | 迴響留言 | 引用列表 | 觀看 (947)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 >>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