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七號電影小說》、《明騎西行記》作者部落格
星期六, 四月 25, 2009

PLEO小恐龍推出的時候我就唱衰牠,不過現在Ugobe真的破產倒閉,倒也覺得蠻悲傷的,畢竟每次在賣場看到PLEO還是挺可愛的,僅以此文為恐龍再度滅亡哀悼。

藍弋丰 發表於 12:57 AM | 靜態連結 | 迴響留言 | 引用列表 | 觀看 (1571)

星期天, 三月 22, 2009

勘誤者是PTT書板的cranberrie,感謝他無償為讀者把關,提供這個資訊。

《刺蝟的優雅》(商周出版)這本書在書店買了不少平台,銷售也不錯,但是錯誤多如牛毛,甚至連版權頁都有錯誤實在太離譜,嗯,大家自己為自己的荷包打算吧XD

--------------------------------------------------------------------------------------------------------------------

 作者  cranberrie (莓子)                                           看板  book
 標題  [勘誤表] 刺蝟的優雅
 時間  Sun Mar 22 00:18:55 2009
───────────────────────────────────────

近來手邊剛好借來這本常踞暢銷榜的書
內容相當地清新,頁數也不多
不過錯字倒是可以跟英倫魔法師較勁(人家至少字很多)
我的好友說她看書毫不在意錯字多不多
反正她也看不出有錯字
不曉得大家看到錯字表後,會想要拒買這本好書嗎?
(雖然我想會買的人也買得差不多了...)

 

目次頁 022讀者佳評 022→028

目次頁 060殖民與戰爭→戰爭與殖民(跟內文未統一)

目次頁 337他那滿是汗水的肩膀→他滿是汗水的肩膀上(同上)

目次頁 339某些事情必須結束→有些事情必須結束(同上)

第16頁 第3行 刻「版」印象→「板」

第16頁 倒5行 「無」非是得了自閉症→「莫」

第16頁 倒3行 她們之間竟「其」妙地產生→「奇」

第17頁 第8行 「慘」忍→「殘」

第17頁 倒7行 「怒」恨→「怨」

第17頁 倒1行 荷妮...但「他」背後→「她」

第18頁 倒8行 芭洛瑪...「他」和荷妮→「她」

第18頁 倒3行 「儉」樸的語句→「簡」

第19頁 第5行 貓...不能留「她」獨自在家→「牠」(全書未統一)

第19頁 第6行 (p.100-101) → (p.204)(※這很誇張,引述書中的段落所標的頁數與實際差了一百頁,這是推薦人拿到的試讀本頁數嗎?)

第19頁 倒2行 (p.125) → (p.246-247)(同上)

第19頁 倒1行 「巴」洛瑪→「芭」

第20頁 第6行 (p.166) → (p.321)(同上上)

第24頁 倒2行 牠越「捲」成一團→「蜷」


第27頁 第3行 翻「的」很順→「得」

第28頁 第1行 書...沉迷「他」的靈魂→「它」

第28頁 第5行 可愛「的」平易近人→「得」

第28頁 倒5行 「撥」開了一開始生硬的棘刺→「剝」?

第28頁 倒5行 柔軟身「驅」→「軀」

第28頁 倒1行 「頗」析→「剖」

第30頁 第2行 【無記可詩】→字型加粗(格式未統一)

第30頁 倒6行 輕鬆「菀」爾→「莞」

第31頁 倒4行 「厲」害關係→「利」

第31-32頁 (所有引用出處未與前面統一加【】符號)

第37頁 倒6行 符合「和」世人心中所塑造出來的門房形象→X

第39頁 倒6行 白紗「廉」布→「簾」

第44頁 第7行 無所「適」事→「事」

第45頁 倒7行 「傢俱」→「家具」

第50頁 倒9行 出「生」貧賤→「身」

第52頁 倒4行 特意地「托」著腳步→「拖」

第52頁 倒4行 我的雙腳正好套「在」一雙合乎標準形象的軟拖鞋→「著」

第57頁 第8行 而就此時→而就「在」此時(※本書此種省略「在」字的情況甚多,不一一記錄)

第57頁 倒2行 肚子「托」在地上→「拖」

第61頁 第1行 無所「適」事→「事」

第63頁 第1行 被同樣的神秘力量所「趨」使→「驅」

第72頁 倒2行 我都抱持疑態度→我都抱持「懷」疑態度

第81頁 第2行 「彆」了好幾個鐘頭的尿→「憋」

第82頁 註釋1 法國最著名的魚子醬「產」牌→「品」

第85頁 第5行 培根→培根 (註1)(※章後有註但在內文忘了標)

第92頁 第7行 福「樓」拜→「婁」(全書統一譯名)

第93頁 第1行 「淹」漬→「醃」

第110頁 第7行 命在旦「歹」→「夕」

第112頁 第7行 亞爾「當」→「登」(全書統一譯名)

第114頁 第4行 孫女→外孫女;爺爺→外公(對象是女兒的孩子)

第124頁 第9行 這句話的美感在於它的頓「錯」→「挫」

第134頁 第4行 維「美」爾→「梅」(全書未統一,其下不一一標示)

第139頁 倒5行 這件事反「應」出→「映」

第147頁 倒3行 「傢俱」→「家具」

第171頁 第4行 (同上)

第173頁 倒6行 餅「干」→「乾」(全書用字未統一)

第177頁 倒9行 生命「沖」力→「衝」


第180頁 第4行 真沒想到效果並不「維」持久→X

第190頁 倒2行 wabi→字型未統一

第192頁 倒3行 門牙斷了一小「節」→「截」

第199頁 第1行 老花眼「眼」鏡→X

第200頁 第1行 大「事」整理→「肆」

第204頁 倒3行 貓...我不能留「它」獨自在家→「牠」

第204頁 倒1行 站面前的小津先生→站「在」面前的小津先生(※真懷疑本書的「在」字是不是被統統拿掉了...)

第229頁 第2行 出「生」低賤→「身」

第233頁 註釋3 霍「伯」→「柏」(跟內文用字不統一)

第236頁 倒2行 奶奶→外婆?(1.媽媽叫女兒來親她,而媽媽討厭奶奶;2.前面提到奶奶住在養老院,不太可能來拜訪)

第238頁 第8行 《世「間」動態日記》→「界」(看書眉就知道錯了...)

第242頁 註釋1 馬「答」加斯加→「達」

第246頁 倒1行 化「裝」室→「妝」

第249頁 第1行 內衣褲「准」是超級性感→「準」

第249頁 倒1行 「撕」殺→「廝」

第252頁 第2行 等不「急」→「及」

第259頁 倒3行 惹「事」生非→「是」

第261頁 倒8行 清酒讓我「的」變得有點遲鈍→X

第265頁 倒4行 「朱」那人→「支」?

第266頁 第4行 被宇宙的豪放所驚「攝」→「懾」

第269頁 第1行 媽媽也在旁拍手附「合」→「和」

第270頁 第3行 興奮「某」名→「莫」

第276頁 倒9行 (另起段落首行未縮排)

第279頁 倒6行 她「瞇」著嘴→「抿」


第280頁 倒4行 「托」著腳步→「拖」

第288頁 第3行 「攆」出去(※書上竟然打得出簡體字...)

第288頁 倒3行 那個微不足道的人物就有權力給「讓」吃閉門?→「她」

第289頁 第5行 那裡」。→那裡。」(格式未統一)

第289頁 第7行 不去」。→不去。」(同上)

第290頁 第4行 別「緻」的傘筒→「致」

第301頁 書眉 La Basse Portouce→La basse portouce(跟標題未統一)

第302頁 第4行 (另起段落首行未縮排)

第302頁 第8行 (同上)

第305頁 倒4行 有一股說不來的恐懼感→有一股說不「出」來的恐懼感

第308頁 第2行 威士忌塔薄得讓人怕把它們給打「脆」→「碎」

第309頁 標題&書眉 世界動態第七章→世界動態「日記」第七章

第310頁 第1行 「傢俱」→「家具」

第312頁 第3行 「捲」成球狀的小貓→「蜷」

第313頁 第7行 層層「道道」的包裝紙→「疊疊」?

第315頁 第1行 軟「棉棉」→「綿綿」

第315頁 倒1行 (另起段落首行未縮排)

第318頁 第5行 鑽進「背」窩裡→「被」

第319頁 倒9行 「下」水管塞住了→「排」

第320頁 第5行 「很好,很好」他答道→「很好,很好。」他答道

第321頁 倒3行 帶著不知所措神情→帶著不知所措「的」神情

第323頁 倒8行 「么」折→「夭」

第326頁 第2行 (同上)

第327頁 第1行 「是的」她說道→「是的,」她說道

第331頁 倒1行 以「至」於→「致」


第334頁 倒9行 它「這」讓我覺得很舒服→X

第340頁 第5行 用身子「磨」擦我的腿→「摩」

第341頁 倒5行 缺少這種心「裡」準備→「理」

第341頁 倒5行 拿出一「隻」...口紅→「支」

第342頁 第1行 看起來像是高級「脫」鞋→「拖」

第342頁 倒7行 花「悄」的顫音→「稍」

第344頁 第6行 沒有飢渴也沒有討「戈」→「伐」?(就算用討伐也不太能理解)

第345頁 倒1行 壽司大餐」→壽司大餐。」

第352頁 第1行 wabi→字型未統一

第353頁 倒1行 迫不「急」待→「及」

第354頁 倒3行 前「仰」後「俯」→「俯」、「仰」

第364頁 第8行 將身子「捲」成一團→「蜷」

版權頁 倒6行 complex "characers" translation→"characters"

藍弋丰 發表於 3:11 PM | 靜態連結 | 迴響留言 (2) | 引用列表 | 觀看 (4784)

真是個里程碑,想當初我接任板主時,人氣常常只有5,沒想到已經成長到可以達到50了(於3/16及3/17)。

現在板上連載的好文,有:
無患子Smaragdos的《《地府皇家聯誼會》之唐棣之華》,描述歷朝的皇帝們,在地府中相聚,產生了什麼樣趣味又離奇的劇情,是硬底子但又妙趣橫生,很特別的小說。


金魚Lorenzia的《盛唐今語》用詼諧的口吻談盛唐年間的二三事,史實正確性和可讀性都比市面上的《蒙曼說唐》來得高喔

有空來DummyHistory晃晃吧^^

藍弋丰 發表於 1:12 PM | 靜態連結 | 迴響留言 | 引用列表 | 觀看 (3795)

星期天, 三月 8, 2009

誠品台大店《明騎西行記》講座實況

大學時代還蠻常來台大誠品的,不過畢業後已經相當久沒有來了,其間台大誠品也改裝過,以前地下室的擺設比較擁擠壓迫,現在整個空間感覺明亮寬敞,全都是愛書人的DummyHistory板眾一進到裡頭就像魚兒游入大海一樣分散到各書櫃旁了XD

講座的會場其實比想像中小得多,只有三排兩列座位,坐滿也約莫不過十來個人,講座開始前,有幾位讀者把講座空間拿來當純粹的看書座位用,當講座開始後,他們也直接在原位上聽,不過分不清是原本就在等講座,還是反正坐著剛好順便聽聽^^bb

丘光、大塊的企劃部人員建維,還有辜振豐老師已經在一旁,我和他們打了招呼,然後請辜振豐老師和我一起先就坐,辜振豐老師和我閒聊了一下對國際出版市場的一些想法,以及交換了對《明騎西行記》的新心得。

講座一開始,第一排突然淨空了^^b,許多板友們和其他聽眾遠遠的站在書架邊旁聽...感覺好像是大學教授在上課的情形XD...一開始還擔心會不會有點冷清,但台大誠品的開放空間設計,所有在地下一樓的人都能聽到演講內容,漸漸被吸引過來,講到最後,圍觀的讀者已經相當多,感覺蠻窩心的^^

丘光講評後,就由辜振豐老師開始談《明騎西行記》。我出賣一下丘光,他在這本書中最喜歡的角色是鄭和以及兩個在尾聲中挨打的總旗,因此丘光的開場圍繞在鄭和下西洋的部分,但我跟辜老師講的卻主要是中東與歐洲的部分,其實還蠻有趣的。

辜老師對日本出版市場觀察相當久,他說,日本有相當多跨國題材的作品,以《明騎西行記》這樣的題材,在日本會屬於「國際謀略小說」,辜老師舉了幾位知名日本作家以及「國際謀略小說」作品。他覺得台灣也能有這樣的創作讓他相當欣慰及興奮。

並且,辜老師首度透露《明騎西行記》的銷售成績(哇,我根本都不敢問哩,結果是辜老師公開說出來我才知道XD),辜老師說,他初看到書時,就相當看好《明騎西行記》會有好的反響,他說,到目前為止,上市一個多月內,已經約賣出4000多本,辜老師說:果然不出他所料。

我連忙說,很感謝大家的支持,也還需要大家繼續幫忙推廣。

辜老師談了相當多,他提到書中有關猶太人的部分,提起了現在國際金融危機,猶太人又被當成標靶,在歐洲已經傳出有猶太人被打的事件。其實歷史上猶太人一直都有點...衰...《明騎西行記》中有提到,當時天主教會禁止放高利貸,但不論教會或出征的騎士(中世紀騎士裝備為自購)都有貸款的需求,天主教徒不能經營高利貸(低利則沒人肯貸),於是放款業務遂由猶太人專營,其實這是被動的,但後來天主教徒卻以放高利貸為猶太人的罪名之一。

當然,也因此,後來猶太人在金融業佔了很重要的角色,算是一種因禍得福?但當金融風暴發生,世人又會說都是猶太人搞得鬼。

我之後提到,其實一戰前的德國,是對猶太人最寬容的地區之一,但戰敗後就開始怪罪猶太人,這樣的歷史一再重演。《明騎西行記》中寫到,勃艮地公爵對猶太人採寬容政策,因而吸引有技術的猶太工匠及金融業者前來低地國,造就了安特衛普的繁榮,這也是很值得去思考的。

辜老師談到,他覺得《明騎西行記》中有反戰的思想,包括本衲定諾修士與威尼斯總督都有反對戰爭的談話,他很欣賞。其實我並沒有特別要在書中鼓吹反戰與否,本衲定諾修士與威尼斯總督的相關談話,恰好是史實上他們所真正說過的話,我們在數百年後的現在,去對照歷史的發展,和他們的言論,是否可以得到些什麼啟發呢?這是我想讓讀者享受到的趣味,但我並沒有預設答案。

我在書中是的確有一絲絲倡導世界大同的想法,我見到有讀者在心得中特別把書末建文帝與宋慕「非我族類」之辯引用出來,覺得非常高興,因為我並沒有在書中放得很明顯,有讀者體會到我的心意,讓我覺得很開心。

麥克風到我手上,我說,一本小說,最基本的當然是故事要好看,吸引人,所以我在創作《明騎西行記》時,很重視要能讓沒有歷史底子的讀者也能很順利的看完,並且覺得故事吸引人,會想一直繼續看下去,每個章節都有新的驚奇與驚喜。

不過,如果一本書只是故事看完就沒了,那讀完會很空虛,書的價值也會打折扣了。所以我在不會給讀者負擔的前提下,在故事裡很小心的安排了大量的史實與知識,除了能增加故事的真實感,更能讓書具有雋永價值。

第一次閱讀《明騎西行記》可以享受故事本身,冒險的旅程與精采的打鬥畫面,第二次看則可以看每個細節,每句對話中,所透露出來的15世紀風光與一些有趣的歷史知識,認識一些有聽過但不熟悉的人物與故事,甚至也可以拿來當參考資料用。

第三次再讀,除了趣聞與豆知識,還可以去思索一些更深入的東西,譬如前述在歷史對照下的種種思考,還有我輕輕放在故事中的一些小小的思考點,我相信,這樣的一本書,應該能讓讀者覺得值回票價,也只有寫成這樣的書,我才有信心自認沒有浪費地球資源XD,才敢來向大家自我推薦。

當然,要編織這樣的滿漢全席,需要不只是努力,也需要有與龐大資料量相對應的才華,與足夠的學識為基底,不是說多認真就是能寫得好的。我有沒有做到這點,還要留待各位讀者來判斷,身為新人,還有很多進步的空間,不敢說《明騎西行記》很完美,但是至少我想它是值得一翻的。

我和辜老師又談起了法國巴黎,辜老師也真是學識淵博,其實講座前我們並沒有互相知會要談些什麼,都是現場天南地北想到什麼就談什麼,畢竟書中的話題也是多到聊不完,但講到許多話題辜老師都能講出許多知識與思考,和辜老師對談真的是一件很有樂趣的事。

辜老師提起了阿金谷會戰,板上我已經有專文說明過了,就不再贅述。

提起了胡椒,我提到,《明騎西行記》中的法蒂瑪,在威尼斯說過胡椒跟錢一樣。當時胡椒在歐洲是相當昂貴的奢侈品,甚至可充當貨幣,辜老師提到有富豪以胡椒當遺產。我打趣道,現在我們到每間餐廳都有胡椒隨便我們灑,不過如果在當時的歐洲,這樣整罐抓起來灑可能就灑掉了一頭牛、一棟房子,都是荷包在淌血啊。

歐洲經濟重心的轉移與香料也有很大關係,原本歐洲經濟的中心是威尼斯、熱那亞,但是當日後鄂圖曼土耳其對地中海東半完成半包圍,壟斷亞洲往地中海的貿易路線,迫使歐洲不得不進行地理大發現,於是經濟中心就轉移到了安特衛普、阿姆斯特丹,最後是倫敦。

我說,其實15世紀初的情形和我們現在的認知有很多不同之處,譬如現在我們去葉門的亞丁港,會發現那是一個衰敗的地方,但當年的阿丹國繁榮富裕,是印度洋的貿易中樞之一,也是鄰近地區的霸主。

剛提到的威尼斯,我們現在想到威尼斯,覺得是觀光盛地,不過威尼斯為什麼會有這麼些華美的建築物呢?其實威尼斯共和國國祚超過千年,比我們所熟悉的中國朝代都還久得多,其中有數百年間,威尼斯是歐洲的經濟中心,甚至可以說是霸主,威尼斯甚至還唆使第四次十字軍攻陷了君士坦丁堡。

《明騎西行記》中的時代,恰好就是威尼斯富起來後,改頭換面,把舊式建築打掉新建新奇華麗建築的開端,也就是說,我們今日所見到的美麗威尼斯建築物,是從那時候起陸續改建成的。

而威尼斯最著名的聖馬可大教堂,依稀可見到一些磚造部分,其實那磚造建物才是原本的聖馬可大教堂,外表的美麗大理石外觀,是十字軍攻陷了君士坦丁堡後,威尼斯人從君士坦丁堡掠奪來,貼在原本磚造建物外頭的。

又說到巴黎,巴黎的骯髒與後來到19世紀的改建我先前其他文章有提到過,辜老師特別引用《香水》中的敘述佐證我所言非虛,其實徐四金的敘述相當生動,我想若還沒看過《香水》一書的可以翻翻。我這部分的寫作資料來源主要是來自布勞岱爾‧費爾南,不過我想有辦法啃完他巨著的人可能不多XD。

我說,我們現在想到歐洲,會覺得是比較先進、乾淨、環保,這樣的印象,但殊不知在15世紀時,亞洲的中國、日本,相對比較乾淨,伊斯蘭世界,回教規定的大淨小淨,其實正是為了衛生著想,反而是歐洲髒亂不堪,威尼斯有水道可以排掉污物,還相對乾淨,巴黎就真的是髒死人了。

古今對照,是不是很有意思呢?我們說21世紀變化很快,其實變化從古代就開始,我們說20世紀起是全球化的時代,在《明騎西行記》的15世紀初和更早以前,甚至可以追溯到11 12世紀,就已經有全球化了。

辜老師問道,故事中稱呼中國為「絲國」、「瓷國」,是否真有其事呢?

當然是真的囉,這種以主要進口品來稱呼來源地其實很有趣,「China」就是瓷器的意思,最初我本來全都寫「瓷國」,不過經專業人士協助考據後,中東部分其實當時是以「絲」來稱呼中國,到歐洲才是「瓷」,其主因是拜占廷帝國已經發展出養蠶的技術,歐洲的絲不再需要遠從中國進口的關係。

講到這邊時間也差不多了,原本預留十分鐘要讓現場朋友問問題,不過不知是因為讀者們太害羞,還是我們講解的很清楚XD,到這時現場人數已經很多了,但只有ubp問了問題。所以我又把時間拿來談談這本書了。

我說,為什麼會想創作這樣的題材,我想,讀者們都是愛書人,但是經常看的都是翻譯書,內心深處總是會想,難道國內就無法創作出與翻譯書一樣水準的作品嗎?我相信這是每個國內愛書人共同的疑問與心願。

講座前我和辜老師聊到,其實除了日本,歐美現在也很流行這樣橫跨東西的創作,稱為「大橫斷」類型小說,但是其實在這方面,台灣的作者在創作上,是擁有絕大的優勢的,因為只要有一定以上英文程度,歐美的英文資料相當好取得,而台灣與日本接近,譬如我本人就能看得懂一點日文,又有些日文支援,因此也能很容易取得日文資料。但對歐美作者來說,要取得亞洲資料相當困難,因為身為象形文字的中文字以及日本的漢字對他們來說難如登天。

目前同類型的翻譯書,有《盜圖賊》、《消失的羅馬人》,但容我自大一點的說,《明騎西行記》是勝過它們的,不是我敢自誇文筆有多好,而是因為歐美作者在文字上遭逢極大障礙,導致這兩本書都一到東亞部分就荒腔走板的關係。

也就是說,台灣的作者,不但可以跟翻譯書等同齊觀,還可能超越它們。我相信台灣絕對是有這樣的優勢的,而且台灣的作品既然可能勝過歐美作品,那麼也是有機會反過來將台灣作品推展到歐美市場。

《明騎西行記》之所以擁有英文名《The Lost Emperor, the Westering Chevalier》,也是主編丘光基於這樣的考量,建議我取的。當然,還得必須國內表現再更好,才會有與國外談版權的籌碼,能否實現還是未知數,不過,至少大塊有這樣的企圖心。

其實,我雖然是個新作者,不過在出版圈並不算新人,當初大塊文化決定出版這本書,我雖然開心,但也覺得他們冒著很大的風險,因為不但是新人新書,還是一個新型態的小說,讀者是否能接納,真的是不敢抱太大期望。

我最初憑著熱情想創作一本這樣的小說,但是寫完以後,理性的想想,我對它是否能賣一點都沒有信心,所以擱了很久才拿去投稿。

倒是大塊文化真的是憑著一股熱血XD,我投稿給丘光時,他非常喜歡,他告訴我,要「用盡一切辦法也要逼董事長點頭」,不過丘光並沒有用盡什麼辦法,因為當郝明義先生看到這本書,他馬上說,這樣的作品值得鼓勵,他一定要出這本書。

郝先生也不是說出就算了,他指示丘光與我一起從頭檢視初稿,從最基本的考據上的驗證,到文句的可讀性,以及整體的節奏感與架構的平衡度。丘光是相當資深的編輯,同時也是個超愛書的愛書人,我很佩服他的學識及眼光,更欣賞他做事細膩的程度。

原本郝先生說,要找出十個改進的地方,他的意思不是一定有十個錯處,只是要我們盡善盡美。不過因為我跟丘光都有點完美主義,最後我們修正了近30處大大小小的增修,包括我先前在板上提到,最後害大塊得重新排版的第十二章大幅增寫。如果先前在DummyHistory板上連載時有觀看的板友,應該都可以查覺到成書比起初稿有相當多改善之處。

我每次看到丘光瘦瘦的身影,都覺得一個新人作者有這樣強力的編輯團隊支持是很幸運的事,真的是別無所求。

在書本身上,大塊文化也下足了工夫,我實在不得不說一說。翻開書的前面,有一張「明騎西行圖」附錄,繪製著1414年時的各勢力範圍,以及宋慕所經過的路線,也包括寶船艦隊的航線。這個年份的勢力範圍相當難考據,往前往後個十年,勢力範圍就都有大幅變動。

之所以有這個圖,是大塊為了讓讀者能很清楚地理位置,以及一些古今地名對照,而附加的貼心設計,我只能說這張圖可不便宜。

再翻開書末,會看到一張折疊的長幅大圖,這是相當珍貴的「自寶船廠開船從龍江關出水直抵外國諸番圖」,收錄於明茅元儀《武備誌》,也就是所謂的「鄭和航海圖」,此圖經精心復原,耗費的精神就不說了,圖本身長達2公尺,超過最大印刷版面,需以人工貼合而成。

如果對史地有興趣的讀者,不用論書內容本身,光是前後這兩張附圖,就已經值回書價,這兩張圖都是極具價值的歷史資料。

封面字體,則是由兩岸瘦金體第一把交椅藍本榮先生題字。我到警廣時,李遠對封面字體讚不絕口,因為他也熱愛書法,又最喜歡瘦金體,李遠說,光是封面五個字就值回書價了。

當初在編輯會議時,說過「把書做好總會有口碑」的陳總編輯,還一個勁兒的想要附上更多贈品,我實在很怕大塊會虧錢,所以說這樣就夠了,但是收到書時,非常寬的書腰翻開,哇,晶晶亮亮美美的封面部分上光,我也是出版圈內人,一看到這些,大概多少成本我也差不多知道,不禁驚呼:這全都是錢哪XD!

只能說非常感動,也只能請大家支持一下這樣的出版社。

我說,現在有4000多位讀者支持,真的很感動,我覺得或許這是我原本的一點熱情,傳達到了出版社,出版社大大的熱情,又傳達到讀者的關係,也希望讀者們能把這些熱情,再傳達出去,讓更多的讀者都能感受到。

4000本的數量,就我個人而言,已經可以拿到不算差的版稅,但是,離我最初創作這本書的初衷,也就是說,是否因此能帶動國內的歷史創作,或是是否能把台灣作品推到海外,離這樣的目標,還是相當遙遠,因此在此也誠心的拜託,如果喜歡這本書的話,能把它推薦給更多人。

講座結束後,相當多讀者現場買書來簽名,其中有幾位是特地過來的,有幾位則是現場聽到講座後決定買書的,平台上的書一下子去了一大半,真的是非常感謝再感謝。有位大叔說期待《明騎西行記》能電影化,並說希望我持續創作,以後能跟高陽相提並論,我連忙說豈敢跟高陽相提並論,他創作考據之深,創作力之豐富,是我不敢望其項背的。最後我和他一起合影留念,順利完成了這次的誠品講座。

藍弋丰 發表於 9:35 AM | 靜態連結 | 迴響留言 | 引用列表 | 觀看 (3598)

星期四, 三月 5, 2009

警廣說起來離我住的地方並不遠,這次就乾脆漫跑過去,不過一邊跑一邊後悔這樣並沒有比較健康,因為沿路廢氣太多了...

到警廣的時候,遲了一點點,李遠見到我,說:「我還在想你怎麼還沒來呢!」我們稍微聊了一下,李遠問起台大男二舍餐廳,還有附近的「龍門客棧」,原來他才來台大醫學院附近吃過,其實醫學院附近吃的東西不少,我們說好下回有機會約在醫學院附近聚聚。

上次來過已經有經驗了,打完招呼直接走進錄音室,先聽李遠播報路況,唉啊,今天的狀況還真是不少,各位行車真是要小心哪。

進入正題後,在玻璃另一邊的李遠露出神秘的微笑,他播放了之前我為警廣台南台錄的祝賀警廣生日快樂的一段話,不過出了一點小烏龍,播放成PTT歷史群組小組長MRZ的,我連忙更正說這是MRZ的,不過MRZ是書的推薦人之一,所以也算有關的啦。後來在中場休息時間李遠播放了一次我的版本。

李遠一開始就說,他覺得真對不起歷史老師,因為他每天下班之餘抽時間,花了三個禮拜很認真的看《明騎西行記》,以前念歷史都沒有這樣認真。李遠覺得這本小說視野相當廣,很有企圖心,說是要追上金庸的作品。

其實我不敢和金庸相比,我認為金庸類型的小說,金庸已經是極致,不可能超越他了,所以,《明騎西行記》不論描述方式與故事背景時空其實都跟金庸別樹一幟,走新的方向,金庸是武俠小說帶著歷史,我是走歷史小說帶點武俠的方向,不過在節目上沒空提到這些。

李遠說與其他來介紹不如直接讓作者來親自講,於是問我故事的時空背景為何呢?我答道,故事中的主角,一開始跟隨鄭和下西洋,但來到阿拉伯半島南端的亞丁,也就是故事中的阿丹,發生了一些意料之外的事件,使得他脫離了寶船艦隊,往麥加、耶路撒冷,後續發展讓他甚至到了威尼斯、熱那亞,以及法國的巴黎。

李遠繼續問道,歷史小說講求虛虛實實,故事中到底有幾分是史實,幾分是想像?哪些人物是史實,哪些人物是虛構的呢?

我答,西方人物的部分,讀者可以參考附錄中的中英文人名對照表,凡是出現在表上的,就表示他是史實人物,其實相當多重要的配角都是史實人物,中國的部分,鄭和不用說,是史實人物,而故事中重要的配角馬歡,也是史實人物,他是《瀛涯勝覽》的作者,為鄭和下西洋留下寶貴的資料。

而故事主角宋慕和兩位女生自然是虛構人物,但宋慕的父親宋參軍,很多人以為是虛構的,他是史實人物,另外故事中安排馬歡有個哥哥馬喜,他是虛構人物。

說到這邊差不多中場休息了,李遠又開始播報路況,他在開場及中場分別播放了林俊傑的「江南」與「殺手」兩手歌,覺得這兩首歌很符合今天的話題的意境。

李遠顯得興致勃勃,很快又繼續方才的話題,他問說那故事的部分呢?我答其實整個故事我盡量走符合史實的方向,配角的生平與對話中所談到的歷史多半是史實,而宋慕雖然不是史實人物,但是譬如他在阿金谷會戰的遭遇...

在此我先講了一下阿金谷會戰,台灣或亞洲的讀者可能對它比較不熟,不過它是英法百年戰爭中最知名的一役,莎士比亞將它寫入《亨利五世》中,還拍成電影過,以我們熟悉的來打比方的話,就相當於《三國演義》中的赤壁之戰。

...在《明騎西行記》中,對阿金谷會戰大多數戰場描述都是根據史實,我也下了一番考據工夫,希望完全重現這場非常特別的戰役,不過最後頭宋慕和亨利五世單挑的部分當然就不是史實了,我想讀者應該可以很容易分辨出來XD

李遠說,以往讀歷史都是中國史歸中國史,西洋史歸西洋史,很少用這樣整合比較的方式來看,他覺得很棒,我說,其實當初正是發現鄭和第四次下西洋和阿金谷會戰的時間竟然這麼近,鄭和下西洋是我們耳熟能詳的一件歷史大事,而英法百年戰爭當時也進行到最關鍵的時刻,在尋找資料的過程中,更了解到,15世紀初,其實世界各地都正在快速改變,所以很想為大家介紹這個時代。

我說,我們現在想到中東,印象是落後保守、沙漠、挖石油,但是其實中東當時是歐亞貿易的中樞,伊斯蘭帝國在那時雖然衰敗已久,分裂為軍閥與小國林立,如故事中的阿丹國,只是一個小國,但是它卻是印度洋貿易的中樞,與周邊國家的霸主,相當繁榮。

想到威尼斯,我們可能印象是觀光盛地,但威尼斯之所以有那麼多漂亮的建築物可供觀光,其實因為威尼斯當時是歐洲的經濟中心,甚至可以說是霸主,小說中有提到,當時的威尼斯正在進行大改建,舊式的建築物漸漸變為我們現在所見的華美建築,就是在那個時期開始的。

又提到巴黎,我說現在我們對巴黎的印象是花都,但是當時沒有公共衛生觀念,巴黎是個相當骯髒的地方,小說中有詳盡描述,都是史實,李遠附和道,他看到這段有去做功課,查了一些資料,當年的巴黎的確就是如此。

說到此節目時間到了,李遠播完路況,我們在播報新聞時間在走廊外又聊了一陣子,李遠說,其實他真的很喜歡這本書,也覺得這本書題材相當廣,很想好好花多一點時間跟我聊,可惜節目時間真是太短了,雖然休息時間可以跟我私下聊,但是他下一節還有節目,只能談一下下,覺得很可惜,我說沒關係,他有我電話,有空碰碰面就好了。

李遠問說接下來的寫作計畫是什麼,我說我手上還有一些作品,不過接下來應該會是《明騎西行記》的續集,接著又討論了一些有關瑪格麗的事,然後李遠就得趕場去了,於是我向他道別,今天的警廣行就到這兒囉,下回再到「龍門客棧」談天說地好了。

藍弋丰 發表於 11:48 AM | 靜態連結 | 迴響留言 (1) | 引用列表 | 觀看 (3218)

星期三, 三月 4, 2009

十五世紀的跨國諜報歷險──嶄新視野的新武俠小說《明騎西行記》

3/07(六)15:00-16:00

●主講/藍弋丰 (《明騎西行記》作者﹚、辜振豐﹙知名作家﹚
●主辦單位/大塊文化

解開鄭和下西洋的六百年謎團,從史地大斷面探索東西交流,深入天方夜譚的中東世界與中世紀歐洲,一場橫跨十五世紀初期亞歐文明大國,充滿奇想、懸疑緊張的冒險旅程。

藍弋丰 發表於 9:20 AM | 靜態連結 | 迴響留言 (3) | 引用列表 | 觀看 (2420)

星期四, 二月 26, 2009

又是9:00的早晨,接到熟悉的電話,Jason的聲音聽起來總是那麼有活力。

專訪開始前,Jason照慣例先閒聊了一番,他說:「你這回真的是大作啊!」然後問起了《明騎西行記》的「騎」到底是該念做ㄐㄧ\,還是ㄑㄧ/呢?

好問題:P

官方是統一念做ㄐㄧ\。不過其實當初選擇這樣的書名,就有取其兩種發音的雙關意味,因為主角宋慕在大明北邊時是個騎ㄐㄧ\兵,但日後到了法國,受封為「細眼騎ㄑㄧ/士」,這個字的兩個發音,剛好可以用來代表他的旅程,有一點這樣的意味在。

專訪正式開始,Jason介紹我是《海角七號電影小說》的作者,然後他提到去年12/1出版《海角七號電影小說》,短短兩個月現在又出版了《明騎西行記》,是怎麼會有這樣的創作呢?

我說《明騎西行記》寫了相當久,其實本來應該會是我的第一本小說,之所以會剛好接在《海角七號電影小說》後頭出,其實是因為,「海角七號」上映時,《明騎西行記》正在進行編輯作業,我為了要把《海角七號電影小說》寫到盡善盡美,所以請大塊把《明騎西行記》的作業都先全部暫停,直到《海角七號電影小說》付印,我才回頭過來完成最後的增修。由於大塊方面和我對書的細節都很重視的關係,所以又花了一個多月才付印(我有時會跟朋友開玩笑說是海角七號插隊^^b)。

有讀者以為我在兩個月內就寫好《明騎西行記》XD,那是不可能的啦...先別說《明騎西行記》創作過程需要進行很深的考據(考據到的資料不見得全部寫進去,因為衡量不要妨礙故事,或給讀者太大壓力的關係,我希望讀者不論有沒有歷史底子都可以很輕鬆讀完這本小說。不過對作者來說,要去啃那些硬邦邦原始資料是必要的工作XD),光字數有15萬字之譜,兩個月的話連打字都來不及^^b。其實總創作時間,雖然創作過程中有歷史專業的朋友相助,進入編輯流程後大塊方面也提供相當多支援,但前前後後加起來,差不多花了總共一年半光陰。創作這樣的「大橫斷」類型歷史小說,我還是認為「慢工出細活」是硬道理。

我說,其實這兩本小說放在一起還蠻有意思的,《海角七號電影小說》是以台灣為主要舞台,《明騎西行記》的主角走遍了全世界,不過就是沒到台灣來。

Jason問起小說的主角宋慕,我說,宋慕的父親宋參軍,很多人以為是虛構角色,不過其實宋參軍是史實人物(宋慕才是虛構角色:P),只是相關記載很少,我利用這樣的一個歷史人物,安排他在靖難之變南京淪陷時救出了建文帝,並且在日後要宋慕混入鄭和下西洋的寶船艦隊,伺機保護皇帝,在此是利用了鄭和下西洋的目的之一是尋找建文帝的一般通說。

但是當宋慕隨著寶船艦隊來到阿拉伯世界時,發生了許多陰錯陽差的事件,導致他穿越中東,更一路前往歐洲,成為跨越歐亞大陸的大歷險。

我提到,其實15世紀初的巴黎與我們現在的印象相差很多,現在巴黎著名的放射線街道都市規劃,是19世紀時拿破崙三世命令奧斯曼男爵對巴黎進行翻天覆地的大改造才完成的,而在15世紀初(以及之後非常久),巴黎就是如小說中形容的那麼...很不衛生XD

而中東也是,現在我們如果到葉門的亞丁港,會發現它非常的衰敗破落,但是在15世紀初,雖然伊斯蘭帝國早已分崩離析,但是伊斯蘭地區是世界貿易的中樞,像阿丹國(亞丁)這樣的地方,當時是印度洋的經貿中心,還是附近地區的霸主。我小說中對阿丹的描述主要來自於馬歡所著的《瀛涯勝覽》,由於鄭和下西洋相關史料日後遭焚的關係,我們現在許多對下西洋的資料來自馬歡的這本遊記或日記。

是的,小說中的要角,馬歡,也是歷史人物。

Jason又問起了本衲定諾修士,他對這個方濟會修士感到非常有興趣,問說書中怎麼會安排這樣的角色呢?

結果我從瑪格麗開始說起,其實最初的構想有一些錯誤,導致作者跟宋慕到耶路撒冷的時候,就卡住了XD,很巧的,就在那個時間點,曾有一位朝聖者,也就是瑪格麗‧坎普,剛好在差不多的時間點到耶路撒冷,瑪格麗本身不識字,日後她口述請神父寫下,是為《瑪格麗之書》,這本書國內有中譯本,是研究中世紀婦女相當重要的珍貴記錄。小說中瑪格麗有一些比較戲劇化的表現,有些讀者以為她是虛構人物,其實,她的行為與所說的話都是來自《瑪格麗之書》中她的親自敘述,這又是「事實比小說更離奇」的趣事之一。

宋慕巧遇瑪格麗,終於踏上了歐洲的土地,但是瑪格麗接下來要往羅馬,之後回英國,與宋慕的方向不同,宋慕又得找個人帶路了,剛好,本衲定諾修士就在這個期間於北義大利活動,而且這位方濟會修士,本身也是個很有趣的人。當時方濟會修士就像小說中的描述,巡迴鄉野,為每個村莊服務,每到一處,為村民處理生老病死,如受洗、禱告等,村民會給他一些農產品等作為報酬,而他到下個村莊,就把報酬都布施給當地窮人。

雖然我本身並沒有信教,但是對灰衣修士這樣奉獻的精神,還是覺得很感動。

而對比的是位居高位的教廷,當時正是天主教「大分裂」時期的尾聲,小說中有提到亞維農的事,但是不希望讀者負擔太大,所以只是輕描淡寫暗示。

講到這邊,今天路況較多,Jason只好先做個小結,然後就開始路況報導。

路況報導結束後,又是私下聊天時間,Jason問是否有續集?我說,對,其實尾聲中宋參軍又出現,就暗示了會有續集。

Jason又問:那下一本書會是什麼樣的作品呢?

我答:下一本書就是《明騎西行記》的續集,也一樣會是大塊文化出版。

Jason很高興,他說到時再邀請我談談續集。也謝謝Jason囉。

藍弋丰 發表於 3:28 AM | 靜態連結 | 迴響留言 | 引用列表 | 觀看 (1763)

星期天, 二月 22, 2009

為了服務沒能到場的讀者,所以在下就勉強用不是完全靈光的記憶力來重現座談會的一些實況XD,因為人的記憶不可靠XD,有些敘述可能會有時序上的錯亂,還請見諒囉!

我的前一場是小野與他的女兒的新書《面對》的座談會,我想順便聽一聽,於是在小野的場次時間就先行到了會場,但後來聽道快結束時,大塊人員抵達,請我先到場外準備,結果我不得不進進出出的,對小野實在有點抱歉。

對小野的座談會最有印象的是,李亞(小野之女)提到,從小她總是很壓抑自己,去迎合父母的喜好。這點我剛好相反,我想做的事,總是盡量去做,這也是之所以會毅然棄醫從文的原因。

與談人辜振豐教授也很早就到了會場外,我和他稍事閒聊,並討論等會要談的內容。辜教授原本是3/7誠品座談會的與談人,因為原本書展座談會與談人雷俊玲教授身體不適,大塊改請他臨陣上場,辜教授告訴我,其實他怕自己記不清是2/7還是3/7,所以聯絡大塊確認,就這樣被拜託臨時上場了^^bb

小野的會場讀者人數還挺多的,當他與李亞離開後,一時會場變得空蕩蕩,我本來有點擔心到時會不會很冷清啊XDD,不過當準備工作完成,座談會開始時間將至時,聽眾漸次入場,最後竟比小野那場坐得還滿了,真的是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座談會開始時,我還正在跟幾位朋友展示書展的戰利品,連忙把書收好,上台。首先由大塊文化的主編丘光開場,他請辜振豐教授先來以讀者的角度談談《明騎西行記》這本書。

辜教授說,當他一開始看到這本書的簡介時,就在想,歐洲部分應該會有巴黎、威尼斯,中東會有耶路撒冷,這幾個代表性的城市,果然如他所料,他也因此相當開心。辜教授暢談小說中所提到的一些細節都有所本,例如在故事中,法蒂瑪曾經說過在歐洲「胡椒就是錢」,對香料在歐洲經濟史上地位也有研究的辜教授盛讚這些細節,也講起了胡椒經,還有威尼斯的歷史。

教授也提到書中還提倡了世界大同的觀念,例如威尼斯總督與本衲定諾修士,都有支持和平反對戰爭,敘述戰爭無利可圖的台詞。

辜教授對日文書籍涉獵頗深,在會前他還曾問我會不會日文,推薦我許多日本作品。在座談會上,他說在《明騎西行記》之前,這樣具有國際視野、時空跨度的作品,在亞洲只有日本作家能從事這樣的創作,因此當他見到《明騎西行記》時覺得眼睛一亮,也希望大家鼓勵支持這樣的創作。

麥克風交到我手上了,我說,方才辜教授提到了相當多我在小說中考據較深的部分,我有點擔心讀者會不會覺得這是部很嚴肅的小說,其實這部小說我曾經給幾位對歷史沒有興趣的朋友看過,都認為淺顯易懂,可以很順的看完。

我說,畢竟小說最重要的就是易讀性和故事性,因此,雖然的確我在小說中的每個細節都下了很深的工夫,喜歡歷史的讀者可以深入挖掘,例如方才辜教授提到的威尼斯總督與本衲定諾修士的話,其實都是他們歷史上真的說過的話。我也補充,其實小說中,本衲定諾批評義大利的話也是史實上他說過的話,但是這話比較不文雅,就不便當眾說出,請大家有興趣的話翻閱小說囉。

但我很注意不要讓讀者有太多的負擔。也覺得小說除了深入淺出以外,還要能帶給讀者新奇的事物。

我曾經在理髮時,理髮師說他曾經想當外科醫師,我說,你知道嗎?中世紀時的歐洲,理髮師就是外科醫師,是同一個職業(這點在小說中也有稍微提到,宋慕要找醫師救治葉華時,愛莉森說「那些理髮師都不可靠」)。

當時理髮師嚇了一跳:真的嗎?你沒唬我吧?

我說:當然是真的。

我希望《明騎西行記》讀者也能有這種「真的嗎?」的體會。譬如說,現在我們心目中的巴黎是花都,但是巴黎著名的放射線街道城市規劃,是拿破崙三世下令奧斯曼男爵進行的,已經是19世紀的事,15世紀初的法國,就如同小說裡頭的敘述一樣,現在去過巴黎的人一定很難想像,敘述巴黎的過去,並不是我對巴黎有什麼偏見,而是要突顯出古今變化之大。

而我們心目中,想到中東只有駱駝、沙漠、挖石油,今日的葉門亞丁港是個很沒收的地方,但是在15世紀初,那已經是伊斯蘭教世界分崩離析的年代,當時的阿丹,卻是印度洋的貿易中樞,十分繁華。

這些古今中外的落差,在小說中有意無意的呈現出來,故事中除了所經各處的風土民情外,也詳述了著名的朝聖與「搶羊大賽」過程,如果讀者有心的話,可以挖掘到相當多有趣的事,就好比是實地造訪這些地方與盛會一樣。

我說,其實當初要向大塊文化投稿時,很難介紹這是一部什麼樣的作品,它是歷史小說,是旅遊小說,也是武俠小說,歷史的部分辜教授提了很多,遊記的部分方面方才說了,那麼武俠的部分呢?

我說以往武俠小說喜歡命名很多招式,譬如一式「山高水長」,就能讓讀者產生一種印象,但是這招倒底是做出什麼樣的動作,則並沒有真確的敘述出來,是一種寫意的寫法。但是這樣的寫法,我們後進者是不可能超越金庸的成就的,我也不敢與之相提並論。因此,我在小說中,對武打動作,是考證實際存在的武術,然後詳實的把實戰的動作敘述出來,拳拳到肉,就像看一部好萊塢動作片一樣,希望讓讀者更有臨場感。

這就提到故事中出現的阿拉伯武術及猶太武術,故事中描述阿拉伯武術有如螳螂,事實上中國的螳螂拳就是自阿拉伯傳來演變而成的,為什麼阿拉伯人會打螳螂拳呢,這是因為阿拉伯人認為螳螂平時合攏雙臂的姿勢有如禱告,認為牠是聖潔的昆蟲,所以很崇拜螳螂的緣故。今日除了中國螳螂拳,阿拉伯武術本身也有流傳下來的門派,小說中的敘述就是參考其實際演練的動作。

而故事中敘述猶太人手持短棒,這是因為「異教徒」在伊斯蘭地區不可攜帶武器,但是猶太人四海經商,必須自衛,所以便以「不是武器」的拐杖或短木棒來作為防身用具。故事中猶太人的拳法,也是參考以色列現存流傳下來的武術。

講到此我覺得好像已經講很久了,就說時間差不多了,結果其實還有十幾分鐘的時間XD,台下聽眾大多蠻專注的,但丘光又請辜教授做些講評時,就有幾位離場了,不知道是不是以為我說完了,要繼續回書展衝殺的關係^^bb

辜教授說方才提到法國,他也肯定書中的敘述,補充說當時法國真正是糞水滿天飛,排水系統也相當糟,環境十分糟糕,教授也又說了許多其他書中的細節。會後,辜教授還自掏腰包加買了一本書(原本有贈書一本給教授),要送給經營書店的朋友幫我推廣,真是感謝教授的熱情啊^^

我們保留了一些時間來讓讀者發問,一開始我有點擔心發問時會不會冷場,不過我白擔心了,發問還蠻踴躍的。

有一位問我:棄醫從文時,會不會受到家庭及社會的壓力,又是如何做了這樣決定呢?

我答:這個過程中當然受到了不少壓力,不過,我引用大學時教授的話,他說,醫學上,有1/3的病,是醫不好的,有1/3的病,是不醫也會好的,醫生能著力之處只有中間1/3。但是,這1/3,也不是有很好的醫術就會有多大差別,因為人體的恢復能力是固定的,可是,若是犯了一個醫療疏失或錯誤,就往往造成不可彌補的影響,我覺得這樣的性質的工作,並不那麼適合我。

另一方面,會找醫師的自然是病人,所以醫師見到的人總是不開心的,因生病而不舒服的,我覺得這樣感覺很不好,我希望自己的事業是見到人開心的,好比寫作,寫得好,就是能讓讀者看得開心。考慮到這兩點,因此我決定做自己比較適合的工作,我說,我希望大家也都能找到自己合適的工作。說到此,台下起了一陣掌聲,讓我有點不好意思。

又一位問我:《明騎西行記》有沒有發行其他媒體如電影,電視連續劇,漫畫、動畫甚至電影版本的想法?

我答:當然,身為作者,能見到作品改編成其他媒體是最高興不過了。另外,上市後,許多讀者看完《明騎西行記》,也反應說很像在看一部電影,所以我想這部作品是很適合拍攝成電影的。但是去年底以來,因為出書的關係,接觸了一些電影界的導演,也了解了一些電影圈的困境,《明騎西行記》的古裝與大場面對國片來說,資金上實在是不可能,或許有機會的話,只能循「色‧戒」的方式,如果真的有這樣的機會,那我就太開心了。

目前比較可能的是改編為漫畫,因為我自己也是漫畫家的關係,所以若大塊文化有改編漫畫的計畫,應該會由我本人親自繪製或是至少監製。

我提到我對影視改編沒有特別的限制,不過唯一希望的就是,若有改編拍攝的機會時,葉華能真的由英國演員飾演,法蒂瑪若沒辦法真由庫德族演員飾演,也希望找到相近的民族,其他的話我就沒有特別要求。


接下來一位應該是DummyHistory的板友,問道:作者是PTT站DummyHistory板的板主,在《明騎西行記》出版後,下一部是不是會出版《甘碧的釣魚台》?

哇!當著大塊人員的面這樣問,應該是有提升甘碧的出版機會啦XDD,我回答:這要看大塊文化的意思。

當然,我自己是很樂見《甘碧的釣魚台》出版,不過這也是要《明騎西行記》銷售表現好,才有那個本錢和出版社提案,所以這就要靠大家牽成了。


丘光也自己問了一個問題,由於他很喜歡書中的鄭和,他問:請問是如何能創作出這樣的鄭和呢?

我答:其實書中很多對鄭和的敘述都是史實,包括他不是漢人,以及10歲時,遭反元起義軍俘虜並且遭到閹割,之後在燕王府受到重用,並且於實戰表現中,我們知道他有相當好的軍事統率才能。這樣能力強,又有著這樣過去的人物,會是什麼樣的人物呢?我在小說中就是依據這些實際的史料,去對鄭和做出推想,進而塑造出一位能力高強,行事高深,目光高遠的角色。

丘光說故事中鄭和是位反派角色,但我說其實並不見得,如果以漢人的角度來看,鄭和可能算是反派,但是以色目人的立場來看則不盡然,其實在書中,我有許多地方,是想鼓勵大家用多元的角度來看世界的。


最後丘光忍不住現寶,拉開了書後的長長一條鄭和古航海圖復原圖給讀者們看看,我也補充道,只要出現在中英人名對照表中的書中角色,全都是史實角色。

座談會很順利成功,也感謝各位到場捧場的朋友們^^

藍弋丰 發表於 2:26 PM | 靜態連結 | 迴響留言 | 引用列表 | 觀看 (1635)

星期六, 二月 21, 2009

英法百年戰爭中著名的「阿金谷」(或阿金考特)戰役,是百年戰爭中最重要的一役之一這場戰役也見於莎士比亞的《亨利五世》,並且拍成電影過,台灣的讀者可能對它比較不那麼熟悉,我打個比方,阿金谷戰役之於莎翁名作《亨利五世》,就相當於赤壁之戰之於羅貫中《三國演義》,這樣或許可以有點比較鮮明的印象。

《明騎西行記》中對阿金谷會戰的敘述大部分是依據史實資料,小部分因小說劇情需要所以做了一些加油添醋,就在此簡述整場戰役的過程,順便說明哪些部分是虛構的。

許多考據不嚴謹的電影常常為了視覺上的誇張,把古代戰爭描述成根本不是那回事,但是真實的古代戰爭實況,其實真的是出乎我們一般的想像,非常的有趣,尤其是本文中所講的阿金谷會戰更是戰史上的一絕,我想只能說「事實比小說更離奇」,所以我想當個「戰地記者」,忠實的把這些新奇的狀況傳達給所有讀者和板友。


《明騎西行記》中對阿金谷會戰的敘述大部分是依據史實資料,小部分因小說劇情需要所以做了一些加油添醋,就在此簡述整場戰役的過程,順便說明哪些部分是虛構的。

 

哈福勒城雖名為城,但其實只不過是個幾百人駐守的小要塞,亨利五世本來帶著一萬兩千人之眾的英格蘭部隊,原以為能一鼓而下,沒想到卻困在小要塞的深溝高壘之前,一直到動用了大砲轟城,才逼降了守軍,圍攻的這段期間,英格蘭軍死傷慘重,更加上水土不服,軍中許多人都生了重病。

得到這樣的情報後,法蘭西人判斷英格蘭王已經沒有發動攻擊的力量,只想急行軍回英格蘭的據點:加萊。法蘭西自然不會放過將自己送上門來的大敵一網打盡的機會,他們兵分兩路,分別由元帥,和法蘭西太保查理‧德伯領軍,夾擊英格蘭軍。

在哈福勒城被包圍的一個月中,太保已經召集了大量部隊,堵死英格蘭軍可能會前往的重要路口和渡口,使得英格蘭軍只得往索穆河上游兜個大圈子。元帥雖然一時追丟了英格蘭軍,但是也因此能抄直線,先抵達英格蘭軍前往加萊的必經之路,以逸待勞,他在一處名為阿金谷的村莊附近集攏部隊,太保也前來會合。...

在阿金谷聚集的騎士們,總共有兩三萬人之譜,再加上騎士的僕從們,大約有五萬人之多,晚上紮營時,有如一片繁星,好不熱鬧。


以上是敘述戰役之前的兩軍態勢,小說中,接下來主角宋慕(當然,他絕對是虛構的XD)會和元帥及幾位公爵有一段對話,其中,洛林公爵也在場,這是虛構的,史實上洛林公爵並未參戰(因此小說中後來他強調他不能在此戰死或被俘,因為理論上他沒有參戰)。

對話事件本身是虛構的,不過其中提到的各方意見不同則是真的,主要意見有三:

「元帥認為,這些英格蘭雜種,頂多只帶了七日份的口糧行軍,到現在應該早就吃完了,根本沒有與他們交戰的必要性,只要守在這裡按兵不動,過個三五天,亨利和他的那些死老百姓雜兵們──噢!我沒有在說你的意思──要不就餓死,要不就只能爬過來投降。」

「太保和元帥的意見不大相同,不過也類似,...他認為應該守著陣地不動,讓英格蘭人被迫發動攻擊,英格蘭人的騎士很少,部隊中大多是長弓手,短兵相接以後,弓箭會誤傷自己人而不能再使用,這樣我們就能發揮人數較多的優勢,包圍殲滅他們。」

「總之,『詩人』卻被一票子公爵伯爵搞得拿不定主意,那些傢伙只想抓俘虜好賺贖金,異口同聲的說要主動攻擊。」洛林公爵搖搖頭。

如小說中所說,雖然元帥與太保都有名義上的軍事統率權,但是真正具有統率權的卻是奧爾良公爵「詩人」查理,而他拿不定主意,這對後來戰事的發展有很不好的影響。

法軍的營地十分熱鬧,騎士們或多或少聽到情報了,他們正飲酒作樂,有的從那些隨營的「洗衣女工」──事實上就是妓女──裡頭拉了幾個女子來,有的正在賭博,還有幾個騎士正亂畫一輛馬車,說明天亨利五世成擒之後,要他坐在這輛馬車上遊街示眾。

上述法軍在戰前夜晚的這些驕兵行為也是史實。


宋慕一腳踏進鬆軟的地面,這塊雙方對峙著的空曠地才剛犁過...英格蘭軍似乎砍伐了不少樹木...他聽到有人接近,發出痛苦的聲音,原來是一個英格蘭士兵正在拉肚子...
「就我看,」宋慕說,「英格蘭部隊最多不出五六千人,而且情報沒錯,軍中的確流行痢疾。」

宋慕為法軍偵察的這段當然是虛構的,但英軍的確在戰前正狂拉肚子到不行,兵力也較出兵時減損的很嚴重,照理說應該必敗無疑。不過鬆軟的剛犛過的地面,和英軍伐樹削成的木樁,對次日的戰局有了重大的影響,尤其是小說中有寫到,由於半夜下了雨,使得戰場地面成為爛泥灘。


英格蘭部隊在空曠地的另一頭排成了一橫列,輕裝的長弓手擺在兩翼,遠遠看去總共約有五千人之數,而重裝騎士絕大多數沒有馬,排列在陣中央,大約僅有九百人。

這就是英軍當天全部的兵力,相當單薄。

 

法蘭西的騎士和爵爺們知道對手的軍力如此單薄,又更加瞧不起對方,整個早上,他們都忙著彼此卡位,爭執著誰該佔前列──好搶先抓到俘虜...
法蘭西軍...排成三道粗橫列,第一列的左右兩翼有著騎兵,中央則是下馬作戰的騎士步兵,第二列也由下馬作戰的騎士步兵組成,第三列則乘馬。宋慕的十字弓手原本被排列在第一列和第二列之間,不過當騎士們知道對手兵力如此貧弱,就對他們叫囂,要他們滾到後頭去,不要妨礙他們去贏得「騎士的榮耀」。

史實上熱那亞十字弓傭兵在開戰前就是這樣被趕到後頭去了,因而沒有發揮作用。


抬頭一看,只見英格蘭部隊已經前進到空曠地最窄之處,一齊向法蘭西軍放箭,一時數千支的羽箭飛上空中,好像一片烏雲,又有如成群的蝗蟲,然後像大雨似的落在騎士們的鐵甲上,發出持續不斷此起彼落的乒乒乓乓聲響,法蘭西軍在長弓射程的極限處,這些箭射過來時已經沒有殺傷力,只是嚇到了幾匹馬,但是對方射了一波,又射一波,原本已經毛躁不堪的法蘭西騎士們,被這樣一挑撥,馬上有人喊出:「狗雜種!」「給他們教訓!」然後就衝了出去。

在許多影視文學中,都會描寫箭雨有多大的殺傷力,甚至把弓箭曲射當成TOT在用,其實英軍這樣的曲射,殺傷力如小說中的敘述,幾乎為零,但是卻起了很重要的作用:挑撥。原本法方是採以逸待勞的戰略,可穩守必勝,若是要進攻,趁英軍尚未插好木樁時強襲或許還有贏的機會,但是他們卻選擇最遭的時間發動攻擊,而這完全是因為英軍的挑撥奏效。當法軍騎士衝出去,他們會如小說中所述,發現爛泥地嚴重影響他們的行動能力,馬腿一踩甚至會陷到小腿,然後就是接下來小說中所敘述的慘劇上演:

當騎士們頂著箭雨衝到將近英格蘭軍的隊列前時,對方長弓手往後退,他們才發現原來陣地上已經被插滿了往前傾斜、頂端削尖的木樁,間隔的距離可以容輕裝的長弓手進出,但是馬匹卻無法通過,木樁從兩旁的樹林處一直安插到中間,排成「八」字形,頂端的開口處列著一排少得可憐的英格蘭騎士。

當馬兒看到木樁的尖端時,就嚇得急停,或是掉轉馬頭,結果幾個騎士被摔了下來,後頭的騎士們為了閃躲突然掉頭或停住的友軍,也不得不急停或掉頭,於是整批騎士就極為愚蠢的在離弓箭手十分接近之處團團轉,英格蘭人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在這樣的距離內,特製的弓箭要射穿鐵甲是輕而易舉,密密麻麻的箭羽立刻招呼在這些亂竄著的騎士們身上,頃刻間就有無數人落馬。

有個騎士「砰」的一大聲,面朝下的在爛泥地上砸出一個大水花,沉重的盔甲和他的體重在濕地上壓出一個深坑,泥水很快灌了進來,他被鐵甲拖著往下沉,掙扎了幾次要爬起來,又跌進坑裡去,最後竟然就在那坑裡溺死了。其他落馬的騎士想爬起來作戰,但是沒有扈從在旁幫助,他們根本上不了馬,而即使想步行戰鬥,鐵甲鞋也讓他們在泥地上一步一滑跤的,眼看精銳的騎兵部隊就要全軍覆沒。

「衝啊!聖丹尼斯萬歲!」太保再也忍不住了,他指揮第一列步兵向前衝鋒,想解救呈現潰滅之勢的騎兵部隊。然而,步兵才走到一半就發現他們麻煩大了,方才的馬蹄亂踏,讓軟地上布滿了大大小小的凹坑,他們很快發現身上穿著的重甲讓自己寸步難行,鐵甲靴也讓他們一步一滑跤,而長弓手的羽箭更是毫不留情,好不容易闖過了泥地,眼前卻出現了第二道障礙,那就是先前倒在地上的友軍和馬匹...


但是在這樣的狀況下,法軍步行騎士還是奮勇衝到了英軍陣列之前(當然,是否如小說中由太保領軍就不得而知),當他們衝到木樁前時,如小說中所述:

...八字形排列的木樁讓他們很自然的往中間衝去,而他們也對長弓手不屑一顧,只想找騎士交手,有個人發現:「英格蘭狗王就在那裡!」於是所有人全往最中央擠去,等他們衝到英格蘭陣線之前,突然發現自己被隊友們擠得不能動彈了...英格蘭人故意騰出位置來讓他們鑽進去。法蘭西騎士們很快發現自己被團團包圍,而且被自己人擠得連揮劍都沒辦法,當前頭的戰友被擊倒在地,又成了障礙物,讓其他人進退不得,而兩翼的長弓手把事先插在地上的箭全都射上了他們身上。

接下來,第二列的奧爾良公爵「詩人」與布拉本公爵率軍進攻也遭到同樣的問題,

...而且他們和第一列好不容易徹退下來的人撞成一團,結果全擠在泥灘地上。英格蘭的長弓手已經連箭都射完了,於是拔出短刀、匕首,或是拿著伐木的短斧就加入戰鬥,他們身上什麼盔甲都沒有,原本,在這樣的裝備和武器落差之下,理當是長弓手遭到單方面的屠殺,但是現在重甲騎士們困在泥地上動彈不得,長弓手三兩個對付一個,從後頭把笨重的騎士扳倒,騎士一旦倒地,他們就用短刀刺入盔甲的隙縫,讓他們一刀斃命,或是遭受重傷。

戰況進行到此,小說中,阿金谷爵士因為先前聽宋慕說起「圍魏救趙」,所以發動鄉民去攻擊英軍大營,史實上宋慕當然是不存在的,但鄉民劫掠英軍大營則是屬實,並且引起了相當不好的後果:由於此時大多數爛泥灘上的法軍騎士雖已棄戰投降,第三列仍原封不動,戰俘人數也多到難以控制的危險狀況,亨利五世一見大營被燒,便下令屠殺戰俘,這造成了法軍最主要的死傷。

小說中當亨利五世回救大營時,宋慕與元帥等人在半途截擊他,這是虛構的,不過傷亡的結果則是符合史實(只是應該是發生在正面戰場上)。以下列出小說中有關的傷亡名單:

英方部分
小說中被亞蘭松公爵一戟戳死的是Edward of Norwich,為英方在此役中最慘重的傷亡之一,不過無從得知是否被亞蘭松公爵所殺
葛勞瑟公爵韓福瑞也在戰役中負傷(只是當然不是被宋慕射傷的)
傳說中亨利五世的王冠在激鬥中被打掉,無從得知史實是否如此(用鐵手套打落對手的畫面來自於電影)。

法方部分:
元帥被俘
太保查理‧德伯胸口中箭陣亡
勃艮地公爵「無畏者」約翰的二個弟弟菲利普、安東尼陣亡
洛林公爵「勇猛的」查理的弟弟腓特烈陣亡
亞蘭松公爵陣亡

 

藍弋丰 發表於 12:55 AM | 靜態連結 | 迴響留言 | 引用列表 | 觀看 (1895)

還是有一些缺點啦,譬如說我覺得鋼琴的部分水準有那麼點落差,硬體上到最後中間螢幕故障了,不過整體來說真的很棒。

中間有個小插曲,本來要一邊打吉他英雄,一邊演奏史密斯飛船的歌,結果主辦單位搞錯了以為台灣沒有吉他控制器(怎麼可能沒有...),讓玩家用手把玩,任何打過吉英的都知道,平時玩慣吉他,改用手把玩一定會很淒慘,所以只好換曲,這算是今天最大的意外,但是其實說真的,事先排練一下下就可以避免了,可惜啊!

 我覺得最棒的當然就是排來當壓軸的HALO了,一二代曲目依序演奏,搭配一二代畫面,雖然都看得很熟了還是整個感動,接著主持人比了三的手勢,HALO3!!!,HALO3組曲的最後還搭配FINISH THE FIGHT那片預告片的畫面與口白,真是棒極了,也剛好適合拿來當壓軸。

但安可曲才是最華麗的,安可曲開始之前,是慣例的請聽眾揮舞手上的有螢幕的可攜電子產品,一時現場有如群星綻放,然後主持人很熱血的宣布:安可曲...

公司是:史克威爾恩尼克斯

嘩!

作曲是:植松伸夫 

嘩!

遊戲是..........Final ...Fantasy.....

Seven! Seven!Seven! Seven!Seven! Seven!Seven! Seven!Seven! Seven!Seven! Seven!Seven! Seven!!!!! 

....Seven!!!!曲目是:片翼天使。

全場興奮到了極點,所以大家果然還是最懷念FF7的啊:p

一邊演奏,出乎意料的自舞台後發激射出煙火,而且爆炸節奏還與音樂相合,到後來還有相當多種特殊煙火,由於距離相當近,煙火看起來特大,非常賞心悅目,但是煙火的灰渣也落雨般的打在大家身上,這是瑟費羅斯發動隕石術啊XD,有應景XDD

以免費的演奏會來說,真的是太令人滿意了。

藍弋丰 發表於 12:36 AM | 靜態連結 | 迴響留言 | 引用列表 | 觀看 (1576)

<< < 1 2 3 4 [5] 6 > >>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