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七號電影小說》、《明騎西行記》作者部落格
星期三, 八月 19, 2009
莫拉克颱風造成的所謂「88風災」,災情最為慘重,讓人不忍的,媒體聳動的稱為「滅村」的小林村,有2位水土保持局培訓的「土石流防災專員」,在風雨交加的颱風夜晚,他們堅守崗位至最後一刻,發出多次警告,隨著觀測站一起滅頂,為守護村民做出最大的犧牲。

小林村民在滅村之前,曾經有最後的電話回報說當地淹水開始撤離,表示2位無名英雄的努力有所回報,但今日卻看到U-Paper報導2人傳達7次警告村民卻「不撤」,不論死者為大,這種歪曲事實的報導,對這2位英雄是多麼不敬! 更竟然以貶低罹難的小林村民來製造新聞,或許為了呼應先前總統因為搞不清楚狀況而發出的錯誤言論? 不論如何,這都是不可接受的。

而且,該位記者(以及我國總統先生和他所諮詢的幕僚與官員)犯了一個嚴重的無知錯誤。

所謂土石流的緊急疏散撤離,不是(該記者或我國總統或無知官員以為的)整村撤到山下,而是在村中的指定地點建立強固的「堡壘」,在其中有儲糧及飲水,因為土石流發生時,居民只有10分鐘的逃生時間,絕無可能撤退到山下,更別說是風強雨驟的颱風夜裡。

但是小林村此次並非毀於原先警戒的土石流潛勢溪流,而是遠超過預期的雨量引起走山及堰塞湖崩潰,先前的土石流疏散避難規劃無法避免這次大規模的災害,因為疏散撤離的預定地點小林國小,也在災難中全滅,亦即不論小林村村民來不來得及撤離,都無法逃過滅村的命運。

顯然有總統所諮詢的官員以為如果居民依照土石流疏散避難機制撤離就可以避免災情,總統本來就不會所有事都懂,因此才有相當多的官員和幕僚在協助他,但這些幕僚是怎麼回事,連依規定撤離是怎麼撤都不曉得,還讓總統放話侮辱災民,可說無知到可惡,會用這種人當幕僚,也難辭其咎。

那麼,這次災害是不是「政府都沒在做事」?

並不然,自921大地震後,山地地層鬆動,台灣土石流發生頻繁,是先前的10倍之多,但每次土石流的平均死亡人數,到2008年,從地震前的8人,降到了2人左右。

這是因為因應地震後預期土石流災害會大增,近年來,水土保持局對各土石流潛勢溪流地區有許多政策,包括住戶調查:製作清冊列出居民戶數與人數、建檔聯絡電話;召集村里長參加土石流防災專員訓練,協助監測與通報當地即時累積雨量,警戒發布後,如何協助居民疏散避難以及災情通報等。

由於水土保持局土石流觀測站全國僅14座,水土保持局需要防災專員的協助,除了村長,水土保持局也招募地居民,施予防救災訓練以及通訊設備、簡易雨量筒,以協助觀測雨量以及通報雨量至應變小組,以補足缺乏雨量觀測站地區的資料準確度。第一段提到的兩位防災專員屬之。

此外,為了確保通報管道的有效,水土保持局每年調查與確認「災情通報電話簿」:各鄉鎮、村里之緊急聯絡人通訊方式,以及各單位承辦人與代理人名單與聯絡方式、「保全對象清冊」:各土石流潛勢溪流區可能受災的居民戶籍、戶數與人數、「救災重機械待命點」:各村災害期間可調度之重機械數量與地點、「防救災物資存放點」:各村物資儲存點與種類、數量。

在很多村里並沒有照計畫完全執行,但也的確有很多村里有照辦法儲存物資,建立通聯方式,因此平安渡過災害,這個從國民黨政府(李登輝總統)做到民進黨政府,我想沒什麼好爭藍綠的,總之是做的不完全,但也不是沒做事。

只是,這些做事的官員,會不會繼「死者不會說話」而成為替罪羔羊的小林村村民之後,又成為「負責任」的對象呢?

希望不要。
藍弋丰 發表於 11:00 AM | 靜態連結 | 迴響留言 (9) | 引用列表 | 觀看 (3868)

星期四, 八月 13, 2009
這次風災中,政府顯現出「媒體救災」的窘態,這談起來有點政治化就先不提了,倒是,媒體沾沾自喜自己對救災「有功」,但一直以來,媒體新聞報導的亂象卻一點都沒有改善。

先從比較輕微的開始,今天看電視新聞時,看到山區路斷,在一片土石之中,為了能讓人員進出,挖土機(俗稱的「怪手」)一邊挖掘闢出便道,一邊以鏟斗將人員運上運下,現場記者竟不知道「鏟斗」怎麼稱呼,臨機反應,稱:「怪手用『挖土的地方』把人運上去...」

新聞報導要傳達正確的消息,記者不是只是個念台詞的,更何況如果連台詞都念成這樣,那不如請一個小學生來算了,現在的電視台別說已經不能要求記者有什麼專業或資歷,連「鏟斗」都不知為何物,這樣的媒體,難道不需要自我要求嗎?

再提到每逢災情必出現的畫面,記者在風中飄搖,一邊說這邊是禁止進入的危險區域...那你進去幹嘛?

或是明明是隨時會再崩落的危險地帶,記者卻爬上爬下,顯示自己很勇敢嗎?或是電視台覺得這樣比較有戲劇性?莫名其妙,要拍攝災情,在安全處用長鏡頭拍就好了,記者在車上旁白就好了,根本不用入鏡。

這次是這些電視台好狗運,試想,救災人員已經很吃緊了,記者又刻意犯險,如果出事,是不是又要別人來救?記者也是人,他們也有家人,媒體實在是應該要更有安全觀念才對。

這次媒體的許多第一手報導是彌補了政府中樞神經壞死的缺陷,但是,老問題一點都沒改,當災民被救出來,記者又圍上去,問:

「你爸爸是不是受重傷了?」看!人躺在擔架上,你就圍在旁邊,是不是受重傷,一眼看就知道,還用問?

「你是不是很累?」畫面正在拍背著老父下山的小弟弟又累又濕透的樣子,還用問?

當然,還有最經典的「你現在有什麼感覺?」

這問題的來源跟「鏟斗」問題一樣,記者不但缺乏專業,連最基本的常識都沒有,採訪時連一個有意義的問題都想不出來,如果想不出來的話,最起碼也可以不要問吧?國外的資深記者,發問都是切中要害,讓觀眾很快能得知狀況,不是這種鳥問題。

電視台如果為了節省成本,不願培植資深專業記者,那乾脆連菜鳥記者都不要派了,直接只有攝影機組去拍,不是更便宜嗎?又省得大家要聽那些無意義又惹人厭的問題。

媒體在沾沾自喜之餘,實在應該好好自我檢討一番。
藍弋丰 發表於 6:14 PM | 靜態連結 | 迴響留言 (2) | 引用列表 | 觀看 (1707)

星期四, 八月 6, 2009
PIXAR總是在挑戰觀眾的接受程度,從玩具到蟲到怪獸到魚,一開始做玩具是因為初期的3D技術總會看起來像塑膠,既然如此乾脆來做塑膠製的玩具吧!那不就剛好了嗎?

隨著技術的進步,PIXAR已經不用再迴避技術上的問題,而是積極挑戰技術上的問題,如「超人特攻隊」裡處理小倩的頭髮,於是第一次有了以人類為主角的電影,即「超人特攻隊」,從這片以後,PIXAR的挑戰越來越過份。

車子?車子當主角?沒想到竟然很好看。

什麼,這次是老鼠?老鼠當什麼主角...竟然又很好看!

機器人?這已經太超過啦...結果還是很好看T____T

做了一圈,這回PIXAR又回到以人類為主角了。

先來談這個「天外奇蹟」的片名,歷代中文片名與英文原名偏差都挺大,不過這部算是相差較大的一部(「瓦力」是難得沒有差別的一部XD),「天外奇蹟」英文只是「Up」...就是Up Up Up的Up,呃,我耍冷了...

那麼,就提到每次都會有的小短片,這回的小短片也是絕讚,那隻送子鳥還真是「使命必達」啊XD,飛得速可以找牠拍廣告囉^^b

總之,這是個...寡雷影評,所以就到此為止吧...

...不是我偷懶啦!「天外奇蹟」真的不要雷進去看比較感人喔!


故事性:90

嚴格的來說有兩段故事,一段是老爺爺的一生,這邊真的是處理的非常好,讓人對老爺爺的心情深有同感,一段才是預告片中開始的旅程,小男孩的故事則穿插於對話之中,主線故事其實進行的節奏緩緩的,有點悠哉,和PIXAR先前緊湊的步調有些不同,反派蠻虛的,但也不是重點就是了。

娛樂性:90

如同PIXAR一貫的幽默,有趣的是許多預告片看過n次的笑點還是很爆笑。

啟發性:90

可以說,這是一部探討人生目標的電影,結論說起來挺老調重彈,但是體會的過程仍是很棒的。

聲音及影像表現:92

PIXAR的技術已臻純熟,到「天外奇蹟」不再像前幾片一樣追求至高的技術表現,風格採略為簡化,卡通化的感覺,效果其實相當好,而鳥與狗的動作可稱一絕,聲音方面,我要特別為鳥叫聲加分,實在太可愛了。

總評(非平均):92

 





 
藍弋丰 發表於 3:26 AM | 靜態連結 | 迴響留言 | 引用列表 | 觀看 (4051)

星期天, 八月 2, 2009

因為小筆電用IE實在有點慢,在ivan的建議下我決定灌了Google的Chrome。

目前用到現在,大置還順利,幾點心得如下:

1.字體的顯示和一些顏色會有點怪,不過大體上不成問題

2.某些網頁有自動語系選擇的會出錯,譬如說,pixnet上的所有功能連結都變英文了

3.用注音輸入法打字時原本的浮動視窗不會出現,注音符號會直接打在網頁上,這個超不習慣的XD

4.但原本IE常發生叫不出標點鍵盤的狀況,在Chrome完全不會了

5.全螢幕時的使用性比IE差

6.不過本身比IE少了一個分頁列(合在視窗列上),以及狀態列浮動,因此也不是很需要全螢幕

7.ADOBE Flash要重新下載

8.我的最愛匯入會亂掉,不過有書籤管理員可以修正

9.真的快很多XDD

藍弋丰 發表於 4:03 AM | 靜態連結 | 迴響留言 (1) | 引用列表 | 觀看 (1948)

星期四, 七月 30, 2009

首先,這是一部改編自真實人事物的電影,不過,改編之處實在太多了,所以在此乾脆不討論史實,以下皆以電影中的角色及事件為準。

頭號公敵整部片的步調相當緩慢,對人物的取景,常常相當的近,甚至在最後一段落中,故意近到失焦,許多場景都有意手持搖晃攝影機,加上不時聚焦於黑白照片、影片上,以及影片本身會黑白化以取得某種記錄片的氣氛,使整個影片有種霧濛濛的效果。

劇情的展開也是,一開始,我們看到強尼戴普沒頭沒腦的被押進監獄,雖然之後整片的劇情與後續對話中會告訴觀眾前因後果,但其實留了相當多的空白,這部片並無意交代約翰迪林傑怎麼掘起,只是描述他從巔峰到終結的這段歷程。

或許可以說這部電影的主題是追求自由,在全球金融風暴的現在,看見大蕭條時代的故事或許特別有感觸,約翰迪林傑之所以成為英雄般的人物,也是源於那個時代背景,當大多數人失業,而富裕階級卻在通貨緊縮中過更好的生活(物價下跌了),他們鄙視低下階層,而多數人只能默默忍受,並如同女主角一樣,因為身穿三美元的洋裝被瞧不起,日復一日的掛大衣過著苟延殘喘的日子,約翰迪林傑大膽衝撞體制,搶劫銀行,一再脫逃,但不傷害一般人的「劫富」形象,讓苦難的大眾彷彿看到了一絲自由的希望,好像自己也能如他一樣神乎其技的從苦難中脫身。

但即使是藝高膽大約翰迪林傑,也只是在越來越狹窄的空間中奮力求生,責備他不考慮明天太過嚴厲,實在是他無法考慮的關係,於是今朝有酒今朝醉。

在一開始,約翰假入獄真劫囚的過程,因有同伴節外生枝,導致約翰所尊敬的老同伴華特中槍死去,這已經預告了約翰迪林傑將走向下坡,在往後的劇情中,約翰與最心腹的夥伴紅毛,不斷重覆華特曾經告訴過他們的至理名言,這位一出場就領便當的角色華特,實為他們的精神導師。

警調專案小組若陣亡一位弟兄,很快可以補上一個,約翰迪林傑則否,當他的同伴逐漸損失,他被迫依賴不可靠的同伴,最後只剩孤身一人,「華特說,絕望的時候不要犯案。」「但華特忘記了,絕望的時候,別無選擇。」

約翰迪林傑能橫行天下,是有其背景因素的,黑幫組織為他們洗錢,也因此提供醫生、藏身處等等「後勤補給」,但是,當黑幫組織發現更文明,更有賺頭的生意,銀行搶匪對他們來說變成是妨礙,被斷絕了所有「後勤補給」的銀行大盜成了甕中鱉。

最後的自由只剩下錢,約翰迪林傑最後的計畫是,幹下一大票火車劫案,然後逃到遙遠的異國去。

或許他自己也覺得這太不切實際了?片中最後,約翰迪林傑竟大膽的闖入聯邦調查局專案小組辦公室,他是否看到了當晚圍捕他的計畫呢?

或許是有,在觀看警匪電影時,他微笑了,或許約翰迪林傑有意讓警方擊斃他,心知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所以對照著電影台詞時,讓他會心的笑了。選擇自己的死所,那才是符合他的生活方式,轟轟烈烈的活著,轟轟烈烈的死去,如果不是照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過活,那麼,就不是真的自由,遠走高飛,大概從來都不是他的選項吧。

(註:貝爾所飾演的警探,事後因「功高震主」遭胡佛逼迫,因而辭職,在片末說是自殺死亡,但一說是清槍意外,並非自殺。)

 

故事性:86

嚴格來說劇情相當鬆散,不過這是為了鋪陳那股迷濛的氣氛,故事本身並不複雜,就是約翰迪林傑逐漸窮途末路,但重要的是過程中心境的轉折與氣氛的營造,結果並不是最重要。

娛樂性:60

是一部相當沉重的片子,搞笑是幾乎沒有的,大場面方面,片中槍戰交火規模都不大,也沒有娛樂片愛用的爆破鏡頭。

啟發性:90

看完這部片,會有很多說不出的感覺。

聲音及影像表現:88

強尼戴普的演技真是如臻化境,看他飆戲相當過癮,「蝙蝠俠」的角色天生呆板,非戰之罪,女主角戲份其實並沒有很多,但表現相當搶眼。本片使用了一些特別的手法,如大量的近拍與手持搖晃鏡頭,如果不習慣的話,會有點不適應。


總評(非平均):90

 

藍弋丰 發表於 6:27 PM | 靜態連結 | 迴響留言 (1) | 引用列表 | 觀看 (4966)

星期三, 七月 29, 2009

其實輕小說是個舶來名詞,源自東洋改造英語(和製英語)「Light Novel」(以片假名寫之)。

「Light Novel」的定義是 : 一種以青少年及年輕讀者為主要目標讀者群的小說。

其實原本這類小說在日本叫「Junior Novel」(以片假名寫之)。在歐美,有更貼切的名詞叫「Young Adult Novel/Fiction ; YA」,但是日本的「Adult」這個字已經被拿來專指色情產品了,因此不能用YA,只好用「Junior Novel」。

這樣一來又出了問題,因為原本歐美「Junior Novel」指的是比較教育性質的書,顯然跟日本「Junior Novel」所指的小說有差別,於是,在1990年,日本電腦通信NIFTY-Serve編輯部開始發明了「Light Novel」這個詞取代之。

在這種定義下,日本甚至有少數人把《里見八犬傳》和《源氏物語》都算成輕小說,如果到這種程度,簡直無所不輕小說,當然這個擴張定義是不被多數人接受的。

在日本,目前一般通說是,要怎麼說一部小說是輕小說,其實是作者本身,出版社的書系,以及讀者,都有一個主動的意識將這本小說歸為輕小說而與其他大眾小說區別開來者,就叫輕小說。

這裡出現一個問題,同一個作品,如果投稿非輕小說書系,就不是輕小說,但如果投稿輕小說書系,就是輕小說,這種狀況是完全可能的,如果你有機會逛逛日本書店,你會發現很多主流大眾小說,和某本輕小說的題材故事文筆都相近,之所以一個是正規小說,一個是輕小說,完全只是因為後者出在輕小說文庫裡,封面畫了美少女。

也就是說,在日本的狀況,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是輕小說。

在這種狀況下,其實日本輕小說根本不能成為一種文學分類,基本上無法討論。


那麼,輕小說是否在日本很受歡迎,甚至導致文學界的批評呢?

這是並沒有的。

2007年,日本出版市場總額達2兆日圓(註:已經比往年萎縮了相當多),其中,輕小說只佔400億日圓而已,也就是說,只佔1/50,這樣微乎其微的影響力,是不足以引起文學界的注意甚至攻擊的。

被批評的主要目標,其實是手機小說,日本文界對手機小說的批判才是兇狠無比,連「手機小說想滅亡日本文學嗎?」這樣的批評都有喔!

不過,看過日本手機小說以後,我...十分同意那些LKK的看法XD

日本去年銷售排行前10大作品中,有6部是手機小說,而日本手機小說是啥樣...嗯,皇冠有引進《戀空》,不怕死的可以去看看XDD

藍弋丰 發表於 11:05 PM | 靜態連結 | 迴響留言 | 引用列表 | 觀看 (2484)

星期天, 七月 26, 2009

嚴格來說,《馬皇降臨》是一本非正式的出版品,但是作者團隊已經談妥書店通路,這是這本書遠勝其他地下出版品之處,也可從這點看出主事者的企圖心與視野之高。

書的本身實在沒話說,內頁的完稿度極高,封面具有強大震撼力,可以發現,封面繪者與內頁並非同一人,封面由同人界的老手大蛇丸(改名人蛇丸)繪製,而內頁則是作者韋宗成的手筆,這點再度看出主事者的巧思,一般而言,擅長彩稿者往往較不擅黑白線稿,反之亦同,但一般漫畫創作者喜愛單打獨鬥,結果往往不是封面差強人意,就是內頁不行,《馬皇降臨》卻以合作的方式避開了這個問題,封面與內頁均為極品佳作。

題材的選擇上實在聰明,台灣人就是整天泡政治,沒什麼比政治更有話題性了,而一部能突破現狀的作品就是需要話題性,但是,政治諷刺漫畫稍一不慎就會流於偏頗或低俗,要做到「戲而不謔」是一門藝術。

只能說,韋宗成實在是將這門藝術掌握的恰到好處,成功絕非偶然。

雖然如此,還是出現了以下的評論:
http://www.yuyen.tw/2009/07/blog-post_25.html

漫畫其實並不只是表面的圖像這樣膚淺的,這本書需要多用點心來看哩!


書本品質:99
封面及內頁的作畫與印刷都相當完美。

編譯品質:90
沒有很仔細挑不過未特別發現錯別字。

新奇與知識性:60
其實本書夾藏許多認真的考據,不過有點隱誨,要此道中人才能看得出來。

趣味性:100
笑點源源不絕,看完很難不下巴酸又腹痛也。

思考與啟發性:96
只是戲而不謔嗎?不,本書的很多表現方式,都是在暗示讀者做進一步的思考。

實用性:50
雖然沒有教什麼立即有用的知識技術,拿來當話題絕對不錯。

易讀性:90
分鏡非常流暢,用語上雖有些小眾用語,但也沒什麼障礙。

耐讀性:90
每看一次就再笑一次。


總評價(非平均):100

藍弋丰 發表於 11:41 PM | 靜態連結 | 迴響留言 | 引用列表 | 觀看 (4344)

星期四, 七月 23, 2009

先岔個題。

話說,有很多人對這一集的打鬥畫面過少感到失望,等等!打鬥畫面?各位從哈利波特一看到六的同志們,你們會期待哈利波特的打鬥畫面?@______@

讓我來回想一下....

第一集,哈利用手去抹奎若的臉,就...就把他抹爆了....噢

第二集,本來書裡面是很帥的高錐客寶劍,哈利拿起來像牙籤在幫蛇抓癢,然後大概因為蛇有牙周病的關係,哈利很輕鬆的幫牠拔牙....口奧

第三集,沒啥像樣的打鬥,我只記得過場中被樹捏爆的鳥和砍南瓜....

第四集,哈利跟那隻龍...不如剪掉多給佛地魔一些畫面吧

第五集,噢,不,不要,拜託不要,我不想回想起來,快,這集回想完就沒了,噢....

黑壓壓的,一堆玻璃球碎片,然後,本來羅琳寫一堆紅光綠光已經夠糟,電影竟然還能拍得更糟,一堆黑霧白霧,導演是嗑藥了嗎?XD,第五集簡直是一場大災難,我都特意忘記的說...

哈利波特的魔法對決已經被前五集定型為第三人稱魔棒射擊遊戲+黑霧亂飄,說真的我一點都不期待,打鬥場面還是少點吧,BTW,第六集中幾個場面做的相當不錯,有洗雪第五集的恥辱。

言歸正傳。

哈利波特每集電影都會有的原罪,就是小說內容無法全數塞進電影,因此要做一些取捨,這樣一來,會造成部份劇情非書迷看不懂的結果。

第六集也難免如此,不過,我認為幾個主要的重點都有掌握到。

一是消失的櫥櫃,劇中最後鄧不利多清楚的解釋萬應室與家具店內兩個櫥櫃的關係,而跩哥先前以蘋果、小鳥做了多次實驗,和哈利與榮恩爸的對話中,也暗示與明示其作用。

另一方面,特別帶到一幕食死人想闖入霍格華茲被震開,表示他們必須想特別的辦法侵入,以及哈利與金妮段中黑鳥飛出明確表示跩哥的實驗成功,和最後食死人從櫥櫃中出來,這些段落,我認為已經可以清楚交代跩哥的任務及消失的櫥櫃作用為何。

再者是片名「混血王子」,其實小說第六集之中,混血王子的真實身份與故事主線關聯較小,而是對石內卜這個重要角色做背景敘述的加強,因此電影將相關內容只做「最小收錄」,我是覺得還算可接受。

在電影中,有帶到哈利使用學自混血王子筆記的澌淌三步殺對付跩哥,被石內卜看見,因此石內卜自然知道哈利拿到了他的筆記,才會在最後告訴他:「我就是混血王子。」

雖然因為沒有小說中對混血王子背景的更深描寫,讓這句話薄弱了不少,但就以看懂來說,我想應該是沒問題的。

比較有問題的我想是分靈體的部分,電影中對分靈體的敘述真是少得可憐,我想這搞不好得第七集補述。

但有捨就有得,第六集把主要的劇情聚焦回幾位年輕角色上,而他們的校園純愛真的是...超爆笑的啦!

真的,全場都一直笑個不停啊!

個人覺得最爆笑的有幾幕,首先是聽到有愛情魔藥,女孩子都...

文妲跟榮恩的黏巴達,真的是每出場必有笑XD

榮恩看到金妮跟丁約會,妙麗:他們只是牽手而已,下一幕...XD

哈利對魁地奇怯場的榮恩對症下藥,投以安慰劑....XD

然後因此從第一集就只能耍峱的榮恩,終於在第六集耍帥了,超白癡啊XD
(他上一次耍帥是在第一集下棋時很帥的說要犧牲自己,然後就被打爆XD)

預告片中的,妙麗:她喜歡你只是因為你是被選中的人,哈利:我是啊...XD

妙麗:你一定選一個符合身份的女伴,哈利:我會選個最聰明漂亮的
...一臉迷糊奇裝異服的露娜XD,正歸正,畫面整個還是很智障啊,全場一直在笑XD

才剛耍帥完,榮恩又因為貪吃,中了愛情魔藥,整個超沒形象啦XD

最經典,榮恩昏迷在醫院,文妲:我是她的女朋友,妙麗:我是他的....朋友
正當妙麗氣勢輸了很多截,榮恩突然喊了:......妙...妙麗
文妲的表情真經典XD

然而,到末段,劇情陷入哀悽悲傷,與前半形成強烈反差,我認為導演將這樣的對比作用應用的相當好。


故事性:80

改編自《哈利波特:混血王子的背叛》,這是全系列劇情轉折最大,揭露故事核心最多的一集,雖然因為電影長度限制做了修改與部分放棄,整體故事性不論在正邪交手,或是友情愛情部分,都相當精采,可惜許多伏筆都是為了第七集而設,非書迷可能會有些不解。

娛樂性:96

前半段全場笑聲不絕,幾位年輕演員的搞笑表現滿點,在大場面方面,預告中的倫敦千禧橋倒塌其實有點多餘,不過鄧不利多的漫天火雲,氣勢磅礡,是全片最亮眼的一幕。

啟發性:80

羅琳的原作有相當多值得思考的地方,電影也繼承了這些優點,可惜改編總會損失一些,倒是談情說愛部分鄧不利多有句話蠻啟發:「年輕真好,可以感受到愛的痛苦」XD。

聲音及影像表現:98

可以注意到這一集導演的運鏡及取景極為優美,片末哈利說:「真矛盾,我從來不知道這個地方這麼漂亮。」感同身受啊!霍格華茲被拍得真是絕美,尤其是鄧不利多最後殞命之處,居高臨下的美感完全掌握到,而預告片中的海浪也是,連火車劃過大地的景緻都抓得有如國家地理頻道般的動人。

而演員的表現也相當好,石內卜等人由戲精飾演就不用說,年輕演員中,最值得注意的是跩哥,而妙麗雖然演技老樣子,但是真‧的‧超‧級‧正XD,金妮出落的比哈利還高了,雖然不算絕世美女,但比起前幾集的確是好看的多,露娜這集戲份不多但超搶眼,那個獅子頭套是怎樣?XD

至於文妲與榮恩則很辛苦的在犧牲形象。最重要的是前幾集一直搞的好像老頑童的鄧不利多,這集終於有了鄧不利多的樣子了,可喜可賀(但是卻死了XD)。

音聲部分則是沒話說,老演員們的口條精練,年輕演員們也相當自然,哈利波特系列的背景音樂一向絕佳。

整體來說沒什麼好挑剔之處,難怪會被譽為最好的一集。

總評(非平均):98

 

藍弋丰 發表於 2:52 AM | 靜態連結 | 迴響留言 | 引用列表 | 觀看 (3181)

到學校演講,或是被介紹認識新朋友時,人們總是說:「這就是海角七號小說的作者喔!」,有趣的是,電影板以外,書板及其他板面上,大概比較多板友知道我是《明騎西行記》作者,而比較少知道《海角七號電影小說》,因為「海角七號」電影紅了以後是非多,也就不願提太多了。

再過三天(7/25),《海角七號電影小說》簡體版就要於對岸發行,前陣子,「海角七號」也在有線頻道上播出了,該是可以談談這本作品的時候。雖然《海角》的版稅是完全捐出(包括簡體及未來的外文版權),做為「賽德克巴萊」拍攝經費,所以銷售如何與我的收入無關,但是自己的作品就像親生孩子一樣,老是提《明騎》冷落了它,心裡總是過意不去。

既然標題是簡體版,那麼自然得先聊聊簡體版,其實我對簡體版的發行可說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眾所周知,「海角七號」是一部相當具有台灣主體性的電影,更牽涉到對岸最敏感的日本題材,電影小說自然也是如此,而小說中又有不少台語文字,實在很好奇《海角》簡體版上市後的反應。

我已經收到第一個對岸讀者的反應...也就是重慶出版社方面的負責人員啦...她說,相當喜歡小說,甚至覺得比電影本身還好(...不敢當XD)。看來,或許我太杞人憂天了?無論如何,若是板上有對岸朋友,或是有板友親朋好友在對岸工作,還請多多支持簡體版,(當然,台灣的繁體版也請更多多支持XD)。


每當談到《海角七號電影小說》,對方總是要問:「電影小說與電影有什麼差別?」

以作者的立場,電影小說可以說是最難寫的小說,如果寫得與電影太過一致,那麼讀者會認為「看電影就好了,還出書幹嘛」,但若寫的與電影落差太大,那麼讀者會認為不忠於原作,甚至因為沒看到名場面或名台詞而失望。其中的分寸相當難拿捏。

我怎麼成為改編作者的故事,參見電影板或我的blog,就不多說,總之,一開始,身為「海角七號」頭號粉絲能為「海角七號」寫小說簡直樂歪了,不過冷靜下來,我就知道麻煩大了,因為我相當明白電影小說的難寫之處,而「海角」更會是難寫中的難寫。

不過我也有其他電影小說作者沒有的優勢,「海角」的主要角色,都有背後的一段故事,這些故事在拍攝時是做為讓演員更了解角色的背景資料使用,並未在電影中完全敘述,當然一方面也是片長及敘事結構上的取捨,總之,我有相當多的創作素材。

另一方面,我在電影板提過,「海角」是部高資訊量的電影,魏導很清楚環境限制下,不可能與歐美的高級牛排在材料上比拼,所以他端出了一大串讓你吃的很滿足的流水席,辦法就是在電影中塞進大量資訊,每一幕切換的很快,且前景背景都有多重訊息可以看。

例如馬拉桑一出場只大叫一聲「馬拉桑」,其實就帶出了非常多的訊息,如果熟悉業務員的生態,當下就能明白馬拉桑大概是什麼樣的人,可能發生過什麼樣的事;阿嘉一開始砸吉他也是如此。但反之,這樣的處理方式,也會讓部分觀眾一頭霧水,因而有太零碎、交代不清的抱怨。

這些空白處就是小說可以發揮文字媒界長處的空間。

而我在創作時,也著重在帶出歷史背景,由於我們這一代離二戰已經太遙遠,對戰後的情況並不清楚,因此許多朋友常對電影中60年前的劇情發生疑問,我自己就常常在電影板上幫人解答,因此,我相信,如果能闡述戰後的時代背景,將能幫助許多讀者更了解為什麼魏導說那七封信是「最美的思念」。

在小說中,這個追尋歷史的重責大任交給了發現父親的信的女兒,她在電影中只在片末有聲音,但她在整個故事中,是個相當關鍵的人物,正因為她發現了信,寄來台灣,才引起了整個故事。在小說中,有一整個故事線以她為主,敘述她對父親的過去展開的一場追尋之旅,也同時帶領著我們追尋戰後的時代。

從創作初期開始,責編與我都一致認為,電影小說應該不是只為了影迷而存在,而是也要為了沒看過電影的人而寫,才能把「海角」的感動傳達給更多人。

因此,在全書的結構上,我做了一個漸合式設計,也就是說,在一開始,小說會與電影相差較大,描寫電影中未提到的前傳故事、日本女兒的故事,以及與電影不同視點,隨著故事進行,小說會漸漸貼近電影,在最後一幕融合為一。

討論過程中,魏德聖導演曾表示,他認為「海角」的故事說到電影的結束之處是最好的,我也深有同感,因此結束於與電影相同之處,只加上一點點前後呼應的餘韻,這就不說破,留待閱讀欣賞。

也就是說,小說並沒有寫出整個故事的後續發展,譬如阿嘉到底會不會出道,他跟友子分隔兩地要怎麼交往等,如果想看這些的讀者,要說聲抱歉讓你們失望了,但是,我真心認為留白的結局更美一點。

我看到有截然不同的觀眾讀者回應,有的認為前半部很精彩,但不喜歡後半部跟電影雷同,有的則認為前半部描寫太多電影以外的情節,閱讀時總要特別去放入電影畫面,恐怕無法獨立於電影之外獨立存在。

有一則批評就比較尷尬了,寫道:「網路上有分析阿嘉與友子愛情進展相當好的文章,小說中卻沒有參考...」這...其實,寫該篇文章的就是我本人啊,怎麼可能沒有參考^^b或許是寫分析文章是條列式,旁觀者清的角度所以比較明白,小說中畢竟是以男女主角的角度,所以比較隱晦的關係吧?

不論如何,這些批評都有所憑據,我想我在個漸合式設計的掌握上還需要更加強,不過,我也看到不少好評,並且,我曾特別請教多位尚未看過「海角七號」的長輩,他們在閱讀上完全沒有障礙,而且覺得相當好看,所以我想,尚未看過「海角七號」電影的朋友,可以試試這本書。

而已經看過「海角七號」電影的朋友,也強烈建議看看這本書,不論你喜不喜歡這部電影,我相信看過電影小說後都會有新的體會。

我常在書店看到有人在說:「啊電影都看過啦,不用再看書啦!」

一般電影改編小說給人的印象並不好,但是,這一本請翻翻看吧!

這是我第一本電影小說,也有可能是最後一本(往後創作以自己的作品為主,接寫電影小說的機會應該不大),能為指標性的「海角七號」撰寫改編電影小說,至今我仍覺得相當榮幸,而能夠讓台灣作品多一本登上對岸,也與有榮焉,在此將這個喜悅與大家分享。

(P.S. 更高興的是當初毫不猶豫的決定捐出版稅,「賽德克巴萊」順利開拍,可以阿Q的說我也有一分力在裡頭^^)

(P.S.2. 本篇文章如需轉貼,可自便^^)

藍弋丰 發表於 12:14 AM | 靜態連結 | 迴響留言 | 引用列表 | 觀看 (3077)

星期天, 七月 19, 2009

話說之所以知道《道士下山》這本書,是因為大塊在封面設計上會使用到《明騎西行記》中的復原圖,跟我告知,所以在出版前就曉得有這本武俠小說。

本來想發表一些想法,看到PTT書板上sarabande的推荐文章,自覺不可能寫得更好,就打消念頭,不過一位也在大塊的朋友說:《明騎》也是有點武俠啊!武俠已經沉寂了很久了,好書就
應該推一推,把市場做起來嘛!

我回道:你說的很有道理,它是好書,雖然我覺得它跟《明騎西行記》其實沒有互相拉抬的效應在,但我也不會因為這樣就避嫌不推,好書就是好書。只是,PTT上面已經有很棒的推荐文啦,我自認為不可能寫的比它更好,所以就不用錦上添花啦!

對方說:推薦總是不嫌少啊...

...好吧^^b


先離題一下,說到武俠小說就不得不談起金庸,我當年是怎麼開始看金庸的呢?其實是我的國中國文老師,在她導師班上沒收了一本《倚天屠龍記》,我去她辦公室的時候,她剛好擺在桌上,人又剛好不在,於是就拿起來看啦...一看下去,接下來幾年都過著到處找金庸的日子XD

當年國中生可是人人都看金庸,而金庸的文字,就拿來和我的《明騎》或這本《道士》相比好了,其實都顯得文言,國中生既然都能看金庸,誰說他們程度一定差呢?都說「看金庸學中文」,看了程度不好也變好了。

所以國中生若真的程度差,是現在的作品要負點責任。

而且國中生有100萬人,最近賣的最好的書是暮光之城,單本總銷售也才十幾萬本,現在的市場規模才這樣而已(金庸可是百萬本,再加上被禁時代的盜版流通,有幾百萬)說國中生"都"在看某種書也太言過其實,合理的想法是書不夠好看,沒有金庸這樣的書使得大多數國中生"都"不看小說,這才是正確的說法。

金庸在他的最後幾部作品中「起樓又拆樓」,幾乎已經把武俠小說的中心思想變化的可能性一網打盡,因此金庸成就了其經典地位,但是反過來說,也就是後人已經不可能再做大幅度的超越,甚至連金老本人都做不到。

(別說超越了,要跟上都很難XD,有位家長買了《明騎》給國中的女兒看,小女孩沒幾天
就看完了,他轉述她的反應說:「好看,但金庸比較好看。」...^^bb)

對讀者來說,已經有了金庸,就不需別的武俠小說了,於是武俠小說必然走向衰退,後人如果要再創新高峰,只能走與金庸不同的路線,但是近年來想振興武俠小說的作者反而較多執著在走金庸的路線(因為之前最成功),因此沒能開創新局。

《道士下山》算是成功的另闢新局,但是,我覺得《道士》其實有著濃濃的「武俠時代的結束」的感覺...「啊!收尾收的真好,或許後再無來者了吧!」。

看慣金庸小說,再看《道士》,會有種「怎麼內力跟術法鬼魂混在一起」的感覺,金老對武俠小說做了完整的去玄怪化工程,不過,回顧武俠小說的鼻祖《蜀山劍俠》,就會發現原來武俠小說就是與聊齋誌異般的玄怪幻想融合為一的,《道士下山》只不過恢復了這樣的原始傳統,可以說,它是一部相當復古的武俠小說。

但是它的時代卻選擇在民初,我先前認為,《鹿鼎記》是「武俠時代的結束」,不只是因為它是金老封筆之作,也因為金老在其中把武俠的中心思想做了完全的顛覆,不只是韋小寶本身武功不怎樣,全書中也沒有半個「東邪西毒」等級的真正高手,而金老之所以選擇盛清來劃下武俠的句點是有原因的,在歷史上,到清末,自太平天國以後,部隊開始大量裝備火器,武俠的幻想空間也失去了。

《道士》一書顯然推翻了我的說法,把武俠的結束往後延長到民國初年,實在是了不起的成就。但反過來說,這把《鹿鼎記》之後的殘餘空間也填補起來了,在時代的最後出現復古的小說,有種「真的結束了」的感嘆。

《道士下山》的作者曾言:「太極拳與拳擊不同。拳擊是兩人功夫相差很大,打起來卻顯得差別不大,水平再懸殊也能勉強打滿十二回合。太極拳則是兩人功夫只差一點,比武時卻是天壤之別。太極拳比武都是一拳斃命,不可能糾纏。」

對這邊做一些補充,其實不只是太極拳,所有的實戰武術都是如此的,拳擊是一種「運動」,有嚴格的規範避免選手喪命或受到不可恢復的重傷,並非實戰武術,所以兩者是完全不同的。

而現在的武術比賽也是如此,而電影上的武打,是以美觀與安全為先,並不在於呈現真正的武術對決,可以說是一種表演藝術。而金老的過個幾百招更是不可能,各國的所有實戰武術高手,過招時都是一兩招就分出勝負。

因為,若是在真正的實戰中,一出手沒有讓對手失能,自己就會喪命,是沒有閃失的空間的,完全就像《道士》作者所言。

這點我在《明騎》中也是一樣的處理方式,這是希望打破影視文學帶來的迷思,重建武術的真實樣貌,我非常讚賞《道士》所做的努力,我相信作者對詠春拳的了解一定對他的這個創作方向有很大的助益,因為詠春拳就是一套接近實戰的拳法。

電影《葉問》中,葉問擊倒敵人後跨坐其上猛擊,有觀眾批評怎麼動作這麼醜,其實實戰中就是這樣,要確定對手死透不會再爬起來攻擊,出手快速確實,不會管美觀,詠春拳的這一套路很明白的體現了這個精神。

我從親身的經驗中,很明白要與武俠的慣性挑戰是件多辛苦的事,想必《道士》亦同。

很多作者會選擇隨波逐流,等而下之者甚至連金老苦心維持的表面合理性都不顧,直接進入荒誕夢囈般的領域,或許那樣寫來又快又輕鬆,但我相信紮實的武學知識所能創造出的感動更勝一籌,堅持這樣的方向,最終,對讀者和對作者本身都會有更多助益。


最後我想來談談作者本身,如果有閒暇的話,可以看看《道士下山》作者的自序,他講來委婉,但不得志的孤獨情懷是顯而可見,但他說,即使如此,他仍然會筆耕不輟,這不是因為他想紅,或想靠寫書賺什麼錢,而是因為他從這麼豐富的文化學養中,有了一套思想...或許不只一套,想寫出來,與讀者分享。

JK羅琳當初也是在腦海中構成了一個故事後,很想把它寫出來,所以才有了哈利波特,值得一提的是,從哈利波特之中,可以發現羅琳對西方的傳說與文化有著深入了解,將之融入於小說之中,這點與《道士下山》有異曲同工之妙。

大凡小說其實也就是作者以本身的知識經驗與想法去和讀者交流,從故事中我們可以吸收到自己沒接觸過的經歷,即便是武俠或是其他非現實類型的小說也是如此,因此,在幻想的空間中,對人性的描述仍是真實的。

也因此,若是作者只是空泛的胡思亂想,從一開始就沒有什麼想法在內,只是弄的好像有些什麼,那麼讀者或許最初會受騙,但看多了就會察覺裡頭空無一物。

對作者來說,出版也理當是一種思想的交流,這點不分所謂「學院派」或大眾文學皆然。其實對大眾文學更是如此,因為「學院派」或許還可追求別的價值,包括新型態的試驗等等,但對大眾文學來說,與讀者交流就是一切。

所以,如果從根本上就放棄與讀者交流,只想唬弄讀者,在最快的速度裡拼湊出一些東西來,裡頭根本沒有靈魂,只求多一本書可以在同一小群讀者裡多榨一點版稅出來...如果真的很賣的話,久久寫一本就好了...萬一書不賣了以後,那靠著繼續打腫臉充胖子,以取得演講費與通告費收入,那又如何?

如果根本想的是錢的話,何必當作者,炒股票不是更輕鬆嗎? (作者也有"投資風險")

從《道士》作者自序中,我看到了他淡泊於名利,只是害怕作品無法跟多數人分享,可說是一個真正的文人與俠士,與作品互相輝映,這點我還做不到呢!我總是還希望多少有點版稅收入的。

他將豐富的文化及武學見識,濃縮其精華,只編織在一部小說中,而不是隨便想到了什麼沒有根基的東西就稱之為點子,這是《道士》之所以讓人驚豔的原因,雖然我與他在中國/世界的取向上不同,但是對他的創作,仍然由衷感到敬佩。

藍弋丰 發表於 2:16 PM | 靜態連結 | 迴響留言 | 引用列表 | 觀看 (3430)

<< < 1 [2] 3 4 5 6 > >>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