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做自己生活的導演……
星期四, 四月 8, 2010

我们都想拥有一个悠闲的假期

这个清明节回家扫墓,本想应该很悠闲,没想到却更忙了。悠闲下来,就讲讲清明当天的经历吧。这一天的经历告诉我,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可以为我们提供新闻线索。

当天上午10点30分左右,我在陵园里扫墓。突然,接到一个哥们(a police)的电话,他跟我说:“附一医院发生劫持人质事件,杨所刚到现场。”

给我打电话的这个哥们接到线索后,也正往现场赶。跟我说了一两句话之后,他便把电话挂了。看样子,很紧急!

郁闷啊,我在泉州,怎么办?

当时,我立马把线索转给俺的头头,德哥。我心里估计,我是所有记者中第一个接到这条线索。但不管是不是第一个接到线索,同事郭月半是第一个到达现场的记者。

后来人质解救成功,嫌疑人被当场逮捕了。这位哥们又给我电话,责怪我没去现场,他说:“本想给你一个独家的。”

但电话中,我让这位哥们给我留一些独家的消息,不要告诉其他媒体。(这个内幕就不再具体讲了,不方便泄露太多了,毕竟要保护自己的线人。每个记者都拥有自己的线人。)

中国大陆媒体的竞争还是十分激烈的,媒体之间为了独家,明争暗斗,甚至互相派出卧底等。

跑了福州台江的公安部门将近一年,结交了不少兄弟姐妹,他们经常给我提供独家消息或线索。在这一行中,每个人都会有广泛地结交朋友,任何内向的人进入这一行都会变得外向。

每次我去派出所,我都会在他们那边挖出点东西。另外,他们让我帮忙的事情,我也都会一口答应,从不犹豫。虽然有点交换条件的感觉,但这样一来,就跟他们玩得不错了。我口上(名词解释:口上:在新闻媒体,几乎每个记者都会分得几个政府机关或企事业单位的,然后记者要负责从这些部门挖出新闻,而这些部门有什么消息要发布,一般都要通过报社指定的记者,才有见报的机会。记者跑政府部门等,也称为跑口,相应这些部门就是记者的口。)的派出所,几乎所有的通稿都由我来写。

另外,每次只要通讯员通知我有稿子,我都会尽力安排时间跑一趟派出所,而不会等他们给我传稿子。每次过去后,我都会补充采访一些东西,这样就可以把稿子做得更为丰满了。

而通讯员看见,我几乎每次都会跑过去,久而久之,他们就会喜欢给电话,慢慢地,他们经常会养成一有事情就想到我,甚至有时候只会给我电话,或者只跟我讲一些内幕消息。然后,我会有分寸地把握文字。

(扯远了,回到清明当天。)

过了不到3个小时,我扫墓回到家里,跟我一叔叔聊天。就是在聊天中,他跟我报料了,他说他们家附近有人堵路。然后又说,是两名小伙子被一边防所副所长撞死了,但出现顶包,在当地搞得“人神共愤”。

听到这一消息,我立马又给德哥报题。然后,让我叔叔帮我送到堵路的现场。

到现场,我着实吓了一跳。附近几个村的村民都堵在路上,很多村民都是自发地到马路上,去支持与帮忙受害者的家人堵路讨回公道。(当然,我回避对现场的描写,因为对于事件来说,这个现场时次要的,甚至可以不写。二来,现在的群众都会有样学样,为什么会那么多人去赌路,都是因为媒体喜欢报道赌路之类的,因为可以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

不过还好,我花在采访的时间并没有很长,前后也就40分钟左右,包括家属和警方等,该采的都采了。

当天,由于当地群众堵路,当地公安局局长都跑到现场了。要知道现在惠南工业区已经升格为泉州洛秀台商投资区了,是省政府派出机构,所以当地公安局的领导也过去了。刚好,我采访完家属和附近的群众后,直接逮着公安局局长就采访,虽然他不愿意给我留电话,但是无所谓了,我已经将采访内容全部录音了。

而周围的群众一见我在采访局长,全都包围出来了,所以他说话也很慎重,直接说出了那个副所长的职位和名字,并说在调查。很好,很强大,这些就是我要的。整个采访过程,我都录了音。

受害者的家属,在接受我的采访时,提出了很多质疑。随后,我直接将这些质疑抛给公安局长,让他回应。我想,要是周围没有围了那么多群众,只是平常跟局长一对一的采访,我估计他回答问题的结果或许会不一样,或许他不会有耐心跟我说那么多。

显然围观人群的气场把局长给压住了,他只能好好地回答问题,要不肯定会引起这些不满的村民更大的不满。局长是个聪明人。

而我们在采访的时候,能够更好的借助现场群众的力量,就能让有关部门做出更有力的回应。

虽然,我在采访局长的时候,他并没有告诉我,那位副所长已经招供。不过我猜,他可能真的不知道,副所长已经招供。因为副所长承认自己撞人的时候,这位局长正在现场。

不过,我给受害者家属留下了联系方式。他们是最关心这个事件的人。他们也最想知道事情的真相。所以,他们总会有渠道去了解副所长有没有承认,不管警方有没有告诉他们。

我让他们随时跟我保持联系。同样,他们在得知结果的同时,也肯定会将消息传给邻居。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所以,这种结果一出来就会立马传开。

所以,当天晚上,我到达了福州之后,尽管我稿子已经在大巴车上写好了,但是我接到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对整条稿子至关重要。来电说,副所长已经承认了自己驾车撞人。

但这是来自民间的消息。于是,我立马通过各种渠道拿到当地公安局有关负责人的联系方式,去证实这个消息。我先是给他们公安局政治处打电话求证,得到了肯定答复后,我又联系了当地交警的教导员,直接确认。

在得到双方肯定的答复之后,我还获悉当地警方准备在第二天发布案件详情。这样一来,我可以很放心地将稿子写出来了。

当然,我当时也想到要采边防,以及跟副所长有关系的人,但是后来想想,就作罢了。主要是担心,稿子会被公关。(可以算是题外话了。一旦出现任何负面新闻,特别有关政府部门的,很多人出来公关,希望媒体不要报道,当然有时候宣传部会直接下发通知,这个事情太恶劣了,媒体不许炒作,不准报道。诸如此类的,媒体想报道,但到了最后都被阉割了。搞绿的就是这样了。)

由于当天事情太多了,回来直接投入采访劫持人质的事情,幸亏回家带上了笔记本电脑,我在回福州的路上就把副所长事件的稿子给写好了,即便后面有了新的进展,改动也不会很大。通常大伙外出到100公里之外的地方采访,都会带上笔记本电脑。但我是每次一离开福州都会带上laptop。

干这一行,着实很累。但是没有办法,也是混口饭吃。突然想起,我干这一行还缺少两样东西,相机和录音笔(尽管我的手机有这两项功能),但还是需要买一些更为专业的设备。全面发展。

当天返回福州,连夜赶稿子,又要采访当天劫持人质事件的相关POLICE,当天忙完,下班已经是深夜11点了。

匆匆地走出报社,给老妈打了个电话,她已经休息了。

福州低沉的天空,路灯泛黄,我感觉自己在这座城市中迷失了方向……

放棄晨昏发表于10:59 AM | 静态链接 | 分类: 講訴 | 标签: , , , , , , | 评论 (2) | 引用 | 查看 (40461)

星期三, 三月 31, 2010

一次并不情愿的武夷之行

   19日忙活完之后,买了车票匆匆赶回泉州。很长时间没有回泉州,回去看爷爷奶奶。奶奶又挂瓶了,身体状况不容乐观,心里那个堵啊。只是,我这一趟回去,在家里呆的时间还没有超过24小时,就奔向武夷山,一个周末奔波了一千多公里的路程,感觉那个累啊。

   这趟回到的泉州,刚好碰见老爸那几个素未谋面的堂兄。哎,这群人第一次来到中国大陆的老家,生长在马来西亚的他们自认为是马来西亚人,似乎,他们并没有意识到他们的爷爷和父亲是从中国福建去的马来西亚。

   据他们讲述,他们先后来过中国大陆好几回,只是,他们从未曾到过他们爷爷和父亲出生的地方。至于,他们怎么突然想到要回到故土,给他们的奶奶,我的曾祖母上坟,我就不知道了。

   曾经听爷爷和奶奶讲,我的曾祖父在爷爷出生前就携着他的大儿子和二儿子前往南洋(闽南人对东南亚的称呼,但爷爷的父亲和两位哥哥去的地方就是现今的马来西亚)。

   但后来爷爷的父亲和大哥就再也没有回到大陆,爷爷的父亲死后就直接葬在马来西亚,而其大哥在马来西亚娶了当地的一个姑娘,并在那边生老病死。

   倒是,爷爷的二哥后来回到国内,在大陆结婚后,又去了趟南洋,再度返回大陆后,因当时内战以及其他诸多原因,就没法继续实现前往马来西亚的计划。

   随后的数十载,两边就断了联系。直到前几年,数名堂亲集体赴马来西亚旅游,才又帮忙联系上。

   这趟,他们返回大陆,父亲和几位叔叔伯伯们那个忙啊,招待他们,高级贵宾啊。然后还专门硬是凑出一个小旅游团,陪他们前往武夷山玩,自家人,就这么组成一个团。

   本来这趟想呆在家里好好陪爷爷奶奶聊聊的。但谁料,父亲和叔叔们硬是让我去陪玩,一百个不情愿也没辙了。因为他们的理由很简单,我知道的东西多,读的书也多,对福建又熟悉,能够充当很好的导游。

   尽管我没去过武夷山,但是我没有去欲望。因为长途旅行太累了。

   20日下午3点,从泉州出发。到达武夷山已经是晚上9点半了。吃完饭,到下榻的酒店已经晚上10点多了。位于武夷学院桃源校区的酒店真的不怎么地,还是三星级,实在不敢恭维。
  
   洗了澡。睡觉。没想到跟我同屋的堂伯父一直打呼噜。哎呀,妈呀。整个晚上没怎么睡,第二天还6点就被吵醒出发旅行。

   21日上午漂流完九曲溪,节目几乎已经结束。然后导游把我们拉到一个茶庄,美其名曰,让我们去喝茶,实际上是要我们去买大红袍。结果我们一点茶叶都没买,导语非常郁闷,态度也一度非常不友善。因为,他的回扣没了。

   当天下午,吃完午饭之后,导游并没有让我们休息,而是直接拉我们去爬山。只是那小山,即天游峰,一点难度都没有,就400多米,很容易爬。很没挑战性。

   匆匆忙忙的行程之后,导游又来劲了,因为他又带我们去买东西了。这回先去了一个药店。这些马来西亚来的堂伯父、堂伯母们说之前去北京也买了这药,非常好用,于是就疯狂地买。

   不清楚他们买了多少药,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花了不少钱,因为导游很开心。可以想象,导游能拿到不少回扣。接下来,导游又继续发力,带我们去了水晶店,这会儿,我们虽然没买,但他倒是很开心。

   一天的行程下来,导游竟然带我们去了三个地方买东西。真的很无语。我们到底是去旅游的还是去购物的?忍不住打问号了。

   导游带游客去买东西,然后从中收回扣,这在国内再普遍不过了。所以,一直以来我并不喜欢跟团旅游,有空外出旅行,都是一个人查好资料后,就独自出发了。

   算了。对于旅游行业的潜规则,我就懒得批评了。

   只是,当天在那家药店里,我感觉遇见了骗子团伙,他们一套接一套的忽悠,我真的很佩服。先是一个女子,表演自虐,将自己烫伤,然后涂上膏药,向顾客展示膏药的“疗效”,然后其他工作人员,有扮演专家的,开始接二连三地劝说顾客,买东西。他们都会先摸清这批顾客来自哪里,然后找出懂得顾客家乡方言的人,以老乡的身份,用方言劝他们买药。

   我怎么看怎么觉得,我们碰见了一群江湖骗子。那个无语。只是没有证据。

   当天晚上5点半到吃饭的地方,跟团的团体餐真的很难吃。只是,我这顿晚餐吃得很仓促,便匆匆忙忙地先行离开,前往武夷山火车站。

   我必须连夜赶回福州。因为第二天就是周一,我还要上班。

   告别了马来西亚的这群人。祝他们在大陆玩得愉快。而父亲和叔叔们还陪伴他们接下来4天的福建游。
 
   只是父亲和叔叔们对他们堂兄们的招待让我感觉,他们在招待陌生人,事实上也是陌生人,虽然他们有血缘关系。

   回到福州已经是22日凌晨一点了。一个周末,奔波了一千多公里后,整个人感觉好累。

   我为自己可悲,难得的周末,我却一直在路上……

放棄晨昏发表于11:50 PM | 静态链接 | 分类: 足跡 | 标签: , , , , | 评论 | 引用 | 查看 (1296)

星期日, 三月 14, 2010

漫步在天府之国的土地上(三)

                              放弃晨昏/文/图

7日早上9点,在床上伸了伸懒腰,然后打开了床头灯,拿起放在床头的书,翻了起来。

此时,睡在我下铺的小伙子一大早就背着包出门了,估计是寻中他心目中的成都去了。对面上铺的北京爷们一大早就在折腾,直到后来我到大厅才发现,他坐在大厅里不停地敲打着他laptop。

对面下铺的绵阳女孩则依旧裹着被子大睡。当我洗完脸回到寝室,她则忙着收拾行李,随后一个微笑:“我就是来过个周末。”

上午10点,绵阳小女孩离开了旅舍。我则选择坐在大厅里看书。当我合上书,看了看时间,11点了,回到屋里才发现忘记给相机充电了。临走前,赶紧给相机充电,自己则利用这点时间上了会网。

图说:成都市区里八卦形的斑马线,也难怪成都媒体会如此八卦了。(放弃晨昏/摄)

图说:成都市区最常见的树,三月份,树叶依旧枯黄。我却不清楚其名字。(放弃晨昏/摄)

中午12点多。背着整理的包离开了旅舍。一个人,上了公车,继续在成都转悠。不想却晃到了杜甫草堂。

图说:中午时分的杜甫草堂,一个老奶奶从我镜头前走过。(放弃晨昏/摄)

杜甫草堂的人气显然不如武侯祠。游客稀少。但其大门贴上的标签一样是¥60。这标签在我看来一文不值,在里头逛一圈花不了两个小时。

在草堂里,认识了一大叔,他也是一个人参观草堂,两人便结伴同行。这位大叔在逛了一圈之后感慨:“六十块钱就这么点东西。”

图说:头顶的横幅布条上,满是杜甫的诗。(放弃晨昏/摄)

而我的看法依旧没有改变,这是历史的悲哀。杜甫草堂,蹭的是诗圣的光彩。除了成都之外,还是有不少城市在蹭杜甫的光彩,长沙不也在湘江边上打造了一个杜甫江阁吗?

国内不少城市都蹭古代名人的光,试图用名人的吸引更多的游客。很多城市都在争:“我们XX城才是XX的故乡。”杜甫草堂也不例外,除了成都的杜甫草堂之外,在四川省三台县还有另外一个杜甫草堂。

图说:少陵碑,感觉少了点东西,我读不出内涵。(放弃晨昏/摄)

不单如此,连古人的坟墓都有人在争。于是,我就纳闷了,争这些有什么用呢?可以显示XX城市拥有浓厚的文化底蕴?难道一座城市的历史和文化底蕴靠一座古坟,一个名人就能营造出来吗?

用一句时髦的话:这些城市都在“傍大款”。只是,我在想这些古人要是活过来了,一定很欣慰,因为后人实在太聪明了,竟然懂得利用他们来拉动经济,推动地方旅游。

图说:成都杜甫草堂外面的道路上,满是杜甫的诗。(放弃晨昏/摄)

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中国人一直难以获得诺贝尔奖项了。除了没有好的英文翻译之外,最重要的原因应该是中国人太会依葫芦画瓢了。

从老百姓到政府,都在不停地模仿。当某一城市通过“傍大款”成功地吸引了大量的游客,必然会有另一座城市前往取经、模仿。甚至很有可能冒出一座城市,与他们争抢“大款”,完全没有创新的意识。

难道没有了这位“大款”,这座城市真的吸引不了游客吗?中国人要学会创新,政府更要学会创新。这样,城市才会有各自不同的特色。古人才不会不得安宁。

图说:在一水利部门看到“开发水能,惠泽九州”,但真正做到的又有几分?(放弃晨昏/摄)

图说:全国各省都会拥有的博物院,文化产业的力量真是厉害。(放弃晨昏/摄)

图说:青羊宫,道教法场,游客在门口徘徊着,这里标签是10元。(放弃晨昏/摄)

走出杜甫草堂,沿着成都的大街一路晃荡着,顺便看一眼青羊宫。只是,我觉得自己没有必要进去浪费时间,便直接前往天府广场。

图说:这里是成都市区中心点,整个市区围绕着这个点不断扩散。(放弃晨昏/摄)

在成都的中心点,看着这座城市,耳边是爱国歌曲。不知为啥,那一刻会莫名的激动,应该说心中有一股身为中国人的自豪。于是,没有什么心思去评论天府广场。除了广场上,老毛的塑像让我想起了福州的五一广场和长沙的东方红广场。

图说:四川科技馆前,老毛的经典动作,全国很多城市都看得见。(放弃晨昏/摄)

当我走到天府广场中心时,双脚感觉好酸。“我需要好好睡一觉,洗个澡。”

图说:在天府广场附近的一地下通道,宣传画上是四川地震后的重建情况。(放弃晨昏/摄)

图说:高楼在这里显示成都的繁华。(放弃晨昏/摄)

图说:随处可见的高楼分布着大量高档消费场所。(放弃晨昏/摄)

没有经过太多的考虑,开了间钟点房,做了一番休整,洗了个澡,睡了一觉。又是晚上。慢吞吞地吃了晚饭。随后离开酒店,前往机场。

图说:路灯下,花圃里的鲜花在三月里盛开着,这是个暖春。(放弃晨昏/摄)

图说:晚上的成都,璀璨的路灯,这座城市到底还是繁华的,但路上的行人却少得可怜。(放弃晨昏/摄)

晚上10点,飞机从成都双流机场起飞,跃入漆黑的夜空。透过窗户望了望下面的成都,我花了三天的时间在阅读这座古城,只是,她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让我特别铭记。(完)

 

:)你可以點擊“閱讀更詳細內容”閱讀正體字版/你可以点击“閱讀更詳細內容”阅读繁体字版

放棄晨昏发表于7:36 PM | 静态链接 | 分类: 足跡 | 标签: , , , | 评论 (2) | 引用 | 查看 (1692)

漫步在天府之国的土地上(二)

                                 放弃晨昏/文/图

在成都的第二夜,过得有点无趣。生物钟还停留在福州。早晨7点多醒来,拉开窗帘,心想这会天应该已经亮了,可以花一天的时间好好地逛逛这座千年蜀都。

图说:早晨7点的成都,天还没亮。(放弃晨昏/摄)

只是窗外的路灯依然亮着,天还没完全亮起来。依旧是时差的缘故。于是,停在床上倒头继续睡。再度醒来,洗完澡,整理好行囊时候已经是上午10点多。

决定退掉房间。心想,去青年旅舍过个周末,集体生活,感觉应该挺不错的。但是没想到成都到处都在修地铁,这让我初来乍到的外地人并不清楚,公车停靠站点发生了改变,傻呵呵地按着公交站牌上的站点走,没想却走得更远。等我找到青年旅舍已是中午12点。

图说:成都的地铁工地,全国到处都在建地铁。(放弃晨昏/摄)

不过一路步行,还是感觉到成都的不一样。这里有落木。光秃的树干,泛黄的叶子,只是不见地面有落叶。这也是我一直认为这座城市很干净的原因之一。

图说:4号工厂,我在这里度过了一个悠哉的周末。(放弃晨昏/摄)

找到青年旅舍之后,弄了个床位,一个房间里,三男一女,全是陌生人,在成都这座城市里擦肩而过,之间并没有过多的言语。当天下午了,逛了逛旅舍附近的的宽窄巷子。

古街道。都是商业。国内很多城市都在修建复古的商业街。宽窄巷子就是其中之一。就如同福州的三坊七巷、宁波的老外滩……一切显得那么没有个性。

图说:宽巷子,一个充满现代元素的“古建筑群”。(放弃晨昏/摄)

图说:这里是窄巷子,这条通道往宽巷子。(放弃晨昏/摄)

图说:宽窄巷子的天空,有点宁静、悠远。(放弃晨昏/摄)

图说:美国佬卡多那在窄巷子里摆了个摊为游客画漫画,尽管价格离谱,但却不少人愿意掏腰包。(放弃晨昏/摄)

复古,成了国内各大城市吸引游客的必备项目。文化旅游作祟的背后,很多城市都会花大把大把的钞票去重建一些没有营养的仿古建筑,试图去告诉每一个来访的人:“我们的城市历史悠久。”

钞票花也就花了,只要物有所值,相信民众对此也不会有什么意见。只是,很多城市在花钱的背后,将原先的老建筑拆掉了。随后,他们再找来一大堆所谓的古建筑专家,按照现代人的意淫,去强奸古代建筑。他们会用他们主观想象,查阅了大量的“古籍文献”,设计出很现代化的古建筑。

原先居住在这些古建筑里的人们被拆迁了。这些人拿着高额的拆迁补偿,换取了一套套新式小区的商品房,然后很开心地过活。他们就这么不劳而获,因为有祖辈遗留下来的房子和土地。

图说:在窄巷子的星巴克里,一个人静静地喝杯咖啡,原来生活节奏可以如此地幔。(放弃晨昏/摄)

就这样,真正有诗意的古建筑被现代人给奸杀了。取而代之的是,专家们意淫出来的古建筑群。真让人不得不佩服。

图说:一个人在宽窄巷子里闲逛,偶尔看看头顶的天空。(放弃晨昏/摄)

于是,在逛完没有营养的宽窄巷子之后,我开始萌发了前往重庆的想法。只是心里又在犹豫,已经在青年旅舍交了钱,还是住一晚上吧。

“这里可以代订火车票吗?”

“不好意思,成都实行实名制,没法代订。”青年旅舍前台给予了答复。

图说:一个人前往火车站了,站在公交车站看成都的道路。(放弃晨昏/摄)

随后,一个人搭乘公车前往成都火车站。火车站拥挤的人群让我吓了一跳,这里还处在春运之中,与福州截然相反。

“对哈,四川的农民工又开始奔赴沿海地区了。”我忽略了春运还在这里继续,站在火车站广场上,心里暗自后悔:“真不该这么早入住青年旅舍,要不可以去重庆过夜。”

图说:成都火车站,春运在这里还在持续。(放弃晨昏/摄)

成都春运的拥挤,让我打消了前往重庆的打算,因为我还得赶回成都搭飞机。我后悔自己没有好好规划一下自己的行程。让自己无端端地在耗费着时间。

无聊地折回了青年旅舍,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大厅里,读着《在路上》。书名道出了我的现状。

图说:青年旅舍内看书过周末,原来也十分惬意。(放弃晨昏/摄)

晚上8点。肚子开始感觉到饿了。走出青年旅舍,没想到一路上却找不到有什么小吃店。很难想象。在成都,我看不见夜生活的繁华。难怪,成都的今夜最容易将人遗忘,因为这里的夜晚真的好安静。

经过艰苦的跋涉之后,在一个转角,我找到了一家餐馆,一个人点了两个菜一份汤。饕餮啊!

一个人的夜晚。陌生的城市。只能回到旅舍继续看书上网。只是,这样的夜晚,在阿Q的鼓励下,觉得别有一番味道。

成都,这座城市,到底跟别的城市,没有什么两样。我在感慨,中国城市的千篇一律。又或许,我不善于发现城市的独特之处。尽管我在第二天的漫步中,发现这座城市果真布满了茶馆和麻将声,生活节奏出奇地幔,但我却不认为这是成都与众不同的地方。

图说:在成都,你随处可见的露天茶馆。茶壶,盖碗茶,生活好不悠闲。(放弃晨昏/摄)

莫非是我麻木了?(完)

 

:)你可以點擊“閱讀更詳細內容”閱讀正體字版/你可以点击“閱讀更詳細內容”阅读繁体字版

放棄晨昏发表于6:32 PM | 静态链接 | 分类: 足跡 | 标签: , , | 评论 (5) | 引用 | 查看 (1934)

星期日, 三月 7, 2010

漫步在天府之国的土地上

                                     放弃晨昏/文/图

3月4日晚上8点多,飞机延迟了几分钟后,降落在成都双流国际机场。那会我一直张大着耳朵,想试一下能否听得见传说中的麻将声。

关于成都,没有太多的印象,能够记得住的也就两样东西,茶馆和麻将。除此之外,别无他物。只是当我坐上机场大巴,进入这座城市。我才发现这里真的跟想象中的不一样。

第一眼。干净。安静。晚上9点,路上的行人却很少。这跟我之前所经历的其他省会不同,没有长沙的夜生活热闹,没有福州那般拥挤的人群,没有南昌餐饮业的火爆……

5日。匆匆地完成了两场秀。某些人的某些话提醒了我。在完成了两场秀之后,用踟蹰的步伐走向了公车站。而就在这两场秀上演之前,我慢悠悠地晃荡在成都的春熙路上,朋友跟我说,这里是成都最prosperous的地方。

春熙路,百货云集的地方,成都的商业中心。我并没有做过多的停留,因为我不购物。但是到了成都,春熙路是一定要去的。因为,男生可以在这边找到美女来养眼,女孩可以在那边见到帅哥而心动。

图说:春熙路,成都最繁华的地方。在这里总能看见的大量的民警巡逻。(放弃晨昏/摄)

图说:成都的小吃,当天中午在春熙路附近狂吃小吃。只是感觉那甜汤很符合我的口味。(放弃晨昏/摄)

没有太多的安排。下午很快就前往武侯祠。三国圣地,权当是长见识。只是,我觉得自己太老土了。因为去体验成都的生活才对。

走在寻找武侯祠的路上,不时能够看见喇嘛跟我擦肩而过。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自己才感受到成都和福州虽然同在中国,但是却有着风格迥异的文化,骤然间有了冲突。

图说:在成都市区,有一条专门卖藏传佛教用品的街,时不时能够看见藏族的老奶奶。(放弃晨昏/摄)

正是这种冲突把我的思绪带往了心中向往的青藏高原。曾经一度计划着要去西藏,只是感觉那是很遥远的地方。或许将来有一天,我的双脚会踩在那片神奇的土地上,然后头顶是湛蓝的天空。

武侯祠。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古建筑群。我所见到的建筑,据导游介绍,清朝重建的。顿时,这个建筑的岁数被我打了个折扣。

图说:武侯祠,正在装修,错过了万年古木。(放弃晨昏/摄)

一大堆泥塑。刘备、关羽、张飞。诸葛亮。只是这就是历史上武侯祠的原貌吗?当文物被开发成历史景观,当古建筑被现代的围墙围住,伴随而来的是门票,是商业,是经济。

图说:看着《前出师表》不知为何会想起“出师未捷身先死”。 (放弃晨昏/摄)

图说:《前出师表》和《后出师表》,诸葛亮名篇,岳飞的笔迹。(放弃晨昏/摄)

路过了太多的城市,也掏了不少腰包,只为了满足自己对历史的好奇。当好奇结束了,意外地捡到一张标签。几乎所有的古迹都贴着一样的标签,¥60。

人类本应该共享的历史和过去,就这样商业化了。这不得不说是历史的悲哀。

图说:三义庙,一个有关“桃园三结义”的传说。他们也成了世人所供奉的神。(放弃晨昏/摄)

图说:刘备的陵墓简单的不能再简单。或许古代穷国的帝王死后也就只有这种待遇了。(放弃晨昏/摄)

逛完武侯祠。看了看表,下午5时30分。肚子已经咕咕地叫,当天中午吃了太多的成都小吃,结果很快就饿了。但还是坚持匆匆地逛了下锦里。

图说:位于武侯祠旁边的仿古商业街,仿古噱头十足。(放弃晨昏/摄)

图说:在锦里拍摄到的成都的天空。感觉有点阴霾。(放弃晨昏/摄)

图说:天空的传说还是很美,可以无限地遐想。(放弃晨昏/摄)

当时针指向6时,天还没有黑的迹象。心中疑惑:“福州这会天已经开始黑了,成都怎么还没黑?”

一转身,等候公交车,恍然间大悟:成都虽然用的是北京时间,但时区应该属于东七区,而福州在北京以东,虽是东八区,但却靠近东九区,两地有时差。

晚上7时许,在酒店的餐厅里,我独自一个人吃着饭,外面天还是亮的,不见路灯。突然间,感觉好不习惯,在福州的每顿晚餐,都是夜幕降临,华灯齐放以后。

图说:一个人吃饭的时候,窗外行人匆匆而过,只是外面天依旧亮,还没到开路灯的时候。(放弃晨昏/摄)

一天结束了。成都,她的蜀国文化,在我看来,是一种女性的美,有点与众不同,有点“异域”风采,甚至有点难以适应……(完)

【备注】图片暂时未导入到计算机上,待回福州后补充。


:)你可以點擊“閱讀更詳細內容”閱讀正體字版/你可以点击“閱讀更詳細內容”阅读繁体字版

放棄晨昏发表于9:59 AM | 静态链接 | 分类: 足跡 | 标签: , , , | 评论 | 引用 | 查看 (3076)

星期日, 二月 21, 2010

 虎年又至

    一眨眼,已是虎年第八天,长假过去了。今天已是正式上班的第二天。感觉自己还没从长假缓冲过来,长假容易将我的生物钟打乱。环顾周围,似乎所有人都还沉浸在春节的喜庆中。

    中国人说,未吃元宵,春节未完。或许,只有等到元宵节过后,春节才算真的结束了,而所有人才能够收回心思,安分地上班。

    提及虎年。鄙人又迎来人生第二个本命年。不知为啥,在春节还没到来之前,偶也很信邪地买了几条红色内裤。除夕夜冲了个澡之后,穿起了红色内裤。

    “明年就是本命年了,要穿红内裤。”心里暗自揣摩,是不是让同事说的这句话给影响了。

    从除夕开始,南方的天空开始飘雨。郁闷。“X,又下雨了。”在心底不停地骂天公,因为一下雨,我的假期就会泡汤了。(稍微解释下,一遇见下雨天,偶喜欢窝在家中看书,以至假期就不可能像以往那样,外出和朋友们喝酒、搓麻将、沏茶了。)

    除夕夜。乖乖地窝在家里。没看春晚。上会网。侃点天。打会牌。喝点茶。

    “小虎队!”突然,从电视那边传来了三个字。于是,蹭蹭地跑到客厅,“再聚首。”

    俺也是听着小虎队的歌长大的。

    记得,初中那会儿。学校的广播台天天播放小虎队的歌。《爱》、《青苹果乐园》、《红蜻蜓》…… 

    甚至后来,学校电视台《每周一歌》栏目也会放小虎队的歌。只是,那会的小虎队已经解散了。像俺,也只是通过录影带欣赏小虎队的演唱会。

    当时,学校广播台和电视台的主持人会竞相吹捧小虎队。尽管小虎队已经解散,但是他们的歌还是备受80后少男少女的追捧。有的同学会专门给广播台的心情栏目投稿,顺便点首小虎队的歌,然后到了傍晚就提醒班里的同学注意听广播台的节目。

    每天傍晚6点广播台的心情栏目开始了。女主播用嗲嗲的普通话,貌似标准却有闽南腔,开始播读某某同学用华丽辞藻堆积起来的有关文字的排列组合。(当时的小屁孩写出来的东西大多很空洞,没有内容。更搞笑的是,有人还写情诗,例如“啊,你是我的女神。啊,你是我的天使。” 一句话中,不停地“啊”,然后引来一堆人的大笑。)

    给广播台投稿的人,一听到自己的名字,还会很自以为是的偷偷乐,然后再四处宣扬。

    学校电视台一直没有什么节目,没人愿意看。所以推出《每周一歌》之后,学校就强制每个班级都要将电视锁定在校园电视台上,然后看着学生主持人在上面讲些空洞的词,然后说把那首歌献给祖国母亲之类的。让很多人倍感无语。

    刹车。陷入过去的回忆太多了。得停止了。

    又是本命年。可怜的偶,还是单身一个人。老妈又开始在催了。

    额。又不是我不愿意。确实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女孩子。手上有两张电影票,想找个女孩一起看电影,都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多悲哀的事情!

    于是。2010年伊始,曾经改了QQ签名。我也希望自己能够全面爆发。一月份的时候,工作开始爆发了。以至于,领导都在说我,太彪悍了。

    当然我也希望自己在其他方面能够有所突破。首当其冲,是该找个女朋友了。只是,如果真的找了女朋友,也不能跟家里说,要不肯定要被逼着结婚。

    我可不想这么早就结束悠哉的单身生活。偶还想再度外出,走出满是丘陵的八闽。

    2010,农历虎年又至,在这本命年,简单过活,快乐工作,不断充电,找寻明天,认真导演,脚踏实地过每一天……(完)

:)你可以點擊“閱讀更詳細內容”閱讀正體字版/你可以点击“閱讀更詳細內容”阅读繁体字版

放棄晨昏发表于1:02 PM | 静态链接 | 分类: 瑣事 | 标签: , , , , | 评论 | 引用 | 查看 (1455)

星期三, 十二月 30, 2009

【博文焦点】原定13时05分起飞的飞机,到现在(14:35)还不见踪影。

    ……

    就像今天,我所搭乘的航班。到了13时05分,还在通知飞机延误。而延误的理由呢?自始至终,我都没有听见机场或航空公司的出面解释。只是让一些买了票的旅客像个白痴一样,在机场的候机厅傻等。

    航空公司凭什么让乘客一直傻等,并一直没有主动告知飞机将延误到什么时候才能起飞。航空公司一幅“全天下我最大”的嘴脸,实在让民众看不出,这是什么样的服务质量。忍不住想质疑,航空公司有什么理由,有什么资格浪费旅客们的时间,并且不给一个合理解释。

    ……

   期间,工作人员并没有觉得不妥。而航空公司一直都没有冒泡,让人感觉旅客该等。等不了,你就退票走人。   

放棄晨昏发表于12:25 PM | 静态链接 | 分类: 角度 | 标签: , , , , | 评论 | 引用 | 查看 (1510)

星期三, 十二月 2, 2009
【博文焦点】凌晨4点半,闹钟准时响起。在简单洗漱之后,匆忙地赶往天安门。一路上拍着秋天的北京。大街上没有几个人,我悠哉晃着,一点都不像我几天来所经历的北京,每个人脚步都是那么低匆忙,在路上一直奔跑。

    习惯了匆忙的北京,习惯了悠闲的厦门,还真不习惯北京的大清晨。映着路灯的余光,我阅读着北京慢节奏的一页。

    ……

    天安门广场上满是人,都是为了心中神圣的升旗。只是,我们站在离国旗很远地方看升旗,压根就没有办法靠近国旗台。国歌两遍过后,升国旗完毕。 

    ……

    至于鸟巢和水立方。没啥可说。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角度解读着。只是。鸟巢和水立方,竟然成了一个旅游景区。游客花上60块钱,可买一张参观券,进入鸟巢或水立方参观。

【放弃晨昏/摄】

    将运动场馆变成旅游景区。这种点子,估计也只有中国人想得出来。拿着全国人民的钱盖国家体育馆,结果中国人还要自己掏腰包进去参观,顿感无语。

    也难怪中国人的运动场地有限了。因为,有人拿着纳税人的钱盖体育馆。而这体育馆不是给国人锻炼用,而是用来做风景区,再创经济收入。

    为此,我只能感慨中国人的生意头脑了。

   

【博文全文】

放棄晨昏发表于9:51 PM | 静态链接 | 分类: 足跡 | 标签: , , , | 评论 | 引用 | 查看 (1269)

星期三, 十月 14, 2009

【博文焦点】19日早上一个人,沿着古都的街道穿行着,然后在不知名的胡同里疯狂地转圈着。最后在一条胡同的尽头,我看见了国家大剧院的指示牌。
 
    站在国家大剧院边上,看着这浮在水面上的“鸡蛋”。我对那些水的含盐度十分好奇,要不如此巨蛋如何漂浮在水面。死海能人让漂浮在水面,也不可能承受如此庞然大物。

    ……

    千辛万苦穿过了天安门。往里一直走。大门一个接一个。哎呀,妈呀,这不是就是故宫了嘛!紫禁城啊!古时候,咱这平民老百姓的,怎么可能进来呢!那个激动啊!咱也是走进了皇城的人啊!(靠,就一土人!)

    既然来了故宫,怎么可以不进去的看看呢!汗!搜遍了全身,加上全身,刚好凑齐了故宫的门票钱。(出门的时候,还说要记得取钱,结果还是给忘记了。)

    ……

    看完颐和园。我只能说,慈禧真TMD败(国)家。这等皇家园林都建得出来。把我逛得那个死累死累的不说,还没是没能逛完。走马观花!但即便是这样逛颐和园,还是把数码相机的电给耗光了。


【放弃晨昏/摄】

    ……
 

【博文全文】

放棄晨昏发表于11:34 PM | 静态链接 | 分类: 足跡 | 标签: , , , | 评论 (3) | 引用 | 查看 (1272)

星期日, 九月 27, 2009
【博文焦点】往北京的航班晚点了。一个人百无聊赖地在候机厅里瞎逛,透过候机厅的落地玻璃,我望着外面正在暗下来的天空,又是一个人的旅行。

图说:黄昏下的天空,有点阴沉,又是一个人的旅行。【放弃晨昏/摄】

    当晚9点,飞机在首都国际机场降落。坐在城市快轨里,给每个在京的友人发了条短信,告诉他们放弃晨昏此时此刻正在呼吸着千年帝都的空气。

    尽管第一次到北京,但还是以晨昏所有的职业素养,按照老纪安排的路线,在建国门地铁站和他碰了头。

    朋友和老同学们都说我特别会挑时间。因为我抵达北京的第二天,天安门广场要进行国庆阅兵演练,将于18日下午4时起,进行交通管制。于是,我的出行将会受到很大的限制。只是,我傻得天真,现在才发现自己的临场应变能力还需在努力提高。

 

【博文全文】

放棄晨昏发表于10:58 PM | 静态链接 | 分类: 足跡 | 标签: , , , | 评论 | 引用 | 查看 (2800)

<< < 1 2 3 4 [5] 6 > >>

Copyright Reserved.本站圖文內容原作者版權所有:yblog.org 若欲轉載請先徵求本站同意並標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