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羊咩咩~快準備吃的~
星期六, 七月 31, 2010
我只有一個伯母,因為我的爸爸排行老二。伯母娘家信基督教,大概是因此傳承了一套很有禮貌的待人處世的方式,說話時總是面帶微笑(標準作業程式?),和奶奶其他不信教或只信傳統宗教的媳婦有點不一樣。

第一次吃地瓜稀飯是伯母熬的,那時我們全家已搬進某工業區的新居,伯父一家就住在我們隔壁,同一個廠區裡我們兩家的小孩總是會玩在一起。那時我是六個小朋友當中最小的,大概只有三、四歲吧,記得打棒球時我是連球棒怎麼拿都搞不清楚,好像是由大堂哥抓著我的手意思意思打一下的。有一次刮颱風,地勢低窪的工業區進了水,水淹至與離地十五公分的人行道齊高,哥哥姊姊還把我放進一個破鐵盆裡在水裡推著我走,說是要我演『摩西』。多年後我回憶起這段,還有點驚訝哥姊當時怎麼知道摩西這個人,我自己是很大了以後才知道的:P(該不會是伯母曾經唸故事書給大家聽吧?)

一天下午,我們照例在外面的工業區道路上玩,大概四點多吧,天空已經有點橙紅了,伯母走出來好像是對著堂兄姊們問的,說:要不要吃「含及埋」?,我聽了疑惑了一下,「阿恩,什麼是含及埋?」「就是蕃薯加粥下去煮的啊」我還是面帶疑惑,於是伯母決定煮給我們一起吃。

煮好了之後我們被喚進屋裡,當時以我的身高要看到瓦斯爐上鍋子裡的稀飯得墊著腳尖兒看,只記得伯母一面解說,說「這丟是含及埋」,用湯匙撈起蕃薯說「這丟是含及」,然後舀了一碗熱呼呼的蕃薯粥給我吃(當然其他人也有份)。一面看著我吃,一面問:好吃嗎?我點點頭,心裡想著:原來這就是含及啊,好好吃喔。從此我對蕃薯粥留下了極好的印象。是塊狀不是細條狀喔,塊狀的才能真正吃到蕃薯的美味。也許是那份有人願意為妳解答、與妳一同分享食物的溫馨,使這碗粥變得更加美味了。

還記得大堂哥比較愛吃,下午他偶爾會自己烤吐司沾花生醬,或是去冰箱拿冰棒來吃。伯母見到他去拿冰,就跟他說:要問其他人想不想吃。於是他就會有點好像不耐煩地問我:要吃嗎?如果點頭,他就會順便拿一支給我吃。記得有次我吃到紅豆口味的,覺得不好吃,於是下次他問我時我就說不用,沒想到拿出來竟是三色冰,就是圓圓的上面疊成白橘綠三種顏色,對我而言很好吃的一種冰棒,這時當然不好意思改口說我想吃,只好眼巴巴地看著人家吃囉。當下的領悟應該是,下此再被問到時一律都得說要,遇到不想吃的再退還就好了:P

在伯母家的回憶幾乎都是好的,可以和堂哥堂姊一起吹冷氣看電視,看堂哥養的巨無霸蠶寶寶、新買的金剛戰士、下雨天穿雨衣偷偷出去玩等等。許多事長大後就不復在了,但每次去到伯母的新家,她總是帶著我們一一介紹房間,然後再煮頓飯請我們吃,這番親切與待客之禮,似乎從曾因時間而改變過,因而也留下了一些點滴供我回味,想想搬家至今,自己都還未招待過伯母呢,偶爾見面也僅在幾次大場合上,鮮少主動去拜訪她,真是慚愧慚愧。
水色咩 發表於 1:25 PM | 靜態連結 | 迴響留言 | 引用列表 | 觀看 (1199)

星期天, 五月 2, 2010

家裡有Mod的趕快訂有FX台的套餐

現在有一部影集相當好看,叫Mad Man

自從這星期三與星期四偶然看到兩集之後便愛不釋手

週六趁重播一口氣看了五個小時(5集)

 

慢慢地也發現了這部影集許多傑出的地方

隨著男主角丹的內心逐漸現出原形,我意識到mad man指的正是他

從丹小時曾被爸爸打到幻想殺了對方、以及他到聖瑪莉醫院探望貝姬時說的話看來

丹其實曾經精神崩潰過

目前看到的進度導演已經開始以鏡頭慢慢遠離丹、放大他孤獨的影像來呈現丹內心的徬徨與孤獨

同樣的手法連續用在兩段影集裡,導火線都是丹的女兒對他投以崇拜的眼神或關愛,在外韻事一堆的丹開始覺得承受不起女兒這樣真摯的情感

 

貝姬姊姊揭穿她的方法也很有意思

貝姬與有婦之夫發生關係,在不知自己懷孕、把陣痛當胃痛到醫院看診的情況下產下一子

已經結婚的貝姬姊姊把這小孩當成自己的扶養,對外貝姬依舊是個單身女性

貝姬對自己的小孩絲毫不關心,彷彿一切都不曾發生過

這時新來的年輕牧師對貝姬產生興趣,請教貝姬如何在大眾面前演講,貝姬姊姊對此感到憤怒,認為自己的妹妹太任性妄為,於是到教會禱告,隔著窗聆聽禱告的正是這名年輕的牧師

那麼大的窗格,牧師不可能不知道禱告的人正是貝姬的姊姊,同樣地,貝姬的姊姊也不可能不知道聽她傾吐內心不滿的正是有意追求自己妹妹的新任牧師

這一切就在雙方心知肚明、心照不宣、實際上是面對面的揭發但卻喬裝成隱密的禱告這樣詭異的狀況下進行

貝姬的姊姊說:牧師,我有罪,我恨我的妹妹,她勾引有婦之夫懷了私生子,大家都努力幫她,她卻當作什麼都沒發生一樣,那我的忍耐又算什麼?

從那之後牧師對貝姬的態度就變了,還在復活節活動時拿了一顆藍色彩蛋給貝姬,說這是給「小孩」的,在此之前貝姬同他說話時眼角餘光掃到了自己的兒子,嘴巴卻掩飾地說「這些孩子們...」,裝成她不是在看某個特定的小孩。

 

這些橋段的設計都很有意思,大家有空可以看看這部影集,最近鮮少看到能令人如此玩味的作品呢。

水色咩 發表於 2:04 AM | 靜態連結 | 迴響留言 | 引用列表 | 觀看 (4450)

星期天, 四月 25, 2010

前幾天幫兒子泡米精時因為水不小心放太多,結果加了很多匙的美國版美強生奶粉跟米精後還是不夠黏稠,不知是不是因為這個緣故孩子只吃了幾口就不吃了,我自己也因興趣缺缺加上怕拉肚子就沒吃掉,看著滿滿一飯碗的米精跟牛奶就這樣浪費掉,我突然想起「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這兩句話,雖然我們家不是有錢人,但用的奶粉跟米精都算一線品牌,很多家庭可能捨不得買,再加上前陣子新聞有兩個媽媽都沒錢給小孩買奶粉,一個是通緝犯只能餵小孩糖水,小孩虛到連餓了都沒力氣哭,於是這個通緝犯媽媽只好報警求救,另一個也是沒錢,只好跟警察借錢先買小罐的來用,相較之下我們真的是「朱門酒肉臭」,如果能把兒子不肯吃的營養米精分給那些小孩吃,不是很好嗎?可以的話還是希望每個小孩都能吃得飽,或許這也正是共產主義有機會興起的原因吧。

於是我決定下次泡米精的時候只泡一點點,吃不夠了再泡,如果每個媽媽都能抱持這樣的原則j我想應該能避免很多浪費吧,只是人有時候因為惰性(例如吃不夠得再泡一次)或是疼愛小孩(怕小孩吃不夠)往往會向「上」看準備「安全」的量而不是向「下」看準備最少的量,有時小孩沒那麼餓的話就會造成浪費。

小孩的衣服也是,很多人看別人給的二手衣有黃黃的奶漬或看起來不怎麼樣,就會不想給小孩穿,覺得「我的小孩穿這種衣服不會太委屈了嗎?」我的做法是只要料子好還能穿,就儘量給小孩穿,當然我也是挑過的,真的太舊或太髒了連自己都看不下去,我就會送到二手衣回收箱去,不會直接丟掉。

承蒙許多朋友的幫助小孩有許多衣服都是二手衣,也許有的外觀不怎麼樣可是穿起來還是很舒服,替我省了不少「治裝費」,反而是玩具因為都買新的花了不少錢。有個朋友的做法是讓小孩玩家裡面的東西,一樣可以玩得很開心,但就比較無法顧慮到色彩或一些可以刺激小孩的設計。我的想法是兩者並用,不需要被「益智」兩個字洗腦而去買過多的玩具,但也不能一項都沒有。

想想自己週遭看到的長輩多半很節儉,一套家具可以用二三十年,吃剩的菜捨不得丟一熱再熱,反觀現在的年輕人能做到這樣的實在很少。也許我們無法做到這種等級但起碼可以向他們學習,我自己比較喜歡的是每次煮菜都煮少少的,因為不喜歡吃剩菜,所以乾脆就不要剩。家具的話購買時要多想想是不是真的符合自己的需求,不要因為便宜或有在特價就隨便出手,以免後悔。最近就覺得家裡的布沙發不適合林口潮濕的氣候想把它換掉哩....想想還是木製的椅子比較耐用,皮的用久了也會凹陷,所以下次應該會選擇「板椅」,也就是木頭做的客廳椅,夏天坐了涼爽,冬天加個墊子就很舒服了,又容易保養,清水擦拭即可。

 

水色咩 發表於 12:35 AM | 靜態連結 | 文章分類: 咩的觀察 | 迴響留言 (1) | 引用列表 | 觀看 (1039)

星期一, 四月 12, 2010

兒子是個很愛笑的人

最近因為感冒笑容減少了,偶而還會大喊大叫來抗議身體上的不適

回想起來這應該是他第一次感冒

一開始我採取有點鬆懈的態度,吸鼻涕吸得並不勤,某些藥也是有症狀才給,而不是每四小時就一定給一次,原因是兒子身體一向很好,我以為不出兩三天就會自己好了,再加上自己其實也是感冒,心理與身體都有點倦怠,此外就是覺得藥還是少吃點比較好,如果小孩自己的身體能夠自癒,那就讓他發揮,不必太過依賴藥物。

期間到福容大飯店吃飯,取車時發現附近新開了一家德泰聯合診所,主要是耳鼻喉科跟內科兩類,先生問我要不要看(到啄木鳥診所時只有兒子看了醫生自己沒看),我搖了搖頭,但心裡已經留下印象,因為我一直認為耳鼻喉科比較專業,所以這間診所自然被我列入以後可能會來光顧的對象

一週下來,看看兒子並沒復原多少,儘管沒像當初高燒到38度以上,感覺也是動不動額頭就熱熱的,眼角有些下垂,看父母的時候不常笑了

期間兒子有一種表現是會大喊大叫,而且喊的時候表情不是很開心,作媽的雖然直覺有問題,但因為正值小孩長牙,下牙齦已經破了,有點搞不清楚他的喊叫究竟是因為長牙不舒服,還是感冒不適,或是正在牙牙學語想測試自己的音量跟發音?

直到啄木鳥的藥用完了,再加上這幾天的不正常表現,我決定帶他去看耳鼻喉科。這裡考量的有幾點,首先,孩子還不會說話,如果他真的身體哪裡出問題了我們不會知道。第二,啄木鳥的藥顯然效果不夠好,起碼在兒子身上是如此,不然不會過了一週還沒好轉,因為我後來都很認真地投藥。第三,我也擔心小孩鼻塞太久會變成鼻竇炎或中耳炎等更嚴重的問題,我知道有些小孩感冒時拖太久,鼻子嚴重發炎治好後卻變成過敏性的鼻子,先生就是有點這樣,所以我不希望小孩也這樣,因為不僅帶來生活上的不便(跟一輩子),鼻子也會因為常常擤皮涕而變醜。

切入重點,德泰的醫生先用特殊的器材照耳朵,確定中耳沒有發炎,再看看鼻子、喉嚨,鼻子用專業器材把鼻涕吸乾淨(吸的過程一直哭,我怕吸力太強問醫生,他說不會受傷),喉嚨醫生看了就說腫得蠻嚴重的,於是我就知道兒子大喊大叫的原因了。

由於鼻竇炎臨床上不易診斷,醫生說他鼻涕蠻濃的,再加上已經一週了,就直接開鼻竇炎的藥,另外當然就是喉嚨痛,發燒時要用的藥、肛門塞劑等等。當我們到隔壁藥局領藥時,藥師幫我們把所有藥磨合成單包藥粉,另外搭一罐糖水(可用可不用),有趣的是,他說這個藥比較好,不能見光,連日光燈都不行,還指了指身後的向日葵圖案說不然就會變成這種顏色(從淺黃變深黃)。他看先生一臉狐疑,就知道他沒碰過這種藥,於是直接到裡面拿了一個空藥罐,讓我們把藥包放入藥罐後冰入冰箱,等於用雙重防護來防止藥物變質。

回家後馬上給小孩投藥,五小時後再投一次,小孩的心情明顯變好,回復成先前愛笑的本性,這時父母心目中的大石才落了地。

有了這次經驗,以後應該會多多利用德泰這間診所。當然啄木鳥的醫生護士都很親切,專業度也不錯。可是我覺得啄木鳥的藥分成三罐,餵起來比較麻煩,再加上都是藥水,感覺上藥效較弱。德泰幫我把藥磨成一包,再搭配糖水以防小孩拒食的方法我比較喜歡。另外就是醫生與藥師說話明快、處理得有條理且廢話不多,比較符合我的個性,我喜歡直接聽到重點。還有就是他可以幫小孩吸鼻涕XD

相對地啄木鳥的醫生屬於較會寒暄的禮貌型,但有時就是不夠直接,例如診所沒有尿袋了也不好意思直接跟我說,後來護士要我回家從小孩的尿布擠尿時我有點傻眼,怎麼可能擠得出來,就算能我也不會為了收集尿液而讓小孩忍耐到整張尿布都濕答答的才換,因為我從小孩一出生開始就採取勤換尿布的姿態,老實說尿布用得還蠻奢侈的,為的就是不想讓小孩得到尿布疹,所以怎麼可能會願意這麼做呢。看到這大家應該都知道我會去哪裡讓小孩驗尿了吧,當然就是長庚。啄木鳥的護士還跟我說不然可以去跟藥局買尿袋,他們自己的藥局沒賣,德泰的也沒賣,打從一開始這就是個不實用的建議,雖然知道我還是"蒙問"。

像這種情形我就會希望醫生直接跟我說,讓我去別的地方驗,也許他是好意想親自幫我看報告,也許是想多做生意,不論是那一種,我都希望診所能有「不必在我」的態度,如果診所有尿袋就用,如果沒有,去長庚的小兒泌尿科也行啊,我會希望醫生這麼跟我建議。而事實上跟醫生幾次討論下來沒有結果,我也正打算找更專業的泌尿科看,這跟小孩鼻塞沒治好要改看耳鼻喉科是一樣的道理。

結論就是,小兒科只是個門檻,身體的各個部位,要深入解決或是找到答案,還是要看專科才行,這點小孩跟大人是一樣的,千萬不要什麼問題都只看小兒科。例如,如果沒有小兒泌尿科可選,那謹慎一點就是給小兒科看了以後再看泌尿科,一般感冒如果看小兒科沒好,那就去看耳鼻喉科,看小兒科只是想確認小孩有沒有不正常的徵狀罷了,等他夠大了就可以直接看耳鼻喉科。

 

 

 

水色咩 發表於 10:10 AM | 靜態連結 | 迴響留言 | 引用列表 | 觀看 (2949)

星期六, 三月 13, 2010

最近王清峰為堅持廢除死刑丟官

我個人是不感同情

為什麼呢?

因為廢除死刑根本上和人權無關,它只是基督教教義的延伸,即「人不該取代上帝決定生命的來去」、「人不該想扮演上帝」這類的觀念

王清峰說「廢除死刑是為捍衛憲法的生命權」、「廢除死刑是國際共識,如果因此真的丟官,恐怕也會變成國際笑柄」、「我是一個政務官,面對的不是違憲的問題,我面對的國際共識和國際識務,雖然面對很大的反彈聲浪,很大的壓力,人權還是要往前走」...等等。

可是我覺得這些理由聽起來都很奇怪,也就是表面上看似很有道理,其實隱藏著說不過去的盲從與迂腐。

怎麼說呢?

「廢除死刑是為捍衛憲法的生命權」,生命權的捍衛難道僅止於保護犯人不受殺害嗎?你如果讓他不要犯罪然後不要被殺害不是更好嗎?生命權的捍衛還有很多方面需要考量,包括維護一般老百性的生命安全等等。

「廢除死刑是國際共識,如果因此真的丟官,恐怕也會變成國際笑柄」,變成國際笑柄又怎樣?被笑的人就一定是錯的嗎?什麼叫國際共識?別的國家覺得不該有死刑你也就一定要跟著這麼想嗎?人家沙烏地阿拉伯一個強姦罪就可以判處死刑,強暴率超低,台灣呢?因此而死的人又有什麼好同情的?不要強暴就不會被吊死了啊。有時他人看起來落後的作法其實自有道理,重點是有效就好。

我面對的國際共識和國際識務...人權還是要往前走」,聽起來真的很偉大、很有理想,可是何謂往前走?講坦白一點,身為一個女生,天生力氣比男生小,你能保障我半夜兩點去seven買東西或夜歸時心裡毫無恐懼嗎?你能讓我像男生一樣放心嗎?你能讓那些沒錢住有守衛有保全感應卡房子的較窮階級也一樣不必擔心小偷或強盜嗎?

什麼叫人權往前走?我覺得能夜不閉戶、路不拾遺、房價低一點、生活好一點,那才叫人權。

 

有些人從小生活的環境比較單純或比較優渥,沒受過迫害也沒看過人性真正的險惡,長大後做事往往過於理想主義。特別是讀了書或接觸了西方世界的那一套就想直接全部拿來用,好似這樣比較文明,其實是受了潮流或傳媒的洗腦,某種程度地活在自己的高塔裡,看不見外面的「較低的地方」。我在學術界裡看過不少這種人,有時是覺得可惜,因為他們實在是好人,有時是覺得真的不敢恭維,因為有些老師只是活在自己的「安全空間」裡,連教都教不出什麼。我是覺得知識份子的傲氣,若少了真材實料和智慧,就變成了「臭氣」了。喔,應當還要再加上「務實」,才不會讓人覺得你是個「麻煩鬼」。

 

 

 

 

水色咩 發表於 3:39 AM | 靜態連結 | 迴響留言 | 引用列表 | 觀看 (1267)

[1] 2 3 4 > >>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