殤城
第二章 微釀的腐敗(修)
由 惡靈吉兒 發表於 7:38, 五月 28, 2008 | 文章分類: 創寫書語 |
網址: http://yblog.org/archive/index.php/8526
  接近中午時分的萊斯特廣場擠滿了各式小販、送貨員、雜耍團員和一些前來採購的平民,還有閒著發慌到處逛的上流人士。

  到處都是叫賣聲以及響亮的戲子鼓噪聲,擁擠的人群川流不息。踏入十九世紀初的萊斯特廣場由於附近增建了許多飯店,讓不管是想前來遊玩的各國豪紳、亦或是想在這個城市打出一片生機的平民百姓都有了暫時的棲身之所,相對的也讓萊斯特廣場更為熱鬧。

  正中央的花園聳立著莎翁的雕像,以呈四個方塊角組成的大方形廣場看似十分整齊,排列於道路邊的攤販各式各樣,其中甚至可以窺見異國人士販賣著奇妙的異國物品。

  販報小童正背著一袋今日最新的泰晤士報大聲嚷著今日最新頭條───某貴族人士的女兒在昨夜離奇失蹤。

  小童的嗓門訓練有素的發出最尖銳的音量,很快引來不少人群爭相索取報紙,小童在忙亂過後將幾個便士小心翼翼的收進口袋,又發現眼前伸出一隻白皙美麗的手指夾著一枚銀亮的克朗〔即60便士]。

  他情不自禁的睜大了雙眼,微張小口,倒不是因為那雙手美麗的不可思議,而是以他這種貧窮小孩很少看過克朗這種大值幣。

  「再看它就要跑掉了喔?」

  嬌俏的女孩聲音從耳邊傳來,小童還沒收回驚訝的神情愣愣的看著那名少女。年紀大約只大他一兩歲吧!!穿的很像男孩子,一頭金色長髮看起來十分活潑亮麗,他發誓他從來沒看過這麼白的女孩……就像童話故事裡的妖精一樣。

  看著無法收回情緒的小童,女孩又俏皮的拉開了笑容,直接將銀幣塞進小童骯髒的小手中,順手帶走一份報紙,消失在擁擠的人群中。

  而那名手中握著溫熱銀幣的小童只能呆愣在那裡,直到有人推了推他的肩膀想索取報紙才回過神來。雖然他還根本不知道剛剛看見了什麼!稚嫩的腦袋只能想著他遇見了一個天使!一個給他一克朗的奇妙天使。

  廣場向北的大型建築就是原本的萊斯特大宅,但現在已經改建為一所展覽大自然奧秘的自然博物館──Holophusikon

  繪畫展覽室中不少貴族正各自高談闊論著所謂高檔的品味,正中央專門給遊客休息的階梯式平台擠滿了偕同夫婿或受到邀約的貴婦們,唧唧喳喳的討論著八卦或是最新流行娛樂。

  捷歐在角落一幅繪畫前看見了那個背影有些陰鬱的捷斯。從離開城堡後,捷斯就一直是那副模樣,好像在計畫著什麼,但又像是在醞釀著什麼莫名的情緒。

  走近捷斯身邊,捷歐又站出那副男人模樣,叉著腰另一手拿著報紙微微拍打著皮質馬褲,想喚回那神游太虛中的弟弟。

  捷斯盯著眼前的畫像,黑白圖畫中幾名小孩穿著破舊的衣服擠落在畫像右下方,而正中央高站著一名戴著高帽、披著誇張黑大衣,嘴角露出兩顆尖牙的男人。四周森林精緻的繪畫出陰森的氣氛,左上角還畫了一輪灣月,身材瘦長的男人臉部表情十分難測。

  畫像下面的標題寫著:「邪惡與軟弱」。

  一般人看來就像是這名應該是吸血鬼的男人正想傷害幼小孩童,或許作者就是想要表現出弱勢孩童面對邪惡力量的無助,但捷歐知道這幅畫象對捷斯來說是另外一種意義。

  「畫的真醜。」

  捷歐笑著說,捷斯白了她一眼落下更毒的評語。

  「比妳的水鴨『天鵝』好看多了!」

  「看來主人教你的禮儀都丟到老鼠坑裡去了?別忘記我是你姐姐的身分。」

  捷歐很沒氣質的嘟著嘴抗議,展現出來的天真少女風味非常嬌嫩可愛,可惜在捷斯眼中那只是一個活了數十年的老女人在賣弄青春永駐的外表。

  有些想吐,他想著。

  「多我一兩分鐘出生就贏得姐姐這個稱號,該抱怨的是我……說就說別亂撥我頭髮!」

  兩個十四歲左右精雕細琢的漂亮孩童看似嬉戲玩鬧著,引起了不少母愛強烈的貴婦們注目,那角落居然還有半大不小的年輕女孩臉泛著紅像是欣賞著,就快要騷動起來。

  像是展現夠了「姐姐」的威嚴權利,捷歐才放過那頭鬆軟微亂的金髮,現出手上的報紙。捷斯還帶著不甘的斜視瞪著捷歐,頗用力的抽走那份報紙。

  算了!誰叫她是捷歐呢?雖然捷斯總喜歡表現冷酷,但他對捷歐的寵溺還是有的,儘管捷歐這個號稱是姐姐的女人一點也沒有「長輩」的風範。

  攤開報紙,在頭條上很快的看見那驚悚的標題:「歐洛克伯爵之女──伊漢娜神秘失蹤」。

  仔細看了內容,前頭介紹了歐洛克的家世,後面描述著伊漢娜的外貌特徵以及最後出現時間、地點,尾落寫了些對社會治安逐漸腐敗的政治評語。

  「我剛剛聽到幾個人談論,好像都認為是我們作的。」

  收集情報過後的捷歐很快跟捷斯討論起來,一般來說探查的動作總是以行動為前頭的捷歐去做,而捷斯則發揮他卓越的邏輯能力分析事物和線索。

  兩人的默契和能力,對王來說是不可多得的助手,雖然王一開始並沒有這樣打算,這也是意外獲得的禮物吧。

  「……但是報紙上沒有提到這些。」

  「沃爾特那個老頭子又不是白痴,他現在生病快死了,還想攀上主人讓他活久一點。」

  約翰‧沃爾特是泰晤士報的創始人,年歲不小的他很早就該將報社發行人和總編輯的職位交替給他的兒子小約翰‧沃爾特,不過他本人似乎不這麼想。

  「這些腦袋貧瘠的人類……難道他想當第一個被自己的報紙攻擊成長生不老怪物的吸血鬼嗎?」

  吸血鬼又不是長生不老丹,捷斯隱約想起曾經在報紙上看到現任的英國國王喬治三世曾派遣特使到中國。聽說那個國家的國王叫做乾隆,也十分嚮往長生不老這種東西,所以「長生不老丹」這個新名詞才會突然出現在歐洲。

  似乎不管是哪個時代的掌權者,都擁有過這種不切實際的幻想,只有他們才會明白不老的漫長歲月可不是那麼好吃的果實……

  感慨夠了的捷斯將報紙折回原樣,遠遠看見幾名對著他和捷歐指指點點的老女人好像想走過來跟他們攀談,很快的抓起捷歐的手走出博物館。現在他不想當個討糖吃的可愛小朋友,他限制自己給王的回答時間只有幾天而已。

  「失蹤女人的事情主人應該會派管家處理,現在我們要怎麼找到害安柏叔叔受傷的人?」

  讓捷斯有些冰涼的手握著自己,不知道為什麼捷斯的體溫比自己低很多,或許性情上的差別也會影響生理上的不同。

  「不能等安柏叔叔醒來告訴我們那天的事情……。捷歐,妳有想到什麼嗎?」

  對捷斯的問題,捷歐沒辦法理出思緒組織好自己的看法,對這些事情她一向很難描述出來,雖然有時候她的直覺和判斷力比捷斯好很多。

  「沒有。或許先去找失去消息很久的同族會有線索,這陣子都在監視收容所,有些事情可能遺漏了。」

  略歪了頭,捷歐又繼續說著。

  「我有問過一些在醫療所做事的同族,捷斯,你還記得納爾約夫婦嗎?」

  捷斯無聲的點了點頭,這時候他們已經走出繁華的萊斯特廣場,像正常人一樣漫步在海德公園中。土坡高低不平的鋪上綠油油的草地,觸目所見只有綠色的植物、樹木蔓延出一大片森林遠景。

  「聽說他們至少有三週沒出現了,也沒有跟他們領過血食。」

  「血食」是給那些不喜歡獵取人類血液的血族們分配的暫緩性食物,太久沒有吸取新鮮血液的血族會漸漸的失去控制血疾的力量,越薄弱的血族需要的量越少、也可以撐越久,但還是有它一定的時限。

  在捷斯腦海中浮現的老夫婦影像,那是一對相互扶持很久的夫妻,他們也有他們的故事,雖然並不是由捷歐他們這第三代繼承的,但捷斯對他們的印象很深刻,他跟捷歐都覺得納爾約夫婦很像他們以前的父母。

  「要不要去看看?」

  捷歐迫切的問著,不管是出自陌生的人類情懷,還是對同族的關愛,她不是很希望納爾約夫婦出什麼事情。

  「我親愛的姐姐,我從來不知道妳改變了個性還懂得先詢問才行動。」

  又是一句調侃,捷歐咬了咬下唇瞪了一眼捷斯,如捷斯所願迅速離開公園,當然並沒有人注意到兩名活潑亮麗的小孩在瞬間猶如鬼魂般的消失。

Copyright Reserved.本站圖文內容原作者版權所有:yblog.org 若欲轉載請先徵求本站同意並標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