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真田幸村
趙建銘案延伸閱讀:在權勢之前我們竟矮了身子
由 ivan 發表於 21:40, Jul 19, 2006 | 文章分類: 時事評論 |
網址: http://yblog.org/archive/index.php/6547
最近有很多有關趙建銘的反省、批評文章,其中我最喜歡的是台大醫院外科加護病房主任柯文哲寫的這篇「在權勢之前 我們竟矮了身子」,裡面提到的這段話,意義極為深遠,也是深刻的反省:
從趙建銘半途轉入台大骨科當住院醫師,升任骨科主治醫師,到專科醫師考試、論文評等、出書、擁有私人辦公室,專屬開刀時段,還有關說各種人事傳聞……。這些從頭到尾,我們都不是無辜的旁觀者,是我們的軟弱和縱容,讓一個年輕人最後陷入不能自拔的地獄。
柯文哲文中提到的德國納粹問題,讓人也想到台灣現時政局,太多的軟弱與縱容造就了今天的阿扁,無疑也讓近來不同人民團體對本土化所作的努力,蒙上了陰影。

該文中下面這段更是直逼趙建銘個人問題核心:

台開案、藥商回扣案、署桃院長案、斂財幾千萬、月刷百萬的奢華,這些都是突然發生的嗎?台大醫院一個外科系新進主治醫師是怎麼過日子的?早上七點半 morning meeting(晨會),白天帶學生上課、跟刀、看門診,傍晚找機會開自己病人的刀,晚上博士班上課、做實驗、深夜寫論文,運氣不好,凌晨還要來開急診刀。當每一個新進主治醫師這樣過日子時,趙建銘怎有時間去三井宴、內線炒股、到處看房子、介入各種人事案?
是啊,如果能夠這樣,他怎麼還有機會墮落呢?近墨者黑,近朱者赤,如果沒有人點醒他,放縱的結果就變成這樣。這些例子值得我們借鏡與反省。
迴響留言
EVIL一字的拼法,倒過來就成了LIVE,應該不是巧合而已?生活生存既然是生物的自然需求,所謂人這個生物,自也不例外。倘生活生存這個自然需求面臨挑戰,生物的直覺定想超越這個挑戰,然而,超越的方式所帶來得結果確有天壤之別。承認自己的不完美很難,以誠實的態度面對自己,發現缺陷及痛苦,並願意承受活在痛苦中更難,反而,以自欺欺人的方式,由於不能忍受自己的不完美,就把箭頭指向代罪羔羊,冥頑不靈地維持虛偽的自尊,反而來得容易的多。

不論是趙建銘或是其身旁的人,不僅無法點醒趙以誠實的態度面對自己,反而主動或被動的協助趙維持著虛偽的自尊;不僅趙的師長同儕皆鄉愿地的縱容趙,連趙最親近的家人更是不斷地用各種藉口來圓謊,訴諸同情或訴諸民粹,冥頑不靈地想要以虛偽的自尊,重回鎂光燈下,這些撒謊之輩們,謊說多了,反而理直氣壯地稱之為事實。

我們為了live,面對evil的時候,又是如何選擇的?
由 man 發表於 7:15, Jul 20, 2006 | 59.104.88.*
Copyright Reserved.本站圖文內容原作者版權所有:yblog.org 若欲轉載請先徵求本站同意並標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