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晨昏|DropTwilight
男妓拉尔夫.温克斯的故事
放棄晨昏发表于20:39, Jul 12, 2013 | 分类: 講訴 | 标签: 德国 社会 性工作者 |
网址: http://yblog.org/archive/index.php/12141

 

       克雷菲尔德.许尔斯——对于朋友们来说,44岁的拉尔夫.温克斯是一位英雄——他收了钱才肯做的事情,成千上万别的男人要付钱才能去做。不错,他是一名男妓。

       他最初学的是烤面包,后来做过的工作包括侍者、油漆工、铺地板工人、出租车司机等。他还在电话上卖过股票,做过美甲师,宰杀过猪和羊。

       温克斯花了很长时间试图找到他自己,他说现在他已经找到了。

       他从事这项职业已经有一年的时间。他陪同女性客户去用晚餐,度假......还有上床。目前他的客户名单上有60位女性。他对他能挣多少钱缄口不言,“你自己也能算得出来,”他对我说。

       从陪侍中介机构的价目表上你能找到一点线索:像温克斯这样的男性陪侍服务四小时的价格为600欧元,一周是6000欧元。许多女人,许多性,许多钱,这就是温克斯的生活,听起来像是男人们都喜欢做的一场美梦。

        在德国西部的克雷菲尔德.许尔斯,六月里的天气酷热,只有一场暴雨——还有几杯冰啤酒——才能让人从炎热中得到些许清凉。温克斯正和几位好友坐在一家咖啡馆的平台上。在他身边坐着一位脸色苍白的小个子男人,他戴着一副无框眼镜,温克斯介绍说这是他最好的朋友艾利克斯。温克斯说起到十月份他要和他的常客——一位52岁的女士一起去马尔代夫旅行两周,所有费用都由这位女性客户支付。然后他起身到吧台去付清这一轮的酒钱。“对于他做的事情我不觉得有什么问题,”艾利克斯说,“但我有他没有的东西:一位称心的妻子,一个孩子,还有自己的房子。”

       拉尔夫.温克斯没有孩子和房子,但是他有一位女友,他开宝马3系的汽车,还有一套不错的公寓。

       现在我们就在温克斯的公寓里,房间里有白色的墙壁和白色的家具。打破一片白色的有天花板上的吊扇,一张足球游戏桌,一个游戏控制台和两把看电视用的椅子。女清洁工刚刚来打扫过,现在温克斯要自己来做一点家务活——他要抖落一下与他工作有的关杂七杂八的事情。

服务不设限

       雇佣温克斯的中介机构名为“为女士提供陪侍”(Escort4Ladies),在这个机构的网站主页上写着“为女士提供独家的陪侍服务”。这是不是意味着陪同女性客户去听音乐会或参观艺术展览会,然后在享用了有鱼子酱和菲力牛排的大餐后再到总统套房里去恢复体力呢?温克斯是这样说的:“我们在餐厅或客户家里见面,我们谈笑风生,然后到了一定的时候我们开始做下一步的事情。完事后我们再喝上一杯,随便聊一会张三李四。”是张三李四而不是哈贝马斯或康定斯基——因为他的工作是提供性服务,他解释说。(译者注:尤尔根.哈贝马斯是德国当代最重要的哲学家、社会理论家,瓦西里.康定斯基是出生于俄罗斯的画家和美术理论家)

       在他客户名单上的女性年龄从30多岁到55岁左右,都是普通的女性。温克斯说他会让客户有一种感觉——就是他爱她现在的样子,包括松弛的皮肤和皱纹在内。

       男人想要寻找付费性服务可以到平价的妓院里去,在那里性交易的价格为每次100欧元,只要花得起钱他们可以玩许多女人。对于大多数男人来说陪侍服务的价格过于昂贵。但是对于女性客户情况有所不同,她们对便宜的性交易不感兴趣。在德国大约有12-24家为女性服务的陪侍中介机构。女性可以在网上查看男性陪侍的照片,还有年龄,身高和体型等方面的信息。有些男性陪侍还列出可以提供的服务:口交、肛交、群交等。有些人的服务范围设有限制,而温克斯没有。

       “在特定的时间范围里女人可以把我买去满足她们的幻想,”他说,好比说有男人想要她,这也是一种幻想。当交易完成后他会拿到一只装有现金的信封,其中有三成收入要交给中介机构。

       在他卧室的墙上挂着许多张他本人的照片:穿着毛皮领子和没有穿毛皮领子的温克斯、光着上身的温克斯,还有把手伸进短裤里面的温克斯。“有许多人以为我是一个相貌堂堂但又妄自尊大的家伙,我什么人都可以操,但我的人品一文不值。”他说,“但事实不是这样的——对人有所保留是一种保护自己的方式。”他说保护自己是他的一件大事,因为没有别人有像他这样的遭遇——在他九岁时他的生父离开了,他母亲的再嫁丈夫打她,他是在一个国立的儿童收养院里长大的。

       但他不是一个喜欢抱怨的人,他宁可谈一些开心的事情,就像是一把钥匙的故事。在他长大成人的收养院里到了晚上门是上锁的,这样没有人可以跑到外面去。“这就是为什么我选择去做面包匠的学徒,”他说,“收养院的职员不想在凌晨四点起来为我开门,于是他们就给了我一把钥匙,这样我就来去自由了。”温克斯在讲这个故事的时候变得难以置信地和蔼可亲。

“一个你可以去爱的男人”

       “你要有把自己推销出去的能力,”他说,“做任何工作都是这样:顾客买的不是产品,他们买的是你做的秀。”他能一直做秀吗?如果是这样,他不做秀的时候会有什么问题吗?“到目前为止我从来没有遇到过任何麻烦。有时你会遇到很难挑逗的顾客,我就对自己说‘好吧,第一步不行,我来走第二步,第三步。’从逻辑上来判断,我想实在不行的话就要采用一些辅助的性工具,但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用到过这些东西。”温克斯在木头的桌面上敲击了三下,“希望我的好运能继续下去。”他说。

       他说他从不讳言自己的谋生之道,人人都知道他是做什么的,包括他的邻居。他说当他第一次遇到现在的女友时就把自己的职业告诉了她,她大声地吞咽了两三次的口水。

       在中介机构的网站上,温克斯被吹嘘成一个“你可以去爱的男人”——但愿上帝去帮帮那些真要爱上他的女人。成年女人完全有能力来辨识幻象和现实之间的区别,温克斯也否认了这样一种观念,即女人会对任何向她灌输甜言蜜语的男人产生感情。换句话说,女人可以把性和爱区分开来。“在这方面女人为什么要不同于男人呢?当然我的工作是给客户一种被爱的感觉——在我为她工作的时间段里。”

       温克斯非常注意自己的身材,他每天都要锻炼以保持自己的体魄。他的身体是由他的意志塑造而成的,而他说他现在的生活也是一样。他有意保持单身,不让自己爱上任何人。他说他过去受到过太多的伤害,做出这样的决定也许“太过激烈,但是在一定的时候你必须建立一种保护机制。我的朋友就是我的家人。”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在这一行干多久。“我不知道在10年内事情会有怎样的变化,”他说。在他工作的中介机构里,只有几个上了50岁的男人。“但是你知道吗,假如我不能干这一行了,我就回去开我的出租车。”(转自译言网 译者: sunset123 原作者:Andreas Glass

 

评论
好文~感謝分享
旅行社发表于9:24, Dec 10, 2013 | 1.175.195.*
Copyright Reserved.本站圖文內容原作者版權所有:yblog.org 若欲轉載請先徵求本站同意並標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