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色咩
地瓜稀飯
由 水色咩 發表於 13:25, Jul 31, 2010 |
網址: http://yblog.org/archive/index.php/11551
我只有一個伯母,因為我的爸爸排行老二。伯母娘家信基督教,大概是因此傳承了一套很有禮貌的待人處世的方式,說話時總是面帶微笑(標準作業程式?),和奶奶其他不信教或只信傳統宗教的媳婦有點不一樣。

第一次吃地瓜稀飯是伯母熬的,那時我們全家已搬進某工業區的新居,伯父一家就住在我們隔壁,同一個廠區裡我們兩家的小孩總是會玩在一起。那時我是六個小朋友當中最小的,大概只有三、四歲吧,記得打棒球時我是連球棒怎麼拿都搞不清楚,好像是由大堂哥抓著我的手意思意思打一下的。有一次刮颱風,地勢低窪的工業區進了水,水淹至與離地十五公分的人行道齊高,哥哥姊姊還把我放進一個破鐵盆裡在水裡推著我走,說是要我演『摩西』。多年後我回憶起這段,還有點驚訝哥姊當時怎麼知道摩西這個人,我自己是很大了以後才知道的:P(該不會是伯母曾經唸故事書給大家聽吧?)

一天下午,我們照例在外面的工業區道路上玩,大概四點多吧,天空已經有點橙紅了,伯母走出來好像是對著堂兄姊們問的,說:要不要吃「含及埋」?,我聽了疑惑了一下,「阿恩,什麼是含及埋?」「就是蕃薯加粥下去煮的啊」我還是面帶疑惑,於是伯母決定煮給我們一起吃。

煮好了之後我們被喚進屋裡,當時以我的身高要看到瓦斯爐上鍋子裡的稀飯得墊著腳尖兒看,只記得伯母一面解說,說「這丟是含及埋」,用湯匙撈起蕃薯說「這丟是含及」,然後舀了一碗熱呼呼的蕃薯粥給我吃(當然其他人也有份)。一面看著我吃,一面問:好吃嗎?我點點頭,心裡想著:原來這就是含及啊,好好吃喔。從此我對蕃薯粥留下了極好的印象。是塊狀不是細條狀喔,塊狀的才能真正吃到蕃薯的美味。也許是那份有人願意為妳解答、與妳一同分享食物的溫馨,使這碗粥變得更加美味了。

還記得大堂哥比較愛吃,下午他偶爾會自己烤吐司沾花生醬,或是去冰箱拿冰棒來吃。伯母見到他去拿冰,就跟他說:要問其他人想不想吃。於是他就會有點好像不耐煩地問我:要吃嗎?如果點頭,他就會順便拿一支給我吃。記得有次我吃到紅豆口味的,覺得不好吃,於是下次他問我時我就說不用,沒想到拿出來竟是三色冰,就是圓圓的上面疊成白橘綠三種顏色,對我而言很好吃的一種冰棒,這時當然不好意思改口說我想吃,只好眼巴巴地看著人家吃囉。當下的領悟應該是,下此再被問到時一律都得說要,遇到不想吃的再退還就好了:P

在伯母家的回憶幾乎都是好的,可以和堂哥堂姊一起吹冷氣看電視,看堂哥養的巨無霸蠶寶寶、新買的金剛戰士、下雨天穿雨衣偷偷出去玩等等。許多事長大後就不復在了,但每次去到伯母的新家,她總是帶著我們一一介紹房間,然後再煮頓飯請我們吃,這番親切與待客之禮,似乎從曾因時間而改變過,因而也留下了一些點滴供我回味,想想搬家至今,自己都還未招待過伯母呢,偶爾見面也僅在幾次大場合上,鮮少主動去拜訪她,真是慚愧慚愧。
Copyright Reserved.本站圖文內容原作者版權所有:yblog.org 若欲轉載請先徵求本站同意並標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