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Gay男的狐狸精心情記事













星期天, 三月 8, 2009
【男狐狸精日記之5】猛男義消爸爸超大膽的性邀約:「到我家吧!」

我曾跟許多已婚爸爸上過床,在分享過我這麼多偷情的故事之後,好友W告訴我,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是義消爸爸那一段。至於原因,我想可能有兩個。一是,我終於在一個女人家裡的主臥房床上分享了她丈夫的身體,二是,其中還牽涉到生離死別。

這位義消爸爸,就稱呼他阿遠吧。

我跟阿遠也是透過網路認識,我們的住處離得不遠。見面那天,約在黃昏後的河邊散步。

阿遠平常在一家公司擔任倉管工作,個性熱心公益的他,也加入義消的行列。阿遠長相普通,體格相當壯碩,戴著眼鏡的他,臉上帶著幾分靦腆。

我一看到阿遠健壯的胸膛,下半身就有了反應。阿遠顯然也對我有感覺,趁著夜色昏暗,我們找了個地方互相親吻、愛撫。但在戶外畢竟不便,做了半套就收兵。

意想不到的大膽邀約:「到我家吧!」

過了幾天,我接到阿遠的電話:「今天晚上要不要到我家來?我老婆不在。」

我聽了有點嚇一跳,繼我所遇過最大膽的已婚爸爸J哥之後,難道阿遠將打破這項紀錄、更上一層樓?

不過,男人的性邀約,尤其是已婚的爸爸,令我難以拒絕。

騎著摩托車到達阿遠所居住的社區,我打手機通知他我到大門了。幾分鐘之後,阿遠下來接我,途經管理員辦公室,他跟管理員打聲招呼;管理員看了我一眼,然後也跟阿遠熱情打招呼。那時,我覺得自己像要做壞事卻被大人識破的小孩,有點緊張起來。

搭電梯到達阿遠住的那層樓,他示意我從現在開始要低聲。他輕輕地拿鑰匙打開門,我躡手躡腳地走進去。這時,真的開始有了「偷」情的感覺。

我們並沒有猴急地馬上進房激戰。阿遠招待我到客廳坐著,打開電視轉至無聲,還拿出飲料招待我。我想,阿遠自己也有點緊張,所以要有個「過場」來舒緩一下心情吧!

阿遠說,她太太在百貨公司負責專櫃,打烊之後還得算帳、整理,所以回家時間比較晚。他結婚多年,有兩個小孩,都上小學了。至於婚姻生活,對他而言只是一種責任,自從生了兩個小孩之後,他跟太太已完全沒有性生活。而他內心深處很清楚,自己的慾望所渴求的,是男性的身體。

阿遠抓的時間很巧妙,正好是小孩上床睡覺到老婆下班回家的那一個半小時之間。

入侵一個女人的感情堡壘,罪惡感與刺激感共生

聊得差不多了,阿遠牽起我的手,帶我上二樓的臥房。

「嗯,真的沒關係嗎?」我有點不安地問。

「別擔心,小孩都睡了。」

其實,我真正要問的,不是小孩是否已睡著,而是因為,他要帶我進去的,是他跟太太平常一起睡的主臥房。我雖然跟許多已婚爸爸偷過情,但從沒有一個爸爸敢帶我進他家,即使大膽如J哥,也只是讓我在他的書房跟他激情。

輕手輕腳地進了臥房,阿遠仔細地鎖了門、關了窗。躺在床上的那一刻,我有種入侵一個女人的感情堡壘,那種「罪惡感」與「刺激感」在心裡共生的複雜感受。

我跟阿遠脫掉所有衣物,彷彿也同時褪去身為丈夫與父親、以及身為外來偷情者的束縛。我們盡情地接吻、撫摸,享用著一個健壯義消的猛男身體,讓我簡直高潮上雲霄。阿遠在床上是如此溫柔,不斷詢問我他會不會把我弄痛,如果痛的話,他會輕一點,或是稍做調整,讓我覺得舒服。當下,我簡直感動得想哭,這是一位多麼溫柔體貼、為人著想的男人啊!

我跟阿遠陸續達到高潮之後,靜靜在床上緊貼相擁。過了一會兒,阿遠才帶我去浴室沖澡。我們一起洗鴛鴦浴,互相幫對方抹沐浴乳,待全身都是泡泡之後,又繼續相擁摩蹭,洗澡兼二度激情,我們都笑了。

擦乾身體,穿好衣服,我也該走了。回頭望著那張剛剛激戰過的床,想著這張床的女主人即將回家,今晚,她也會如同往常般睡在這張床上,但卻不知自己的丈夫才跟另一個男人在此激情過。我有一種很複雜的心情。

那天之後,阿遠跟我並未從此成為固定見面的砲友。事實上,阿遠一年只會打電話給我一兩次,而每次的連絡,當然都是為了做愛,而且一樣都在他家。

一年沒連絡,傳來悲傷的消息

後來,整整一年,阿遠沒有打電話給我。我有點擔心,首次打破「不主動連絡偷情爸爸」的戒律,打電話給阿遠。

手機那一端,阿遠的聲音顯得細微而悲傷,告訴我他沒跟我連絡的原因。「我太太……過世了。」

原來,阿遠的太太得了重病,養了一年都沒好,前陣子終於撒手歸西。阿遠說,雖然多年來跟太太已無性生活,但畢竟跟她生了兩個孩子,共組了一個家庭,這麼多年下來,總是有感情。

我向阿遠致哀,要他保重自己,畢竟往後單親爸爸的角色並不容易。掛上電話之後,我握著手機,心情久久難以平復。

最後一次激情後,給予他的家庭深深祝福

我以為,阿遠不會再跟我連繫了。沒想到,一年之後,阿遠又打電話給我,再度邀我去他家。

進入那個熟識的家門,心情五味雜陳。跟阿遠偷情多年,他的小孩從國小上了國中,歲月竟是如此匆匆。走到二樓我跟阿遠幾度激情的臥房,我心裡想著,這張床的女主人雖然不在了,但,我豈能自以為是地從此恣意霸佔?

跟阿遠汗水淋漓地享受性愛之歡,他還是一樣溫柔,但我心裡有種莫名的預感:這,應該是最後一次了。

果然,從此以後,多年來,阿遠再也沒有打電話給我。

有一天,我打開手機通訊錄,按哪按的,突然看到阿遠的號碼。我出神地看著那組號碼,好一會兒之後,按下了「刪除」。我心裡暗禱,阿遠的太太在天堂過得快樂,阿遠將兩個孩子健康而平安地撫養長大。(天平男)

More... funp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s Digg
天平男的遊園精夢 發表於 1:58 PM | 標籤列表: , ,

迴響留言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變無情了 還是我怎麼了
可是看了妳的故事 我並不覺得悲傷
而是覺得靜靜的

題外話說多了
所以....
妳跟這位義消維持了多少年呢?
由 r 發表於 10:58, Mar 28, 2009
76.30.106.* | 標記為廣告 | 回應此篇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感情事件看多了,其實也都不脫大致的模式。人,總也逃不過愛恨瞋癡。

我跟那位義消爸爸,一年見不到兩次面,因此也說不上「維持」彼此的關係。
例如,他已經兩年沒打電話給我,我雖刪了他的號碼,但他仍保留著我的電話,誰知道哪一天他會不會又突然打來,要我再度去他家。
天平男 發表於 0:02, Mar 31, 2009
218.175.44.* | 標記為廣告 | 回應此篇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張貼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引用列表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http://yblog.org/api/trackback/?id=9942
沒有引用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