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七號電影小說》、《明騎西行記》作者部落格
星期四, 三月 5, 2009
警廣全國網李遠時間《明騎西行記》專訪

警廣說起來離我住的地方並不遠,這次就乾脆漫跑過去,不過一邊跑一邊後悔這樣並沒有比較健康,因為沿路廢氣太多了...

到警廣的時候,遲了一點點,李遠見到我,說:「我還在想你怎麼還沒來呢!」我們稍微聊了一下,李遠問起台大男二舍餐廳,還有附近的「龍門客棧」,原來他才來台大醫學院附近吃過,其實醫學院附近吃的東西不少,我們說好下回有機會約在醫學院附近聚聚。

上次來過已經有經驗了,打完招呼直接走進錄音室,先聽李遠播報路況,唉啊,今天的狀況還真是不少,各位行車真是要小心哪。

進入正題後,在玻璃另一邊的李遠露出神秘的微笑,他播放了之前我為警廣台南台錄的祝賀警廣生日快樂的一段話,不過出了一點小烏龍,播放成PTT歷史群組小組長MRZ的,我連忙更正說這是MRZ的,不過MRZ是書的推薦人之一,所以也算有關的啦。後來在中場休息時間李遠播放了一次我的版本。

李遠一開始就說,他覺得真對不起歷史老師,因為他每天下班之餘抽時間,花了三個禮拜很認真的看《明騎西行記》,以前念歷史都沒有這樣認真。李遠覺得這本小說視野相當廣,很有企圖心,說是要追上金庸的作品。

其實我不敢和金庸相比,我認為金庸類型的小說,金庸已經是極致,不可能超越他了,所以,《明騎西行記》不論描述方式與故事背景時空其實都跟金庸別樹一幟,走新的方向,金庸是武俠小說帶著歷史,我是走歷史小說帶點武俠的方向,不過在節目上沒空提到這些。

李遠說與其他來介紹不如直接讓作者來親自講,於是問我故事的時空背景為何呢?我答道,故事中的主角,一開始跟隨鄭和下西洋,但來到阿拉伯半島南端的亞丁,也就是故事中的阿丹,發生了一些意料之外的事件,使得他脫離了寶船艦隊,往麥加、耶路撒冷,後續發展讓他甚至到了威尼斯、熱那亞,以及法國的巴黎。

李遠繼續問道,歷史小說講求虛虛實實,故事中到底有幾分是史實,幾分是想像?哪些人物是史實,哪些人物是虛構的呢?

我答,西方人物的部分,讀者可以參考附錄中的中英文人名對照表,凡是出現在表上的,就表示他是史實人物,其實相當多重要的配角都是史實人物,中國的部分,鄭和不用說,是史實人物,而故事中重要的配角馬歡,也是史實人物,他是《瀛涯勝覽》的作者,為鄭和下西洋留下寶貴的資料。

而故事主角宋慕和兩位女生自然是虛構人物,但宋慕的父親宋參軍,很多人以為是虛構的,他是史實人物,另外故事中安排馬歡有個哥哥馬喜,他是虛構人物。

說到這邊差不多中場休息了,李遠又開始播報路況,他在開場及中場分別播放了林俊傑的「江南」與「殺手」兩手歌,覺得這兩首歌很符合今天的話題的意境。

李遠顯得興致勃勃,很快又繼續方才的話題,他問說那故事的部分呢?我答其實整個故事我盡量走符合史實的方向,配角的生平與對話中所談到的歷史多半是史實,而宋慕雖然不是史實人物,但是譬如他在阿金谷會戰的遭遇...

在此我先講了一下阿金谷會戰,台灣或亞洲的讀者可能對它比較不熟,不過它是英法百年戰爭中最知名的一役,莎士比亞將它寫入《亨利五世》中,還拍成電影過,以我們熟悉的來打比方的話,就相當於《三國演義》中的赤壁之戰。

...在《明騎西行記》中,對阿金谷會戰大多數戰場描述都是根據史實,我也下了一番考據工夫,希望完全重現這場非常特別的戰役,不過最後頭宋慕和亨利五世單挑的部分當然就不是史實了,我想讀者應該可以很容易分辨出來XD

李遠說,以往讀歷史都是中國史歸中國史,西洋史歸西洋史,很少用這樣整合比較的方式來看,他覺得很棒,我說,其實當初正是發現鄭和第四次下西洋和阿金谷會戰的時間竟然這麼近,鄭和下西洋是我們耳熟能詳的一件歷史大事,而英法百年戰爭當時也進行到最關鍵的時刻,在尋找資料的過程中,更了解到,15世紀初,其實世界各地都正在快速改變,所以很想為大家介紹這個時代。

我說,我們現在想到中東,印象是落後保守、沙漠、挖石油,但是其實中東當時是歐亞貿易的中樞,伊斯蘭帝國在那時雖然衰敗已久,分裂為軍閥與小國林立,如故事中的阿丹國,只是一個小國,但是它卻是印度洋貿易的中樞,與周邊國家的霸主,相當繁榮。

想到威尼斯,我們可能印象是觀光盛地,但威尼斯之所以有那麼多漂亮的建築物可供觀光,其實因為威尼斯當時是歐洲的經濟中心,甚至可以說是霸主,小說中有提到,當時的威尼斯正在進行大改建,舊式的建築物漸漸變為我們現在所見的華美建築,就是在那個時期開始的。

又提到巴黎,我說現在我們對巴黎的印象是花都,但是當時沒有公共衛生觀念,巴黎是個相當骯髒的地方,小說中有詳盡描述,都是史實,李遠附和道,他看到這段有去做功課,查了一些資料,當年的巴黎的確就是如此。

說到此節目時間到了,李遠播完路況,我們在播報新聞時間在走廊外又聊了一陣子,李遠說,其實他真的很喜歡這本書,也覺得這本書題材相當廣,很想好好花多一點時間跟我聊,可惜節目時間真是太短了,雖然休息時間可以跟我私下聊,但是他下一節還有節目,只能談一下下,覺得很可惜,我說沒關係,他有我電話,有空碰碰面就好了。

李遠問說接下來的寫作計畫是什麼,我說我手上還有一些作品,不過接下來應該會是《明騎西行記》的續集,接著又討論了一些有關瑪格麗的事,然後李遠就得趕場去了,於是我向他道別,今天的警廣行就到這兒囉,下回再到「龍門客棧」談天說地好了。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