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blog = yourblog,你的優質部落格。願真田幸村紅鎧策馬赤備突擊的身影,帶給我們更多的勇氣。
星期三, 一月 12, 2005
那又怎樣呢
其實我不想死的,我也知道自殺很不負責任。

可是在我最低潮的時候,我往往會想用自殺解決。

今天去外科,遇到同一個醫生,他用了一種近乎唾棄的憐憫眼神看我。



『痛嗎?』

「很痛。」

『妳有沒有想過真的死了會怎樣?』

「其實我覺得真的難過的只有瀕死前幾秒,我倒不覺得死後還有什麼。」

『為什麼會想死?』

「太多事了,說不出來。」

『妳有宗教信仰嗎?』

「沒有耶,我不太信那種東西。」

『那妳信鬼嗎?』

「信。」

『不怕妳死了之後變成鬼?』

「唔~說不怕是騙人的,可是真在那當頭,可是又會覺得反正也不會比現在這樣糟了。」

『妳真應該去看看心理醫生的。』

「我也這麼覺得,只是一直沒遇到個合適的。」



手術結束,除了手上包紮的一坨,還多了一張名片。



常常在想,很多時候,生活中的每個人,都讓我產生了一點壓力,每個人都一點點一點點,日積月累,也是很多的,有時候就算我很清楚的告訴對方,得到的回應大多是「不過是一點小事,妳怎麼連這樣也受不了」,那讓我不知道應該怎麼說,也不知道要怎麼接受。

我不想死的,我想逃離我生活的一切一切,包括網路。我知道我需要休息,我知道我要好好的養身體好好開刀,但是那又怎樣呢?
More... funp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s Digg
發表於 11:20 PM | 文章分類: 瑣碎

迴響留言
不管做了什麼,尊重妳的行動。
但是,要記得,要愛惜自己。

加油吧,別灰心。
ivan 發表於 23:38, Jan 12, 2005
208.97.143.* | 標記為廣告 | 回應此篇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其實我很討厭自己喔 非常的討厭 從小就這樣 ˇ_ˇ

覺得世界上最難接受的就是自己
發表於 0:28, Jan 13, 2005
218.162.141.* | 標記為廣告 | 回應此篇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也許了解很多,也許懂得很多,也許看過很多,但依舊有許多東西,你並沒有真正深刻地體驗和感受,只是以一種旁觀者姿態冷冷地看。

生命的意義是長遠的課題,總有些東西可以撼動你,讓你不捨,讓你難過,那也是歷程之一。我不會跟你說生命多麼寶貴,畢竟四肢健全又輕賤生命的人多的是,也不差在妳一個。有著不壞際遇卻整天覺得了無生趣的人也有,比如我。一個人要怎麼活也是很重要的。就算不重視現實,也可以用另一種方式去感受。像布袋戲也可以一面看一面思考每個人的人生際遇,怎樣活?怎樣做選擇?在那樣複雜又單純的環境。

只有自己,才可以保護自己;也只有自己,可以救回自己。就算你什麼都沒有,仍然有自己這個靈魂的存在,不試著去喜歡唯一的擁有,會將你擁有的都變成沒有。自我毀滅是你的選擇,卻不真的是個一了百了的方法。是的話,妳幹嘛還在這裡看我的回文?
由 Sweetown 發表於 18:32, Jan 13, 2005
144.214.105.* | 標記為廣告 | 回應此篇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張貼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引用列表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http://yblog.org/api/trackback/?id=989
沒有引用

訪客來源網址(僅列最多的10個外部來源):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