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家 roylin1003.blogspot.com
星期二, 十二月 2, 2008
季謙吾(0.01)
古書男子 說:
泡澡真的能刺激思考。巴貝,你準備好被捏了嗎^_<
Balberith 說:
啥?
古書男子 說:
這是一個很難得的經驗:在作品發表之前就被捏了。你準備好了嗎^_<
Balberith 說:
你忘記了嗎?我不怕捏的XD
古書男子 說:
其實火鳳一開始就捏了:燎原火會和司馬家為敵。所以這也是老把戲了。
好,這個故事這樣的:一個宇宙時代的魔法故事。


 
古書男子 說:
"從前有三個種族,一個愛知識,一個愛肉體,一個愛心靈"。埃普是熱愛知識的種族,他們認為自己就是神,宇宙就是他們的實驗場。
這個種族的機械科技非常發達,尤其是將人體零件替換為機械的技術,除了腦部之外他們都可以更換,還有保固。
不過他們遇到一個問題,後來被統稱為"人機介面免疫排斥症候群",也就是越來越多埃普人的肉體部分與機械部分衝突。
於是他們開始進行大規模的生化實驗,企圖打造所謂的"生物機械",也就是讓某種生物的組織強度足以和金屬抗衡,好來打造適宜的移植品。
在嚐試的過程中,他們培育了一種後來稱為"異菌"的品種。原本是希望藉由異菌生物膜的堆疊(類似冷兵器的百折鋼)構成適用的組織。但是實驗的結果是「這個種族併吞性太強,甚至連同胞都不放過,所以沒有發展的可能」,於是放棄。被丟棄在一個地殼活動非常激烈的星球銷毀。
經過長時間的培育,埃普人"望月"終於成功完成了生物機械材料"磯釘質",解決了人機免疫問題。
依照慣例,國家沒有永遠的和平,只是問題暫時還沒發生。 

Balberith 說:
所以他們發明了人造蟹殼!
古書男子 說:
我一直在思考我這構想是不是來自那隻螃蟹鋼彈XD
Balberith 說:
應該是了XD
古書男子 說:
以後人家訪問作者親友時你可以這樣爆料(喂)
Balberith 說:
http://i63.photobucket.com/albums/h132/asc00013/2409329579348093572236523.jpg
這隻嘛
古書男子 說:
喔喔喔!終於重新得到這張照片了!
Balberith 說:
XD 

古書男子 說:
人機免疫問題解決之後,埃普母星遭到一顆"孢子囊"入侵。這顆孢子囊來源不明,最重要的是它的表層竟然經過宇宙射線的衝擊與大氣層的摩擦。
其實這顆孢子囊是某個"人",從那遙遠的熔岩星球投過來的。後來,這人被稱為"聖天使"。
聖天使來源不詳,祂降臨在異菌被廢棄的星球,重新培育了這個物種。這個物種不但貪吃,而且吃什麼像什麼。
培育的過程,推測是聖天使到其他星球捕抓獵物回來飼養,於是異菌開始具有各種各式各樣的生物能力,並且開始能夠進行寄生,改造宿主以符合工作目的。
由於所有的異菌都完全服從聖天使的意志,所以牠們並不會團結合作,所有的合作行為都是聖天使直接遙控的。
這顆孢子囊正是聖天使的先鋒,聖天使對於益菌的陸戰能力非常滿意,但卻又於生物的先天限制,無法讓異菌往太空發展,於是祂派出這顆孢子囊,要竊奪埃普星"生物機械"的秘密。
經過一連串的滲透,埃普星的知識家皇帝"望月"被捕獲了。埃普進入鎖國時代,嚴厲的管制領空。
獲得望月大腦的異菌急速發展,很快的具備太空旅行的能力。已知宇宙的四分之一成為囊中物。
鎖國時代的埃普星極力想要解決異菌問題,不斷尋找各種機會。但是這個種族認為生物的所有活動都是量子行為,所以忽略了"心靈"的研究。偏偏,異菌的最大弱點就是對於心靈影響毫無抵抗力。
在眾多埃普人當中有個菜鳥,被稱為"射日",射日被稱為射日是因為他極力想證明心靈活動不屬於量子行為,被譏笑為"想射下太陽"。
鎖國時代的埃普突然間變得不能容忍這種異端研究,所以射日只好離家出走。
依照慣例,異鄉遊子都會拋錨或者遭竊。射日在離家非常遙遠的地方拋錨了。降落在一個充滿綠色植物的星球。 

bear.C~熊 說:
拋錨??
古書男子 說:
交通工具拋錨啦,東西被偷啦,簡單說就是陷入進退不得的窘境
bear.C~熊 說:
哦~
古書男子 說:
不過別擔心,埃普人不但各個都是馬蓋先,還是揹著全套工具的馬蓋先。
bear.C~熊 說:
充滿綠色植物的星球~~這也是必備的降落條件 XD 

古書男子 說:
為了維修自己的太空船,射日立刻就地發展了一個小型文明,在日升月落之間建立了一個足以維修太空船的工廠。
這些舉動驚動了當地人....當地人從來沒看過金屬製品。當地人是個虔誠的屬靈種族,他們立刻將這些報告給"神"知道。

 Balberith 說:
當地人改成原住生物好像比較好?"人"這個詞,好像存在許多誤會XD
古書男子 說:
噢,都是兩足步行生物。人的原意是兩足步行生物,不巧地球上只有一種兩足步行生物
Balberith 說:
原意不重要,看的人通常意見很多XD 

古書男子 說:
這些人的神不是什麼超次元的存在,"祂"是居住在靠近銀河中心的種族。這個種族自稱為"使民",他們的特殊能力是心靈投射。
使民之間都有天生的心靈網絡,就像爾斯人能夠聽到彼此講話一般。他們除了可以投射意念給他人,還可以串連起來投射到遠距離。
當所有的使民都串聯起來時,便可以將心靈力量投射到其他星球。
藉由這種方式,物質文明極端原始的使民引導了無數星球,成為這些星球的神。
然而顧名思義,使民並不認為自己是神。他們認為自己是神的子民,傳播福音。所以當信徒回報有"巨大而前所未見的異象"時,他們認為神蹟發生了。
在這個情報傳來以前,使民正在內戰。內戰的原因是,廣泛接觸其他星球心靈的結果,使得使民的心靈網絡發生雜訊,於是立刻開始針對這個雜訊做清除,卻發現怎麼樣都無根除。
這種不耐的情緒很快的引起更深沉的問題,也就是內鬨。
使民是極端潔癖的種族,除了繁殖期之外嚴禁肢體接觸。而這次內鬨讓使民非常困擾,甚至困擾到忽略了這禁忌,青年使民使用拳腳互相攻擊(雖然因為疏於使用,並未造成有效的傷害),史稱"肉體戰爭"。
肉體戰爭是使民母星日出的時候發生的。"神蹟"發生的時候,差不多快要日落了。參與肉體戰爭的使民聽聞神蹟發生,都非常的羞愧,於是立刻停止這禁斷(?)的行為。
透過信徒,使民與射日接觸了。射日一開始還半信半疑,不久之後發現自己進入寶山,自己畢生研究的心靈理論一直找不到觀察/實驗對象,現在竟然接觸到強大的心靈種族,於是欣然接受使民邀請,踏上其母星。
射日對於使民的一切都充滿好奇,當他會見使民長老時也不時觀察四周。這可苦了使民,因為使民還不敢讓射日進入心靈網路,所以只能用心靈投射與射日溝通;可是射日的心思一直東跳西竄,讓長老們以為"神"對他們感到乏味,所以不時的匍匐在地請求神的寬恕。
有道是旁觀者清。精通生物變化現象的射日了解到使民遇到的問題,提出"內部異變說",認為心靈網絡本身發生了質變,這是進化的現象,不應該恐懼。
於是射日自稱"觀察者",在使民母星定居下來,研究使民和心靈網絡的運作方式。同時,慢慢的將埃普機械改造為適合使民的形式,發展出後世傳頌、與生物機械並駕齊驅的心靈機械。
藉由射日的幫助,使民開始能夠進行實體太空旅行。他們也了解到遙遠的彼方有一種名為異菌的存在,於是開始整軍經武,迎接戰爭的到來。 
以上是背景。 

古書男子 說:
星海的人類是未來人類;現在的人類,稱為"爾斯"。
爾斯人,幾乎一無是處,肉體心靈知識都是宇宙墊底,而且種族內部信念紛雜,征戰不斷,原本被認為是沒有希望的種族。
到了小說主線的時代,使民科技也確實高過埃普,因為埃普完全不懂心靈科技 

故事主線的開始是,異菌內部叛變。
叛變的領頭是空軍首腦朵布林,牠是少數具有個人思想的異菌;最近牠進入發情期,想要與聖天使交配。這個慾望完全被忽視,連張好人卡都沒拿到,所以他怒而脫離,帶領麾下離開異菌領域。
由於牠們四處劫掠,因此被稱為"星蝗"。但是他們並不像異菌正規軍會完全吞噬當地物種,他們只是一直在找尋地殼仍在活動而又有生物的星球。

 Balberith 說:
要不要導入天敵系統?比方說A國的北極熊小隊戰績輝煌,威震四方。但是遇到B國的夜蟬小隊,就會輸的莫名其妙!
古書男子 說:
咦,我以為你已經發現了。異菌剋埃普,埃普剋使民,使民刻異菌。
Balberith 說:
不不,你是種族相剋。我說的是天運、天命之類的,蟬一定殺熊這樣XD 

古書男子 說:
偏偏有生物的星球幾乎都是老行星,星蝗總是得搬家。終於他們在某個橢圓銀河的第三懸臂上發現一個星球,地殼活動正值壯年期,而且物種繁多。
這個星球上有一個巨大的海盆,海盆當中有一連串小島,正好是地熱點,當地以持續的軟性火山噴發著名。於是星蝗便在這個地點降落了。
在爾斯人的歷史上,星蝗的登陸除了稱為第二次衝擊之外,還被稱為第二次珍珠港事變。
爾斯這個一無所長的種族,唯一被人注目的就是完整的藝術表達形式。文學、繪畫、音樂、舞蹈、戲劇、雕塑、建築、烹飪、遊戲,所有已知的藝術形式爾斯都具備了,這不得不歸功於該種族毫無秩序的個人主義。
在這個銀河,有三個強大的種族/國家:維洛,依梅埃,香格里拉。這三個種族都覬覦爾斯的藝術價值,明爭暗鬥的要把它納為己有。
星蝗的降臨打亂了星際藝術市場,來自爾斯的藝術作品身價暴漲,埋伏在爾斯的各國間諜也努力的"搶救"藝術品。
其實這工作已經進行很久了,他們不但偷藝術品,還把作者本人偷走。許多爾斯人看到的藝術品都是膺品,作家死亡其實是掉包。著名例子包括達文西,貝多芬等等,目前都是各國政要的座上嘉賓。簡單的說就是把生產線(?)偷走。
在眾多藝術品/人當中,有個獨特的小傢伙。這小傢伙本身沒有作品,但是他具有複製藝術的異秉。只要讓他仔細觀察藝術品或創作過程,他便能立刻仿製,唯妙唯肖。 

Balberith 說:
神之左手?你居然連富奸的梗都抄!
古書男子 說:
其實是他抄我(哭哭)
bear.C~熊 說:
XD
Balberith 說:
XD 

古書男子 說:
這小傢伙立刻被帶到香格里拉,稱號"永遠的第二名"。
但奇怪的是,這小傢伙沒辦法"組合"他所會的這些技巧。所以他始終無法自己創造作品。
這個小傢伙,叫做季謙吾。

More... funp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s Digg
古書男子 發表於 7:52 AM | 文章分類: draft, Fiction

迴響留言
尚無迴響

張貼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引用列表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http://yblog.org/api/trackback/?id=9466
沒有引用

Copyright Reserved.本站圖文內容原作者版權所有:yblog.org 若欲轉載請先徵求本站同意並標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