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Welcome!
帳號: 密碼:
進階選項 註冊為新會員 忘記密碼
所有文章: 73 | 迴響留言: 112 | 引用列表: 0 | 文章分類: 6 | 總瀏覽頁次: 440953 | 今日瀏覽頁次: 32
星期一, 六月 30, 2008
Midnight Cowboy───午夜牛郎
Midnight Cowboy(午夜牛郎)電影中的這首配樂如今已有各種不同版本,我比較喜歡似曾相識經典電影專輯的這首。

 

Midnight Cowboy(午夜牛郎)

會接觸到這部經典老片是因為在聽音樂的時候,被這首以口琴獨特風味吹奏出的悽涼所吸引。搭上他的片名「午夜牛郎」還真是拉高了我不少興趣,於是就去找了有關這部片的資料。

令我訝異的是他的演員居然是我喜歡的Dustin Hoffman(達斯汀霍夫曼)以及熟知的老牌演員Jonathan Voight(強沃特)

更令我吃驚的是,這部片榮獲奧斯卡最佳影片、導演、改編劇本等三大獎,在英國電影金像獎還得到最佳影片、導演、劇本、男主角(達斯汀霍夫曼)最佳新人(強沃特)、剪接。

在義大利電影獎,達斯汀先生還獲得最佳外籍男主角XD!真是獎項滿滿!但是,這部片裡面有許多性愛鏡頭,探討的話題在當時(1969年)可是十分勁爆的,同性戀、男妓女妓,所以被判定為X級(未滿17歲需家長陪同)的片呢!雖然現在來看根本沒啥啦(笑)。

也因此此片是唯一一部得過奧斯卡獎項的X級片喔!

Joe Buck喬巴克(強沃特飾演)飾演心懷大志想到紐約做男妓賺大錢的牛仔Joe Buck(喬巴克)是由強沃特先生飾演。

看了很多資料,總覺得跟我自己看影片時的感覺不一樣,因此我想完全以我自己的觀後感來說。

是一位窮小伙子,鎮日做洗碗工並不能滿足他的大志,他想當男妓,而他的自信來自於小時後奶奶給他的影響。片中時常有回顧到他小時後受到奶奶照顧的片段,我總覺得他奶奶似乎灌輸他不少錯誤的觀念。

而他也曾因一名女性受到心裡傷害……

導演刻意安排穿上牛仔裝,表示喬這個角色帶有美國精神的涵義,淳樸、勇往直前、天真、努力不懈,朝遭逢劇變卻已糜爛不堪的紐約市前去。

初到大城市毫無經驗的年輕牛仔,雖然滿腔熱血但卻有勇無謀,在這個已經被各種嬉皮人士、老練妓女污染過的底層社會,當然是被扒的一層皮都不剩。

身上本就沒有什麼資本的,滿腦子只想靠自己英俊的外表、透過自己美化過的藉口───滿足女人需要,來賺取女人的錢。但是他只落得被另外一名老妓女的哭訴表演討了錢去,然後又漫無目地的在紐約街頭晃走。之後他在酒吧裡面遇見了一名看起來十分頹廢的矮小跛腳男子(達斯汀先生飾演),他自稱為Ratso Rizzo(羅素里佐)在他眼中看似呆蠢的只是他的詐騙對象。

Ratso Rizzo羅素里佐(達斯汀霍夫曼)

里佐假借幫他找個拉皮條的來幫他仲介男妓工作,里佐在那裡的名聲並不好,本來有一位女子想警告,但被里佐打發走,那名女子也有一副看好戲的心態,所以並沒有多加阻止。

里佐帶往一名胖男子的公寓,聲稱那名男子就是個皮條客,然後向索取了20塊錢的仲介費後溜之大吉,而在面對胖男子奇異的舉動後才發覺自己遭到欺騙。

原來這名胖男子不過是個假借宗教名義的同性戀,根本不是皮條客。

氣瘋了的到處尋找里佐,但他身上的錢已經幾乎被騙光、又被旅館趕出大門扣留身上物品作為抵押,他無處可去,在這個紐約大城孤單一人窮困潦倒的行走。

最後他終於找到了里佐里佐對他苦苦哀求,表示自己有病且也是迫於無奈想活下去才四處行騙偷竊,不改善良本性放過了里佐,但他還是無處可去,於是里佐收留了他。

雖說是收留,但里佐所住的地方既破舊又窄小,在冬天寒冷的天氣甚至連水龍頭的水滴都會凍結。身體越來越虛弱的里佐整天只能發著抖緊抓住破舊的外套,和一起生活,兩人相依為命。

里佐的夢想是到邁阿密,那裡有溫暖的氣候、耀眼的陽光,整排沙灘上有眾多女人玩樂,而椰奶對他的身體有益處,在他的想法裡對生命還是有渴望,想要活下去。於是他對訴說自己的夢想,想勸誘到那裡做生意,但是他們需要車費。

眼下連食物都弄不到了,看著里佐整天咳個不停,在街上晃蕩想找生意,看見抽血站可以獲得一點錢,於是他就跑去賣血,到最後他還當掉了與自己相伴已久的老夥伴───收音機,來維持里佐和自己的生活費。

里佐費盡心思想辦法讓到飯店做生意,他偷取了一個皮條客的字條知道某飯店有幾名婦人想找男伴遊,於是打電話到仲介所取消婦人的預訂,讓取代。他看著走進飯店,腦海裡一邊幻想著自己到邁阿密以後的生活,彷彿充滿希望,但是還是失敗了。

某天他們獲得機會去參加一個奇異的派對,這派對聚集了各類奇異的人,獲邀的正是因為一身牛仔裝被邀請,而里佐想讓在這裡找到做生意的對象。

也或許是幸運之神終於眷顧了,有個妓女對他有興趣,並願意花費20塊錢買下他一夜,在里佐送他們下樓梯時,自己卻因為身體支撐不下去而摔下樓梯。緊張的詢問關懷,里佐強撐著身體並告訴他沒有問題……

擔憂的雖然跟著妓女到她家中,卻破天荒的發現自己的那話兒不管用!他不能理解自己為什麼會這樣,老練的妓女半開玩笑的認為是個同性戀,他是因為擔心里佐而不舉。

相依靠的兩人

在妓女的誘惑下,和心裡的衝擊,還是努力恢復了雄風並度過了一夜。

隔天他興沖沖的拿著剛到手的20塊錢買了一些食品、藥品給里佐,坐在椅子上的里佐告訴他,他已經不能走路了。

看著虛弱的里佐,儘管嘴裡說著些氣憤的話,但還是跑到外面去打電話給那名妓女想討點錢,卻碰不上。在外晃盪,遇上一名糾纏著他的同性戀,他跟著同性戀回到他住宿的旅館,想藉此拿點錢回去帶里佐走。

那名同性戀只肯給他幾塊錢,失去了控制攻擊同性戀,搶了錢帶著里佐坐上巴士離開紐約前往邁阿密。

途中,他為里佐買了件有著類似像夏威夷的花襯衫,為自己添購襯衫和西裝褲,丟掉了與他一路走來的牛仔裝。

在車上他對里佐說,他想要在那裡好好的工作賺錢,他的確不適合作男妓,他想好好照顧里佐……但里佐已經死了。

他告訴司機,司機看了看里佐對他說,現在我們什麼都沒辦法做,但是你可以送他一程,替他闔上眼皮。車上的乘客睜著大眼看著他們,摟住里佐的身軀不發一語。

到最後,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很多資料說他們是同性戀,我怎麼看都覺得這只是兩個在大都市裡掙扎生活的兩個年輕人,彼此惺惺相惜罷了。

在拍攝技巧上,有很多部分運用了遠鏡頭拍攝走在偌大街頭中,炫麗迷幻的色調光影作為背景和串場,顯示了底層生活人們的孤單,這部片很完整的表現了對當時美國混亂時局的不滿,探討人們最禁忌的話題,而這樣的故事卻不停的真實上演著。

喜歡經典老片的人可以去看看,但你可得有夠強的心臟,去體會灰暗人生的悲愁。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