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Gay男的狐狸精心情記事













星期六, 六月 28, 2008
【男狐狸精日記之4】午夜門鈴後的激情--J哥傳奇番外篇

我的鄰居J哥,一個已婚的爸爸,在那次當做分手禮物的約會之後,我們整整四年沒有見面。直到那天晚上,他突然來按我家的門鈴。

那時,我跟老媽正在看電視,我趕緊跑去接對講機。

 

「喂,請問天平男在嗎?」

 

一聽到那低沉渾厚的聲音,我的心悸動了一下。是他?他來找我幹嘛?這麼多年了……

「你等一下,我下去找你。」媽媽在家,時間又這麼晚了,我不方便請他上來。

 

走到樓下,J哥熟悉的身影,出現在眼前。我聞到酒味,他有點醉了。

「好久不見。」

 

「嗯,對啊。」

 

 一開始不曉得要聊什麼,有點尷尬。但我知道他要什麼。 

 

在公寓門口玄關幫他打手槍

 

「我媽在家,不方便。」

 

「可是,我好想要……。」

 

我把一樓玄關的燈滅了,將J哥的身子轉向背對馬路。我一邊拉下他的拉鍊,一邊注意著他身後有沒有人經過。

 

「嗯會不會被看到啊?」

 

「放心,有我看著。」

 

於是,我一邊向J哥詢問別後這四年的生活,一邊用手掏出他的肉棒,搓揉著。熟悉的溫度,熟悉的觸感。J哥神情開始恍惚。

 

「對不起,這麼久沒跟你聯絡,我太太管得緊……。」

 

「別說了,我明白。」

 

很幸運,一直沒人過來。我把J哥搓到射精之後,把那根放回他褲襠裡,幫他拉上拉鍊。

 

「趕快回家吧,好丈夫、好爸爸不該在外面晃得這麼晚。」

 

「我今天同事聚餐,報備過了……其實,我經過你家時,常會看你的燈有沒有亮,想說你在不在……。」

 

我有點感動。但,那又怎麼樣呢?

「嗯,我知道了,回家吧。」

 

送走了J哥,望著他離去的身影,覺得他老了好多。

 

這晚,大概是酒精作祟,讓工作、家庭與感情上的壓抑一下子放開了,他才會斗膽來按我家的門鈴吧。

 

嘆口氣,正要回樓上,突然發現地上那灘J哥的精液。我笑了笑,拿起信箱上的廣告紙,清理了一下。

 

走進家門,媽媽還在專心看電視,沒問我剛剛去哪裡,也許根本不知道我出去了一下。

 

沒想到,後來,我家的門鈴再度於午夜響起。

 

午夜門鈴預告激情

 

那天,晚上11點,媽媽已經睡了。我放著爵士樂,看著書,享受我最喜愛的寧謐午夜。

 

「叮噹~~。」門鈴突然響起,我嚇了一跳。拿起對講機一聽,又是J哥。

這次,我開門讓他上來。

 

J哥穿著西裝,頭上還戴著安全帽,身上的酒氣比上次更濃。

 

我牽著J哥的手,走進我的房間。睡在隔壁的媽媽傳出鼾聲,她一向睡得沉,不容易被吵醒。

 

J哥呆呆地佇立在我的床邊,眼神帶點醉意的迷矇。我把大燈關掉,只留檯燈的光;J哥做愛時一向不喜歡太亮。

 

我幫他脫下安全帽、眼鏡,把他襯衫的口袋一顆顆解開,一邊聽他喃喃訴說這些年來健康走下坡,為痛風所苦,頭也更禿了。

 

脫掉J哥的長褲與內褲之後,我把光溜溜的他扶到床上,幫他把衣物、手表、眼鏡依序排好,等一下穿上才不會遺漏。

 

轉頭望著J哥的裸體,我已經勃起了。這次絕不能像上次在門口那樣只做半套,誰知道還有沒有下一次的機會。

 

我從J哥的額頭、鼻尖、臉頰,一路吻向他的唇。我最喜歡他嘴唇的味道了。接著,再繼續吻他的脖子、胸口,一路往下。

 

他像個大型充氣娃娃,只是躺著任我玩。

 

他真的醉了,也累了。這次,他沒有射。但我才不管,他欠我一次;我騎在他身上扭動,達到高潮。

 

J哥清理乾淨,幫他一件一件穿上衣服,提醒他檢查一下有沒有遺漏東西。

「你身體不好,要好好保重自己。」我叮嚀著。

 

J哥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

 

「你知道的,我是最認份的狐狸精,絕不會給你帶來任何麻煩,吃乾抹淨就走也沒關係。」

 

「你……怎麼這麼說呢?」J哥的眼中有一絲悲傷。

 

我沒再多說什麼,送他下了樓。回到房間,媽媽依然熟睡著,絲毫不知隔壁的我剛剛才跟男人翻雲覆雨了一場。

 

我沒告訴J哥的是,已婚有小孩的他,跟我還能怎麼樣?如果這段感情真的可以持續,他就不會整整四年不跟我聯絡。

 

我躺在床上,回味著J哥剛剛留下的體溫與氣味。我知道,這些很快就會消散,只要讓我,多感受一下就好。(天平男)

 

 

More... funp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s Digg
天平男的遊園精夢 發表於 12:04 AM | 標籤列表: , , ,

迴響留言
Hi~

您好!
原本是藉由google搜尋斷背山的影評,
無意間便發現了你的部落格。

小時候,總覺得感情就是要「一心一意」、「絕對專一」,
在戀人彼此的視線、心中,只能允許容納一人,專屬一人,
但隨著年齡的增長,卻覺得事情並非如此絕對,
婚姻的空間太窄,僅能容許兩個人,三個人則顯得太擠,注定有人會傷痕纍纍,

而每個人的心呢?
宛如一個個上鎖的抽屜,外人無法窺探到全貌,
即使親密如枕邊人,也只能察覺到些許的異狀,卻無法深探,
抽屜的開啟與否,有時端賴當事人的自制與意志,
但當情緒和思念滿溢時,只能任其氾濫、潰堤。

或許,J的內心中有一處是收藏著你,
唯有透過酒精的壯膽,才敢傾洩四年的苦楚吧!

抱歉~我並非當事人,也絕非要強做解語花,
只是透過你的文字,感受到那股抑鬱的感情,與曾經滄海的無奈,
希望不會冒犯你太多。

由 hermit 發表於 19:18, Jun 29, 2008
220.140.11.* | 標記為廣告 | 回應此篇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Hi,Hermit:

非常感謝您的留言。
真沒想到搜尋「斷背山」的影評,竟然能找到我這個部落格。

您說得沒錯。每個人心裡,都有許許多多隱密的抽屜;
到底有幾個、裡面又藏了什麼,只有自己知道,
身邊的人,無論多親密,都難以一窺全貌。

謝謝您點醒我,J哥心中的抽屜,至少有一個收藏著我。
其實,對我而言,又何嘗不是如此。

我跟不少已婚爸爸在一起過,他們常被大眾指責對婚姻不忠,
既然選擇了婚姻,卻不遵守誓約,拖累了另一個女人……。
這些我都了解,我也不能說這樣的指責不對;
只是,我深深了解這些爸爸們心中難言的苦楚與壓抑。

在這些爸爸們年輕的時候,同性戀仍是禁忌,相關訊息更是貧乏,
他們還沒有機會了解自己真正的感情取向,
就被長輩的壓力與社會的期許推向他們其實並不想望的異性婚姻。
娶了妻子、當了爸爸之後,若是一輩子不知道同志的訊息也就罷了,
偏偏現在社會比以前開放,有太多機會讓他們重新發現自己內心深處真正的性向與感情依歸,
然而,他們又背負著家庭的責任,有苦難言。

這些,我看在眼裡,替他們感到心疼。比起他們,我自己幸運多了。
我喜歡已婚男人的穩重,也願意成為他們心中隱密情感與慾望的出口,
而且絕對不影響到他們的婚姻,甚至主動提醒他們:「該回家了。」

再一次,非常感謝您的善意。

由 天平男 發表於 23:04, Jun 29, 2008
218.175.34.* | 標記為廣告 | 回應此篇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我絕對比你小太多了

但是,你寫的文章有夠精采!

超喜歡的...還有0.0

還有什麼你來我部落格的留言版問我吧!

你會不相信的
發表於 16:31, Jan 15, 2011
125.232.161.* | 標記為廣告 | 回應此篇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張貼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引用列表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http://yblog.org/api/trackback/?id=8675
沒有引用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