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Welcome!
帳號: 密碼:
進階選項 註冊為新會員 忘記密碼
所有文章: 73 | 迴響留言: 112 | 引用列表: 0 | 文章分類: 6 | 總瀏覽頁次: 443545 | 今日瀏覽頁次: 16
星期一, 六月 16, 2008
第四章 陰暗的蠢動3
  只是很可惜,那副表情並沒有讓蘿莎欣賞很久。王低垂了眼眸,再度張開時已經恢復淡漠,微揚了下巴高傲的勾起微笑。

  「我早該想到的。能經歷獵殺異教徒風波卻存活下來的鍊金士,只有西班牙王室貴族。」

  「她」也是。所以,眼前的女孩,就是「她」僅存的某個沒落遺族。

 

 

  「但妳的髮色並不屬於西班牙人。」

  蘿莎摸了摸自己的紅髮,輕輕的說著。

  「我是鍊金士的繼承者,經過五百年前那件足以毀滅家族聲譽後的……培育者,唯一成功的。」

  王繞著蘿莎走到她身後,靠近她的耳邊耳語。

  「妳不會是……想來告訴我,五百年前那噁心的詛咒事件,你們不知道?」

  蘿莎忍耐著耳際的搔癢,繼續嘗試說明她出現在這裡的意義。

  「或許有人知道……但我們沒辦法阻止,公爵大人。我們想彌補所有的過錯,導亂為正……」

  她微撇頭,讓自己的鼻尖與王在耳邊的臉龐接近到幾乎能磨娑的距離。

  「我,就是為這為目的出生、教育,這是我的命運,我是來解放所有受血疾詛咒的人類。」

  他們凝視了幾秒鐘,先退開的是隱忍內心怒氣的王。

  他走向小書桌,背對著蘿莎,遏止自己想掐死她的舉動。

  「哼……很可笑,太可笑了。你們創造它、任由它蔓延,現在才來說你們要贖罪?這五百多年的痛苦,妳以為憑妳一個人就可以結束?」

  「我知道你受到很大的傷害,但是你不能再讓它繼續下去……」

  「現在妳聽好,妳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傷害!否則妳就不會站在這裡直視著我說那些可笑的話。被掠奪的是我,袖手旁觀的是你們,現在我不會任由妳───一個卑鄙的鍊金士,再奪走我所有的一切!」

  蘿莎睜大了嘴,不知道要如何敲醒這個固執的男人。

  「你根本不知道你在做什麼!你以為當個王、給患血疾的病人好的居所、供應他們血食就是保護他們嗎!?你只是讓他們變成其他人眼中的怪物!」

  「不要評斷我的作為,小女孩。」他看著蘿莎,知道她了解的太少了,所以才如此無知。

  「妳不懂我如何在延續百年的戰爭中如何存活下來,妳也不會明白當黑死病蔓延的時候我如何拯救那些失去孩子的母親、即將失去父親支柱的家庭。妳只是生活在溫室裡的花朵,妳根本不了解所謂的痛苦。」

  「所以延續他們的生命讓他們變成現在這個模樣,就是你拯救他們的方式?」

  「是誰造就了這些戰爭?是你們人類。是哪種人貧乏自大的知識造就低層社會的腐爛?還是你們。是哪一種神可以允許小孩在還沒享受人生就飽受災難死去?哪一種慈悲的大自然法則放過那些捨不得親人死去的悲哀?這不公平!」

  咬著牙,王金色的瞳孔激烈的轉動著,蘿莎閉起眼睛,不想接觸過多沉痛的語氣。但她還是說出了王最不能理解的話。

  「你不能阻止生命的逝去,公爵大人。你永遠不懂得什麼是放手,是嗎?你要讓自己背負這個詛咒多久?老天,你讓自己孤獨多久了?」

  蘿莎的眼眶裡滿了淚水,她用接近疼惜的眼神看著王,卻不知道她其實正刺傷著孤獨的男人。

  「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有一天妳會被妳自以為是的善良害死。」他避開那眼神,恨恨的繼續說。

  「妳的憐憫,對我們是諷刺、是毒藥,如果妳真的認為妳是想保護這些人,就不要激怒他們,踐踏他們僅存的自尊。」

  「那也是你灌輸的觀念,不是嗎?你建立這麼龐大的血族系統,目的是什麼?」

  「慢慢的,妳會知道,只要妳待的夠久……聰明的活到我收成果實那天。」

  王走向那扇暗門,想結束這段談話,他受不了蘿莎幾近殘酷的憐憫,但蘿莎卻不想放過他。

  「你剛才說,你拯救了他們。我想請問,獵殺異教徒時,你在哪裡?」

  伸出手壓在牆壁上的身子明顯的抖動,顯然蘿莎的問題帶給他不小的震撼。他沒有轉過身,而是帶著難以分辨的語氣回答。

  「想評斷我的罪惡,先自問你們的過錯。」

  「你看過那些女人、小孩如何被凌虐嗎?你看過嗎?她們不管是承認或不承認都得死、都要背負著莫須有的罪名恥辱的死去……」

  「我知道,我甚至可以大方的告訴妳,我就是策劃這件事情的人,是我推動教會去做。」

  男人無情的自白,瞬間讓她猶如墜入冰雪裡般的感到寒冷……

  多麼冷酷的男人。

  而她居然還以為他其實本性善良、寂寞而又溫柔,第一眼見到他還為了他莫名心動,這是她第二次深刻了解到自己有多麼的天真……她單純,她愚蠢,簡直無知的不可饒恕。

  但她慶幸,這種不成熟的迷戀很快就被搓破,省了那些尷尬的時期。她抖著音,因著那股憤怒。

  「我有個朋友就死在教會審判下,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唯一能跟我聊天的朋友。」

  王回頭看著她,表情複雜。近年來的女巫審判已經大幅降低,甚至不再公開,但私底下動用私刑的仍不在少數。

  蘿莎不再散發熱情的雙眸覆上了冰冷,掩蓋住差點落下的淚水,她走向王的身邊等著王壓開暗門,吐出憤恨的口語。

  「她叫做伊娜,你最好永遠記住這個名字,這是你血腥人生中該背負的一個人名。」

  王推開暗門,蘿莎微側著臉,看著王的面容彷彿期盼他說出什麼足以逆轉她所有負面情緒的話。但是王只是恢復往常的高傲,冷眼回視。

  「鍊金術士的罪,由妳們自己承擔,我只是清除一些障礙罷了。」

  那樣殘忍的話,打碎蘿莎最後一點迷惘,她再無遲疑,獨自走進黑暗中。

  摸索著黑暗中的牆壁,蘿莎默默往前邁開步伐,她心裡的莫名苦澀,分不清是為了想起摯愛的友誼還是對那個人的失望。

  當她走到底,嘗試著推開眼前的阻礙,卻發現那道門一動也不動。等待了數秒,發現它自己移開了,而老管家已經站在那裡等候著她。

  看來這種暗門不是普通人類的力氣可以推開。

  蘿莎看著老管家的面容,心底突然壓抑不住難受,眼淚就那樣掉了下來,而她來不及阻止。她將雙手和額頭貼在老管家整齊的衣領前,啜泣起來。

  另外一端的景況,王將身體側靠在那扇緊閉的暗門,半掩的的眼皮像是掩飾著什麼。

  後悔嗎?他知道自己無時無刻都在為了每一件事情後悔,但是他沒有退路。

  他是貴族之子,他原是擁有美好未來人生的陽光少年,可是血疾就像世界末日毀滅他的一切,代價不是比較輕鬆的死亡,而是永恆受到詛咒的生命。

  磨著悲苦的血滴,漸漸變成穢暗的復仇血腥。他的復仇對象,就是這個該死的世界,不公平的命運。他要掌控、要轉變,如果血疾要讓他變成痛苦的吸血鬼,那他就要轉變這一切讓詛咒成為幸運女神的眷顧!

  他會扭轉這一切的。緊握雙拳、咬緊下顎,他要讓這個世界臣服在吸血鬼的腳下,他們不是可憐的血疾患者,他們應該是主宰人類世界的優異新品種、新人類。

  他,就是新世界,也必須是,只有如此……才能將那尾隨著他的惡夢永遠甩脫。

  那個少女無邪的雙眸,不再能影響他了……他早已褪去少年時期幼稚的愛戀,他會以自己的方式消化、品嚐甜美。

  一個新的計畫在腦海中型成,從前他抗拒這些魔法,是因為懼怕被消滅。但現在手中卻如奇蹟般的握住了籌碼,這使的他不得不相信,幸運女神果然眷顧著他,願意幫助他實現願望。

  「哼……」

  一個深鎖在吸血鬼城堡的鍊金士少女?聽起來很有趣。

  一掃連續幾日的陰霾,王首度露出笑容,在走向小書桌拿出抽屜中的文件時,仍收不回笑意。

  正想著要吩咐誰去處理這份文件上的協議時,發現自己已經因為一時不理智的憤怒將得力助手趕出城堡了。他嘲弄著自己,感嘆自己也有如此失控的時候。

  這下可好了,還有誰能在一天之內來回布魯日與倫敦呢?

  他伸手將身後的玫瑰燈飾斜轉半角,從小書桌後的牆壁發出隆隆的石塊摩擦聲,接著他讓自己隱沒入暗道中。

More... funp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s Digg
惡靈吉兒 發表於 2:15 AM | 文章分類: 創寫書語

迴響留言
尚無迴響

張貼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引用列表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http://yblog.org/api/trackback/?id=8623
沒有引用

訪客來源網址(僅列最多的10個外部來源):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