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Welcome!
帳號: 密碼:
進階選項 註冊為新會員 忘記密碼
所有文章: 73 | 迴響留言: 112 | 引用列表: 0 | 文章分類: 6 | 總瀏覽頁次: 432735 | 今日瀏覽頁次: 25
星期三, 六月 11, 2008
第三章 渴慕的嘆求2
  「……與自己的親姐姐爭辯是很累的,喔!抱歉,我不是指妳,捷歐。我的親姐姐有比妳更難纏的性格,光是為了爭辯兔子的眼睛不是因為感染血疾、不是吸血兔就花了我很多時間……」

  「等等,那為什麼兔子的眼睛是紅的?不是因為跟我們有同族關係嗎?」

  「捷斯,我想你必須重新學會紳士禮儀,打斷大人的談話是極度不禮貌的。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你們是受到感染,怎麼可能跟兔子有同族關係?你覺得你是囓齒類生物嗎?」

  「………要不是妳身上有魔粉,我一定掐死妳。」

  「喔,老天,你們的王沒有教導你正確的知識,反而教導你恐嚇嗎?這樣是不會受到女性歡迎的。」

  「女人天生都是麻煩的生物,我不屑受到那種雞啄般的歡迎!」

  「捷歐,妳弟弟忘了妳也是女人,說妳很麻煩。」

  捷歐攤攤手,擒著從剛剛就無法收回的笑容說:

  「他的個性本來就很彆扭,我早已習慣他不成熟的兩性觀念。」

  「伊、米、捷、歐!!」

  「妳沒想過怎麼跟他溝通嗎?如果這樣放任下去他可能會成為市井小巷的無賴或是不懂世事的軟弱男人。」

  「這點我不擔心,反正他已經夠無賴了,重點是你也知道他長不大了。另外,儘管他十分桀傲不遜,並不表示我們的主人沒有教育他正規的禮儀,所以妳待會就會看見他怎樣掩飾自己的德行。」

  「看不出來他也有尊敬長輩的一面,可見你們的王受到他百分百的敬愛。難怪每次我提到王他就兩眼吊高,活像有白內障的老人。」

  「白內障?那又是什麼?」

  兩個麻煩女性動物根本不理會頭髮氣的直豎鼻孔噴氣的捷斯,一路狂聊,捷斯真的很後悔答應捷歐帶蘿莎進城堡。

  等見到王他一定要力圖澄清自己的清白,他一開始是強烈反對的!要不是因為捷歐說王一定可以制服蘿莎、順便把這個危險生物關起來以免危害其他同族,他才勉強答應。

  但是他現在很怕蘿莎詭異的性情會不會讓王怪罪他帶一個比捷歐還要可怕的女性生物進城堡。

  懷著這樣的忐忑心情與不悅,三人終於漸漸的從暗無天日濃密到可媲美亞馬遜叢林的森林中,看見那高大雄偉的華麗城堡。

  「喔,我的天啊!」

  蘿莎禁不住那絢爛如千萬米白珍珠綴成的壯麗城堡,輕聲吐出讚嘆,雙眼像是看見稀世珍寶那般發出崇拜的亮光。

  捷歐也露出自豪的表情,叉著腰站在蘿莎身邊看著她那毫不遮掩的著迷神情,她已不當蘿莎是敵人或是什麼可怕的吸血族殺手,至少蘿莎給她的感覺並不是那麼危險或致命。

  城堡裡就是少了這股清流,她想。姑且不論蘿莎到底想做什麼,從她對納爾約太太做的事情,她能隱約感覺蘿莎並不是惡意的……至少她跟那群整天想殺吸血鬼立功的人類不一樣。

  一直在兩人身後的捷斯卻不這麼想,他只覺得蘿莎就像是某個發出泥土臭味的鄉巴佬進大城一樣,無知又幼稚,而且性格非常討厭。

  還來不及出言諷刺蘿莎幾句,就看見蘿莎突然撲向不停湧出清新泉水的噴泉,坐在台邊用藕玉般的小手撥弄著水流。

  「好涼快!以前都沒機會遊覽這樣的地方,真想下去玩水……」

  捷歐才在擔心這個大姐姐會不會真的跳下去,又看見她開始繞著噴泉旁邊繞來繞去說:

  「那是魚嗎?什麼魚呢?」

  「我的老天,妳是從來沒看過城堡、噴泉或是魚什麼的嗎?妳可以告訴我妳看過什麼嗎?雖然我是混過羅素街,可是那裡未開化的野人都比妳有見識……」

  捷斯終於有機會開口嘲諷,雖然他被蘿莎那興奮的模樣搞的也有些……開心?

  愣了一會,趕緊收回嘴角揚起的一點點微笑,扼殺內心那股竄流的孩子性情。

  還繞著噴泉裡追著被嚇著而四處游晃的魚,蘿莎突然停了下來。對捷斯剛剛說的話露出些許尷尬的表情,仔細看好像還帶著那麼點哀傷和無奈。

  「真不好意思,因為我的確是沒見過什麼世面。直到半年以前,我都與我的奶奶住在愛丁堡附近的郊區……幾乎不出門。」

  說完還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好像對自己剛剛的失態終於感到羞澀。捷歐和捷斯卻皺著眉頭互相看了一眼,不太能接受蘿莎剛剛說的話。

  「半年以前?蘿莎,妳幾歲了?」

  捷斯放軟了語氣問著,絕對不是因為同情喔!他只是在遵守王的教誨,對女性要尊重。天知道他剛剛有多麼不尊重……

  「我是在滿十八那天才獲准走出家門的。」

  雙胞胎驚訝的互相看了一眼,完全沒辦法想像蘿莎竟然是大門不出半步的深閨淑女。

  「為什麼要等十八歲才讓妳出門?這實在很不正常,妳有什麼特殊隱疾……還是什麼奇怪的習俗?」

  捷斯斜眼看著蘿莎,全身上下都很正常,除了那美麗地過分的臉蛋。

  「隱疾?習俗?喔,小朋友,你們的想像力過於豐富了。我只是必須在家中學習非常多的知識,那是你們所無法想像的酷刑……我所背誦的書可能會堆到比倫敦高塔還高,連撒哈拉沙漠的流砂都淹埋不過那恐怖的厚度……」

  捷歐正想著蘿莎那接近囉唆的解說程度到底要怎樣才會停的時候,突然看見落在她身後的高大身影,臉色大驚!正要張口阻止的時候……

  「阿哈哈──好癢喔!」

  蘿莎笑著撥弄著耳際邊的頭髮,綻放美麗天真的笑容回頭望著那個朝她耳朵吹氣的男人,還沒收回笑意就急著脫口而出:

  「天哪,我最怕耳朵癢了……啊!是你啊?你沒事了?」

  被蘿莎的反應搞的險些跌跤的雙胞胎,愣愣的看著安柏叔叔也是一臉莫名其妙的表情,在心裡都起了同樣的反應───

  「阿哈哈哈哈!!哈哈哈!」

  「安柏叔叔,你的陰魂吹氣對她沒效果耶!哈哈哈!!」

  捷斯一掃從見到蘿莎開始就不停凝聚的陰鬱心態,首度將壓抑許久的笑意堆積在臉上。「陰魂吹氣」是捷斯為安柏叔叔每次故意嚇人的舉動取的,據那個愛裝神弄鬼的安柏叔叔說這樣才符合吸血鬼的形象。

  「陰魂吹氣?什麼吹氣?你說剛剛的搔癢嗎?好豐富的詞句,這是小孩子的專門用語嗎?」

  蘿莎還在那不知死活的追問,捷歐根本就笑的說不出話來,頻擦眼淚。老天,安柏叔叔的表情真的太有催笑效果了!!就像是剛被人砸了一臉大便那樣難看,還因為找不到砸他的兇手而憤慨不已。

  「我不知道你們兩個小鬼這麼懂得『敵我不分』。」

  安柏露出警告意味的陰冷表情,原本他想說嚇嚇這個年輕女子,兩個小鬼就有機會「逃脫」,基本上他剛剛根本就認為雙胞胎被她用奇怪的方法挾持了。

  「這位伯父,在您教育兩位小朋友之前,請慎重使用您的措辭。什麼叫做敵我不分?那天的事明明是您的錯……」

  還沒說完,那兩個不受控制的小瘋子又開始狂笑,連捷斯都趴在地上了。蘿莎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兩個幼兒,不懂他們是吃了笑菇現在才發作,還是他們有狂笑症的隱疾。

  「妳、叫、我、什、麼?」

  「嗯?」

  更令蘿莎困惑的是,相較於兩個狂笑症病人的反應,眼前這個伯父好像有百年憂鬱症,可能需要通腸,她開始想著她有沒有帶有助通腸的藥草。

  「妳叫他伯父?安柏叔叔,如果你等下想去確認自己的臉部肌膚有沒有皺紋,我很樂意幫你找鏡子!哈哈哈!!」

  「不是伯父輩的嗎?可是他看起來至少大了我二十,我對自己的眼力還算有自信……最起碼我週遭的長輩都跟他差不多長相。」

  「我現在嚴重懷疑妳的視力有問題,可能常識也要扣分。那兩個趴在地上的野孩子給我爬起來,不要逼我現在過去把你們丟進水裡洗澡。」

  安柏忍著怒氣咬牙切齒的說出一段話來,天知道他必須費盡多少吸血鬼的力量才能壓抑掐死蘿莎的衝動。而那兩個小鬼等下就會有一番酷刑可以受了,他思考著等下的懲罰要多重才能讓他受到污辱的自尊心獲得補償。

  「我也嚴重懷疑您的胃腸可能不順,原因是您過度暴躁的脾氣。我想這附近可以拔到很多藥草,保證您明天醒來肚子清新舒暢。」

  「這位美麗的小姐,前夜我才被妳可怕的毒血毀了我一根大拇指,我有什麼理由相信妳的藥草不會讓我的肚子也溶化掉?」

  安柏瞪視著蘿莎的小臉,玩味著她臉上露出的關懷,雖然沒有像上次那樣讓他感到自己受到同情的恥辱,但他不會立刻相信蘿莎是否真的出自關心。

  蘿莎聽完安柏諷刺的話,很快的瞇起眼眸將雙手交叉於胸前,氣勢洶洶的怒訴指控。

  「如果我的記憶沒有退化,那場意外完全是您自作自受。我基於淑女規範禮貌的稱呼您的舊姓,並不是為了讓您犯下掐死少女的罪行,更不能怪我讓您毀了自己的大拇指。而更基於身為醫生的職業道德,我建議您立刻把那隻可憐的殘廢手掌交給我。」

  一長串的說教口吻完畢,蘿莎卻突然將伸出小手攤開來停在他臉前,還接了那麼一句嘲諷的話。尚未回神的安柏只能愣愣的微張開嘴,不知道要做什麼反應?

  蘿莎以一種「無奈」的眼神眨了眨,嘖了一聲像是極度忍受不合作病人的口吻說:

  「我不會肢解您已經殘廢的手掌,誠心誠意的替您治療,別那麼害怕行嗎?」

  「不必了。」

  總算恢復神智的安柏很快拒絕蘿莎的「好意」,他不能理解蘿莎所有奇怪的想法,她是憑哪一點覺得自己會接受她的治療?她看不出來自己對她的敵意和防備嗎?重點是她怎麼一副吸血鬼跟她是親密同類的模樣?

  「叔叔,我的建議是你可以嘗試看看。」

  捷歐整理好狂笑的情緒,撥弄清除身上剛沾到的些許灰塵和撫平弄皺的衣服,似笑非笑的對著安柏說。雖然知道安柏叔叔受傷的原因是因為蘿莎,但是蘿莎已經解釋過當天的情形,她覺得那是安柏叔叔太衝動了。

  如果他跟捷斯一樣在當時就阻止攻擊,或許也會像現在一樣能跟蘿莎平靜相處。

  對捷歐的提議,安柏略顯不滿的轉頭怒瞪著她,好像現在是雙胞胎最不該插嘴的時候。捷歐勇敢的回視著敬畏的叔叔,其實她只是覺得如果蘿莎能夠治療叔叔,那就算叔叔拿眼神殺死她一百次也要叫他試試看。

  「別那樣看我,叔叔,我沒有被她洗腦。只是我想你真的可以試試看,如果她真的傷害你,我保證就算我會一起溶化也要殺死她。」

  捷斯有些緊張的看著對峙的兩人,他不知道要做什麼反應,雖然他也想讓蘿莎「治療」安柏,可是他更擔心蘿莎到目前為止的善良性情是裝出來的。他不是不了解捷歐的心情,只是捷歐那麼信任蘿莎的樣子,使他後悔為什麼沒有阻止捷歐與蘿莎之間過於親密的互動……

  「上帝!我又不是什麼殘暴猛獸,在受到襲擊後我還不計前嫌的想來幫忙……」

  「妳閉嘴!」

  「妳安靜!」

  安柏和捷歐不約而同的朝蘿莎怒吼了一句,四隻眼睛瞪著蘿莎像是要把這個囉唆的詭異女子吞進肚裡似的恐嚇著,但接下來的景況卻讓他們不知不覺傻掉所有腦裡的知覺。

  原本看似沉穩的女子居然從驚嚇的神情、到鐵青的臉色,最後緊咬下唇、大眼撲簌簌的以驚人速度流下淚水……有如瀑布般的兇猛。那副飽受折磨的可憐神情活似剛被貧民窟某些噁心醉漢蹂躪過的小賣花女,或者是被什麼可怕後母虐待過的小女兒般令人心疼……

  「嗚、我、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明明是你先掐我的脖子、然後、然後又害我流血…嗚……」

  然後就開始咽咽啜泣起來。

  而且還是極度想掩蓋住哭聲卻止不住淚水的那種小女孩模樣。

  面對突如其來的哭泣,在場的三個人莫不黑了一張臉,這女人真的有十八歲嗎!?十歲還差不多!然後他們發現自己是虐待幼兒的那群壞蛋,應該要抓去斯特蘭街的刑場執行環吊死刑。

  捷斯用手肘推了推捷歐,示意她發揮女性溫柔去安慰那個十歲小女生,但是捷歐困難的看著他一臉的無奈。

  「我不想讓我白嫩的雙手沾上怪粉接著腐爛掉。」

  「那就不要碰到她阿?」

  「這就是你們男士所不能理解的部分,女性安撫情緒的方法通常包含了肢體上的溫柔碰觸,例如擁抱。」

  「就不能文明點用勸說的嗎?所以說女人天生都是麻煩精!」

  「我高談闊論的弟弟,既然如此就讓你表現一番如何?我相信蘿莎會很喜歡你的『勸說』!」

  姐弟倆眼看就要吵起來,十歲小女生還在哽咽啜泣,安柏簡直就像是處在幼兒圈的愚蠢大人一樣無助,曾經搞的倫敦天翻地覆的三個吸血鬼居然毫無辦法控制眼前的局勢,簡直比發生世界第一大戰還要蔚為奇觀。

  最後安柏幾乎咬濫了所有上排牙齒伸出包著白布的手到蘿莎面前,低鳴著用不善的口吻說:

  「妳最好不要讓我其他的手指不見,否則捷歐真的會實現她的諾言。」

More... funp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s Digg
惡靈吉兒 發表於 2:03 AM | 文章分類: 創寫書語

迴響留言
尚無迴響

張貼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引用列表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http://yblog.org/api/trackback/?id=8592
沒有引用

訪客來源網址(僅列最多的10個外部來源):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