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Gay男的狐狸精心情記事













星期天, 六月 8, 2008
【男狐狸精日記之3】J哥傳奇--我遇過最大膽的已婚男人

 

現代都市中,鄰里關係往往疏離,即使多年住在同一幢公寓,也宛如陌生人。人們以為,躲在自己鐵窗深鎖的家裡,就是安全的;然而,這樣疏離的鄰里關係,往往會發生令人意想不到的事,而自己卻渾然不知。

以我來說,我就曾跟一個出軌的已婚爸爸發生婚外情,而他就住在跟我同一條街。我甚至去過他家,在他的書房發生親密關係,而他的家人卻完全沒發覺。

生平遇過最大膽的已婚爸爸 

跟我偷情交往的鄰居爸爸,叫「J哥」。
 
已婚男人出軌,往往特別小心,尤其外遇對象又是一個男的。J哥卻不太是這樣,在我看來,他真的相當大膽。我常想,還好他遇到的是我,否則姦情早就曝光了。
 
我在一個國際性的交友網站發現J哥的徵友訊息。令我驚訝的是,他還附上自己的照片。已婚男人幾乎沒人敢這麼做。
 
我寫Email去應徵,J哥很快就回信。不久,他的徵友訊息就刪掉了。
 
通了幾次信,相談甚歡;J哥約我下班後見面,地點在台北車站附近的咖啡廳。
 
那是個傾盆大雨的傍晚,台北的街道顯得更焦躁而擁擠。那家咖啡廳人聲鼎沸,在打著雨點的玻璃窗前,一個神色顯得有些不安的中年男人獨坐著,似乎心不在焉地在看手上的報紙,卻不時抬頭張望門口。「就是他了!」我心想。走近時,發現他頂上微禿,是很好看的那種雄性禿,更添幾分成熟性感。
 
「嗨,你好!」我上前致意。
 
「喔,你好,請坐。」J哥打量了我幾眼。
 
聊了一些工作、嗜好等開場白的話之後,漸漸聊開了。
 
我最好奇的是,他為何敢在網路徵友廣告上貼自己的照片?
 
「我也不知道那天自己在想什麼,貼了之後覺得不妥,很快就刪掉,沒想到就被你看到了。」

面對40歲的自己內心深藏的秘密情感 

J哥說,他原本是軍官,長年待在軍中,雖然很穩定,卻很單調無聊,因為那是個保守而制式的環境。同袍中有他喜歡的型,卻只能幻想而不敢妄動,怕一旦爆發會毀了自己的人生。然而,40歲生日過後,他問自己,真的要這樣過一生嗎?他決定看看外面的世界,於是辦了退役,現在在一家公司當主管。
 
聊到彼此家住哪裡的時候,「啊,我也住那一帶」、「啊,我也住那一區」……一步一步問下去,搞到後來,原來我跟他住同一條街。
 
「嗯……真巧啊。」「……是啊。」咖啡廳吵雜而濡濕的空氣中,凝結著一絲尷尬。
 
J哥看看手表,說他得趕回家吃晚飯了,下次再約出來見面。我說當然好,心裡想著,他應該不會再來找我了。已婚男人一向膽小如鼠,也許他腦裡還盤算著搬家的可能性。
 
沒想到,這回我猜錯了。

那一天,他主動約我到他家… 

那天之後,J哥通常跟我來個下班之約,跟我喝杯咖啡聊聊天,然後再回家。
 
當我走到巷口的7-Eleven買東西時,總會經過J哥的家。我抬頭望望他的窗,想著他此刻正在恪盡一個做爸爸、丈夫的責任;心裡難免有小小的期盼,希望他有一天會剛好走到街口,與我相遇。沒關係,我會裝作不認識你,只要看看你就好;我一向是個認份、知分寸的狐狸精。
 
「明天晚上,要不要到我家?」J哥問我。
 
「什麼?你家?」我以為自己聽錯。
 
「是啊,我老婆帶兩個小孩回娘家看外婆,家裡只有我媽在,她吃過晚飯就會關在自己房裡看電視,你可以到我書房來。」
 
他說「書房」,而不是「房間」。我可以理解,應該沒有一個已婚男人敢把狐狸精帶到跟老婆睡的床上吧!即使如此,我也於願足矣。
 
「啊?真的可以嗎?……」
 
「嗯,可以的,來吧!」
 
我真的可以聽到花朵在心底綻放的聲音。
 
那天晚上,我跟J哥一起下班回家。他拿出鑰匙開公寓大門,循著樓梯往上走時,我感到胸口跳得好快。這,真的沒關係嗎?
 
進了家門,聽到一個房間裡傳出電視的聲音,想必是老太太。J哥直接帶我進書房。書房裡有電腦、許多書、一大堆資料夾;我瞥見書桌上立著一張結婚照,年輕的J哥英姿煥發;至於他太太,我沒多看。
 
J哥拿起其中一個資料夾,裡面全是網路上印下來的裸男照、射精照。我問J哥,這麼明目張膽地擺在書房,難道不怕太太起疑?J哥笑著說,他跟太太說這些圖片是為了增加夫妻閨房情趣,因為若印裸女的照片會顯得對老婆大人不尊重,所以印裸男照,讓太太享受一下大女人的滋味。事實上,J哥是看著那些裸男照,才能在床上恪盡丈夫的義務。
 
不過,J哥心裡仍有一絲擔心。因為他太太是客家人,很顧家,但個性相當「硬頸」,一旦J哥的男男戀情曝光,他無法想像太太會有怎樣激烈的反應。所以,一時衝動在徵友訊息上貼照片,他很快就後悔,趕緊刪除,沒想到我的信就來了。

我們在書房親熱,他媽媽在隔壁看電視 

「這是一種冥冥中註定的緣份吧,躲不過的,」J哥苦笑說。
 
「是啊……,」我一邊把臉湊過去,輕吻他的唇。
 
成熟男人的氣味與唇香,真是令人難以抗拒。J哥原本遲疑了一下,隨即以雙手緊緊擁著我,開始伸出舌頭跟我熱吻。
 
交纏的兩人,呼吸愈來愈濃厚而緊促。我騰出手,開始解J哥的襯衫紐扣。
 
「喔,等一下,才第一次,不要做得太多……」J哥說。
 
可是,我的情慾已被熊熊燃起,此情此景,怎可輕易放過。
 
「那,至少讓我吸一下……」我一邊說,一邊開始解他的皮帶、拉下拉鍊。
 
J哥有點遲疑,但並不抗拒,反而坐在書房的椅子上任我擺佈。
 
掏出J哥的寶貝時,我見獵心喜--好粗大的巨根、形狀好美的龜頭啊!

我貪婪地舔舐、吹吸,嘖嘖有聲。J哥喃喃自語:「喔,我好大擔,竟然……。」隨著他臉上愈來愈潮紅,呼吸愈來愈急促,突然一聲呻吟,噴泉般的精液衝洩而出,煞是壯觀,一路濺到他的奶頭。
 
我用衛生紙幫J哥清理,彼此穿好衣褲。J哥抱抱我,說以後會繼續找我。

激情迸發在董事長辦公室的沙發上 

那天之後,J哥常藉口加班,我買兩份晚餐到他的公司陪他一起吃。好甜蜜,我心想。
 
接著,J哥有更大膽的提議。
 
「我們董事長很少來,辦公室也都不鎖喔。」
 
「真的啊,你的意思是……?」我明知故問,心裡已經熱起來了。
 
「裡面有一張長沙發……。」
 
於是,我們等到他最後一個加班的同事回家,J哥說他會負責鎖門。四下無人,我們溜進董事長辦公室。
 
J哥把整個樓層的燈都關了,就著窗玻璃透著外面遠遠的、微微的街燈,我們開始解開裡與外的束縛,激動地探索彼此的身體。這一次,J哥採取主動攻勢,把我壓在沙發上,如一頭發情的猛獸,激烈地宣洩著體內累積已久的慾火。
 
不知搞了多久,J哥終於射了,筋疲力盡卻滿足地繼續壓在我身上,賴著不想起來。我抱著他,拍拍他的背,彷彿他是一個撒嬌的大孩子、超大型的可愛布偶。

光明正大的「第一次約會」 

書房、辦公室的激情還在其次,最令我感動的,是那個星期六的午後。J哥說,他要給我一次光明正大的約會。我半信半疑。
 
那個週六下午,我依約到巷口會合。遠遠看到J哥西裝筆挺地站在電線桿旁,見到我出現,給我一個燦爛的微笑。那一刻,我感動得快哭出來。他到底用什麼理由向老婆交代這個下午的外出,我不知道,也不想去問。
 
J哥在台北市一家高級餐廳訂了位子,享用過美食與美酒之後,我們到SOGO逛街。過兩天是J哥的生日,我買了一支名牌鋼筆送他做為生日禮物。那一天的我們,在路人眼中是怎樣的兩個人?是兄弟?師生?朋友?還是……戀人?
 
黃昏時分,度過一整個下午的我們,該打道回府了。上了公車,我們坐在雙人椅的最後一排。我有點累了,頭輕輕靠在J哥的左肩上,我閉眼假寐,右手卻可以感覺到他跟我十指交握的溫度。那一刻,我才真正感受到,所謂戀愛的幸福,原來就是這樣的感覺。

原來,那是一份臨別的禮物 

王子與另一個王子,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別傻了,異性戀的世界都難以做到,更何況是同志。
 
那天以後,J哥跟我的聯絡慢慢少了。他說公司最近在推大案子,同事加班的情況很多,要我別再買便當去跟他一起吃,怕別人起疑。此外,我也不能主動打電話或傳簡訊,因為他老婆嗅出不對勁,開始嚴查,他怕自己不小心忘了刪掉我的來電紀錄,難以解釋。他說,老婆是客家人,很顧家,卻個性剛烈,萬一事情曝光,他無法想像老婆會做出什麼事來,也擔心會波及到我。
 
至此,我完全懂了他的意思。過了四十歲的他,勇敢地跨出腳步,真誠地面對年少以來深藏在內心的同志情感;他遇到我,也真的嘗過男男「情」與「性」的滋味,走過這一遭,他已經對得起自己了。於是,他決定抽腿收山,整個回到他應該一輩子盡義務的家庭,繼續當他的好老公、好爸爸。跟我的那一段,是一場美麗的幻夢,既然是夢,無論沉睡多久、不管夢境多美,總該醒的。
 
我很難過,卻也充滿感激。那個星期六下午,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跟男人真正的約會;最初永遠最美,那般幸福的感覺,我會永遠記在心裡。

多年之後,我與J哥重遇,發生更不可思議的事件。下次再另外寫一篇文章專門談這件事。(天平男)

More... funp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s Digg
天平男的遊園精夢 發表於 9:34 PM | 標籤列表: , , ,

迴響留言
@@ 無法想像特殊片段 XD
畢竟我是異性戀嘛 lol

不過這位 J 哥 當真大膽!

偷偷說一下壞話-,- (妳可以當作沒看到)
就是.... 說不定那位J哥
是嘗鮮,嘗一嘗,又回到以往的人物(老婆)身上?
由 r 發表於 21:11, Jun 9, 2008
218.168.182.* | 標記為廣告 | 回應此篇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Hi,r:

好久不見,很高興又看到你的留言。

其實,我一直猶豫要不要詳述同志性愛過程的部份,
後來想想,那並不是我寫部落格的重點,而且我也不是以成為男男情色作家當做職志,
所以,決定只描述必要的關鍵,其他太令人臉紅心跳的過程就輕描淡寫。
此外,畢竟有些看到這些文章的人是異性戀者(例如你就是囉),
避免造成這些朋友太大的衝擊。

你說J哥是出來嘗鮮,這當然有可能。
然而,對現在的我而言,不管是不是,都已經不重要了,
那只是一段令我難忘的交往經驗,短暫,卻曾令我深深感動。

我當時也祝福他乖乖地回到老婆身邊,但後來事實證明並非如此,後來又發生其他事情了,
男人果然就是男人啊……。
由 天平男 發表於 0:28, Jun 11, 2008
218.175.30.* | 標記為廣告 | 回應此篇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lol 機車的 firefox
害我又不小心關掉視窗了
電腦慢就是有這種討人厭的情況

看來又要重打了

我剛剛要說的是

其實的確如此 妳的決定滿好的
因為就像同性戀看到異性戀的一些情節和行為一樣
會感到不舒服 或是難以接受的衝擊

我就認識一個女生 她以前曾經是同性戀
她也跟我講 她曾經對異性行為感到噁心(不知是否依然如此就是)
(話說 我很喜歡她 可是她有男友了 Y_Y 不好意思 有些離題)

另外要說的就是
的確
"對現在的我而言,不管是不是,都已經不重要了"
我也有這種感想 或者說是感慨?
XD
唉...LoL
由 r 發表於 13:02, Jun 12, 2008
218.168.185.* | 標記為廣告 | 回應此篇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嗯,我也曾跟你說的那個女生有類似的情形。

以前我看A片時,覺得女優下面那兩片大陰唇超噁心,
當男優把那兩片撥開,還用手指伸進去翻弄時,我已經看得快吐了…><
只好趕緊用遙控器快轉,轉到男優壓在女優身上辦事的片段,
把注意力集中在男優身上,把女優當空氣…。

所以,我很討厭看日本AV,因為90%的畫面都是以拍女優為主,
男優只有被拍到一部份手和腿,
即使交合時拍到那一根,也絕對會被馬賽克掉…><

我將心比心,當異性戀者看到同志性愛的畫面,
想必也會有人像我看到女生的陰唇時一樣不舒服吧?
我想,不管性向是什麼,彼此都應該給對方多一些尊重。

所以,我現在看A片時,對女生的陰唇已經沒那麼反感了
(當然,也絕對稱不上喜歡,只是比較能忍受了)。
由 天平男 發表於 23:31, Jun 13, 2008
218.175.41.* | 標記為廣告 | 回應此篇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其實我有不同的看法耶!

我想J哥是將你視為他的第二次初戀,
與你的相遇,讓他重拾起年少輕狂時的熾情狂愛,
所謂的「大膽」,也就是「尋求刺激」,
只有少年們總是恣意地揮霍青春、有著冒險家、探險家的精神。

讓你進入他的私領域,也許是出自對你的一份信任,
因為你值得這份信賴,所以他才讓你進入,讓你參予、了解他生活中的一部分。

總覺得同志的情感,很多時候是不能攤在陽光底下,
記得,「孽子」電視劇其中一集,男主角阿青的獨白說道:

「望著趙英離去的背影,在剎那間,我想問自己,算是從流沙裡爬出來了嗎?
我不知道,只知道那些沙子又滾又燙,扎得人錐心刺骨……」

白先勇的《孽子》成書時代是如此,現今的社會亦然。
隱密的戀情,總是必須承受心理的壓力,以及良心的苛責。

而那一次的約會,J哥卻願意為了你,和你光明正大的約會,而心理不會有愧,
我想是製造一次美好的回憶,讓他擺放在心中某個上鎖的抽屜,
在午夜夢迴時,能夠供他撐過許多獨自一人的孤寂,細細收藏著,
做為不能說的秘密,也讓他的心中不悔而無憾,畢竟至少走過這一遭。
當然也是一種宣示,宣示你在他心中的地位,以及對於社會的沉默反抗。

只是相見太晚……

(這篇應該較早發表,但因為考量到想寫得東西很多,但思緒又很紛亂,所以才變成第二篇發言)
由 Hermit 發表於 2:07, Jul 2, 2008
218.170.114.* | 標記為廣告 | 回應此篇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當初在看這篇文章時,
我的腦海中一直聯想到歌手趙詠華在〈相見太晚〉中的一段歌詞:

「如果相見不會太晚,我們就不會悲傷
和你堂堂的手牽手,心裡不會有愧。」(小蟲作詞)

由開始的被邀請到家中,到加班的晚餐時間,一直到他安排週末下午的約會,
從幽暗的夜晚,到光明正大的午後約會,我一直想到這一段歌詞。
由 Hermit 發表於 2:32, Jul 2, 2008
218.170.114.* | 標記為廣告 | 回應此篇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或許他只是單純的希望能夠與你「和你堂堂的手牽手」,
這麼簡單的一個動作,但卻很難見容於社會。

(要跟天平男說聲抱歉,上一篇沒有寫完就送出去了。^^b)

由 Hermit 發表於 2:40, Jul 2, 2008
218.170.114.* | 標記為廣告 | 回應此篇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親愛的Hermit:
你真的好窩心,看了你的留言,我的眼淚差點掉下來。
我是J哥的第二次初戀?天哪,真的嗎?……我想都不敢想。
無論實情為何,只要有那麼一點可能性,於我足矣。

此刻的我,也正聽著趙詠華的「相見太晚」…
由 天平男 發表於 23:39, Jul 2, 2008
218.175.38.* | 標記為廣告 | 回應此篇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張貼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引用列表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http://yblog.org/api/trackback/?id=8582
沒有引用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