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Welcome!
帳號: 密碼:
進階選項 註冊為新會員 忘記密碼
所有文章: 73 | 迴響留言: 112 | 引用列表: 0 | 文章分類: 6 | 總瀏覽頁次: 464595 | 今日瀏覽頁次: 27
星期天, 六月 1, 2008
健忘症(上)

  好累。

  全身都在酸痛。

  眼睛腫脹、鼻子乾澀到刺痛,喉嚨像是卡了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很想吐。

  「喔……幹……」

  揉開酸澀的眼皮,手臂肌肉也像是抽筋過後那麼疲乏,整個身體就像剛被重石壓過那樣不舒服。

  昨晚做了什麼?搜尋腦海裡的記憶,除了去醫院看小梅……看她蒼白微笑的小臉,然後呢?

  一片空白。

  撥開身上半攤的涼被,被拉下窗簾遮住陽光的臥室內昏暗,我半哀嚎著坐起來。

  不要問我一個大男人為什麼哀嚎,要是你一早醒來莫名其妙全身痠痛而且頭痛的快炸開,你也會慘叫,而且很難聽。

  「媽的……好臭……」

  雖然我平常就不是很愛乾淨,舉凡大男人會懶的我都懶,但是我還是有基本人類的常識,不會過度虐待自己的鼻子,可是現在整個房間就像是什麼肉腐爛在某處一樣。

  對了……自從小梅生病住院以後,她養的兩隻天竺鼠就不見了,搞不好是死在哪裡了。

  小口喘了氣,對那種呼之不去的味道還真是不敢恭維。

  洗個臉吧……手摸過一臉油膩還有不知名汗水以後我這麼決定,不是很常出油的我居然可以膩到這種程度……是不是該考慮多買個什麼空氣清靜器?

  一邊想一邊大步跨過那堆不知道裝了什麼東西的垃圾袋,走進浴室裡找到平常洗臉台的位置,習慣性的想從鏡子裡看見我那張頹廢的臉……

  「靠……我在幹麻……」

  沒開燈的浴室內一片黑暗,除非我裝了什麼紅外線還是夜視鏡,不然看個鬼嗎?

  胡亂摸索門邊的開關,「啪」一聲浴室大亮,日光燈過亮的照明刺的我緊瞇住雙眼,忍不住又想罵個幾句。

  伸出手來接水,腦袋還處在貧乏狀態的我愣了幾秒後才想到───我沒開水龍頭。

  迅速轉開水龍頭,清涼的水直奔流過我的雙手,我讓那些水也潑灑在我的臉上,喚起剛睡醒後的神智。

  然後抬頭看鏡子裡面那個滿臉都是水、鬍渣、深厚黑眼圈的男人。

  今天是請假的第幾天了?不,我不想要去想那個。小梅昨天說想喝冬瓜茶,我應該要在中午之前到醫院才對……

  走出浴室,床旁的地板上有一坨凌亂的衣物,拿起來聞了聞。

  沒什麼味道……也或許是房間裡的臭味讓它不是那麼明顯。算了,將就點吧。

  以前總是小梅幫我洗這些臭東西……現在?我想我是又回到單身的狀態吧,這也沒什麼好奇怪的。

  褲子……懶的換了。穿上襯衫,走出房間,我滿腦子只有小梅的冬瓜茶。

  從大門旁的鞋櫃拿出帆布鞋,上面貼滿了奇怪的可愛貼布還有硬布料,雖然看起來很破舊,但我還是想穿這雙鞋子出門。

  因為小梅每次看見我穿這雙鞋子,眼睛都會閃出美麗的光芒,那讓我覺得很可愛、很迷人。

  老實說穿出去當然會丟臉,被同事阿良看到總會笑個半天,誰叫我是寵女友的人呢?

  穿完那雙花帆布鞋,起身轉開大門手把,突然覺得背脊涼涼的……好像被什麼吹了口氣?

  我有點疑惑的往後看,但是什麼都沒有。

  當然我很理性的想,或許是風吧?

  視線掃過長廊後的客廳,客廳的桌上擺著一個黑色物體和棕色大背包。

  喔,該死,我居然忘了帶鑰匙,還有我的背包。

  還好剛剛沒出去,不然得叫鎖匠來,那又要花掉很多時間了。

  我今天怎麼會這麼弱智?算了,還是快點出門吧……抓起鑰匙將背包甩在背上,朝大門二度走去。

  轉開門把,拉開大門露出一條縫……

  一張蒼白的臉在門縫中突然出現。

  只有臉,那雙大眼瞪著我、臉蒼白的不像人、無表情就像鬼。

  我瞬間被恐懼抓住喉口,「砰」的一聲又把門用力關上。

  靠!那不能怪我,任誰開門突然看到一張臉都會被嚇到!大白天我居然見鬼?活了三十個年頭在這間小套房平安無事的住了三年今天才見鬼?

  問題是……我剛剛真的看到鬼嗎?

  說不定是錯覺,而且那張臉現在想起來好像有點面熟。是隔壁的國中生小萍嗎?不像,沒那麼漂亮。

  幹,說一張鬼臉漂亮,我真的是瘋了,從起床就忘東忘西,現在又被自己的幻覺嚇的像個幼稚園小朋友。

  再度用力打開大門,這次我不給自己嚇到的機會。

  沒人。

  整個走廊空蕩一片,死氣沉沉,綿延到樓梯口那長度不可能讓一個人安安靜靜的跑掉而且消失無蹤。

  所以我剛剛到底是錯覺還是真的見鬼?

  開頭一天就這麼詭異,今天不會要發生什麼事情吧?

  那瞬間我腦海裡面閃過小梅的臉。沒時間磨蹭了……不再想剛剛這堆煩人的事情,我關上大門、上鎖,進電梯。

  日正中午,我在炎熱的大太陽底下,站在沒有遮陽棚的飲料店前等我的冬瓜茶。

  這店很小,老闆很不好客,小弟態度冷淡。要不是小梅常跟我來買,我懷疑這間店還有其他客人?連遮陽棚都沒裝,大概真的快倒店了。

  看看手錶,快接近每天固定看小梅的時間了,好不容易等到手腳慢到等同殘廢的小弟拿來我的冬瓜茶,我已經迫不及待一把抓走那杯飲料騎上我的一二五直奔醫院。

  醫院裡的冷氣很強,不知道是為了體貼掛號病人、家屬,還是那些工作人員?反正他們的冷氣一向就像是不用錢不耗電的狂開。

  走進電梯裡,手上的飲料帶還掛在手臂上晃阿晃,但我的手指卻停在電梯樓層的按鍵上……

  是幾樓?

  我滿頭大汗,覺得莫名其妙,我怎麼會忘了小梅住的病房是幾樓?

  旁邊一個西裝筆挺的中年人站在那,等著我按數字鈕好繼續電梯的運作,可是我該死的就是不知道那個數字是多少。

  怎麼回事?我精神錯亂了嗎?天天來找小梅居然還可以忘記幾樓?

  我才三十歲,應該還不到老年痴呆的年紀,何況我也沒有撞到頭的紀錄,更沒有聽說過人可以在一夜醒來後就精神失常的案例。

  「先生,你要到幾樓?」

  那中年男人的聲音很克難的傳到我腦袋裡,我很想回答他「我不知道」,但是我不想被當成偷跑出來的精神病患。

  所以我隨便按了個數字鈕,在那個樓層匆匆忙忙的離開電梯。

  然後我開始在迷宮似的醫院大樓裡繞來繞去。

  小梅住的樓層、她的全名、她生的病,我現在很驚恐的發現完全想不起來。

  手上的冬瓜茶已經化到沒冰塊了,我頹喪的坐在某個空蕩的塑膠椅上,周圍沒有人經過,這裡是少人走動的地方。

  搞什麼……我記得昨天還看見小梅的臉,她半坐在病床上,虛弱無力,可是笑容燦爛。對我她一向是這樣,那是為了不讓我擔心,雖然我們都知道擔心是沒有用的。

  這是健忘症嗎?還是我真的因為太過憂慮而精神失常了?我現在要怎樣找小梅?一層一層找、一間一間找,直到醫院的工作人員發現有個神經病在到處偷窺病房然後報警?

  「靠……現在是怎樣阿……」

  很懊惱的爬過滿頭亂髮,我六神無主。

  然後突然感覺到肩膀上柔軟的觸感,很熟悉的感覺。

  我回過頭,看見她不知道什麼時候坐在我身邊,就在我身邊……那個我想不起來在哪間病房的女朋友小梅。

  「老公,你在幹麻?一個人坐在這?」

  我不騙你,我有種作夢的感覺,可是我又覺得如果我在作夢那也太真實了點,因為我幾乎可以聞到小梅身上慣有的藥味和……很淡很淡的梅香。

  我是指,梅花香。

 

More... funp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s Digg
惡靈吉兒 發表於 8:57 PM | 文章分類: 創寫書語

迴響留言
尚無迴響

張貼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引用列表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http://yblog.org/api/trackback/?id=8561
沒有引用

訪客來源網址(僅列最多的10個外部來源):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