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Welcome!
帳號: 密碼:
進階選項 註冊為新會員 忘記密碼
所有文章: 73 | 迴響留言: 112 | 引用列表: 0 | 文章分類: 6 | 總瀏覽頁次: 455872 | 今日瀏覽頁次: 10
星期六, 五月 31, 2008
第三章 渴慕的嘆求(修)
  如果歷史上最恐怖的女人是血腥女伯爵「伊麗莎白‧巴托瑞」,那麼最殘忍的女吸血鬼就是維多麗兒了。伊麗莎白殘殺八百多名少女奪取鮮血是為了保持年輕美麗,維多麗兒卻只是為了滿足她天生擁有的邪惡和慾望戲耍男人或女人,有時候連小孩都不放過。

  只要她覺得好玩就夠了。

  事實上,在她體弱多病的童年生涯裡,她唯一的樂趣就是虐待小動物。她忌妒窗外活潑的任何年輕生命,厭惡家人或僕人的那種同情眼光,出生名門貴族的病娃娃在年輕人的社交界裡等於是個笑柄。

  麗兒的母親自尊心奇高,對這樣的女兒根本無法疼愛,對她來說這個空有美貌卻不能為她增添任何光榮的女兒是個恥辱。

  不幸的是,麗兒遺傳了她母親變態性質的虛榮心,甚至比她母親還要強烈。

  在某個夏日午後,幾個活潑少女受邀來宅邸與幾名哥哥享受下午茶時光,順便說說無聊八卦或時下煽情的調戲話題,接著她們不知怎麼的想到捉弄那個從來沒出過房門的麗兒。

  也許是因為忌妒她的美貌,也許是不喜歡她常常從窗戶斜視她們的眼光,總之就那麼發生了。

  她們故意拿著會讓麗兒過敏的野花雜草朝她臉上撥弄,在她房裡對她精心收集的各式收藏娃娃、圖畫做惡劣的批評,嘲笑她孱弱的像隻小野雞沒辦法抖著枯乾的雙腿走路。

  同樣不喜歡她的幾個哥哥就靠在房門外,掩著笑彼此聊天著,偶爾才帶著嘲弄口吻示意房內的淑女們別太過分,儘管他們自己也十分享受捉弄病娃娃的樂趣。

  麗兒默不作聲承受這一切,她的心底沒有憤怒這麼強烈的情緒,而是那埋在深處壓抑許久的殘冷如海一般淹沒她的所有思緒,推倒她所有身為人類僅存的溫柔性情。

  就像高傲聳立的岩石山禿上,下起了猛烈的大雪淹沒住所有細微的雜草生命,只剩下白巍巍的山頂再無一絲溫暖。堅立不可摧,連內裡都是冰凍的石頭,隙縫中滿是冰冷的雪血。

  那個夜裡,艾斯特侯爵的宅邸發起大火,火光照耀了整個莊園、整座屬於艾斯特家族的山林。沒有任何一個人發現起火了,也沒有任何人有能力出來救火或是呼救,因為他們都死了。

  當人們發覺時,偌大的莊園已經成了焦炭殘骸,連同家僕在內總共有三十幾具無法辨認的焦屍,每具焦屍的頭顱都有破裂的痕跡。

  血洗過後的艾斯特大宅從此變成了陰森恐怖的廢墟,沒有人敢再接近那裡,而艾斯特家族也就在一夕之間消聲匿跡,再無後人傳襲。

  兇手到底是誰?又是誰那麼殘忍的一人不留全部殺光後,像是帶著詛咒般的放火燒了整棟大宅?這個可怕的滅門血案變成了永遠不破的謎案。

  而那名沾染了三十幾人血跡雙手的主人──麗兒,在耗盡了全力奇蹟般的將所有她痛恨的人殺光後,拖著孱弱的身軀,在濃密森林中扶著樹幹走了幾個小時,最後頹軟在雜草中焉焉一息的帶著邪惡的淺笑。

  她不後悔,反而自豪。她是個人人都瞧不起的病娃娃,可是她卻比那些軟腳蝦更有能力消滅仇敵。

  她雙手沾滿乾掉的黑色血塊,臉上身上點滴大小的灑滿了血漬,深咖啡色的長髮被凝住的血塊糾結住,但墨綠色的雙眼卻邪魅的透著勝利的光芒。

  微弱的鼻息喘動,她忍不住心裡的喜悅,咧開了嘴快意笑著,毫不在意死亡將要奪去她的意識。

  然後她感覺臉的前面有個奇異的香味靠近了她。

  濃密森林裡已十分灰暗,月光照耀不進樹影裡,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裡她只看見金色的雙瞳。好像耀眼的黃金點碎成星光,又像永不熄滅的燭光搖曳在前,溫柔有力,填滿她空虛的心靈。

  「妳是個可愛的小東西。」

  那美麗的聲音這樣說著。

  「妳有堅韌的心性,而我喜歡妳的殘忍。」

  她感覺臉龐被一雙有力而充滿勁道的大手溫柔的撫摸著,她可以想像大手的主人擁有強壯的手臂,延伸下去肯定是充滿致命吸引力的雄偉體格。

  「來吧,妳將成為我未來最美麗的吸血鬼女神。」

  然後她就在意亂情迷中獻上了自己白皙的玉頸。


  熱鬧過後空蕩的白金大廳內,安柏已穿好慣常穿的紅領黑長尾外套西裝、黑色長褲走向大門。右手的傷其實已無大礙,吸血鬼的體質恢復的比人類快很多。

  沒有時間懊惱失去了大拇指,安柏急著找回雙胞胎執行王的命令。一方面是真的擔心雙胞胎的安危,一方面是……對王新的面目產生了恐懼。

  他只看過一次王發怒,雖然遠遠不及剛才所感受到的驚悚,但當時的王已足夠讓他知道王的脾氣並不是真的那麼好……只是王刻意表現溫柔的性情,雖然沒有人會懷疑王的手段比誰都殘忍。

  在推開大門的那刻,安柏很快感覺到身邊飄然落下的衣物聲,而那濃烈的香水味讓他除了皺起眉頭還在心底升起厭惡感。

  柔軟無骨的手搭上了他的肩膀,鮮豔的紅色指甲展示女人的妖艷風情,若是定性不夠的男人肯定會流著口水膜拜似的想舔舐珍珠般白的玉指。

  「清晨露水能吸引你這樣屬於夜的男人出遊,這可是件稀奇的事情。」

  富含嬌嫩濃密的女聲像是絲綢般的傳來,慵懶致極讓人想到俄羅斯產的白波斯貓,討主人歡喜般的發出咕嚕聲。

  任誰都會溶化的性感魅力,在安柏眼中卻成為像蛇那樣的噁心滑溜,所到之處黏膩的落下汁液,冰涼的鱗片刷過皮膚般的竄起一股寒顫。

  他面無表情的回過頭來看那雙冰涼血手的主人,輕輕的甩開。

  「偶爾沾點陽光下的露水是有益身心的,但就不知道對妳這樣的女人有沒有效果。」

  麗兒似笑非笑的斜睨著安柏,收回那隻不被歡迎的手臂,改為交叉於胸前。

  艷紅色上領,坦蕩蕩的露出她豐滿的乳溝,搭著黑色大長裙繡上的金色百合花樣,看起來成熟又美麗。她盤上一頭咖啡色長髮,露出白皙的頸部,閃耀著琥珀的綠色雙瞳,任何男人都會被她那誘人的性感軀體和天使般的臉孔擄獲。

  她與安柏一樣,都是王的直系繼承者,可以說王的左邊若是安柏,右手邊就是麗兒。

  在某種意義上,麗兒比安柏更接近王,因為麗兒是王床上的親密夥伴,而那當然是安柏討厭她的其中一個原因。

  吸血鬼的所有一切能力,包括體力、敏捷度、感官都比正常人類高上許多,這代表著性慾也是其中一項,而且大部分單身的吸血鬼都沒有固定的交往對象,私底下做出雜交的多的是,但王曾嚴厲命令過不許犯罪姦淫,所以人類對吸血鬼來說只能算是主食而不是發洩的對象。

  雖然還是會有幾個不守規則的傢伙喜歡暗地裡亂來,那樣的笨蛋只能祈禱王不會抓到他們的把柄,否則懲罰可是比死還要難看的。

  美麗的麗兒不僅是王的床伴,她接受王更多不同的知識和教育,盡情發揮她的所有魅力蠱惑王所想要的對象。麗兒就像其他的吸血鬼一樣,打從一開始就死心踏地的跟著王,只是她有著比其他人更強烈的優越感,而王並不討厭她的跋扈。

  對她而言,她自認自己並不是王的下屬、助手,她──是王的新娘,是吸血鬼的女王。儘管安柏和雙胞胎根本不承認這點……但沒有關係,反正遲早他們要承認的。

  撩起嘴角的笑容,麗兒轉著綠色雙瞳看著安柏,其實她是想要來嘲笑這個自負而且噁心的暗戀著王的傢伙。壞了一根手指這種消息逃不過她的情報網,堡裡多的是她的忠心下屬。

  「我只是盡點忠實同族的關心之意,來看看你罷了。」

  綠眸轉阿轉的,停在那包匝著白布的右手上。

  「只是……我到現在還很難相信你一向自稱比『葛蘭戴爾』還強硬的身體也會受傷啊?呵呵……」

  「葛蘭戴爾」是傳說中該隱的吸血鬼子孫,後來被貝爾武夫殺死的。事實上葛蘭戴爾是王培育過的一個畸形兒,只是葛蘭戴爾強壯卻醜陋的身軀受到太多傷害,最後發狂的滅了一個國王的軍隊,王認為他無法讓葛蘭戴爾痛苦的活下去,於是任由貝爾武夫抓到他並讓他報仇血恨。

  對麗兒那種嘲笑的口吻,安柏根本不想理會,他只想離開這個虛偽的女人身邊。他僅是哼了一聲就推開門迅速離去,揚起的風讓麗兒的裙擺飄了一會,然後麗兒快意的大聲笑了起來。

  笑聲穿透過大門直襲安柏的腦後,惱的他不禁暴露青筋,但也只能苦吞怒意在胸口,將心思放在尋找雙胞胎身上。

  就在他迅速離開城堡晃身入森林的前刻,聽見了雙胞胎的聲音,還參雜了熟悉的稚嫩女音。

More... funp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s Digg
惡靈吉兒 發表於 6:12 AM | 文章分類: 創寫書語

迴響留言
尚無迴響

張貼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引用列表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http://yblog.org/api/trackback/?id=8543
沒有引用

訪客來源網址(僅列最多的10個外部來源):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