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Welcome!
帳號: 密碼:
進階選項 註冊為新會員 忘記密碼
所有文章: 73 | 迴響留言: 112 | 引用列表: 0 | 文章分類: 6 | 總瀏覽頁次: 455902 | 今日瀏覽頁次: 40
星期五, 五月 30, 2008
第二章 微釀的腐敗4(修)
  黃暈蠟燭照耀的臥室內,有著令人舒適的薰香氣味飄散在空中。

  半張的雙眼看見床頂的紅綢布簾,耳裡傳來窗外風吹樹枝的窸窣聲。身體裡失去的元氣似乎已經恢復,只剩下右手上疼痛的火灼感。

  安柏從昏沉的黯夢裡甦醒,而他還來不想太快感受到身體上的疼痛以及觸摸之前那些可怕的回憶。只是很顯然的自責和罪惡感讓他很快繳械投降。

  隱約感覺到身邊那令人安心的氣息,儘管是在黃暗的臥室陰影內,猶如月神雕刻出的藝術品仍然綻放著王高貴而美麗的身形。

  那讓安柏無法抗拒的魅力在無盡的可憎歲月裡,聊慰了寂寞的心靈,他不知道自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讓那種情感進駐他的內心,也不想知道。雖然是無法說出的秘密,但王從不曾違背他的意願搓破他邪惡的心思。

  也曾幻想過,自己比任何一人都如此接近他的王,或許、或許王也有著那樣的情感?但多年的等待,他明白對王來說,友情是一種復仇的價碼。無形卻沉重,而且他的價錢還挺高的。

  那也是他被迫拋棄的人類生命中,唯一讓他無法對王產生怨恨的致命枷鎖。

  「我說過不允許你受傷。」

  摻著蜜般溫柔卻閃著刺的音調,有時候他真的不明白王是真的擔心著他們這些棋子,還是單純討厭他完美製造的棋子上多了瑕疵?安柏收回內心的感慨和醜惡幻想,對王的服從向來已成為他的一種習慣,就像戒不掉的鴉片酊煙霧一樣環繞四周無法散去。

  「我必須保護自己,免的你連斷了手指的我都看不到。」

  那樣的回答應證了王的猜測,不悅應該不能描述他現在的情緒。王站起身,雙手負後筆挺的直立在窗前,安柏看著那背影,白色襯衫、淺色長褲,還有英式長排扣無袖背心,他想著王這樣的穿著也許是剛與某些討厭的人類做了面談。

  「我沒得手……還把歐洛克的女兒吸乾了,你去做了什麼補償?」

  撐著還有些許頹累的身軀坐起來,安柏捏著包紮好的右手掌,那上面還滲透了點鐵紅色血跡。

  該死……這樣就不能用他引以為傲的完美姿勢,用優雅的手指拿著酒杯誘惑女人了。

  「補償?我不需要補償,歐洛克還感謝我替他處置了放蕩的女兒,他現在終於可以娶比他女兒小的情婦回家了。你知道,人類的親情一向廉價,有時候比情慾還薄弱。」

  「哼……那就是說,你拿到上議院的票了?」

  「整整二十票。」

  王無意識的用手指敲了敲窗沿木條,叩叩的顯示他不滿而未獲得完美解釋的情緒。安柏嘆了口氣,要解釋並不容易,至少他現在還不懂發生什麼事情。

  「一名年輕女子,王。我還不知道怎麼回事,我想是因為我的衝動壞了我的大拇指。」

  年輕女子?與安柏相同的,他一開始也立刻想到那兩個自恃甚高的愚蠢團體,但他不認為裡面有什麼值得讓他欽佩的「高手」。

  「她知道我的名字……我還是人類以前的名字,但我十分確定她只是個人類年輕女子,我不能理解為什麼她能叫出將近一百年以前消失的人名。」

  「形容她的樣貌。」

  隱側側的發出低鳴般的質問,回蕩在屋內有股像是久遠詛咒的恨意,安柏心想王應該是想起了那一切的仇恨原點。

  「她有一張美麗的臉,而她的頭髮像火一樣紅,長且捲,眼睛也是紅褐色的。 但是她看起來非常年輕……我懷疑她不滿二十歲。」

  安柏的描述讓王放下了莫名的焦慮,對……不可能的,是他親手埋葬了她,她不可能會再出現,儘管在每個夜裡她就像幽魂般的沉寂在他無眠的夢中。

  「她是怎樣讓你毀了你的大拇指?」

  安柏仔細回想那可怕的瞬間,侵蝕後的肉指發出的陣陣濃煙還帶著噁心的焦臭,他幾乎忍不住要嘔吐起來,臉色在那瞬間又恢復了比白色還要接近透明的慘白。

  「她的血……我只是不小心沾了一點,我的手指就溶化了,王……硫酸都不能侵蝕我們的身體,她卻有著比那還毒的血。」

  描述中帶著驚嚇的情緒,而那並不只是流滯在安柏的回憶裡,逐字聽取訊息的王也在那之中狠狠的震動了神經,他怒不可遏的圓睜雙眼將所有無法置信的訝然表露在臉上,原先所有暫時放下的猜測疑慮又重新回到他的腦袋中。

  安柏仍未收回回憶中的恐懼,就重新被王那驟然奮起的強大力量憾出身上所有纖細的神經,連毛細孔都微微的豎立起來。他無法理解的看著他的王,從未感覺到的恐怖在他眼前凝聚成陌生的邪惡……

  「王……?」

  微抖著身軀,安柏幾乎以為自己要跪下了,他撐著身子靠在後床板上,有些不受控制的想往後逃跑,被王那流洩出來的力量壓迫的不得不退後。全然陌生的王、那個讓他依靠了一百多年的王,他從來沒有想過王會有這樣的表情,就像從地獄復活的萬惡之鬼、歷經了所有煉獄後爬出來的復仇之神。

  發覺自己無法控制的強大力量已經讓安柏鐵青了臉,王終於深吸了口氣壓縮住胸口的悶痛,握緊的雙拳顯示全身的肌肉都在阻止過於噴張的怒氣。

  堆積在他心中的傷痛和醜陋的回憶,逼迫他逐步將那刺痛的炙熱蔓延到全身。深藏在心底的部分秘密此刻從安柏口中說出,竟然短暫的讓他的情感凌駕於理智之上,可見這個消息對王來說是十分可怕而不允許被碰觸的。

  他以為不會再有那樣的情況發生了,他以為可以永遠封制力量的那種因素已被他全然消滅,在最原始的開頭他曾經每日盼望、渴望被毀滅,可是扭曲的恨意已經將他殘存的人性毀滅殆盡。

  數百年的計畫裡他甚至利用教會消去每個可能造成那因素的知識、人種,他知道他受詛咒的生命裡背負太多女人、小孩的性命,只因為他必須避免女巫或是異教徒接觸到那方面的知識。

  在一切都預算好的時刻,那足以毀滅血族的因素卻無聲無息的突然出現,甚至在他毫無防備之下傷害了他的愛將!王的怒意可想而知,就像一場醞釀已久的饗宴,眾多客人都已經預備好座落在餐桌上,才發現已經將所有上好材料煮好的完美主食,被突如其來的不知名因素阻礙住而無法上桌。

  焦躁的客人不會等那麼久,而主食冷掉的時候也沒有機會再重新獲得珍貴的材料,焦慮的情緒在主人身上展露無遺,令他氣惱的是他一時還無法除去那項阻礙!!

  他猛然想起捷歐和捷斯的安危,不管是基於對下屬的關愛還是不允許計畫的漏失,在他的周遭不允許任何無意義的犧牲,起碼現在還不行……

  因為他還沒將這腐敗的城市徹底囊括於手中。

  將所有力量重新封印於體內,他恢復到原本眾人所欽慕的妖魅之王,逐字對著安柏開口說:

  「盡快恢復你的體力,找回捷斯和捷歐收回我下給他們的命令,我要親自解決這件事。」

  扔下仍怔愣坐在床上的安柏,王跨開大步離開臥室,任由安柏無法克制的顫抖身軀無助的面對自己對王新形成的恐懼。

More... funp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s Digg
惡靈吉兒 發表於 6:02 AM | 文章分類: 創寫書語

迴響留言
尚無迴響

張貼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引用列表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http://yblog.org/api/trackback/?id=8540
沒有引用

訪客來源網址(僅列最多的10個外部來源):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