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Welcome!
帳號: 密碼:
進階選項 註冊為新會員 忘記密碼
所有文章: 73 | 迴響留言: 112 | 引用列表: 0 | 文章分類: 6 | 總瀏覽頁次: 455884 | 今日瀏覽頁次: 22
星期四, 五月 29, 2008
第二章 微釀的腐敗3(修)
  話語剛落,捷歐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衝動爆出尖銳長指襲向年輕女子!那可是她的安柏叔叔,這名年輕女子才剛讓慈祥的納爾約太太「消失」,現在居然又自動承認她就是害安柏叔叔受傷的元兇,捷歐怎麼可能會放過她呢?

  「捷歐!不要!」

  以極快速度將要碰觸到年輕女子的那一秒,捷斯喝止的聲音成功的讓捷歐頓住了些許時間,理智的發現年輕女子似乎早就防備好了捷歐他們接下來可能的任何動作。

  「我讚賞小小姐的勇氣,但妳的同伴更為機警。我身上帶有防備用的措施,這要拜妳們那位衝動夥伴所賜,讓我明白我必須保護自己。」

  年輕女子穩穩的說完這些,像是不放心似的又繼續說。

  「就如你們剛才看見的情形……我在身上也灑了些粉。如果隨便對我出手,小小姐的皮膚可能會皺掉,到時即使是我也無法幫妳治療。」

  聽著年輕女子那帶嚴厲的警告,雙胞胎只覺得一陣陣陰寒,捷歐更是不由自主的收回長爪,對剛剛的衝動有些心驚肉跳。

  捷斯不停在腦袋思考著怎麼對付眼前奇怪的年輕女子,雖然他並不認為年輕女子能夠對他們做出傷害,而他的猜測也的確是正確的,因為年輕女子那對他來說接近愚蠢的坦白就在下一刻說了出來。

  「但你們可以放心,我並不是壞人,也不準備傷害你們。事實上──我沒有你們的突變能力,所以也無法作什麼……但我有事情想問你們。」

  「我不覺得我們有義務回答妳的問題。」

  捷斯冷冷的說著,年輕女子卻沒有被他的冷冽擊退,反而走出牲房,大膽的凝視著捷斯。

  「義務?這並不是義務,這是交換條件,我相信你們也想知道些什麼。」

  「交換條件?」

  「怎麼?忘了剛才小小姐的問題嗎?我很有意願要回答,只是我也必須得到我要的。」

  捷斯愣了愣,回想剛剛衝動的姐姐的確問了問題,捷歐還在回想剛剛自己問了什麼?她的性子衝動,根本不記得自己的自然反應。

  年輕女子靜靜站立在原地,似乎在等著捷斯的決定,她真的是位奇妙又美麗的年輕女子,捷斯雖然討厭她剛剛那種接近憐憫的同情口吻,但不討厭年輕女子天生散發出的沉穩風度。他首度的,對一個平凡人類起了很大的好奇心。

  「若是這樣的交易我可以接受。」

  露出狡獪的笑容,捷斯已漸漸能夠消化剛剛的衝擊,並恢復往常的機伶,要知道自己想知道的,探對方的底是第一步。

  「那麼達成共識了?」

  「但是一個答案換一個問題。」

  「那算了。」

  自信滿滿的捷斯以為對方會很快的答應,沒想到年輕女子居然一個回槍打的他的臉有些掛不住。那愣住的神情讓年輕女子露出奇怪的曖昧表情,似乎……在忍笑?

  「喔,抱歉。我忍不住拒絕,因為你的表情實在太像狐狸了,那讓我感到不快。」

  捷斯瞬間感受到一陣無措,剛醞釀好的奸險性情全被少女打亂了,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而他的耳邊竟然還傳來熟悉的女性悶笑聲?看來他敬愛的姐姐很喜歡年輕女子的「幽默」。

  看著臉色不善的小男孩漸漸由白變青,年輕女子決定還是回歸正題好了。她並不是故意要捉弄男孩,只是面對兩個可愛的孩子讓她不太能適應嚴肅的場面。

  「再次致上我的歉意……可不可以請你不要再瞪了?我開始覺得你剛剛的狐狸表情比較好看了。」

  「我感受不到妳的『歉意』!可以結束這無聊的話題了嗎?妳還想交易吧?」

  捷斯控制不住的吼著,想淹沒旁邊那個根本已經開始狂笑的聲音。

  「如『小紳士』所願,儘管我懷疑你知道這名稱的意義。第一個問題?我是蘿莎。」

  「蘿莎?就這樣?」

  更多疑問在腦袋前浮著,蘿莎的話開始讓他嚴重懷疑他已經與人類的言論社會脫節。

  「『一個答案換一個問題』,你必須遵守規則。」

  蘿莎冷凝著臉說著,非常不滿捷斯的反應。

  「第一個問題問的是『妳是誰』,而不是『妳叫什麼名字』!」

  終於恢復智商的捷斯抓出重點,他覺得他一定要拿出百分之百的精神和蘿莎「抗辯」才行。

  「我以為那個問題就涵義了我的名字,難道你認識一位陌生人不是先從名字介紹起嗎?我不曉得受到感染也會損害腦部邏輯觀念。」

  是妳的邏輯有問題吧!捷斯在心裡默默怒吼著。

  蘿莎非常無奈的嘆了口氣,想要用大人的邏輯觀念讓捷斯明白他的問題其實是非常難回答的。

  「如果照你的邏輯來說,這顯然不夠。但你的問題非常的籠統,若是立場調換,你會如何回答?」

  「我會說我是吸血鬼。」

  「那麼我就是人類。」

  再度被打敗的捷斯又愣在那裡了,這是辯論大會還是狡辯大會?

  「我有眼睛,看的出來妳是人類!」

  「你似乎忘了我也是有眼睛的,我也看的出來你是吸血者。難道你要反駁自己的回答嗎?」

  已經完全聽不下去的捷歐,老實說是因為她笑夠了,決定接手那個已經呆掉的弟弟。

  「我的天……這是我第一次看你啞口無言,大概可以夠我樂一陣子了。蘿莎小姐,請原諒我弟弟的失禮,他還不太能靈活運用所謂的禮儀。我更正我的問題,妳是『神索派』的人還是隸屬『聖光教』?」

  這兩個教派都是專門獵殺吸血鬼的人類所組成的,因為偷襲了幾個血緣較薄的吸血鬼們而自大起來,尤其王也曾利用這愚蠢的教派丟幾個他看不爽很久的腐敗血族給他們,結果就是兩個教派變成獵殺吸血鬼的兩大勢力。

  「這兩種教派我都聽過,但從不沾惹,基本上那違背我的信仰和理念。」

  「那妳是……」

  「我的職業是醫生,專門治療感染了血疾的人類。」

  「我們不是什麼該死的病人!」

  捷斯忍不住又暴吼起來,他無法忍受蘿莎怪異的論調,那讓他想到醜陋的過去和不能承受的某些……疑惑真相。

  蘿莎僅是眨了眨雙眸,無意反駁小男孩的抗辯。

  「治療?那好像與我們剛才看到的景象不符合,治療應該是讓病患恢復健康而不是溶化。」

  提起剛剛的情景,捷歐又露出陰冷的表情,不管蘿莎對自己的行為解釋是什麼,在她眼中看來就像是殺了納爾約太太一樣,而那種方法甚至也可能殺害其他同族過。

  蘿莎在聽到捷歐的冰冷質問,小臉又蒙上一層悲傷的陰影,她看著捷歐試圖讓她明白那對納爾約太太是一種解脫。

  「就算我沒那樣做,妳們也會殺了她不是嗎?用殘忍的方式。」

  那是無法反駁的鐵証,捷斯甚至還沒收回他的利爪。

  「至少是由我們親自幫她解脫!不是讓妳們人類的污穢手指觸碰她,就算她狂暴了也仍是我們的同伴,更何況我們並不知道妳想藉此作什麼骯髒下流的事情。」

  捷斯壓抑著怒氣,但無法控制內心的憤恨,就算是狂暴殭屍也曾是他們的同族,不需要外人插手。

  「是嗎?可是我至少讓納爾約太太在最後恢復了人類的神智,我讓她不會在毫無知覺的慘狀下失去自己的性命……你們卻只是想盡快把你們可能面對的結局『毀滅』掉。」

  捷歐想起了納爾約太太最後的話語,在最後一刻恢復正常瞳孔的模樣,在過去太多的例子來看,從沒有過狂暴殭屍恢復神智的情況發生。

  「我不明白妳是怎樣做到的,那對妳有什麼意義?妳為什麼要介入我們吸血族的私事?」

  「醫生的職責就是治病,也許結果妳們不能接受,但這就是我的做法。另外,我已經容許你們的許多問題,剛剛的交換條件規則還算成立嗎?」

  捷歐在那瞬間尷尬了一張臉,即使是他們也還懂得什麼叫做承諾,而眼前的少女比起他們有風度多了。她嘆了口氣乾脆把身上的力量都回收,讓藍色瞳孔重新回到她的眼框裡。

  「請原諒我們的失禮……畢竟這一切都太過超乎我們的……想像。那麼,妳想知道什麼?」

  為了心裡更重要的問題,還有安柏叔叔的事情,捷歐不想違背王的命令,只好委曲求全的先擺平眼前的詭異情形,畢竟完成任務比較重要。

  蘿莎終於露出開懷的笑容,那種瞬間發出的亮麗模樣閃的捷斯差點以為她跟敬愛的王一樣美貌,但也只是差點!沒有人可以比得上他心目中的王。

  繼續綻放那美麗的笑顏,蘿莎終於問了她從知道命運開始的那刻起,定下的目標。

  「很高興我們達到共識。現在……請告訴我你們的『王』,在哪裡?」

More... funp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s Digg
惡靈吉兒 發表於 5:31 AM | 文章分類: 創寫書語

迴響留言
尚無迴響

張貼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引用列表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http://yblog.org/api/trackback/?id=8539
沒有引用

訪客來源網址(僅列最多的10個外部來源):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