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Welcome!
帳號: 密碼:
進階選項 註冊為新會員 忘記密碼
所有文章: 73 | 迴響留言: 112 | 引用列表: 0 | 文章分類: 6 | 總瀏覽頁次: 455888 | 今日瀏覽頁次: 26
星期天, 五月 25, 2008
第一章 殘破的心性2(修)
  黑夜中,用肉眼看不清的速度快速飛奔過無人跡的大片原野,沿著泰晤士河往倫敦北區郊野的方向,那猶如夜晚鬼魅般的身影很快的在其中一片森林中瞬逝。

  不容易察覺的森林道路窄小蜿蜒的在其中延伸,直連接一道約有兩人身高的大型鐵製柵欄門,宛如堡壘般聳立在幽暗森林中的威嚴古堡瞬時展現在眼前。

  以哥德式尖塔型建築華麗的綴飾著眾多雕刻與石像,猙獰的怪獸臉容雕像在四周主要支柱上靜靜的張口默吼,整棟建築以米白色磚石做為主軸延伸出堅固而不易攻破的城牆。

  正中央座落著華麗的大型噴泉,周圍是大長方形的水池,日夜不休的展示她豐沛的生命力,看起來歲月已久的古堡居然沒有一絲殘舊,有的只是經年受到細心照顧的古老面貌。

  富麗堂皇的城堡內部,四處皆是高貴華麗的藝術品,從傢俱到擺飾品,就像美術館裡的每一件寶物一樣陳列在其中。每一處的地板皆有鮮紅而編織著華麗圖樣的地毯舖過,每一處的窗簾、畫像擺飾都顯出不平凡的英式貴族風味,而每樣物品都閃著嶄新的光亮一塵不染的細心擺置著。

  迷宮似的偌大城堡中,僅以微亮的蠟燭油燈在牆壁各角落照明,長長的走廊上空無一人,彷彿何處會跑出什麼鬼魂來般的陰森。

  但這樣幽靜的場景卻在打開大廳大門時徹底的被顛覆了,直達三層高度的白金大廳內正洶湧的舞出各種歡樂,這是一場熱鬧非凡的宴會派對。場中許多穿著華麗禮服的女性排成一列,與對面相同隊列的西裝燕尾服男士跳著輕鬆愉快的英國鄉村舞。

  大廳一角的台上,專業樂師激烈的演奏著各種改編的歌劇音樂,跳躍式的音符讓宴會中的男男女女皆融入熱情中,一旁等待進入隊列中跳舞的男女不停低頭竊竊私語著,每張臉孔都帶著曖昧與風情。

  這裡的人們,僅從服飾上的氣派就能知道皆是貴族或是富人,而奇妙的是,他們的外型面貌都一致的屬於高瘦型。女性是耀眼奪目的妖魅,而男性則都是英挺炯人的姿態,就連膚色也都一致的───宛如麵粉般的蒼白。

  在一陣陣歡娛氣氛中,不知為何在下一秒突然安靜了下來,就連音樂也停止了演奏。彷彿接收到感應般,所有人的視線都移往了二樓高度的平台上,帶著景仰而崇敬的神情。

  黑色古典燕尾服,以十八世紀初風味的高級裁縫技巧襯托出一身的雄姿,不過度誇張的表現男性風色,而是以流線型使的瘦長的身材顯的十分迷人。純黑皮質手套在那雙大手上,典雅的將他致人的魅力洩漏出來,只想知道被那修長手指觸摸過的感覺是什麼?

  他有著一頭淺黃色金髮,柔順的瀏海在額前貼附著,稍長的髮鬢使他更顯性感,髮尾卻整齊的貼服在頸後,在光亮下淺淺的映照出黃金色的光澤。

  他的皮膚白皙,卻沒有如場中所有人一般的慘白,反而更貼近正常膚色,淡黃色的眉毛性格粗曠,但那雙動人心魄的金色雙眸卻帶著些許柔氣,讓那份嚴肅不那麼突出。

  他的雙唇偏厚,搭在充滿男性性感線條的臉上更顯邪魅,只要那嘴角稍微上揚,不管男女皆會被那充滿魅力的微笑擒獲……臣服於他宛如天神般的姿容。

  修長大指慢慢的滑過平台上的白色雕刻護欄,他帶著高高在上的姿態斜睨場中的男男女女,慢慢的走到直通往場中的華麗二層階梯上。

  場中所有的人屏息等待著王的來到,他們從王身上繼承而來的血統以及接近畏懼般的敬畏使他們就像孩子看著父親一般靦腆。如果你仔細的去分辨,你會發現他們根本失去了自己的呼吸,只是睜著大眼看著他們的王。

  王沉靜的看著他們,然後在下一個輕微點頭的動作,讓致命的性感微笑掛在嘴角上,奪取眾多男女的心……接收到暗示的樂師們,很快的從小提琴開始拉出第一個音符,將原本停止的宴會氣氛再度喚醒─

  大廳中停止跳舞的隊列又重新開始舞出活力!伴隨著每個人歡呼王的聲音讓這場饗宴更加熱鬧,每個人都盡情的享受王帶給他們的歡娛與放縱的權利。

  將雙手負在身後,王並沒有停留在大廳內的意思,緩緩的轉身走上階梯,今夜的他不想參與狂歡熱舞,僅僅只是來表達身為王的尊嚴和古堡主人的禮儀。

  走上二樓平台邊,看了最後一眼熱鬧非凡的舞會,他收起笑容面無表情的打開深棕色柏木雕刻門板,輕輕的扣轉上鐵製門把,在只有幾盞蠟燭照明的昏暗房內凝視著半開的窗戶。高大而長的大型長板玻璃窗不知何時被打了開來,吹動鵝黃色窗簾布緩緩的飄動著。

  在擺飾著眾多文具的黑壇木長型書桌後,窸窸窣窣的發出衣物摩擦聲,王緩緩的繞過書桌,微瞇著雙眼瞪視著背對著他的熟悉男人身影。

  陷入半瘋狂情緒的男人遲鈍的感受到背脊竄起的冷冽,他帶著痛苦的表情、滿嘴鮮血,失去人類正常的面目露出染血尖牙,流著淚看向那相伴了無數歲月的王。躺在他身邊的乾枯人型屍體,鬆鬆垮垮的套著略顯暴露的貴族女性服,失去了肉體的支撐看起來就像破布一般。

  染血的瞳孔顯示著男人正處於發病巔峰,王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塊潔白手帕,輕輕的擦拭去男人臉上的血跡和淚水。很快地純白的手帕已經呈骯髒的鐵血色,王隨手將它擱置在書桌上,大手輕柔安撫著男人的臉龐。

  奇異的安慰,撫平了男人瘋狂的理智,他的染血瞳孔漸漸的恢復到原本的銀色光澤,而後又隱沒在他正常的黑褐色瞳孔。終於恢復冷靜的男人,開始微微的喘著氣,癱軟的靠在書桌櫃腳上。

  王站起身,拿起書桌上的金製鈴鐺,搖晃出悅耳響亮的鐺鐺聲,過沒多久從鑲嵌在牆壁的高大書櫃中,赫然出現一道暗門,走出一名白髮蒼蒼的老人。他穿著嚴謹的黑色制式管家西服,蒼白略帶青色而滿佈皺紋的老臉搭上白髮更顯歲月。

  他不必經過王的指示,僅是快速環顧四週後就明白了主人召喚他的用意,以平常老人不可能出現的輕巧速度很快的將那殘敗屍體拎走,就像抓著一隻洋娃娃一樣消失在暗門內,而桌上的染血手帕也不知何時失去了蹤影。

  把金製搖鈴放回原位,王坐在胡桃木製的軟墊大背椅上,優雅的翹起單腳將右手肘靠在椅把上撐著下巴,靜靜的等待男人解釋一切。

  他頗具興味的表情展露無疑,在他的認知裡這個直接由他得到血疾的男人不曾如此落魄過,他很好奇是怎樣的故事,或許能為他平淡無趣的生活增添廣聞。

  但那樣輕鬆的心態很快的消失了,在看見男人頹軟垂下的右手上。他難得的感到不悅,因為男人的手窩心部分隨意的包裹著白布,且從那裡面滲透出鮮血來。視線變的更加冷冽,刻意壓低的聲音透著不滿。

  「誰做的?」

  一陣沉默,王並沒有等到他的回答,而是另外一個問句。

  「我們到底是什麼……?」

  洩流出的語氣有著濃濃的悲哀與迷惘,男人痛苦的閉上眼睛咬牙切齒,對剛剛所發生的事情仍然有著無奈與不堪。

  明白男人的痛苦來源,王以解釋的安慰口吻想替男人減輕內心的負擔。

  「不必為這感到困擾,你知道失血過多的下場,就當那個女人倒楣吧。」

  吸血族並不全是殘忍的殺人魔,大多數只是為了解除血裡的飢渴而做獵食,在那之後受害的人往往會在隔天醒來當成是一場夢,僅有少部分有著殘忍性格的吸血鬼會以吸乾人血作為能力的示威和愚蠢的自傲。

  眼前的男人與他有著接近相同的歲月,他救了他,但也毀了他人類的生命。他就像大部分有著絕大多數善良心性的吸血族一樣,表面上以吸血鬼的身分生活、自得其樂,卻在暗處傷心自己已不再屬於人類的生命。

  這樣的心態,當然不願意像剛剛那樣奪走一名女人的性命,但以血維生的吸血鬼若是大量失血,就必須補得同樣的數量、或者更多,才能治療身體的衰弱。否則極度缺血的情況下,引發瘋狂的病癲,就會成為喪失理智的人屍───「狂暴殭屍」了。

  「……有時候我寧可你沒有救我。」

  閉上了眼睛,男人將所有的感官摒棄在外,好像那樣能沉入永眠似的,儘管只是假象,現在的他只需要休息。

  在他的身邊,王飄然的以一個輕巧的縱躍停住,只揚起了一點輕微的風。他將男子橫抱起,儘管男人的身材比他壯碩不少,對他那卓然的力量卻像羽毛一般的輕。

  他轉身走向書房的另一道大門,微微側身用肩膀將門推開,入目的是以金色柔和裝潢的臥室。極盡奢華的傢俱擺飾,尤以那張以黑壇木製作的兩人身高雙人大床最為昂貴,綴飾著精巧編織的絲綢布蕾,以紅布為底繡上金色線條的圖樣,四角的支柱油亮的發出木頭上好的光澤。

  他小心翼翼的將男子人放置在柔軟的天鵝絨床墊上,看著仍帶淚痕的臉孔,在他心底有的並不是戀人間的不捨,而是充滿了愧疚與友情間的疼惜。

  王靜靜的坐在床邊,任由時間那樣流逝,儘管時間對他們來說已經失去了意義。

  在他的身後,不知何時老管家已經恭敬的站在那裡,忠心的等待著王將下的指示。多年的服侍經驗,老管家早已練就一身絕佳職業精神,他能夠在無時無刻利用觀察力探知王的需要與呼喚。

  王站起身,在經過管家的身邊時落下命令。

  「照料他的傷口,叫捷歐和捷斯到我辦公室裡。

More... funp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s Digg
惡靈吉兒 發表於 12:09 AM | 文章分類: 創寫書語

迴響留言
尚無迴響

張貼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引用列表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http://yblog.org/api/trackback/?id=8508
沒有引用

訪客來源網址(僅列最多的10個外部來源):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