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Welcome!
帳號: 密碼:
進階選項 註冊為新會員 忘記密碼
所有文章: 73 | 迴響留言: 112 | 引用列表: 0 | 文章分類: 6 | 總瀏覽頁次: 455908 | 今日瀏覽頁次: 46
星期四, 五月 22, 2008
尾章 尋藍----永生永世的續

鮮鮮小說網---我的專欄^^喜歡的朋友請幫我投一票喔!!目前已經連載到完結篇了!!

  昏暗的屋內,瀰漫著令人窒息的沉默。

  在那個餐桌上,有緹開心的吃著蛋糕的影子。在那張沙發上,有緹坐著讓他枕在腿上的溫柔模樣。

 在那扇窗前,有緹憂鬱略帶哀愁看著窗外雨滴的神情。在這張床上………緹總是與他在每個夜裡細數著許多甜蜜小事,然後嬌笑的埋在他的胸懷裡。

  維克失去了所有情緒,靜靜的坐在床邊,環繞在他四週的全是屬於緹的回憶,過去的一個星期以來,維克不想吃、不想喝,甚至不想睡。

  卡休和泛司每天輪流來在他耳邊狂吼著他不想聽的話,也聽不懂的話,他只是靜靜的在這裡,想要找回一些什麼,卻像那天散去的沙子一樣,什麼都抓不著,也什麼都不剩。

  在身體終於達到極限的時候,他昏沉了過去,希望自己能夠一睡不醒。

  ………很淡很淡的秋水仙花香。

  耳邊傳來悅耳的海潮聲,腳上真實的感受到沙灘上柔軟的觸感。

  張開眼睛,眼前是一片無盡的汪洋,襯著夕陽的粼光,就像披了一層金黃色的紗霧,既夢幻又美麗。

  這裡是海邊………但是怎麼會有花香呢?

  維克找尋著花香的來源。

  在不遠處,一個穿著白色洋裝的黑髮少女,赤著腳背對著他慢慢的走著。

  維克紅了眼眶,那再熟悉不過的身影,永遠不會在他的記憶中消散。

  他拔足狂奔,眼淚不停的飄過耳際,失而復得的喜悅滿在他的情緒裡,無法抑制。

  黑髮少女緩緩的轉過身來,但那容貌卻讓維克瞬間停下了腳步,在他最後的印象裡,那是邪惡女巫的臉,他早已習慣了緹那平凡的臉龐。

  他顫抖著身子瞪著眼前那名少女,握緊的手顯示著他的憤怒與不甘。

  少女慢慢的走向維克,睜大了雙眼看著他,淺淺的露出微笑。

  在維克終於看清楚少女眼中亮麗的藍色瞳孔時,他重重的喘出一口氣來,不敢置信的揚起嘴角,他明白了眼前的少女就是他心愛的她………

  緹走近維克身邊,環抱住維克,將頭枕在維克的胸口前,嘗試將自己的溫暖傳送到維克逐漸冰凍的心靈。

  維克輕撫著緹的黑色長髮,忍耐不住的親吻著,從髮際、到額頭、到眼臉………深深的看了緹一眼,才吻上那以為再也碰觸不到的溫暖雙唇。

  良久,維克才能控制情緒的離開緹,雙手捧著緹的臉,紅著眼眶吐出抱怨的口吻。

  「妳要害我痛苦死才甘願嗎?」

  緹依舊帶著微笑,抓住維克放在她雙頰上的手。

  「………維克,不是我害你痛苦的。」

  「妳就這樣推卸責任嗎?那樣消失了………我以為我失去妳了。」

  緹將維克的手放下,牽著他在沙灘上漫步走著。

  「你永遠不會失去我的,我們的愛情可由眾神見證。」

  「什麼狗屁眾神!!要不是祂我們會這樣嗎………」

  維克雖然罵著髒話,嘴角卻帶著笑,他喜歡跟緹在一起的每個時光。

  「別這樣說………維克,我沒有很多時間,其實我根本不可能再見到你……是琉璃女神特別給了我機會。」

  「妳在說什麼我聽不懂,妳什麼時候跟我回家?」

  輕微的嘆了口氣,那愁容在緹的臉龐展露無遺。

  「維克,你若是真的愛我,就應該帶著我們的愛走下去……珍惜我們所擁有的、愛著我為你留下的。」

  停下了腳步,緹看著維克用著擔心的眼神繼續說:

  「這個沙灘不會走到永遠,它有盡頭,而當那盡頭到時,我會再度離去。」

  聽到這裡,維克已經略帶憤怒的神情,緊抓住緹的手不肯放開。

  「那就不要走下去了!妳哪裡也不准去,就這樣永遠留在我身邊……」

  緹靜靜的看著維克,輕輕的搖了搖頭,淚水又緩緩流下。

  「維克……我愛你,別讓我擔心你好嗎?請相信我,我也不願留下你孤單的渡過這一世……」

  帶著啜泣,看著維克痛苦而喘息著不停的神情,緹只能盡其所能的讓維克明白事實。

  「我們的孩子……不要忘記他是我們愛過的證明,等著我好嗎?永生永世,我們的每一個轉世,琉璃女神都應允了會讓我們在一起,保護著我們不變的愛情。」

  「我不要………」

  維克再也控制不住的抱緊了緹,怕再一個鬆手緹又那樣消失不見了。

  「維克……答應我。」

  「我不想答應。」

  「答應我。」

  用力推開維克,緹用堅毅的眼神看著維克,而維克已經開始感覺到週遭環境的模糊。

  「求你……答應我,照顧我們的孩子,等著我們下一世的相約………」

  連緹的臉都已經開始慢慢的模糊,就像蒙上了一層霧紗,維克痛苦的喊著:

  「我答應妳!我答應妳!!緹……緹……」

  維克激動的想抓住手中剛剛還在的觸感,卻發現她已經……空了。像抓住空氣那樣,只有無限的空虛。

  淚水模糊著視線,耳邊不再傳來海浪聲,而是泛司焦急的聲音。

  維克張著乾枯的嘴唇,泛司很粗魯的灌了點水在維克半張的嘴裡,不停怒罵著。

  「他媽的!你就打算這樣死掉嗎!?你這樣還算男人嗎?親人朋友都不管啦?你要小孩一出世就沒老爸老媽……」

  「你好吵。」

  許久未說話沾水的喉嚨沙啞著說出不成形的話,卻讓泛司整個愣在那裡驚訝的看著維克。看泛司那種蠢樣,維克又想到剛剛自己說的話,就是自己照顧緹時,緹說的第一句話,不禁露出了微笑。

  看見維克莫名其妙的笑了,泛司又驚訝的說不出話來,第一個想法是維克終於瘋了!

  「呃、維克?好朋友?你還認得我是誰嗎?」

  泛司不安的張著五爪在維克眼前晃了晃,想確定維克是不是在恍惚,維克啼笑皆非的抓住泛司的手,定定的對他說:

  「你是泛司,我倒了八輩子楣跟了我八輩子的損友!」

  太久沒說這麼長一串話,維克不禁用力咳嗽了起來,泛司趕緊又拿了杯水給維克喝下。拍了拍維克的背幫他順順氣,才放下心似的露出欣喜的微笑。

  再喝了一口水,維克才摸著肚子皺著眉,看的泛司不禁也笑了起來。

  「肚子好餓,有東西吃嗎?」

  「有阿,我帶了一堆病人吃的軟食,打算你再不吃就強灌……」

  「呃,有沒有正常點的阿,我想吃義大利麵……」

  才說完泛司就朝他的肩膀揍了一拳,轉身走出房間時才說:

  「去你的,病人還挑剔那麼多!只准你吃短麵,免的你消化不良!」

  一小時後,泛司體貼的為維克煮了一頓美食,維克狼吞虎嚥的模樣讓泛司又緊張了起來。

  「喂,你一個禮拜沒吃東西了,這樣吃胃會受不了啦!」

  維克僅是撇了他一眼,放慢了吃東西的速度,卻仍是那種欠扁的回答。

  「誰鳥你……你試試看餓一個禮拜會不會像我這樣吃!」

  泛司苦笑著,也開始吃著自己手上的那一盤,不想理會神經病的言論。

  「達爾太太呢?」

  突如其來的問句,嚇的泛司噴出一口麵,連鼻孔也湊熱鬧的跑出半條來,不停的咳嗽。

 維克一臉很髒的表情抽出衛生紙給他,撥開一小條污染到他手臂的麵條。不過看著泛司漲紅著臉的樣子,還是不受控制的笑了起來,直笑到泛司瞪大了雙眼看著他才停了下來。

  看著那個百年損友,泛司很不爽的擦臉上的殘渣,才慢慢的回答維克的問題。

  「達爾太太沒有親人,我跟藍道還有卡休幫她處理了葬禮事宜,她有一些遺書交給律師處理了,其他我不曉得。」

  「喔……那藍道知道整件事情了?」

  「沒有,他以為珍璃不甘願跟你分手,把緹綁到古堡那裡,然後古堡倒塌害死了在那邊欣賞古蹟的達爾太太。」

  聽到這樣的答案,維克噗的一聲又笑了出來。

  「這誰說的?藍道相信喔!?」

  「警察都相信了你說呢?」

  維克不敢置信的看著泛司,後者攤了攤手又說:

  「拜託,不然要怎樣說?說珍璃是百年女巫在那裡要進行儀式,然後琉璃女神把古堡震塌……嘖嘖,還沒說完我們都要送進瘋人院了。」

  「我比較不敢相信現在的警察那麼低能。」

  「那是因為沒什麼其他理由,光是莫名其妙的古蹟倒塌就夠他們受了,反正就這樣不了了之。」

  「那……珍璃呢?」

  維克若無其事的問起珍璃,反而讓泛司感到很不自在。

  「她……我們送她去醫院,她只記得跟你住在湖邊別墅的事情,其他都忘了,連緹也不記得。」

  「喔。」

  沒什麼反應的繼續吃著盤中的麵,維克並不想再去煩惱那個女人的事情,但泛司卻又喃喃的說著後續。

  「而且……我跟她說你的情況,她也沒什麼反應,好像……對你不是很關心。」

  維克挑了挑眉,這倒是有些違反常理,珍璃就算失去記憶,也應該還是會以為自己跟她相戀不是嗎?看著泛司的神情,他知道泛司應該還沒說完。

  「我問她為什麼?她居然回答我說,她不知道要有什麼反應,甚至問我愛人應該要怎樣?」

  略微的沉思,維克想起了當時在古堡內的情景,然後像是明白了某些事情似的揚起嘴角訕笑。

  「幹麻?你知道怎麼回事嗎?」

  看著維克那奇怪的反應,泛司不禁問著。

  「那天……我要求琉璃女神吸走珍璃的靈魂,我確定我看到她有吸走一團黑色的。我在想……說不定女神是永遠的吸走了珍璃……也就是芙麗身上所有『愛人』的情緒。」

  仔細思考著這句話,泛斯微瞇的雙眼對著維克說:

  「你的意思是說,珍璃已經不懂得怎樣愛人、也沒有愛人的情緒了?」

  維克點了點頭,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泛司卻忿忿不平的無法接受。

  「媽的,這樣不是便宜了她嗎!?幹了那麼多壞事,還害的緹……總之,簡直就是幫她而不是懲罰她!」

  「我不這樣認為,一個人永生永世不懂得愛,不會愛,是很可悲的。」

  泛司看著口吐禪語的老友,覺得維克似乎有些不同了,一夕之間長大了許多。感嘆的嘆了口氣,維克的心情不管是誰都很難理解吧!而他也只能在旁邊幫助他、扶持他罷了。

  「對了,我家的胖小子呢?」

  終於聽見維克提起小孩,泛司露出閃閃發光的眼神對著維克說:

  「暫時還在老醫生那裡的保溫室內,你要去接他回家了嗎?卡休說他已經很不爽那小子老朝他噴尿了!」

  維克想起卡休壯碩身材面對小小鳥的威力,忍不住大笑了起來,泛司也同樣跟著大笑。

  最後,維克拍了拍泛司的肩膀,以感激的神情望著泛司。

  「謝謝你,直到最後都支持著我。」

  泛司回以一記『你很三八』的神情,繼續聽維克說。

  「我答應了緹……會照顧孩子,會照顧自己,會等著下一世……我們的相聚。」

  「那是當然的,我猜下輩子我一定有勇氣跟你爭!」

  「拜託,你那副衰樣轉世幾次緹照樣正眼都不看一下啦!!」

  兩個大男人又開始互相打趣嘻鬧著,終於將這一個禮拜的沉悶一掃而空,將所有人的憂慮放下了心。

  當維克再度出現在眾人面前時,不是接受卡休的重重擊掌,就是藍道的噁心擁抱。藍道甚至又開始碎碎念著維克的演藝生涯快要結束了,要他快點重振威風好好的接工作。

  維克默默的接受這些另類的關心方式,很快的重整了自己的生活。

  他依然住在跟緹在一起的住所,將客房改成了嬰兒房,也跟父親說了自己的事情。他聲稱自己領養了一個疑似他愛過的女人所生下的孩子,但是那名女子已經遠走他鄉,所以孩子是母不祥。

  在父親的堅持下也去醫院做的DNA鑑定,確定孩子有著麥克沃夫家族的血統。

  羅伯特果然如維克所說,暴怒不已,卻又叮囑著維克一切教育孩子的事項,簡直就快要爺代母職了!!育嬰房很快的變成了嬰兒用貴族套房,讓來探看乾兒子的泛司嘖嘖稱奇。

  抱著乾兒子的泛司,一邊逗著孩子一邊說:

  「你知道嗎?珍璃跑去北越耶,說參加什麼難民營的義工團。」

  「這麼害?不能愛人只好跑去做善事?」

  維克啼笑皆非的說著,一手熟練的泡起牛奶來。泛司看著小孩的臉,皺著眉對維克又說:

  「話說回來你到底給他取名字沒阿!!我到現在只能叫他胖小子……」

  「取啦,那天去鑑定就順便登記名字了。」

  泛司睜大雙眼瞪著維克,極度的不甘願!!

  「搞屁阿!都不先講一下的喔?討論一下會死?叫什麼名字阿!?」

  一連串的問題讓維克整個覺得泛司很白癡,噴著口水的泛司還不小心讓胖小子哭了起來。維克無奈的抱走狂吼的兒子,瞪了泛司一眼。

  「這是我跟緹早就決定的名字,乾你屁事!!」

  「好好好,那要怎樣叫?」

  「布魯斯[Blues]。」

  一個簡短的單音,卻蘊含了維克與緹的感情。襯著布魯斯的眼睛,維克覺得那是最適合布魯斯的名字,也像是在紀錄著自己與緹的愛情。

  兩個大男人兀自在客廳哄著小布魯,緹與維克的房間裡,那張十八世紀的的貴族圖像旁,靜靜的放著一盒打開的戒指盒。閃著微微光亮的銀色戒指,傲然的訴說著數百年不變的誓約。


  二一九八年,一輛高科技跑車浮空奔馳在大街上,很快的在目的地前停了下來。

  一名全身穿著白色帥氣服裝的男子下了車,俊毅挺拔的身影顯示著他的不凡與傲氣。耳朵戴著一副微型電腦,電腦秘書正在跟他述說著今天的工程事項。

  他受命到這個麥克沃夫家族擁有了數百年的土地,找出二十一世紀不明原因倒塌的遺址,並將代表久遠的家族古堡遺跡修復。

    以現代高科技的能力,能夠不費灰吹之力的在一個禮拜之內就將古堡修復好,而他今天就是來考察地形,看看現場有沒有什麼他不該遺漏的事項。

  森林早已不復見,有的只是一片平坦光禿的山丘,而山頂散落著許多像是被風一吹就會消散的石塊男子很快的利用微型電腦模擬繪畫出古堡舊時的形象,好紀錄在電腦裡回去做出更進一步的修復計畫。

  在電腦描繪的古堡中,四週的線條皆以藍色描繪,可以透視到模擬古堡的內部。

  正仔細觀察著的男子,突然在那模擬的古堡內部中看到一名黑髮少女的身影……

  他微瞇著雙眼將電腦關了起來,仔細的看向剛剛看到黑髮少女的方向,那少女並沒有消失,而是靜靜的、真實的站在石推中,身上白色的裙擺輕輕的隨風飄蕩著,一股莫名的熟悉感很快的抓住了他的理智。

  那身影透著哀傷、有著寂寥,男子情不自禁的慢慢走向少女身邊。

  在還沒發覺的時候,他已經輕聲的問出口來。

  「妳是誰?」

  聽見聲響的少女,並沒有嚇了一跳,而是緩緩的轉過頭來看著男子。

  少女的面貌並不十分的美麗,但很有特色,可以說柔美中帶了些堅毅,而那可能是過挺的鼻子和微扁卻感覺豐潤的嘴唇所造成的。

 男子看過不少美貌的女子,他對美貌的女子並不十分喜愛,對他來說在他這一生中甚至還沒見過能讓他心動的美貌。

  但他卻在乍見少女美麗的藍色瞳孔中,陷落了自己的心……

  「那你又是誰?」

  微愣中,聽見了少女的反問,他露出興味的表情。對自己的條件,他並不會十分自戀,但也知道不少女子喜愛他的風采,甚至自動送上門的都有。只是眼前的少女不僅沒有什麼明顯的波動,反而還能夠與他相同水平的對峙著。

  他帶著喜悅的心情回答少女:

  「我是麥克沃夫家族的詹姆斯,請問妳是?」

  「我?我是誰並不重要吧。」

  少女並沒有回答詹姆斯的問題,像是受到打擾般的不悅,繼續轉過頭去看著山頂上的風景。詹姆斯有些不甘心的又試探的問著:

  「那麼我可以請問妳到我們家族的遺址來有什麼事情嗎?」

  少女終於露出了淺笑,而那讓詹姆斯更為著迷,就像他極度渴望過的事情就在他眼前垂手可得。

  「我……來這裡等我的青蛙王子。」

  「青蛙王子?」

  「這是個老掉牙而且快要失傳的故事,我在無意中聽到了,而我很喜歡這個故事。」

  少女嬌笑著看著詹姆斯,不知為何她也有著莫名的喜悅,只是她不想那麼快讓詹姆斯知道自己的心情。

  她想起了從小到大在夢境中不斷出現的情景,一個有著像玻璃般漂亮臉容的女人,對她說著美麗的故事,甚至在昨夜一直不斷的要她來到這裡,等一個人。

  「你要聽的話我可以告訴你。」

  眼前的這個人或許就是她等待的人,於是她這麼說著。

  詹姆斯露出了笑容,他站的離少女更近一些。

  「我很樂意聽妳的故事,而我也會把我們家族流傳已久的浪漫故事回敬妳。」

  少女藍色的瞳孔露出了光彩,美麗的讓詹姆斯差點情不自禁的想要吻上少女的臉。

  在黃昏的微曦中,兩個靈魂再度的相遇,準備開始那纏綿了幾個世紀的唯美愛情。

   ---全書完---

 

More... funp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s Digg
惡靈吉兒 發表於 5:54 AM | 文章分類: 創寫書語

迴響留言
尚無迴響

張貼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引用列表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http://yblog.org/api/trackback/?id=8498
沒有引用

訪客來源網址(僅列最多的10個外部來源):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