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Welcome!
帳號: 密碼:
進階選項 註冊為新會員 忘記密碼
所有文章: 73 | 迴響留言: 112 | 引用列表: 0 | 文章分類: 6 | 總瀏覽頁次: 455885 | 今日瀏覽頁次: 23
星期二, 五月 20, 2008
第十四章 尋藍----誓言的再延續

鮮鮮小說網---我的專欄^^喜歡的朋友請幫我投一票喔!!目前已經連載到完結篇了!!

在樓梯間不停忙碌著上下奔跑的女傭,手上拿著一盆清水來回穿梭於廚房與二樓臥室中。緹兒的高燒始終不退,照料她的伊麗莎和尤潔幾乎是晝夜不分的交替守著緹兒。

尤潔使用家傳的藥方和一點小小的法力想使緹兒舒適一點,但那效果不是很好,緹兒一直在退燒與高燒中不斷夢囈著。到後來甚至連牙齒都無法張開不停的顫抖著,小小的身軀也頻繁的出現痙攣,身處現代的維克明白那是可怕的破傷風所引起的病症。

一般來說同時感染上高燒、破傷風末期病症的病人,都會在短短的幾天內死亡,更何況是在醫療還不十分發達的十九世紀呢?加上緹兒特殊的狀況無法請正牌醫生來照料,所有人都認為緹兒應該撐不了多久,只有維克知道緹兒會持續這樣的痛苦直到身體終於自行恢復。

拼命忍受著心中的絞痛,維克雖然很想逃離這樣的景象,可是他又告訴自己不能逃避緹遭遇的痛苦,所有緹所面臨的過去他都想一一的為緹分擔,讓緹明白不是只有她一個人承受著這些苦難。

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半個月以後,在一個夜晚裡,伊麗莎正疲憊的在床邊打著盹。仍在冒著汗卻難得有著平靜的緹兒困難的撐起眼皮,看著陌生的天花板。隨後在胸口發出的藍光中,看見從上俯視著她的一張冰冷臉容。

那是一張非常美麗的臉容,但是卻沒有人類肌膚的顏色,不管是頭髮還是眼框瞳孔,都是映著透明光亮的玻璃....不,比玻璃還要漂亮。緹兒模糊的想起曾有過的寶石墜飾中,有一個維夫送給她富含七種炫麗色彩的寶石....他說那是琉璃。只是眼前的水漾景色,卻只有單一的美麗藍光。

在城堡中熟悉的語音旋律又再度響起,雖然明白是眼前那美麗冰冷的臉容所發出的,但她的嘴唇輪廓完全沒有動靜。

....不要再違逆吾之命令....在妳飽受痛苦的人類軀體製造更多無意義的愁苦....若妳真希望得到妳所要之絕望....在達成吾之命令後就會得到....

可是我現在就受不了了....緹兒在心裡默默想著,女神也聽到了她的哀求。

悲苦的人類呀....吾欽佩、愛憐妳的偉大愛情....但是妳能毫不在意的讓那邪惡人靈奪去妳心愛之人的靈魂嗎....

女神宛如警告般的話語,讓緹兒終於抓住那一絲清明,對女神口中的心愛之人起了反應。她困難的以蚊子般的細微聲音說:

「奪...奪走...?」

雖然十分的微弱,但那亮光與聲音仍影響了半打著盹的伊麗莎,她驚愕的看著眼前的情景,卻不敢發出任何一點聲音打斷眼前奇妙的光景。

邪惡人靈奪走妳一半的靈魂....在下一個轉世將會尋找到妳的愛人....以妳之半身靈魂吸引....妳寧可這樣的事情發生嗎....

那股剩餘的哀傷又開始在緹的內心氾濫著,她好想念維夫,也好想去找他,可是假如現在死了、轉世了,能看見他嗎?能爭奪他嗎?緹兒發現自己只會帶給他痛苦,而繼續延綿那邪惡的詛咒。

....僅此一次....吾將治癒妳殘破的身軀....但在未來漫長的日子裡....妳必須珍惜自身的肉體....直到完成妳的使命....

話語剛落,女神的臉孔就迅速迸發成無數細小藍色微塵,點點散落在緹兒的全身,在接觸肌膚的時候融入了其中,瞬時緹兒的身體就像無數的小亮點漸漸凝聚成發光的大型光體,數分鐘後才漸漸的歸於平靜。

完全目瞪口呆的伊麗莎愣在那裡,雖然有聽到一些女神的話,自己本身也對魔法這類的事情有過經驗,但也沒有過這麼激烈的經驗呀!!

更令人驚訝的是,躺在床上完全像是沒發生過什麼事情的緹兒,不再高燒、冒汗,痛苦的喘息著,而是十分安祥的沉睡著,一點也不像剛剛大病過的病人。

就如同女神說的那般,緹兒恢復了健康,在隔天甚至能像個平常人一樣下床走動。伊麗莎和尤潔都有著滿心的欣慰,她們都有著善良的心靈。但尤潔並沒有忘記要知道的事情,所以她在確定緹兒完全恢復健康以後,以嚴肅的表情領著緹兒在一間書房坐下,然後定定的對她說:

「妳明白自己身上發生的事情嗎?」

面無表情的緹兒睜著空洞的雙眼緩緩的點了點頭,現在的她就像維克初次看到的緹一樣。尤潔嘆了口氣,以較為婉轉而溫柔的語氣問著緹兒:

「妳能說說看嗎?」

緹兒以簡短的方式從城堡醒來後仔細的敘說了一遍,雖然很快說完,但卻有條有理的將重點都描述出來,讓尤潔不至遺漏掉某些重要細節。緹兒沒有說明自己想死的念頭,儘管如此尤潔卻能明白緹兒的痛苦。聽完以後,慈祥的老人終於露出疼惜的表情,輕輕的抱著緹兒。

「孩子,妳受苦了....奶奶會照顧妳的,伊麗莎也會,我們來好好想想以後該怎麼辦...

感受到溫暖的懷抱,緹兒又忍耐不住自己的哀傷,不停的啜泣起來。

「我是伊麗莎的奶奶,這是盧奎格的家宅。妳可以叫我尤潔奶奶。我們只是小小的平民,但因為有一些特殊的能力....這以後會告訴妳。孩子,妳說妳叫什麼名字?」

緹兒略微愣了一下,而後思考著,最後對著尤潔說:

「我叫做....緹。」

捨棄了過去的一切,捨棄了家族、親人,緹明白自己已經不能再回到過去,所以她將自己的乳名去掉,以成熟女人的姿態面對這一切,儘管她在昨天以前仍是名天真活潑等待著幸福的少女新娘,但此刻的她只是個背負著醜惡詛咒的哀傷女子。

看著恢復冰冷情緒的緹,尤潔不禁在心裡直嘆著氣,這是個怎樣悲慘的命運呢?人類的自私往往挾帶著許多殘酷,儘管是神也無法逃脫人類那醜惡的心性。

「在妳身上發生的事情....就算是我也懂不了多少,但是我和伊麗莎可以陪著妳去了解這位琉璃女神,或許可以找到解除詛咒的方法。現在對妳而言,最多的就是時間了吧....?」

緹靜靜的點了點頭,現在的她或許茫然、或許不知道該做什麼,但就像尤潔說的一樣,直到維夫轉世以前,她都有著時間去慢慢適應、了解,她唯一的期望就是,這漫長的等待不會毀滅了她的心智...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緹認真的學習著週遭所有的事物,這些全是尤潔帶著她觀看自家地下室內的祕藏書籍所學來,伊麗莎和緹相差不到兩歲,很快就親密如姊妹般。

盧奎格家族在十七世紀時,接觸到了女巫教派中的北歐女神“福瑞亞”,但當時是全歐洲獵殺女巫最為黑暗的時期,有不少婦女、小孩、老人無辜的受到殘害。原本盧奎格家族的一名長女並不侍奉異教,但在她最小的女兒被鄰居誣賴且很快被抓去燒死後,她怨恨不平的心靈在信仰了福瑞亞女神後得到了安寧。最後在她虔誠的信仰裡,福瑞亞女神甚至在夢中恩賜她一個女兒,以彌補她的喪女之痛。

在那之後,那名神賜的女孩所生的代代子孫,都奇妙的擁有一些小小的能力,但因為非常的小,所以幾乎沒有引起人的注意,也因為曾有過家人被帶走屠殺的經驗,盧奎格家族的每個人都致力於避免這種狀況。

在十九世紀中期,當時的人們已經查出許多看見過不可思議景象的原因,俗稱的狼人、吸血鬼等等,都是因為感染了“麥角菌”這種潛藏於人類日常食品中的病菌所產生的幻覺。引導屠殺異教徒的首腦,是當時以男性為主的基督教徒,他們以男性主導控制社會、婦女小孩的意識,來大量屠殺“女巫”。幸而十九世紀開始,已經有了人權主義等哲學思想在蔓延,才漸漸平息了這場黑暗屠殺。

盧奎格家族躲過了這場災難,也因為那小小的能力使某些沒落貴族、平民在無意中受到幫助,結果

在時局的演變下,她們變成了私底下專門幫助人的....靈媒。當然依舊是不能聲張的,也幸好她們所幫助的人們都十分感謝她們的幫助,因此並不會洩漏她們的能力,甚至在度過困難或救回親人的命以後,資助她們金錢或物資。

唯一令尤潔困擾的是,她們一族的能力似乎越來越稀薄,到了伊麗莎這代幾乎已經沒有了能力,只剩下尤潔本身能做一點治癒罷了。此時緹的突然出現,使的尤潔又重新燃起了使命感。

尤潔閱讀過許多關於家族的書,她始終不明白為什麼一個平民百姓的家族可以獲得福瑞亞女神的青睞?她也不明白為什麼能力會越來越下降。直到遇見緹以後,尤潔在她年老的生命中才為這一切給了自己一個解釋,那就是她們家族要幫助緹來渡過難關,必須輔佐著她、直到她結束詛咒的命運。

逐漸失去能力的家族也能因為緹比她們大許多的能力,重新得到一些幫助,不致家道中落,她們只需要做緹的介面人、處理她身邊的一切事物。

當然這是尤潔的一相情願,但命運使她們連結在一起卻是不容置疑的事實。緹也因此在盧奎格家族中,接受著幫助存活了下來。在這場漫長的旅程中,讓緹最為不能忍受的痛苦並不是等待,而是....周遭敬愛的人們逐漸死去。

第一次,是尤潔奶奶的去世。緹哭了好多天,已經大了她十五歲以上的伊麗莎也陪著她哭。再下來是伊麗莎患了癆病,緹無能為力,以當時的醫學無法治療伊麗莎,盧奎格大宅也為了緹遣退了許多家僕,以免緹的不老不死帶來注目。

守著伊麗莎的病褟前,伊麗莎鄭重的囑咐著她的大女兒約瑞絲要輔助著緹、幫助緹過日子。緹流著淚看著親如姐姐的伊麗莎,她流轉著藍色的瞳孔正顯示著她僅有的情緒。

「為什麼每個人都要離我而去....我承受的詛咒還不夠多嗎?」

哭倒在伊麗莎的胸前,伊麗莎蒼白削瘦的臉帶著疼惜,撫摸著緹的黑色長髮。

「緹....妳的生命原本不是詛咒的....妳知道嗎?妳的故事讓我知道人類是有靈魂的....我相信就算我死後也會一直在妳身邊。」

「奶奶也這麼說!可是我看不見她呀....我看不見....

就連她想念著、渴望著的靈魂她也看不見,多少次的呼喚、深夜中的悲鳴,回應著她的永遠只有無盡的悲傷與寂寞。

「也許就在下一世...或是再下一世...我相信我會轉世再回到妳身邊的...緹。」

一陣激烈的咳嗽後,伊麗莎明白自己的時間已經剩下不多,她愛憐不捨的看著緹說:

「如果我再次回到妳身邊....我要當個非常強壯的男人....強壯到可以保護妳....我最愛的妹妹....

撫摸著長髮的手終於停了下來,頹然無力的靜靜垂下。緹只能以幾乎不會停住的哭泣哀悼失去的親人,身旁陪著她的是同樣悲痛的長女約瑞絲。

約瑞絲從小就看著這個永遠年輕美麗的姐姐長大,她感受的到緹受到母親多大的疼愛與敬重,對她來說這位可親的哀傷姐姐也是她最願意承擔的責任,在她之後的每一個子孫也會這樣教育著。

只是緹從看著伊麗莎下葬起,就深深的掩埋住自己所有的心靈,不輕易的開放、不輕易的接受,她太害怕親密的人死去的模樣,儘管在接下來盧奎格每一代人死去她依然會感到心痛。

被緹幫助過的人很多,貴族、平民、窮困或富有的都有,當然都是經過嚴格挑選才能真正見到緹並解決問題和困難,也是在這個時期漸漸的產生了固定的代價模式。緹有著自己那一套價值觀,她只針對那個人的需要和自己的需要平衡斟酌著每一項代價。

這期間發生了一個小小的插曲,有一個前來尋求幫助的委託人,正好是緹所熟識的家族之一----歐康諾家族。前來委託的人是她還在少女時期就認識的雷尼先生,也同時是維夫的好友。當雷尼看見緹時,驚訝的根本說不出話來,還是緹稍稍使用了能力才能使雷尼平靜下來。

雷尼跟維夫一樣,也十分疼愛這個小妹妹,當然也曾愛慕過她,但最後很大方的讓給了維夫。當年發生那件慘劇時,雷尼瘋狂的尋找著緹,直到他已經六十幾歲、白髮蒼蒼,依舊不願放棄尋找,最後才會在無意間被人介紹到這裡來見奇妙的女性。

基於以往的情誼,緹只有將過去的事情說了出來,雷尼帶著心痛與不捨看著依舊年輕貌美的緹,但卻是受著詛咒的關係。他在離開以後,查閱過了麥克沃夫家族的所有歷史,才小小的推敲了從十八世紀開始的所有事情發展,在臨終以前將那悽美的愛情故事以傳說的方式告訴了後代。

而這傳說,當然就是法希爾所知道的傳說築基。

時間瞬轉著,從十九世紀末的工業時期突飛猛進到二十世紀初的知識爆炸,週遭的環境正以緹所不能理解的方式迅速轉移著,以百年就能成就的現代化知識讓緹感到非常茫然,但她依舊鎖住自己所有的感官和感情,在盧奎格家族類似守護人的方式下幫助了許多人。對那些人來說是幫助,對緹來說....她自己的解釋是為了換取好的生活環境不讓自己生病。

儘管每一代的保護人都知道她老是因為多管閒事讓自己生小病或惹點麻煩。譬如被愛上她的某貴族瘋狂追求,結果因為沒大腦的示愛方式害她得了玫瑰花粉過敏症,因為那名貴族送了一千朵進口玫瑰丟到她房裡。或者是為了救助某影星的小孩,結果小孩子的病傳染給她,又大病了一個多月才好。

也曾經被不知哪裡得來消息的瘋狂記者跟蹤,最後不得已只好使用女神的力量封印住對方的記憶,那之後的處理工作也讓盧奎格家族的人大傷腦筋。

到最後緹已經把自己訓練的刀槍不入,有如銅牆鐵壁一般的訓練自己的意志力,不讓同情心過於氾濫,更為小心翼翼的不讓自己生病....當然那些在許多人眼中看來就有如神經質一樣的不正常。

看到這裡維克對自己以前的感觀覺得十分好笑,他自嘲著自己的無知,嘆著自己的膚淺,慶幸著現在能看的到緹不再冰冷的表情。

畫面依舊不停撥放著,維克欣賞般的看著布幕上看似冰冷,內心卻感情洶湧的緹,雖然只有哀傷的情緒,但那擁有著珍璃臉龐的緹看起來真的很符合那氣質,非常的美。

就在某一天,緹面對著這代的保護人所帶來的小男孩時,突然驚叫一聲昏倒在地上!!維持了數十年冷靜沉著態度的緹,就連生病也不曾如此痛苦到尖叫,這讓那名保護人和小男孩都十分驚訝,連維克也嚇了一跳,不明白還會有什麼事情發生在緹身上?

緹吼叫著把保護人跟男孩推出房門,用了點能力將門上了封印,不管那名氣急敗壞的保護人多麼猛烈的撞擊著門。此時緹已經住在那間維克初次見到她的房子裡,她不停痛苦的在地上抽蓄著,兩手遮著臉孔發出痛苦的哀叫與悶哼聲,似乎正極力忍受著某種不知名的痛苦。

過了幾個小時後,緹終於能支撐住激烈掙扎後虛弱的身體,喘息的放開雙手坐在地上。散亂的長髮遮住了臉,只能隱約的感覺到緹漸漸平穩的情緒。

她慢慢的站了起來,雙腳依舊不穩的搖晃著,吃力的靠著牆壁慢慢走向浴室,最後緹在鏡檯前停了下來。緹似乎明白自己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是她不太敢去面對,過了許久才緩緩的抬起臉來看向鏡子。

鏡中的臉,不再是緹絕美的臉龐,而是平凡無奇的陌生相貌,對緹來說她不知道這是誰,對維克來說他卻清楚的明白,那是芙麗的臉----也是緹現在的臉。

維克瞇著眼皺著眉看著這奇妙的畫面,他不懂得的事情,畫面中的緹卻明白了似的,恢復了自己往常的平靜,但卻流下了眼淚。

「妳終於轉世了....但是妳在哪裡呢?我等著與妳相遇....叛徒女巫。」

聽到這句話,維克有如當頭棒喝般的明白了一切....珍璃轉世了,她不但挾帶著緹的半個靈魂轉世,更在出生時,順理成章的奪走了緹的面貌....這,也是詛咒的一環,為要吸引維克與她相戀。

維克這時的感受百味陳雜,他愛著珍璃的那段日子,當然不能說是假的。他知道自己是被珍璃體內屬於緹的天真靈魂所吸引,那愛戀超越過了一切使他連珍璃原本的個性都忽略掉,雖然他一直說服自己愛一個人就是要連她的缺點都愛。

他恨芙麗瘋狂的愛與殘忍的手段,愛著緹天真善良又令他愛不釋手的純真靈魂,但是當那靈魂挾制於邪惡靈魂手上時,他該怎麼做呢?他只能強迫自己去接受事實,珍璃不是緹,而他愛的是緹不是嗎?但他能輕易的拋卻以往的愛戀嗎?他終於明白自己的拉扯點在哪裡,他所煩惱的是未來該怎樣走?

還在複雜思緒裡流轉的時候,畫面裡一個熟悉的人影終於抓住了他的注意力。那熟悉的大宅、那熟悉的童年回憶,逐漸的在他眼前放大撥放著,他看的出來那兩個玩的正瘋的小鬼是誰....就是他自己和派屈里。

緹穿著白色洋裝,此時的她還不是很胖,靜靜的站在樹影下遠遠的看著在大門口玩的不亦樂乎的兩個小鬼。她不帶感情的冰冷臉容,用著空洞的眼神看著童年時的維克,看不出她的情緒。

原來緹那麼早以前就看著自己了。維克心酸的想著,他不知道緹當時的心情是什麼,但可以約略猜出緹只剩下哀傷的情緒應該不會有多複雜。

然後再度經過幾年,緹不定時的會來偷看自己的成長,維克也終於看到他推測中會出現的人影。那是卡休和緹的第一次見面,當年緹轉變面貌的時候,那小男孩正是卡休。只是因為緹當時的面貌十分美麗,現在卻是截然不同的長相,所以卡休並沒有認出她是誰。卡休的父親也因為死的過於突然,所以只能以信件來囑咐卡休應該做的事情----繼續輔佐緹。之後卡休也終於明白這個神秘的女人是誰,更加用心的保護著、幫助緹處理週遭的細微瑣事。

只是還是有著讓維克驚訝的小小插曲,在一次緹無意中的喃喃自語,明白了卡休就是伊麗莎的轉世,這讓維克不禁有些感到好笑,要是卡休知道他的前世是個女人會怎麼樣?維克有些迫不急待要去糗他一番。

繼續看著畫面的運轉,再看到那個熟悉的美麗臉孔時,維克不禁又產生了矛盾的情緒。畫面中的美麗女孩就是珍璃,在她身邊寵溺的抱著她的男人正是自己。那是第一天當維克遇見了珍璃並經過瘋狂的一夜後,從公寓走出來的景象。

站在對街的緹,可以清楚的看見她的臉色蒼白無力,但瞳孔依舊黑暗無波動。維克不知道緹那時在想著什麼?他為緹可能有的心酸和哀傷感到難過,但這樣的事實他無力改變。假如當時他知道的話....知道又怎麼樣呢?他不能保證當時的自己可以拋棄珍璃去愛緹,就算是現在他也還是覺得仍藏在珍璃體內的天真靈魂讓他既擔憂又眷戀。

維克難過的看著緹強裝堅定的轉身走開,畫面中兀自甜蜜笑個不停的兩人讓維克覺得這一切好殘忍。他痛苦的掩著面,覺得自己既渾蛋又可惡....

我還能怎麼做呢?

維克無力的想著。


感覺到腰際間緩緩圍繞著他的溫暖雙手,那是緹的溫暖擁抱。維克放開掩著面的手,輕輕的握住緹的小手,發現眼前的景象已經回到了藏書天地。

看到緹那滿是擔憂的神情,維克虛弱的笑了笑,吻了一下緹的額頭。

「妳對我真好,第一次看這種東西時,那個妖女把我盪的的快要腦震盪了。」

面對維克輕鬆的態度,緹回以一個溫暖的微笑,不再是過往冰冷的面容。

看了那麼久緹的悲苦臉蛋,回到現實的維克深深的感到現在的緹是多麼偉大的奇蹟,而且珍貴的不易得到。維克充滿感激的再次吻了緹的小嘴,緊緊的擁抱著,小小的藏書天地內滿是情侶間的濃烈愛意。

相擁的身軀讓彼此感到溫暖,緹過度使用能力感到十分疲勞,於是在維克的懷抱裡很快的沉沉睡去。


隔天清晨,卡休打開房門看到的第一幕就是維克直挺挺的躺在床上,然後緹像是巴著樹木的無尾熊一樣緊緊攀住維克,連綿被一半掉在地上也不知道。

作夢也沒想到會看到緹這樣有如天真少女般的舉動,卡休愣的連手上提著食品的袋子掉在地上也沒感覺。然後他看到維克半睜著雙眼,一臉沒睡飽的樣子,終於很不受控制的狂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哇塞........維克,呼...真的太棒了,你是我認識過最像聖人的了!!哈哈!」

看著卡休神經病似的狂笑,維克僅是困難的抽出一隻手,用食指在嘴前面噓了聲示意卡休安靜,但卡休狂放的笑聲還是吵醒了熟睡中的緹。

「唔...卡休,你好吵喔。」

那略帶少女的嬌軟口吻,更是讓卡休整個人差點軟坐在地上,驚愣的指著緹說:

「呃、緹,妳不舒服嗎?」

「沒有阿....

說完揉著雙眼又朝維克的懷中鑽去,一整個小女人的姿態,但那騷動讓沒解決完慾望的維克又開始忍受不住的哀嚎出聲。明明昨晚就說了那麼挑逗的話,卻在正要動手的下一秒緹就疲累的睡著了,害他忍到現在簡直就快要噴血。

維克無力的看著卡休,後者根本不知道要做什麼反應,總之所有的反應都非常不適合他壯碩的身材,彆扭極了。最後他提起掉在地上的袋子,放在書桌上後就轉身離開書房,還不忘忍著笑。

「嗯...“解決”完了再吃也可以....我在外面等你們。噗!!」

關上門後維克還可以聽到那猖狂的笑聲,他在心底想著一定要找機會拿卡休前世是女人的事情糗他一頓!!此仇不報非君子阿....

隨後看著懷中又陷入熟睡的人兒,維克寵溺的低下頭去聞著緹的髮香,盤算著從今而後要怎樣彌補緹所有失去的時光。不過現在.....他決定不要害自己血管爆裂,直接偷襲可愛的睡美人....

一室春光,兩人終於在哀嚎叫個不停的肚皮威脅下,坐在書桌邊吃著卡休的愛心早餐。維克念念不忘卡休的轉世,遂問著緹在周遭還有這樣的轉世嗎?

「有阿。」

「真的?誰誰誰?」

維克興致勃勃的問著,他對這種命運般的巧合相遇,感到十分有趣。

「泛司。」

雙眼一亮,維克思索著昨天所看到的景象到底是誰,隨後擊掌對著緹說:

「雷尼?對吧?」

緹回以讚賞的眼光,表示維克很聰明。但維克還不滿足,繼續追問著還有哪一位倒楣鬼。

「藍道。」

「他也有份?是誰呢....

這回維克怎麼想都想不出來,還是緹竊笑著告訴了他。

「尤潔奶奶。」

聽到這號人物出現,維克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很不客氣的爆笑起來!!

「哇!!我的天!!這個太精采了,那藍道和卡休不就是...母女?我的天哪!哈哈哈!!!」

想像著那個畫面,維克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笑意,惹的緹也不住的笑著。

「喔....天哪,我一定要讓他們見個面,“以續前緣”....

「她們認不出彼此來的。」

維克打著趣繼續說著,緹卻潑了他一盆冷水。他疑惑的問:

「連一點感覺或印象都沒有?」

「或許會有熟悉的感覺,但認不出來,也不知道對方是誰。」

緹慢慢咬著麵包,又繼續說著:

「就像你跟泛司沒有理由的成為好友,遇見珍璃的第一眼也能強烈感受到什麼卻不知道對方是誰吧。」

提起珍璃,維克明顯的愣了一下。可以感受到維克的反應,其實緹是故意這麼說的。維克還有很多疑惑放在心裡,只是不知道如何開口問起。

....緹,珍璃會怎麼樣呢?我是說,接下來妳會怎麼做。」

「關於這一點....我沒有辦法告訴你會發生什麼事情,但是我能告訴你,我會盡量救回該我的部分,實現琉璃女神強加在我身上的責任....

「責任完結後呢?緹,我沒有忘記妳剛開始受的苦。」

這次換緹靜默不語了,她並不想讓維克知道她已經成就的事情。

「還有,妳始終沒有告訴我為什麼妳想要我的孩子。」

維克繼續追問著,緹看著維克突然露出笑容。

「因為我愛你,這個理由不行嗎?」

面對緹突如其來的告白,維克不能說完全不相信,但他就是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好吧,勉強接受。那....為什麼妳那時候一懷孕就說要離開我。」

喔!這個小心眼的男人。緹有些啼笑皆非的翻著白眼微笑著,她不知道原來維克對這種事情這麼愛計較!

「因為我本來不打算讓珍璃發現我的存在,我也不打算讓芙麗覺醒....

「妳不想聽從琉璃女神的命令?」

「維克,那畢竟是我半個靈魂哪!!而且....你愛著她不是嗎?對我來說,那就等於愛著我....

「可是、那又不是完整的妳。我真的搞不懂....

維克緊皺著眉頭,緹輕輕的幫他按著眉間,疼惜的看著維克。

「現在都已經這樣了,直到我生下孩子,解決芙麗的事情以前我都不會離開你....這樣不夠嗎?」

「永遠嗎?」

維克緊緊抓住安撫著他的小手,深情的看著緹,他現在知道自己有多害怕緹的離開。緹苦笑了一下,對維克說:

「這世界上沒有永遠,維克。你看我經歷多少次敬愛的人、親人離去?而且,你知道嗎?到最後先離開我的....說不定是你。」

被緹話語中的濃厚悲傷震撼住,維克才發現這個嚴重的事實。

永生的詛咒....要怎麼結束?當自己老去的時候,緹永遠都會是這副模樣。

他想像著,如果是自己要怎麼走過這漫長的時間?每一世每一世的等待著愛人轉世?然後再看著愛人漸漸老去、死去....

在每一件物品上看到戀人的影子,在大街上遊走的時候尋找著可能是對方的人,每一張臉都有可能帶給自己多大的痛苦。寂寞慢慢腐蝕著孤獨的心,到最後只會逼的自己就像緹一樣,永遠的把哀傷藏在心底,也不願意再有任何感覺。

只想,拋棄一切、忘卻一切,什麼都忘記,連孤獨都忘記。

曾有過的快樂有多少,必須隱藏的痛苦就有多少,回憶就像利刃,而它不會手軟。

他看著緹,無法言語,他沒有辦法就這樣捨下緹走,就像他不願意緹離開他一樣,但這要怎麼做?人的生命到最後都會面臨同一種結局,只有緹必須毫無止盡的面對別人的結局。

「我該怎麼做?我該怎麼幫妳改變妳的命運....這該死的、可悲的詛咒?」

憤恨、悲苦在維克的聲調裡迸發著,不想看到維克這麼痛苦的緹,只好輕聲的安撫著他。

「你已經做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我做了什麼?」

「你讓我快樂....而且我擁有了你的孩子,藉著你我有了勇氣去面對我不想面對的爭戰。我不會再逃跑了,維克。我會照著琉璃女神的話去做,直到結束那日為止....我向你保證,一切都會結束,也會回復到正常的我們。」

對緹的每一聲保證,維克不知道能相信多少。他掩不住內心的害怕、心疼,無助的抱著緹。如果真的能夠走向最好的結局,他什麼都願意做!!只要緹能夠不再持續這漫長的孤獨旅程....能夠像正常人一樣,去愛、去生活,去感受人生真正的美好與....結束。

三個禮拜的假期,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維克很珍惜的使用著。他跟緹回到當初住在一起的那棟小屋,與緹睡在那間古典優雅的小臥房,每天一起做每一件事情。除了維克再也不到後山晨跑,因為他不想靠近那間別墅。知道緹已經懷孕的人只有卡休,他常常提著一堆食品來“供奉”給緹,當然食量本來就很大的緹是吃的很開心,維克卻覺得卡休老是佔走他身為愛人的責任。

「你知道嗎?你前世是個女人喔?」

卡休只當維克是神經病那樣看著他,繼續切著水果。維克笑著又吞下一塊蘋果,繼續說:

「我知道你不相信,不過這是緹讓我看見的.....穿著蓬蓬裙哪!!我還聽見你像女人的鬼叫.....

還沒說完維克已經抱頭亂竄閃躲著卡休手上的水果刀,緹不停的嬌笑著,看著滿屋亂跑的兩個大男人。

一陣混亂後,維克帶傷坐在沙發上讓緹為他治療,卡休則是斜眼嘲笑著維克那種吐口水抹抹就會好的傷口。緹輕輕的在維克的傷口上覆蓋著自己的小手,發出微微的藍色光亮後,很快的小傷口就癒合了。維克驚嘆的看著自己完好的皮膚,笑著對緹說:

「這麼好用的能力,為什麼妳還老是病成那樣?」

「因為這是女神對我不珍惜自己的身體、違逆她命令的懲罰。」

「真是嚴厲的女神,誰都有不小心生病的時候嘛!!這麼挑剔....

維克像個女人般的碎碎念著,又讓緹忍不住笑了起來。卡休看著眼前這甜蜜的一對,心裡充滿了感動,他很高興緹能夠有這樣的轉變,這是他一直期盼的事情,幸好維克並沒有違背他的期望,真的改變了緹。

「卡休,你有認識什麼牧師還是當過牧師的人嗎?」

維克突如其來的問題,卡休愣了愣回答:

「好像有,你要幹麻?」

「幫我帶一個來。」

完全不知道維克要幹麻的緹和卡休,皆是一臉的莫名其妙,只有維克用著輕鬆的口吻說:

「緹連孩子都有了,不舉辦婚禮嗎?」

對維克這驚人之語,卡休的反應是揚起了嘴角,心裡直想著好傢伙、好傢伙。緹卻垮下了臉孔,似乎不太能接受維克的話。感受到緹不悅的情緒,維克摟過緹,手輕輕的拍著緹的腹部。

「怎麼了?妳不高興嗎?我只是不想孩子沒有個正常的家庭....而且我已經認定妳是我的老婆了。」

維克輕聲的安撫著,緹卻厥起了小嘴別過臉去不肯說話,甚至還拍開維克的手。維克愣在那開始有點緊張,緹真的不願意嫁給他嗎?卡休卻是有點瞭然的暗笑在心裡,整個覺得維克是個“白痴”的好傢伙。最後看不下去維克的智障表現,決定給他一點提示。

「先生,結婚以前不是該有個步驟嗎?」

還費著勁安撫緹的維克,聽見卡休這麼說,反而一臉莫名其妙的瞪著卡休。卡休翻了翻白眼,在心裡收回好傢伙這個詞句。

「你連求婚都省了阿?緹幹麻要平白嫁給你這個白痴阿!!」

非常受不了的揮了揮手,拿起外套就走出大門,把寧靜的空間還給這對小情侶。

恍然大悟的維克,慌忙的趕緊單膝跪下對著緹說:

「呃、緹....寶貝,我不是故意忘記這個步驟....不、不對,我沒有忘記!只是想說先....

接下來的話維客根本就掰不出來,因為他是真的完全忘記求婚這個過程。緹則是拿著冰冷的臉看著維克,完全恢復到以前那副模樣,更讓維克嚇出一身冷汗。

他左思右想,也總算他有一點過人的機智,拿出隨身攜帶的那枚奈葉緹克戒指,深情款款的看著緹。

「當我是巴爾的時候,我為妳刻了這枚戒指,以示我們得來不易的愛情。」

「當我是維夫的時候,我再度送給妳這枚只傳長子給心愛女人的戒指,證明了我們不變的愛情。」

「最後....經歷過這麼多的苦難、時間,妳願意讓我再次替妳戴上這枚代表了我們數百年誓言的戒指嗎?」

一番令人動容的求婚詞說完,維克自己覺得很感動,可是緹卻完全沒有反應。維克又不禁著急起來,最後乾脆抓住緹的小手,緊張兮兮的說:

「緹....我愛妳,我、我...還記得妳第一次叫我什麼嗎?青蛙對吧?按著童話故事來說,我需要公主的愛情和吻才能使我破除魔咒變成王子....緹,請讓我這個青蛙王子永遠與妳相伴?我相信未來....

仍未說完的話語,在緹輕輕壓住維克的嘴唇下停止了,漾出水藍色的光芒在黑色瞳孔裡開始擴大,維克覺得不管看了多少次,那奇異的景象依舊十分美麗。

「你知道嗎....?」

緹輕輕的說著,眼角流下了淚水,維克怔怔的看著緹。

「嗯?」

「你剛剛說的最後一段話....是我還是緹兒的時候,對我說的求婚詞....。」

忍耐不住心中的喜悅與感動,緹的淚水不停滾落,維克輕輕擦拭她的眼淚,溫柔的問:

「那妳怎麼回答呢?」

緩緩揚起了嘴角,緹吻了吻維克撫摸著她臉龐的手。

「我說....要是你這個青蛙王子敢去找別的公主....我就鬧的你不得安寧,數百年後依然如此。」

「好可怕喔。」

維克輕笑著,緹也帶著幸福的笑容靠在維克的胸膛。維克抬起緹的左手,套上那枚流傳百年的銀戒指。

「所以妳願意嗎?」

「嗯....我願意。」

銀色戒指在緹白皙的手指上閃著光芒,維克終於實現了當他還是維夫時,給緹兒的深情諾言。

More... funp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s Digg
惡靈吉兒 發表於 1:10 AM | 文章分類: 創寫書語

迴響留言
尚無迴響

張貼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引用列表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http://yblog.org/api/trackback/?id=8488
沒有引用

訪客來源網址(僅列最多的10個外部來源):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