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Welcome!
帳號: 密碼:
進階選項 註冊為新會員 忘記密碼
所有文章: 73 | 迴響留言: 112 | 引用列表: 0 | 文章分類: 6 | 總瀏覽頁次: 455894 | 今日瀏覽頁次: 32
星期一, 五月 19, 2008
第十三章 尋藍----女神的寄宿靈

鮮鮮小說網---我的專欄^^喜歡的朋友請幫我投一票喔!!目前已經連載到完結篇了!!

維克靜靜的看著芙麗所有的一切準備。

她醜陋的面容在靈魂不停凋零的情況下越發醜惡,但她並不在乎這些東西,對她來說她的意識只剩下當初所說的詛咒。

到目前為止維克還沒有看見過轉世的那兩人的臉,他猜想過許多種可能性,但卻不敢下定論。反正之後就能看到了....他心想著。其實他很想阻止即將發生的事情,瘋狂女巫經過百年怨恨,所做出的事情當然不會是什麼好事。

在芙麗預定好的日子裡,吹著狂風暴雨挾帶著激烈的閃電,或許是因為芙麗挑選的這一天是詛咒最強的日期,所以才會連天地都發出警告般的暴吼。芙麗穿著一身黑色斗篷,悄悄的潛入湖邊別墅,維克驚訝的發現那湖邊別墅與現在並沒有多大不同,這歸功於家族改建時堅持要保持著原樣的關係。

在閃電銜接著無數聲的吼叫中,不時發出的光亮也讓灰暗的房間閃出一些短暫的明亮。維克認出這是母親喜愛的那間臥房,也是緹有著回憶的臥房。

芙麗緩緩的接近床上的人兒,維克看不清楚少女的臉影,只看見芙麗拿出一個青色小瓶子,打開蓋子在少女臉前搖晃著。隨即少女的身體從原本均勻的呼吸轉變成淺淺的伏動,似乎是陷入了昏迷之中。芙麗迅速的將少女抱在懷中,將斗篷整個罩住兩個人,直奔已敗破殘舊的奈葉緹克城堡中。

但在離開時,芙麗發現有許多人不知為何竟然發現了少女的失蹤,紛紛奔出尋找,芙麗為了誘走那些煩人的搜尋者,先將少女抱到城堡中預備好的高台上放下,又迅速的離開了城堡。

芙麗運用著女巫小小的力量,在城堡的反方向設下了不少線索,讓那些無頭蒼蠅尋找個夠,才回到城堡進行她醞釀了百年的巨大儀式。當然她並不知道這樣的舉動反而讓最後的結局產生了變化,她在無意間為接下來將要破壞她儀式的男子爭取到了一點時間。

維克緊張的跟著芙麗移動﹝應該說自動移動﹞,他知道他將要看到所有傳說的最高潮點,而他可能有機會看到法希爾所說的“沒有後續的結局”。此時的他完全把自己當成了歷史的觀看者,居然遺忘了那起初被附身的珍璃所引發的恐懼。

但這種情緒很快的在下一個情景裡消失殆盡,芙麗邪惡的手指在少女臉上遊走的時候,維克終於清楚的看見了那少女的臉龐。

先是一陣陣的訝然,然後維克無法克制住自己的情緒暴吼著:快點放開她!!妳這個發神經的女巫!!

張著嘴激烈的吼著,但發出的聲音全被週遭隱密的氣流吸走,維克氣急敗壞的四處怒視喊著無力的恐嚇:媽的!妳出來阿!我不看了...我不想看了!

但不管怎樣掙扎,那讓他陷入如此困境的邪靈就像在嘲笑他的軟弱一般,絲毫不回應。

少女看似痛苦的神情,讓維克也不由自主的陣陣心揪,他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情景,讓他完全無法承受。嘴巴張著狂吼卻沒有聲音,他在這刻完全忘卻女巫哀怨的生命,只是痛恨的希望她停止所有邪惡舉動。

就算那張臉只是很像....也許不是本人,但是維克就是不想看到她受痛苦的樣子,那就彷彿珍璃正受著邪惡女巫的凌辱一樣!!

焦急中帶著疑惑,為什麼那名少女與珍璃那麼相似?不,根本是完全一樣的,維克對珍璃的寵愛甚至到了臉上哪裡有什麼樣的特徵都知道,而他不會認錯那張臉。

芙麗拿出那供奉了百年的青色石頭,進行著維克完全看不懂的儀式,他的注意力完全被少女痛苦而又漸漸失去生命力的蒼白臉孔吸引住,那痛苦的心揪又緊抓住他不放,讓他快要瘋狂....

突然間他彷彿聽到救世主的聲音一般,男性渾厚帶著焦急的怒吼即時的替他喊出所有痛苦,他欣喜的看向發出暴吼的男子,男子有著帥氣俊秀的臉容,此刻因為憤怒而扭曲了所有尊貴氣質。

維克不禁在心底喊著:快、快救珍璃....

但下一秒維克突然驚愣的在腦海中想起法希爾所說過的話,而後焦急的看著眼前所有事物的發展。芙麗在狂笑中倒下死去,而男子也十分悲痛的抱著高台上的少女。

「緹兒....是我的錯....

男子痛苦的說出少女的名字,讓維克為之一震,所有的事情有了連接點,他終於明白眼前的男子是誰、而那名少女又是誰....

是維夫和緹兒。

他做過有關他們的夢,現在發現他們的長相完全跟夢中相同,維克對那所有像是命中注定般的巧合感到驚訝!!

當維克發現維夫拔出腰際間的小刀時,他狂吼著:住手!緹兒沒死!!誰都好快來阻止他們..

但最後希望在維夫將小刀插入胸口後徹底幻滅。

維克情不自禁的流下眼淚,為這對悲苦的戀人哀悼,為自己莫名的憤慨槌著無形的牆壁,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接下來的發展。

如預期般,緹兒緩緩的起身,從死亡中復活。看著緹兒從驚恐到痛哭、絕望到冷然,維克覺得自己的心好像也要被撕裂了一般那麼痛苦。當緹兒拔出維夫身上的小刀時,維克輕輕的閉上了雙眼,不想面對慘劇。

靜默了數秒後,維克才略睜滿是濕意的眼框,看著眼前倒臥的少女和男子,虛脫般的吐出一口氣,垂下肩膀。腦中不停思考著為什麼那個混蛋邪靈要讓他看這一切,難道只是為了炫燿自己的瘋狂行為嗎?

原先對芙麗的所有同情已經消失,只覺得那瘋狂的信念就像是最恐怖的毒藥一般,毀滅了三個人的命運。維克消化著胸口的鬱悶,卻在半閉的眼睛中被閃過的奇妙光芒吸引住。

他疑惑的張開雙眼看著眼前的情景,難道還有後續?法希爾導演說的後續?他緊張的看著。

緹兒靜靜躺著的身軀,在她的胸口深埋入的刀柄與肉體的接縫處,正發出亮眼的青色光芒,小刀居然緩緩的退了出來,並碎裂成細小的碎片飄散於空氣中,原本有著長且深的傷口,漸漸的癒合了起來。

在這奇妙的過程結束後,那已復活過一次的少女,居然又再度痛苦的咳嗽起來!

目瞪口呆的維克看著這一幕,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

還在驚訝情緒中無法回神的維克,突然覺得身體一陣激烈的疼痛,彷彿有許多繩子緊緊的束縛住他,將他粗魯的脫離這窄小的空間!!維克掙扎著,還想再看醒來後的緹兒怎麼了?但他完全無法違抗那股強大的力量,他甚至發現纏繞在他身上有如細繩般的光亮透著耀眼的藍色。

他所觀看過的非現代景象,在他快速的被抽離後在腳底漸漸的變成一點小亮光,再也看不到後續發展。

當他終於從黑暗中脫離後,只覺得全身十分的疼痛。哀嚎過後,維克睜開眼睛,發現眼前正是那紅光滿佈而詭異至極的別墅屋內。

恐懼的感覺又重新竄回他的身體內,眼睛快速的在屋中巡視著,很快的在主臥室裡看見那個令他又懼又恨的、佔據著珍璃身體的女巫,但是....在她的對面卻是讓維克更為驚訝的身影。

緹全身泛著強烈的藍光,跟珍璃一樣浮在半空中,維克以半坐在臥室門口的姿勢看著眼前轉換的奇妙景象,而緹和珍璃在臥室內以對峙的方式互看著彼此。周圍的氣流以不同的型態對抗著,毫不退讓。

珍璃憤怒的看著緹,咬牙切齒的恨不得立刻將眼前的女人撕碎,緹依舊是那冷然絕烈的臉龐,以深沉空洞的黑色瞳孔看著珍璃。

緹緩緩的舉起手,白皙玉指對著珍璃。

「妳,芙麗。盜走琉璃女神賦予虔誠島民之青石證物,以私身之慾,行卑劣之實。」

話語中含著冰冷的威嚴,震的珍璃無法維持身上的所有能力,漸漸的頹軟了身子落在地上,而緹繼續以高高在上的姿勢說:

「縱妳供奉百年,琉璃女神受妳一時之操控,行不願之儀式,此時此刻將收回妳所有法力,接受懲罰!」

「不~~~~!!」

在緹說完最後一字,珍璃突然發出大吼,全身凝聚出所有黑色迷霧將身體團團包住,打破窗戶衝往外面浩瀚無際的星空中,消失無蹤!!

緹正要追出之時,卻被腹中一股力量拉扯,使她消散了所有藍色光芒,從半浮的空中摔落下來。眼看緹倒在地上,維克終於從震撼中清醒,趕緊衝上前去抱住緹,焦躁的看著緹疲累的臉容。

緹微微的半睜雙眼,在看到維克焦急擔心的臉時,虛弱的露出欣慰的笑容,用小手輕撫著維克的臉,示意他不必擔心。

但是維克怎麼可能不會擔心呢?他害怕的緊緊擁抱住緹,還無法將思緒拉回現實。他尋找了很久的女人在這刻出現在他眼前,甚至保護了他。許久,維克才抓住緹柔軟的小手,望進她黑暗深沉卻擁有柔情的瞳孔中,他明白那裡面有著緹隱藏的靈魂。

帶著感激的、說出自己見到緹以後最想說的話....

「緹.....我不要妳離開,不管以後會發生什麼事情,我們一起面對吧。」

微顫著的身軀,不知道是因為恐懼還是因為喜悅,緹靜靜的享受著維克深情的擁抱,在這刻她也放下了所有顧忌,隨著維克的強烈冀望遊走於感情漩渦中。

 

黑暗星空中奔走的邪惡迷霧,在森林中的某一處地點碰擊摔落,巨大的衝擊力使得原本濃密的雜草地瞬間撞擊出一塊潮土凹洞。土灰瀰漫,在那之中隱隱的看見了女子跪坐著的身影。

珍璃喘著氣,極度憤恨的表情顯露無遺,透著血腥的紅色瞳孔越發鮮豔,彷彿就要滴下血來。完全被邪靈控制的珍璃....不,應該說轉世的芙麗已經覺醒,而在她強大的怨毒靈魂壓制下,原本存在於珍璃體內的善良靈魂,已經再無抵抗能力,只能躲在黑暗深處沉眠了。

才剛剛受到緹身上女神力量的震撼,芙麗現在反而更能冷靜的思考。為什麼琉璃女神會在緹身上?為什麼她能逃過追擊?她可以想像的到是當年那場儀式出了差錯,所以轉世的時候才會只擁有了那女人的一半靈魂,而那之後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她可以感受到女神的力量在那女人身上發揮致極,以那種情況就算她逃到天涯海角也逃不過,但為何她沒有繼續追來?芙麗仔細的思考著剛剛對峙時在那女人身上所感應到的力量....突然抓到那微妙的氣流能量。

那女人,腹中有著別於神的微小人類能量。

緩緩揚起了嘴角,芙麗露出了令人不寒而慄的陰險笑容,映在珍璃絕美的臉龐,有著說不出的妖艷。

「哼哼...哈哈哈哈哈....是妳自找死路.....我就等著那天!!完成我未完的復仇吧!!哈哈哈!!」

深夜的森林夜晚,劃破寧靜的邪惡笑聲迴盪於其中。

 

維克抱著緹走出別墅往車上去,緹虛弱的小小抗議著讓維克放她下來,但維克怎麼就是不肯放開緹,他心裡還有著驚懼,不想讓緹一溜煙的不見了。

將緹小心翼翼的抱進前座,繫上安全帶,還不停叮囑著別亂動、不許亂跑,好像緹會隨時消散於空中一樣。緹有些微的明白維克在害怕什麼,當她趕到的時候維克正被芙麗用法力使維克的靈魂盪到她的回憶中,她明白維克肯定是看到了什麼。

「我帶妳回去卡休那裡,這裡....這裡不好。」

心有餘悸的維克一邊倒車一邊說著,他一秒鐘都不想呆在這個連續讓他看見幻影的別墅。

「妳怎麼樣?有沒有受傷?我不懂妳們....呃、這種靈異的東西會造成什麼影響我都不懂,如果妳有什麼不對一定要說知道嗎?」

「維克,我沒事。」

緹輕輕的說著,雖然她知道這話說來一點說服力也沒有,但她也不知道怎麼讓維克安心。略微想了一下,對著維克又說:

「你看到哪裡?」

「什麼看到哪裡?」

「剛剛你應該有看到什麼,在珍璃控制住你的時候。」

空氣沉默了一下,維克才小聲的回答。

「我先帶妳回去休息,等妳比較好點再說。」

「現在說,我說了我沒事.....

「妳這樣叫做沒事!?妳有沒有看過自己的臉色蒼白的跟鬼有得拼阿?回去再說!我鳥妳那麼多....

維克執傲的耍著小孩子脾氣,但講完馬上後悔自己口氣太硬,卻聽見身邊傳來“噗”的小小聲音。納悶的看著緹,緹抿著嘴唇好像....在憋笑?

「原來罵妳就會笑,那我應該常罵。」

被這樣的氣氛一搞,維克原本緊繃的心情也放鬆不少。

「我只是覺得很久沒聽見你鬧彆扭,覺得很....安心。」

「我...我才沒有鬧彆扭!這是真的阿!」

緹終於笑了起來,那從沒見過的神情顯的十分珍貴又令人喜悅。維克發現緹真的改變了很多,連語氣都變的跟正常人沒差多少!原來人家說女人懷孕性情會大變,是真的阿!

維克不禁跟著緹也笑了起來,對緹的愛戀越發深濃,而剛遇到的那些恐怖經歷也不再威脅他的心靈。維克心想,或許只要緹在他身邊,他就有勇氣去面對這一切....

到了酒吧後,早已接到維克電話通知的卡休站在門口迎接他們,卡休一看見緹就緊緊的擁抱著,看的維克忍不住拍拍卡休的肩膀叫他克制點。卡休則是瞪了他一眼,這樣就吃醋?真是小心眼的男人。不過那也表示維克是真的把緹放在心上了。

卡休沒有逼問緹任何事情,只是讓他們獨處在藏書天地,還帶了點酒吧做的餐點和無酒精飲料給他們,隨後就讓他們自己去解決問題。

吃了點東西以後,維克和緹半躺在床上,他們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相處方式,就像正常的情侶一般。

「休息一下吧,妳一定很累。」

「我吃過東西好很多了....

「吃東西可以補足妳的...呃、那要怎麼說?靈力?」

維克其實很想問緹很多問題,但是他又不知道從何問起,而且他比較希望緹可以多休息一會。抱著緹在懷中,手指捲著她的黑髮,維克覺得自己好像以前也這樣做過。

「怎麼稱呼不重要....但吃東西的確可以補充我的體力。」

享受著維克的擁抱,彷彿又回到那久遠的以前,其實在跟維克生活的那一個月裡,緹很清楚明白自己從維克那裡得到很多....感情。所以她現在對很多事情反而變的很積極,幾乎回復了一半以前的自己。

這種改變在話語中明顯最大,已經不再用簡短的說話方式,以前是因為連說一個字都懶,現在則是覺得不說會很悶。當然不到聒噪的地步,就是像正常人那樣吧。

突然又想起她在車上想問的事情,於是開口問著維克:

「你還沒說你看到哪裡。」

「嗯?很重要嗎?」

「對我來說蠻重要的....

緹所擔心的,是維克了解到多少?但維克好像已經猜測到緹所擔心的,反而問著她說:

「妳覺得我目前的樣子像是看到哪個部分?」

這樣狡詐的回問,讓緹微微皺了眉頭,她不知道原來維克也有這樣的一面。但她也有自己的想法,既然是從維克那裡分來的生命力,自然也會有些維克的思維和想法。

緹俏皮的將笑容掛在臉上,抬眼看著維克。

「你要是乖乖的說出來.....

 

接著在維克的耳邊小聲的說了幾句,只見維克眼睛閃亮了起來,微微臉紅用著詫異的眼神看著緹。

「懷孕可以讓妳的性情變這麼多嗎!?妳真的是我認識的緹嗎!?」

「這個嘛....你要現在驗證我是不是緹嗎?」

緹挾帶著捉弄的表情,讓維克心情大好,緹變的快樂了、有情緒了、有溫度了....而他卻因此得到了乘十倍以上的快樂。

就在維克迫不急待的要“驗明證身”時,緹嬌笑著阻止了他。

「你應該先說的。」

維克大感失望的放下蠢蠢欲動的手,露出一臉小孩委屈的樣子。

「幹麻這樣考驗我的忍耐力,我現在才知道妳很殘忍。」

緹失笑了,軟軟的靠在維克身上,深深的感受到什麼是“幸福”。隨後用著正經的表情看著維克,當然沒有忘記要露出一點微笑,否則維克又要瞎操心。

「我等你說。」

說著還用手指戳了戳維克的胸口。嘆了一口氣,面對緹毫無理由的固執,也只能投降。於是從看見芙麗和巴爾開始,到最後維夫和緹兒的悲慘結局都敘述完,當然不忘記順便問出自己的疑惑:

「最後緹兒居然就那樣復活了.....我很想知道後面怎麼了。」

「最後嗎?」

緹輕輕的從鼻孔哼了聲,像是自嘲似的。

「當然是繼續她不能違抗而又受著詛咒的命運....

聽見緹的回答,維克若有所悟的思考著。其實他並不笨,邏輯能力也強,只是這些事情都太過於靈異神幻,對凡事都以實事求是的維克來說沒有辦法連貫組合起來。但現在,他已經能夠推演出所有事情。只差在他不懂得巫術這類的魔法運作方式,所以無法補足不懂得的部分。

「緹....那個緹兒,就是妳吧?」

懷中的人兒震了震身體,維克明白自己猜對了。而接下來在他腦海中的推算,也應該相差不遠....

「然後....那場儀式,應該是芙麗奪走了妳除了痛苦以外的情緒,然後....轉世到現在的珍璃....?」

沒有聽見緹的回答,維克像是說給自己聽似的繼續說著:

「我想,我就是維夫,也同時是巴爾.....

想起珍璃在別墅內對自己說的話,維克十分確定自己的猜測是對的。

「但是我不懂....為什麼妳的臉....?」

說著,維克輕撫著緹的臉,那是芙麗的平凡臉龐。但奇異的是,緹雖然擁有著芙麗的臉,卻一點也沒有印象中芙麗少女時期臉上的那種平凡感。這就是凱琪說的,人是由靈魂來發出光輝..不管相貌如何,顯露出來的感受就是不一樣的吧。

但是為什麼一開始維克又看不出緹的不平凡之處呢?維克想著,隨即想到現在的緹跟以前不一樣,她有情緒、會笑,也許是因為這樣突顯了她靈魂上的特質。

「那不重要....

緹終於回答了維克一個問題,她仍在猶豫著,如果維克知道了一切會怎麼樣?或許他會非常的自責,為了她所經歷過的所有事情痛苦難過。她並不想讓維克擔負她所經歷過的痛苦。

「我見過了查得‧斯塔本。他可是妳的超級愛慕者呢.....甚至千方百計畫出妳的畫像。」

維克用輕鬆的語氣說著,想讓氣氛緩轉一些,但緹一點也不領情,反而還瞪了他一眼。

「你看過畫像了?」

輕輕的點了點頭,試圖讓緹自己去說出所有的故事。但緹卻是緊閉了嘴巴,不想再說下去。

維克嘆了口氣,撫著緹的長髮用溫柔的聲音說:

「緹,不要總是一個人承擔所有的事情,我有權利知道妳的過去....這是我們兩個人的故事不是嗎?」

「我真的不想說。」

「為什麼?」

「那不全是美好的,我甚至....維克,我不想要你知道那些過程,而且現在我們該面對的不是這些。」

「不是這些那麼妳要我面對什麼?我需要釐清一些感情,包括對珍璃,我甚至不明白為什麼我必須在妳們兩人之間拉扯!」

略帶著嚴厲氣憤的口吻,維克深吸了口氣將那莫名的憤怒壓制下來。

「緹....我要知道妳的全部,我愛妳!所以我不願意放過妳任何點點滴滴的過去。就算那不是美好的,是痛苦甚至讓我無法忍受的,我依然想要知道、必須知道。」

懷中的女人沉靜著,維克知道她有聽進自己的話,正做著考慮。

「其實....我最想知道的是妳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好讓我能更清楚的面對將來會發生的事情。」

「有我不夠嗎?」

緹終於開了口,但維克很快就明白那是緹的最後微小掙扎。

「有妳....當然重要,但我不要再像今天一樣軟弱無力的、什麼都沒辦法幫助妳,連自己該站在哪一邊都不知道。」

明顯的感覺到緹放棄式的嘆了口氣,隨後睜大了黑色雙眼看著維克說:

「那你希望我怎麼做。」

「能讓我最快而又清楚的了解所有過去。」

望進緹深沉如夜晚的雙瞳,維克做了個深吻,給予承諾。

「不要擔心我會受到多大的痛苦,妳只要想著那是我在分擔妳的過去,不要把我推開....好嗎?」

淺淺的微笑,展露在緹帶著悲傷的臉龐,而那黑色雙瞳也從深處漾起了美麗的藍色,漸漸擴大。

仍在那美麗顏色中渙散著的維克,發覺自己的思緒就像被抽離了腦袋似的被吸引了進去。當他終於能清楚的分辨週遭事物的時候,他已經身處一片黑暗之中。

有了第一次經驗,維克已經沒那麼驚慌,而且他發現他可以自由的伸展手腳,並不是困在一個箱子般的窄小空間。會心一笑,對緹的能力和這種禮遇。

維克在黑暗中走著,雖然是一片黑暗,卻能清楚看見自己的手腳。很快的看見一點亮光,而那亮光迅速擴大....應該說那方形亮光朝他迅速移動了過來。

驚訝的發現那亮光大到發展成一片你在電影院看見的那種布幕寬度,維克覺得自己就像在電影院看著電影一般,只是那布幕你摸不著,而且十分清晰,甚至像3D一樣可以看見各種不同角度。

很快的維克就被布幕中撥放的情景吸引了過去,接續著斷掉的劇情發展,畫面中的緹兒已經清醒,但十分痛苦的猛咳著,胸口剛癒合的傷口似乎並沒有真正完全受到治癒。

當痛苦的少女再度睜開雙眼的時候,那原本美麗的藍色瞳孔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維克所熟悉的黑色瞳孔。他心想,也許是因為緹兒這時候已經被抽走了大半的靈魂,所以才會產生這種變化,但這樣的猜測很快的在接下來的發展後轉變了。

「為什麼....這裡到底是地獄還是天堂....

緹兒一邊流著淚一邊看著四周,但依舊是令她痛苦不已的悲慘景象。她像是不願相信似的再度找尋著什麼,最後抽出維夫屍體上的腰帶又想纏住自己的脖頸做自虐性的自殺。

維克正在忍受那突如其來的心痛時,又看見那不可思議的藍色光芒突地閃出,將緹兒手中的皮製腰帶震個粉碎!

 

緹兒不敢置信的看著手中的粉末,隨即悲痛的喊了起來:

「是誰要讓我承受這樣的痛苦!是誰!」

空盪的城堡裡回盪著緹兒激烈的吼叫聲,隨後消散於寂靜中。頹喪的靠在維夫身邊,緹兒不停流出淚水,卻再也發不出一點聲音來。

.....虔誠之心,以之相伴.....

空氣中緩緩的突然浮現這樣的聲音,那聲音十分的沉靜,穩穩的發出每一個音調,奇異的讓人想到冰做的樂器,優美柔順的吹奏出冰冷的樂符。

緹兒愣愣的聽著,維克也十分的訝異隨著緹兒的眼光四處搜尋。

「是誰?妳是誰?」

汝為吾寄宿之體....以不忠之儀式....行不得已之果....

「我聽不懂!!妳到底在說什麼........妳在哪裡?」

緹兒驚慌的四處張望,最後雙手抱住頭不停顫動著:

「妳...在我腦袋裡?」

寂靜再度佔據了整個空間,就在緹兒以為那是自己快要瘋狂前的幻覺時,那聲音又突然的出現了,在聲音緩緩流出的時候,緹兒也終於發現了自己胸前隨著聲音高低飄蕩而浮動著的藍色光芒。

不要驚慌....仔細聽吾說明....

那聲音像是明白緹聽不懂她說什麼,所以細心的使用緹兒現代的語言輕輕的說著,而那也奇異的安撫了緹兒驚慌失措的心情,讓緹兒能穩定下來仔細聆聽。

吾為千年天地出生即存在的自然女神....本應在天神地魔不侵人靈約盟開始,沉眠於冰北島與之虔誠島民供奉數百年....卻因邪惡人靈冥頑不乖之執著苦毒下被盜走....強行供奉百年餘使至趁虛而入....

今被利用強行禁咒之儀式....吾本代表融合、吸引、包容....邪惡人靈奪走妳大半靈魂....幸因男子悲痛之聲阻止儀式完結....以保妳剩餘之靈魂....邪惡人靈也因反彈力量衰竭致死....

優緩盪漾的聲音不停說著,緹兒以迷茫的眼神聽著,她看著倒臥在地上的陌生女子,想要用怨恨的眼神看她,卻發現自己的心激不起任何一點盪然。只有濃濃的哀傷存在於她的體內。

....因強行中斷之儀式....吾賦予島民之信物已融入妳體內....為保妳及等待吾身之復原....必須以妳之肉體作為寄宿證物....代替青石使吾沉眠修復....

聽到這裡,緹兒突然奮力大吼:

「我不要!!我不要....太苦了,我受不了,妳放我走...放我走....

....吾將封印於妳體內之悲苦....惟因人靈強大力量使之無法完整控制....若妳不能自行控制將會使妳原始本質顯現於瞳孔之中....切記不可再與吾之封印違抗....

妳的使命此刻起始....妳必須替吾尋找邪靈叛徒....勇敢實現吾之命令吧....汝為吾琉璃女神之寄宿女靈...

這句話說完以後,那奇異的聲音不再出現,而胸前那耀眼的藍色光芒也很快的消散了。緹兒仍在恍惚之時,維克已經看明白了事情的發展走向。就如他所感覺到的一樣,緹並不是自願讓自己變的那麼冷,而是琉璃女神為她封印了大半的悲傷,為了阻止緹不時想自殺的念頭....但是那念頭消失了嗎?維克覺得自己並不是那麼的確定,因為他看見緹兒接下來的反應。

「什麼使命...什麼寄宿女靈....我、我才不要,我才不聽妳那套!!」

緹兒瘋狂的衝出城堡,一路狂奔到湖邊別墅,光著的腳底因為樹林裡無數尖銳的石頭和樹枝,被刺出許多深淺不一的傷口。絲綢睡衣也在一陣奔跑後被撕裂的支離破碎,手臂、臉上都出現了無數細小的傷痕。

維克心驚的發現,緹兒的目標是那深不見底的湖潭,還來不及驚呼出聲的時候,緹兒已經從人工搭的擱淺用木橋上跳了下去.....

畫面隨著緹兒沉入湖底的身軀緩緩下降,湖底是一片深綠而優靜的景象,緹兒痛苦的無法呼吸,當所有湖水淹沒住緹兒小小的身軀時,緹兒卻緊閉雙眼想等待她想像中應該得到的結局。

但是不管過了多久,緹兒只能感覺到身體上的冰冷,喉嚨、胸腔裡滿滿的水壓,就是沒辦法從致命的窒息中失去意識或知覺,然後死去....

緹兒整個身軀痛苦的在湖底最深處的土壤中掙扎著,她頑固的想停留在這裡,那想死的慾望、想逃避現實的渴望遠遠超過了她身體上的痛苦。

維克看著那小小身軀的掙扎,怔愣在那裡流淚看著,分擔著緹兒過去所有不為人知的痛苦。他心想著那偉大的女神呢?為什麼不施展法力讓緹浮出水面?就這樣讓她痛苦的承受這一切?

經歷過幾個小時非常人的痛苦掙扎後,緹兒好像終於如願的失去了知覺。但就在她閉上眼睛後,身體卻緩緩的浮出水面,飄蕩在偌大的湖面上。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週遭環境垂下夜幕,緹兒才又緩緩的睜開了眼睛,而她已經因為湖水的飄動擱淺在湖邊森林的溼地上。

她的第一個感覺是,好冷,非常的冷,身上的傷口好痛。鼻腔內不停的流出剩餘的湖水,而她全身都在痛....腦子裡昏沉的什麼都想不起來。鐵青的嘴唇,但臉色卻不自然的泛著紅暈,維克非常了解那種情況,緹兒應該是發燒了,而且病的很重。

附近的森林又嚷起了腳步聲,似乎是原本四處尋找著緹兒的其中一部份人群,維克帶著期待的心情看著,但出現的人只是一名穿著女傭裝扮的平民女性。

那名女性在看到緹兒以後,驚慌的又回頭叫了幾聲,才看見另外一名將裙子高高提起的年輕女性,那名女性的裝扮很奇特,一般來說十九世紀中期的女性都喜愛白色類的維多利亞式禮服,但那名女性卻是以黑色的輕便女性洋裝出現。褪去了礙手礙腳的蓬蓬裙設計,雖然仍是高腰豐胸的樣式,但少了很多蕾絲或布料,看起來十分灑脫自然。

那名看起來像是貴族女性的女子輕輕的蹲下身子觀看緹兒的臉色,隨即嚴肅的命令女傭跟她一同抬起緹兒軟弱的身軀走出森林。

在途中女性將緹兒塞進一輛馬車內,她自己也坐了上去,而這輛馬車似乎是她本人的所有物,在當時一名女子可以單身出門又擁有這樣的奢侈用品,可以說明那名女性不是貴族就是十分富有的平民。最後馬車在一棟簡單樸素的洋房前停了下來,陪同車伕將緹兒抬進屋內,在二樓一間舒適的臥房內讓緹兒躺在床上。

女傭俐落的脫下緹兒破舊溼透的睡衣,而那名女子也迅速的從自己的衣櫃中拿了件質料看起來不錯的長洋裝,遞給女傭後就下樓吩咐著管家叫醫生來。

還在吩咐的同時,從客廳另外一頭走進一名年老的婦人,婦人穿著的衣服也跟女子相似,只是看起來更為老氣而有著威嚴。她用蒼老卻有勁道的聲音朝女子說:

「這回妳又撿了什麼回來啦?伊麗莎。」

名喚伊麗莎的女子沒有中斷吩咐管家的事情,但加快了速度,並在那之後看著婦人。

「尤潔奶奶,不過是個掉進湖裡發著高燒的女孩子罷了,她就被妮吉雅發現了呀,我總不能放著她在那裡死掉吧?」

尤潔哼了聲,逕自走向二樓,伊麗莎卻淺淺的笑了。

原來尤潔奶奶就是人家說的刀子口豆腐心,雖然那樣念著,卻走進緹兒休息的房間,十分關心的看著緹兒不停喘息的小臉。

伊麗莎靠在門邊輕聲的說著:

「聽說麥克沃夫家族有個少女在夜裡平白失蹤了,我發現她的時候她在奈葉湖,或許她就是那個讓昨天夜裡吵個不停的笨蛋女孩吧。」

彷彿沒有聽見伊麗莎的話,尤潔突然仔細的看著緹兒胸前的微小印子。輕輕的撫摸了下,卻發現那印子居然緩緩的開始閃出藍光.....

驚訝不已的尤潔跟伊麗莎,都被那微小卻絢爛的藍色怔愣住,但很快的那光亮就消失了!

先恢復鎮定的人是尤潔,她轉頭瞪著伊麗莎,後者根本做不出反應。

「妳可撿回了個不得了的女孩阿?」

伊麗莎兀自發愣著,但因為尤潔略帶憤怒的語氣很快的恢復神智。

「這是....奶奶,我沒見過這種景象呀?過去家族裡做了那麼多次的“奇蹟”,也沒有....

「那是因為這個女孩有大神附身!不像我們只是透過信息,還有,多少次叫妳不準隨便說出口?妳想被人把我們當作女巫抓去燒嗎?」

尤潔嚴厲的斥責著,伊麗莎則緊閉了嘴巴,懊惱的想著自己到底又因為善心惹了什麼麻煩。

「暫時不能把她交回給她的家人,否則這個女孩會立刻被當成女巫交給教會審判。」

很快的下了一個命令,尤潔轉身走出臥房,隨即又想起什麼似的對伊麗莎說:

「妳快點叫管家回來,不必叫醫生了!」

然後就踩著重重的腳步走下樓梯,後面跟著緊張的伊麗莎,小步越過尤潔直朝門外奔去。

一直默默看著這一切的維克,心裡不禁有些釋然,腦子裡打通了一些疑惑,但他明白緹兒的故事還沒有完結。

More... funp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s Digg
惡靈吉兒 發表於 12:57 AM | 文章分類: 創寫書語

迴響留言
尚無迴響

張貼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引用列表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http://yblog.org/api/trackback/?id=8487
沒有引用

訪客來源網址(僅列最多的10個外部來源):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