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Welcome!
帳號: 密碼:
進階選項 註冊為新會員 忘記密碼
所有文章: 73 | 迴響留言: 112 | 引用列表: 0 | 文章分類: 6 | 總瀏覽頁次: 455869 | 今日瀏覽頁次: 7
星期六, 五月 17, 2008
第十一章 尋藍----不放棄的愛戀
 

鮮鮮小說網---我的專欄^^喜歡的朋友請幫我投一票喔!!目前已經連載到完結篇了!!

 

開著租來的車子,維克和緹兩人不語的靜靜坐在車內,看似沉悶的氣氛,在兩人的心中卻並不是那樣的情緒。他們小心翼翼的維持著那份緊繃,直到維克停好車,兩人進入屋內後,讓這一切先爆發開來的是維克。

幾乎是一進門開始,門還來不及完整的扣上,維克就緊抱住緹瘋狂的深吻了起來。緹並沒有抗拒、沒有諷刺、沒有讓任何冷冽的情緒阻斷維克噴漲的慾望,她只是順其自然的讓它發生,且接受他。緹讓身體自然的產生它該有的反應,隨著維克的每一個粗重喘息,順應般的也開始發出嬌喘聲。

感受到緹的回應,維克更是無法控制住身體的每一個需求,它們都在狂吼著要維克解放它們,維克只能意識到他現在最想要做的就是擁有眼前的這個女人,想要滿足她和他的慾望,而且刻不容緩。

當吻已經不能滿足維克的需求時,他橫抱起緹往主臥室走去,將兩人的身體倒向床上的時候,維克也開始粗魯的褪去緹身上的衣服、所有的阻礙。

迫不及待的將身上的衣服解開,急躁的連釦子被扯掉了也不能停止他的動作,所有的大腦思考能力都被深刻的慾望主宰著。這與初次的纏綿是不同的,第一次維克只是想要阻止、安慰緹的悲傷,所以他的心情始終都處於難過而愛憐的方式來對待緹。而這一次卻是真正的以情慾、以熱烈的愛戀跟緹產生了靈魂的共鳴,這是屬於熱戀中的情侶才會出現的交歡方式。

維克幾乎吻遍了緹的全身,在緹受到極度歡愉而微微顫抖的身軀上不停的親吻著,維克只想讓緹感受最強烈的慾望,所以他幾乎使勁了所有力量挑逗著緹所有的女性敏感地帶。這種瘋狂的愛戀、卻不失縱慾的方式,只有深愛彼此的戀人們才能做到。

因為他們並不是野獸的原始交歡,而是真心希望彼此能感受到自己最深情的愛。

緹沒有辦法控制自己在身體上的每一波歡潮,維克的每一根手指和舌頭上的溫度都讓她幾乎放大十倍般的敏感,所以當維克深深的挺進時,她幾乎要吼叫出來,而眼淚也因為過於刺激而不禁流了出來。那是屬於快樂的眼淚。

在那瞬間緹終於明白了自己為什麼會在初夜後悄悄的擁有了其他本不該出現的情緒,那是因為維克將他的生命力,毫不保留的奉獻給了她。也就是說,現在的緹,擁有了維克靈魂裡的某部分生命力、某部分情緒、某部分感情。維克強大的靈魂力量,以這樣的方式,傳送到緹極度缺乏溫度的靈魂裡,雖然不能補足失去的部分,卻能讓她重新感受到什麼是快樂、怒氣、困惑、興奮等等這些複雜的情緒。

當然維克並不知道這些事情,他只是單純的想給緹正常人應該有的歡愉,希望她能快樂,能破除那所謂的詛咒,因為他愛她。

是的,在這樣的情況下,維克終於承認自己早已在不知不覺中深愛著緹,儘管那與珍璃是相同的愛戀。

在兩人瘋狂的交歡中,維克的外套口袋裡正無聲的抖動著,而那抖動的物體是響著珍璃號碼的手機。


頹喪的放下無人接聽的手機,珍璃將身體重重的倒向床上。維克很少有這樣的情況發生,除了因為那次那個女人的事情以外。

一想起那個女人,珍璃又不由自主的出現害怕的情緒,為什麼呢?為什麼會害怕她?翻了翻身子,又想起那天在門縫內看見她時身體產生的奇異感受。直到今天珍璃依舊沒辦法解釋那天的情況,雖然也想過一些靈異的事情,但馬上就否定掉這個想法,覺得自己實在有夠蠢。

應該是太累了吧,所以才會產生那樣的錯覺。那時候不是被那個野蠻大猩猩氣個半死嗎?或許是因為那樣才會有奇異的錯覺。煩躁的又坐了起來,珍璃又開始想著維克到底在做什麼?為什麼不接電話?

難道.....真的又跟那個女人有關?那怨恨的毒又悄悄的蔓延,珍璃開始討厭自己起來。

用力甩了甩頭,珍璃決定洗個澡後再來試著打電話看看。將衣服脫光後,珍璃走進浴室。慢慢的拔下維克特地拿給她的心愛耳環在鏡檯邊,轉身正想打開蓮蓬頭的開關時,眼角卻在鏡子中閃過一個讓她有種奇異熟悉感的黑影。

無名的恐懼又揪住了珍璃的心口,珍璃慢慢的將視線移回鏡面上,但並沒有發現任何黑影。自嘲的笑了笑,最近真的是太累了吧,竟然連續出現了幻覺?連自己生病都沒有印象呢!

在珍璃一無所覺的沖洗著身體的時候,靜靜躺在鏡檯前的耳環正小小的露出藍色光芒,而那讓珍璃誤以為是錯覺的黑影,卻在鏡子的另一邊嘶吼著,似乎正對那藍色的光芒發出恐怖的抗議,因為它被阻擋住而無法再靠近珍璃任何一步。

不會太久的....哈哈哈哈.....不會太久了!!

黑色迷霧中透著血腥光芒的瞳孔,以低鳴的邪惡笑聲重複著同樣的話語。


當珍璃被熟悉的手機鈴聲吵醒時,已經是隔天的清晨。剛從睡眠中清醒,還有些茫然,但很快的就接起手機來含糊的說著:

「喂....?維克....你昨晚怎麼沒打....我好擔心喔...

「昨晚有些事情忙的太晚....不想吵醒妳。」

維克的聲音透著些疲憊,好像昨晚真的很累而沒什麼精神。

「喔....下次傳個短訊嘛,我等好晚喔!」

「寶貝....對不起,別生氣?」

翻個身滿足的應了聲,珍璃開始正式進入演藝圈以後,其實也能明白藝人的工作說空閒有空閒,但一忙起來可是十分恐怖的。

「沒生氣啦!別太勉強自己了,我還想你回來的時候有精神陪我呢!」

「嗯....好。那我先掛了,妳要多照顧自己?」

「會啦,我可是你的寶貝珍璃呢!一點也不會虧待自己的。」

「這樣才乖。珍璃,或許....會常發生這種情形,太晚就別等了,我會找時間打給妳。」

維克突然壓低聲音說著,珍璃心想或許是因為法希爾導演在身邊的關係,所以並不是十分的在意。

「喔,好吧,但是一天至少要一通喔,不然留個短訊也行。」

「會的....珍璃?」

「嗯?」

「對不起....

突然的道歉讓珍璃有些迷惑,但隨即想到維克可能是因為不能常打電話而道歉,所以就以安慰的口吻說:

「沒事啦,等你回來格拉斯哥再補償我吧!」

「一定,會補償妳的。我掛了,多照顧自己喔!!」

掛上電話後,珍璃帶著滿足的笑容繼續補眠,好面對接下來即將進行的忙碌拍攝工作。

關上手機,維克站在浴室內靠著牆壁嘆了口氣。對珍璃的愧疚感越來越深,但他卻不可自拔的陷入對緹的愛戀。躡手躡腳的走進昏暗的臥室內,從窗簾中隱隱透出的光亮正好能讓維克看清楚床上的人影。坐在床邊看著緹熟睡的臉龐,不由自主的從心底升起一股甜蜜。

「我該拿妳怎麼辦呢....

喃喃自語的說著,維克很不願意想到今後會發生的事情,他甚至不想讓緹太快受孕,他覺得緹可能會在懷孕後很快的就離開了他。到那時候他會輕易的放手嗎?維克心酸的想著。


緹是被一股濃郁的香味誘醒的。迷糊的睜開雙眼,感受到全身的酸疼,不禁小小哀嚎了一聲。腦海裡馬上浮現昨夜的瘋狂過程,在身上肯定留下了不少淤痕吧,她想著。但那喜悅並沒有從她心中褪去,身上還殘留著維克的氣味,那賦予她感覺的氣味。

慢慢的坐了起來,緹想找件衣服套著遮住裸露的身體,卻聽見維克的聲音從門口傳來:

「醒了?肚子餓不餓?我做了點早餐。」

維克只圍了條毛巾在腰際上,看起來十分的性感。緹不禁又想起昨夜那強壯有力的胸膛,與每次都讓她不禁發出低呼的強勁力道。

緹並不知道自己紅沱了雙頰,那在維克眼中看來十分的令人心動,他感到很開心。這個冰冷的小人兒總算有了正常女人該有的溫度。他甚至開始明白緹現在的反應是從何而來,也知道自己應該要怎樣做。

慢慢的走到緹的身邊坐下,維克用手指輕輕的劃過緹光滑的肌膚,從鎖骨上突出的骨架、到肩膀上,再到整個白皙的背脊,那讓緹不由自主的微微顫起了所有敏感的毛細孔。

「老天....妳看起來真美味。」

維克將頭埋進緹的頸項裡,享受著緹身上的氣味,而緹也靜靜的讓維克恣意的在她身上落下各種不同的吻,讓昨夜那甜蜜的一切再度重複一次。

等激情過後,維克輕輕的揉著緹身上大大小小的青色淤痕,臉上帶著疼惜的表情。

緹淺淺的微笑著說:

「不會痛了。」

「可是看起來很痛。」

維克崛起小嘴說著,似乎不是很滿意自己“瘋狂”的行為。為了轉移維克的注意力,緹又說:

「你不是做了早餐?我餓了。」

「好,我端過來給妳吃,等我一下喔!」

說著很快的在緹臉上印下一吻,走進廚房。緹滿足的半躺在床上,想著昨晚的一切,想著....今後的一切。經歷過這些甜蜜,她想著,到決定性的那一天,她肯定會十分的痛苦吧。但是她發現自己並不後悔,至少她得到了原本從不奢望的....幸福。而且今後,維克也會繼續愛著她,僅管並不是身處在這裡的她。

維克是怎麼想的呢?對自己、對珍璃......她可以想像的到維克的為難和掙扎,她並不想讓維克受到為難,但是事情就這樣發生了,這或許也是命運的一環吧。

再給我一點時間....女神,我只是需要一點時間。然後維克就會回到他該去的地方、他該處的位置。

小小的在心裡祈禱著,緹似乎可以感覺到女神對她的默許。


接下來的每一天裡,維克和緹盡情的享受著所有情侶之間該有的各種甜蜜,製造各種回憶,沒有任何一方會刻意去提到往後的事情,或即將面對的事情。每當維克例行性的打電話給珍璃時,緹會靜靜的離開並且做自己的事情。而每當緹使用驗孕棒測試自己的身體狀況時,維克也從不會去問她是否已經受孕。

短短的一個禮拜很快就過去,維克又將回到製片廠開始自己忙碌的工作,但他幾乎每晚都會回到緹的公寓,宛如同居的戀人般生活、享受身體上的纏綿。法希爾並沒有因此感到異狀,因為維克幾乎超出他的預期,完美的在每一場拍攝上有著成功的扮演。他甚至發現維克越來越有精神,彷彿每一天都是他全新而美麗的一天。

有一天當他又看見維克在休息室裡拿著一枚小小的銀色戒指,用著深情的眼光看著時,終於忍不住走到他身邊拿了張椅子坐下,並好奇的指著戒指。

「這就是讓你做出每場成功表現的動力嗎?」

聽見法希爾的聲音,維克才從幻想中回神,笑著回答。

「可以這麼說吧。」

看著維克閃閃發光的眼神,法希爾又不禁問:

「我的猜想是....你終於抓住了那位女性了。」

維克淺淺的笑著,兀自轉動著手上的戒指。突然像是想起什麼事情,以略微困擾的口吻說:

「法希爾導演....你有同時愛上兩個女人的經驗嗎?」

面對維克的問題,法希爾若有所思的想了想,最後慎重的回答:

「沒有。在我的生涯裡,可以說我真正深愛的女性只有一位。」

隨後笑著說:

「但可別對我老婆說,我不想每天晚上被打成豬頭。」

回以一記苦笑,維克又陷入沉思中。擁有著豐富人生閱歷的法希爾,很快就能明白維克的煩惱。

「你覺得你同時愛上了兩名女性....卻不能分辨兩位的重要性嗎?」

維克有些微愣的點了點頭,他確實為這樣的問題困擾著,周旋在兩個深愛的女人之中,是他從沒想過的問題。

「但你看起來實在不像腳踏兩條船的人呢,維克。」

法希爾笑著說,其實對他來說,他最欣賞的就是維克深情的眼神,他覺得維克應該是那種一生只愛一個人的類型,就像他一樣。

「我也沒想過....

略微懊惱的說著,又繼續說:

「不知道為什麼....我有時候會覺得,其實我是愛著一個人。但是她們卻分成了兩部分,一部分是讓我又愛又喜的天真活潑,一部分卻是讓我又寵又憐的悲苦哀傷。」

「所以....你愛的兩個女人有著相同的靈魂氣質。」

法希爾突然的回答,讓維克引起了興趣似的看著法希爾,期待他接下來會說的話。

「也許你會覺得我應該是個完全相信現代科學的老人,不過....其實我真正相信的是屬於人類靈魂深處的共鳴。」

「在每一部電影中,每一本劇本中,我重視的是人類純粹的本性和靈魂上的吸引。維克,對於你說的事情,我有另外一種解釋,而這個解釋是來自於我曾聽過的傳說。」

「傳說?」

維克不知道法希爾為什麼會將話題談到神秘的部分,但他的確被吸引了進去且十分的想了解法希爾所說的傳說。

「還記得“格拉斯哥山丘”中的貴族世家嗎?你知道那並不是虛構的部分,只是使用了化名。」

法希爾用微妙的眼神看著維克,某種程度的關聯與機緣,讓法希爾挑選了維克作為這部戲的男主角,而他還不想讓維克太快知道這其中的聯繫。

「當我和那名貴族長子還是好友的時候,他曾經帶我去過一個神秘的地方,並告訴我關於他們家族的歷史。那是個唯美而淒厲的愛情故事,綿延了幾個世紀之久。」

....太詳細的過程我沒辦法述說,畢竟當時年輕的我只當那是一個傳說罷了,但我忘不了最後那沒有後續的結局。」

「沒有後續的結局?」

聽到這裡的維克不禁問了起來,他還在細細消化法希爾說的話。

「告訴我這故事的好友,也是從他某個年邁的親戚聽來的。在他們家族的最源頭,一名貴族女子與平民男子的結合,原本只是單純的相戀,卻因為另外一名深愛男子的平民女性而攪亂了平靜。」

頓了頓,法希爾覺得有些尷尬,但仍繼續說:

「維克相信女巫的傳說嗎?」

還在為了那有些熟悉的愛情故事開頭思考的維克,聽見法希爾突然的問題,愣愣的回答:

「我沒想過相信不相信.....

「當時的時代,雖然歷史並沒有記載,但那名平民女性似乎是信仰某宗教的信徒,而在我們現代的解釋來說,她可能就是屬於女巫的那一類。」

「因為深愛著男子,那名平民女性用了很長的時間等待男子拋棄貴族女子回到她身邊,但直到死去男子都沒有接受平民女性的感情。」

「據說那平民女性還運用了法力想將自己的容貌變的跟貴族女子一樣美麗,但卻失敗了,而在那之後她就神秘的失蹤了,再也沒出現過。」

「這就是沒有後續的結局?」

維克滿臉疑問的表情,讓法希爾不禁笑了出來。

「別急,年輕人。還沒到重頭戲呢!!」

法希爾繼續接著說:

「在那之後經過了一個世紀,那對深愛的戀人相約了來世的再相見,而他們也的確再度相遇且相戀了。」

「只是這次並沒有如王子與公主的美滿結局....那名消失了一個世紀的女子突然出現,並變成了可怕的女巫試圖拆散他們兩人,在一個夜晚她搶走了那名轉世後的少女,並且使用巫術強行進行了不可思議的儀式。」

「她試圖奪走少女的靈魂來做交換,以為擁有了少女的靈魂也就能擁有心愛男子的心,但在最後一刻被趕來阻止的男子破壞了。」

維克瞇起眼睛仔細的聽著這個故事,他覺得自己的心底深處湧起了莫名的氣憤感,而他覺得自己很熟悉那種不知名的情緒。

「被中途破壞的儀式讓女巫最後死了,那名男子也以為自己心愛的少女死了,就以自殺來殉情。」

說到這裡,維克不由自主的撫著胸口,彷彿那裡有著什麼奇怪的刺痛。

「但是.....那名少女卻在最後醒了。」

「醒了?」

「對,她不知為何並沒有死,反而復活了。當她看見心愛的人死在身邊,也想以同樣的方法與心愛的人同眠。」

「以....同樣的方法?」

「用刀子刺進心臟的方法。」

維克突然感覺一陣暈眩,無法承受的悶痛在胸口逐漸形成,急急的問著法希爾。

「然後呢?」

「那兩名貴族男女的家人找到他們的時候,現場只剩下女巫的屍體、男子的屍體,唯獨不見被女巫綁走的少女屍體。」

「不見?」

「那名少女就這樣憑空消失了,再也沒人看見過她,有人猜測她被女巫丟到哪裡藏起來餓死了、病死了,不然就是逃跑了,總之她不見了。」

法希爾停止了述說,靜靜的看著維克的表情,維克有如夢遊般的愣在那裡,陷入了某種不知名的情緒。

而後終於稍微清醒的維克對法希爾說:

「這跟你說的靈魂氣質有什麼關係?」

對維克的問題,法希爾改用輕鬆的口吻回答。

「你知道我是一個導演,對許多生活情節或是靈感題材會有自己的幻想,我曾經幻想過那結局。」

「如果那名女巫想要奪取少女的靈魂,卻沒有成功,只奪取了一半....那當那名男子再度轉世遇見了擁有少女另外一半靈魂的女巫,他會怎麼樣?」

維克震了震身體,那過於奇幻的想法讓他有些無法消受。

「如果是我,我會瘋狂的愛著她,就算只有一半的靈魂也是自己曾深愛過的人,不是嗎?」

法希爾很快的下了結論,姑且不論這傳說的真實性,他只是想把自己博學的知識傳達給維克知道罷了。

「所以....你是認為這兩個女人可能各擁有一半靈魂?」

「我並沒有這麼說,我說過這只是我的另外一種解釋,但你知道....在現實中是不會有這麼超乎現實科學的事情的。關於你的問題,我沒辦法替你解決,維克....我說過你要聆聽自己心中的故事,若是你完整的聽完,或許就能分辨出這兩位女性在你心目中的份量吧。」

法希爾拍拍維克的肩膀,他覺得今天的心靈教育已經夠多了,接下來就讓維克自己去消化。

但是在走出休息室的同時,他又想起什麼似的轉身看著維克。

「不過,維克。比起你還沒遇見這枚戒指的主人以前,我覺得現在的你比較像完整的你。」

然後就走出休息室,真正的把所有清靜的空間留給維克去思考。

擁有少女靈魂的女巫....幾個世紀的相約....不見的少女屍體....不停的在腦海裡消化著的各種情節,讓維克開始頭痛起來,這只是一個傳說不是嗎?為什麼他會有這麼強烈的感受?就像....他就是身處於其中的一個角色一樣。

握緊了手中的戒指,維克突然想起珍璃身上所發生的一切靈異現象。那黑暗迷霧中的可怕眼神....那附著於珍璃臉上的平凡容貌....緹奇異的能力....想到這裡,維克腦海中浮現了那恐怖的聲音喊著:

...我想起來了....沒做完....我還需要她....

沒做完什麼?儀式嗎?難道那附著於珍璃身上的邪惡物體是當時的女巫嗎?

甩甩頭,維克想甩去那誇張到不可思議的想法,維克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想,這一切都太超乎現實了!儘管經歷過這些奇妙的靈異現象,維克還是無法將所有的事情跟那聽來的傳說串聯在一起。

過於激烈的思考,維克感到非常疲憊,決定不再去想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回家去尋找緹甜美的慰藉。卻不知道回到家後他即將面對的另一項毀滅性的消息。


踏進緹的公寓家門,維克一如往常自然的將衣服掛好,並走進客廳尋找緹的身影。

「緹?我回來了喔?」

空蕩的屋內回響著維克的聲音,客廳微微的晃著黃色的省電燈光,兩人的臥室門半開著,透出臥室的燈光。

維克打開門,看見緹穿著平常的休閒服靜靜的坐在床邊。

「緹?怎麼了?吃飯了嗎?」

緩緩的走到緹的身邊,輕輕的摟著她的肩膀,維克關心而溫柔的問著。

緹的臉龐白淨且柔,淺淺的印出水痕,顯示她曾哭過,而她的雙眸正透出滿滿流轉的藍色。

維克看的一陣心揪,拭去她臉上的淚痕,輕聲的問:

「為什麼哭了?」

緹慢慢的轉過頭來用哀傷的眼神看著維克。

「我懷孕了。」

震撼的消息使的維克全身為之一愣,才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光.....維克本來以為還可以有更多的時間,他甚至偷偷的避孕,但是有時候過於激情、又怕緹發現所以沒有戴上保險套。

他很快的恢復精神,用說服的口吻說:

「那...那很好阿,我可以更用心的照顧妳,孕婦要注意的事情很多....

「我必須走了。」

「不准!!」

聽見緹那冷冷的回答,維克爆吼了起來,他真的放不下也無法忽視內心的痛苦掙扎。

「不要再說那種話,懷孕又怎樣?我可以照顧妳、還可以陪妳做很多事情....

「你忘了這始終是一場交易。」

緹不想看見維克憤怒的神情,乾脆轉過頭去不看維克。但維克粗魯的將她的臉轉向他,不容她逃避自己的怒火。

「我管他什麼屁交易!!打從一開始我就不把它當作交易!!我只是想跟妳在一起....

「那珍璃呢?」

緹依照維克所願定定的看著他,此刻的緹就如同一開始的她一樣,冷淡無情。

聽見緹口中的那個名字,維克終於敗陣下來,他確實在那瞬間忘記了珍璃的存在,而緹無情的提醒也讓他終於從憤怒中稍微恢復了神智,但....那也只是稍微。

「妳不必管她的事情。」

困難中維克只能說出這句話,就算他明白不可能兩全其美,但至少現在他不想離開緹、放開緹。緹掙脫維克的手,緩緩站了起來,冷酷而無情。

「若是要我不管她,你想看她重複那天可怕的情景嗎?」

維克愣了愣,有些不明白緹說這句話的用意。

「我做的封印,只能短暫的保護她,但再過幾天她就會再度受到詛咒的襲擊。」

「封印?詛咒?」

緹輕輕的嘆了口氣,對維克說這些還太早,而且她明白以維克現代人的思維是無法全然接受的。

「維克,你對我說過你愛她,不是嗎?」

恢復了柔情的口吻,緹在維克面前輕輕的跪下,抬眼對維克說著。手輕柔的撫著維克的臉,再度開口:

「你要愛著她,就像愛我一樣。這一個月....我很快樂,你知道我甚至不曾想過我能快樂的。」

輕輕的印上一吻,維克已經落下了淚,緹拭去那滾燙的淚水,繼續用堅定的口吻說:

「若是你不讓我離開,珍璃會死的。」

「那妳呢?」

維克抓住緹還在他臉上輕撫的小手,茫然的說著。而緹僅以藍色的瞳孔對著他:

「我....會在你不知道的地方,想念著你、保護著你們。」

「我不要妳在什麼我不知道的地方....緹,我愛妳,真的很愛妳....

維克終於控制不住的緊抱住緹的嬌軟身軀,他崩潰的哭著就像孩子一般,引的緹也忍不住罪囚的每一聲敲擊,哭泣了起來。

兩個悲傷的靈魂緊緊的相擁著,哀悼那好不容易擁有卻又稍縱即逝的戀情。

深夜裡,兩個無眠的戀人擁抱著彼此,沒有任何一方想先睡去,害怕睡眠的時間奪走他們所剩無幾的時間。維克輕輕的用大手摩娑著緹的背和手臂,讓緹靠在他的胸膛感受他溫暖的心跳。

「妳會去卡休那裡嗎?」

「不會。」

「那妳一個人要怎樣照顧自己....妳知道妳的體質很特殊。」

「我有辦法的....非不得已了不起請個女傭或接生護士。」

維克笑了笑,又說:

「妳明明最討厭有人侵入妳的生活。」

「我讓你侵入了。」

「喔!拜託,我可是妳的親親愛人帥氣維克耶,女傭哪能跟我比....

聽見維克自誇自雷,緹也忍不住輕笑了起來,維克卻悄悄的收起笑容。

「再也見不到嗎?」

緹微微顫了身子,隨後小聲的說:

「嗯。」

「很老很老以後也見不到?」

聽到這話緹又笑了起來。

「老到認不出來見了也沒意義。」

「認的出來的,只要是妳....

說著維克又在緹的黑髮上親吻了下。

「緹...妳愛我嗎?」

許久許久,才聽見緹韻滿了柔情的聲音....

「我愛你....從很久、很久、很久以前....

頓了一下,抬起頭來深深的注視著維克說:

「直到我不見了,維克,我還是會愛著你,不管是我的哪一個部分。」

而我那殘缺的另一半,會代替我愛著你。所以不要傷心,你永遠擁有著我.....

緹在心底無聲的說著,維克彷彿聽見了那流傳了數百年的誓言,情不自禁的吻著緹。


一夜無眠到早晨的兩人,並沒有讓那悲傷的情緒持續著。兩人就像往常一樣,各自梳洗過後,讓維克煮了點早餐,兩個人一起吃完,說些有趣的話題。到維克該出門到製片廠的時候,緹幫他整理衣服、穿上大衣,送到門口後親吻彼此做了道別。

在門關上的一瞬間,緹像是虛脫似的跌坐在地上,但卻沒有流下眼淚,首度的讓哀傷遍滿了全身,卻流不出一滴眼淚,只是茫然的望著門口。維克則是在坐上車以後,一眼也不敢看向公寓門口,強迫自己冷酷的開車離去,在到製片廠的一路上不停的流著淚,而他絲毫沒有擦去眼淚的意思。

他是遊魂一樣的在製片廠夢遊,連續一個多月的精采表現在今天頻打折扣,到最後法希爾終於忍耐不住的喊停,把維克拉到旁邊詢問他到底怎麼回事。維克僅以空洞的眼神和法希爾對看,法希爾長嘆了一口氣。

「我不知道你遇上了什麼事情,但是你現在這樣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維克一句話都回答不出來,只能愣在那裡承受著全身的痛苦。

「是關於那兩個女人的事情嗎?」

聽到這句話的維克終於有了點反應,嘴唇蠕動著想說什麼卻又開不了口,於是法希爾略微沉思了一下。

「有一個女人要離開你了?」

痛苦了一整天的維克,在聽見法希爾這句略帶殘酷的話,忍不住又在眼框內蓄滿了淚水。

法希爾輕輕的拍了拍維克的背,試圖幫助維克走出思維的死路。

「維克,冷靜的想一想你的心對你說什麼,你確定你的選擇會讓你不後悔嗎?」

「我....

「我說過沒有一個選擇是沒有意義的,你現在做的選擇有意義嗎?」

痛苦的神情在維克的臉上展露無遺,他不想這樣,但是他覺得自己別無選擇。

「我沒有選擇的餘地....不是她就是另外一個她....我不想放棄,可是....

「那就不要放棄,你還沒找到兩個女人間對你的重要性,不要放棄阿!」

「可以嗎?」

維克頹喪著臉看著法希爾,那模樣可憐的跟什麼似的。

法希爾將兩手搭在維克的肩膀上,定定的對他說:

「你先問你自己的心,你想放棄嗎?」

「我不想。」

維克很快的作出這個回答,他很清楚自己不想,可是他更不想同時傷害兩個女人。

「那就夠了,如果以你現在的狀態做出了任何一邊的選擇,將來面對的不管是哪一個女人都只會帶來痛苦,而不是幸福。維克,去追她吧,然後再給彼此一點時間找到最好的方法,我能感覺到現在的你們都還沒將彼此的感覺搞清楚,不要讓所有的事情在三個人之間造成無法挽回的遺憾。不要....像我一樣。」

法希爾略帶沉痛的口吻終於讓維克清醒了一些,飾演過的角色,他非常明白法希爾在好友與心愛的女人之間有著什麼樣的掙扎。

希爾在兩人之間做了不成熟的決定,雖然薇拉也非常愛法希爾,但維克覺的其實也愛著洛夫特,儘管如此薇拉依然想給法希爾機會,卻沒有把握住機會。

那是法希爾無法成熟面對自己感情的關係,才會導致了現實上沒有跟心愛女子白頭到老的結局。

「我明白了,我會去追她回來的。」

堅定的說出自己的決定,維克瞬間像是釋放了所有重擔一般,輕鬆了起來。看著維克恢復生命的眼神,法希爾欣慰的給予維克他所能做的幫助。

「那就快點把今天的戲份拍完吧,因為過去你一個多月來的精采表現,已經讓戲份壓縮了很多時間完成,等拍完你就去吧!!在那之後當我們全部到格拉斯哥開始接下來的戲份時,你還有三個禮拜的時間讓你追回你要的女人。」

對法希爾類似故意多給維克時間放長假的決定,讓維克感動的幾乎又要落下眼淚來,但他知道現在不是痛哭流涕的時候,他振了振精神快步走向現場,決定趕緊完成今天的最後工作後直奔緹的公寓告訴她,他要留在她身邊,直到.....找到所有解決問題的方法為止。

More... funp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s Digg
惡靈吉兒 發表於 6:01 AM | 文章分類: 創寫書語

迴響留言
尚無迴響

張貼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引用列表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http://yblog.org/api/trackback/?id=8478
沒有引用

訪客來源網址(僅列最多的10個外部來源):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