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Welcome!
帳號: 密碼:
進階選項 註冊為新會員 忘記密碼
所有文章: 73 | 迴響留言: 112 | 引用列表: 0 | 文章分類: 6 | 總瀏覽頁次: 455912 | 今日瀏覽頁次: 50
星期五, 五月 16, 2008
第十章 尋藍----相擁抱的靈魂

鮮鮮小說網---我的專欄^^喜歡的朋友請幫我投一票喔!!目前已經連載到十六章了!!

 

踏入許久未曾來過的聖地雅酒吧,一如往常記憶中的熱鬧與紛亂,觸目所見的全是熟悉的明星面孔以及貴族、政商名流的身影。很自然的將視線移往維克以前固定的老位置,發現了泛司正微笑著對他舉了舉手上的啤酒。

走到泛司的身邊,泛司對著他笑說:

「好久不見哪?倫敦好玩嗎?法希爾導演是不是真的像傳說中的那麼厲害?」

「這個嘛....等電影出來你就知道了。」

看維克那臭屁的樣子,泛司忍不住朝他的肩頭槌了一拳。

「搞什麼神秘!要不是看在跟你幾年好友的份上,早就扯你後腿了。」

隨後又像想起什麼似的說:

「珍璃怎麼樣了?還好吧?」

「嗯,已經沒事了,我帶她回她現在的公寓住。」

「喔....之前我去參加電視訪問的時候,有在攝影棚看到她在排戲,她給我感覺變了很多。」

對泛司的話挑起了興趣,維克回想著兩個禮拜中與珍璃的通話中隱隱感受到的不對勁。

「變了很多?」

「也許是因為她在拍攝時的造型裝扮吧,我總覺得她變的很妖艷....但不是讓人喜歡的那種。」

說著還露出了點厭惡的神情。

維克消化著泛司所說的話,也就是說在珍璃身上發生的事情絕對不是一兩天的事情而已。有些懊惱著自己過於粗心大意,明明珍璃在電話中的感覺就讓他感到奇怪,但自己卻沒有做出任何反應。

沒有察覺維克的複雜心思,泛司繼續說:

「你不是來找緹小姐嗎?卡休說你到了叫你直接進去找他。」

「喔,對....

維克苦笑著聳聳肩,在轉身走進辦公室時,又回頭對衝著泛司笑著。

「泛司,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

「嗯?」

「我現在拍的戲在倫敦那邊有聽工作人員說,有個飾演男主角好友的演員,臨時出了點事沒接拍....我推薦了你。」

啤酒才灌到一半的泛司在聽完維克的話後,噗的一聲有如天女散花般就把啤酒灑的滿身都是,坐在他旁邊的某女星還嫌惡的瞪了他一眼。

「等等......你說法希爾導演的戲怎樣?再說一遍!」

看著泛司那像是驚慌失措但又像是痴呆的模樣,感覺奸計已經得逞的維克不停掩著笑走進辦公室,決定讓那個傢伙好好的再焦急一陣子。

走進辦公室內,卡休已經坐在辦公桌前,手上翻著不知道寫著什麼的帳簿,這時候才真正感覺到卡休的確是酒吧的真正老闆。聽見有人走進辦公室的聲音,卡休並沒有抬起頭來看是誰,維克也就只好隨手拉了張椅子坐下,靜靜的等著。

在卡休面前,維克知道必須要尊重他的感受,畢竟到目前為止只有卡休陪伴了、或說是照顧了緹最長的一段時間,維克知道對卡休而言,緹所扮演的角色絕對不是只有工作夥伴這種關係這麼簡單。

沉默的空氣在時間中緩緩流轉著,當卡休終於把帳簿闔上時,才以十分嚴肅的深沉眼神看向維克。維克也毫不畏懼的以坦然眼光回視卡休,那男人與男人之間無言的對決,很快就分出勝負。

卡休露出第一個笑容,站起身來對維克說:

「我想你已經明白我的意思了。」

維克聽了以後也站起身來,對著卡休誠懇的表達自己的想法。

「我想不用我回答,你也明白我會盡我所能達成緹所要的任何事情。」

繞過辦公桌來到維克身邊,卡休將手搭在維克的肩膀上:

「不只是達成,還要....

「不傷害到她、保護她,為她....帶來快樂。」

維克堅定的接下了卡休的話,卡休欣慰的笑了笑,用力拍了拍維克的肩膀繼續說:

「我不奢望她能不受傷害,畢竟她一直在傷害自己。」

頓了一下,他知道維克為了他的話受了些震撼。

「維克,不要放棄她,我只能這樣說。太多秘密掩飾了她的痛苦,我想....你就是那個可以讓她真正解脫的人吧。儘管我一點也不想承認。」

對卡休那不甘願的口吻,維克卻知道卡休已經完全的將緹交付給他,點滴的感激在心裡醞釀著。

「謝謝。」

轉過身去的卡休沒有讓維克看出他的表情,僅是輕輕的推了他一把暗喻他小門內還有他要面對的人。

門內,靜靜的坐在書桌前的緹,手上正拿著一本厚厚的書籍,絲毫沒有受到維克的影響兀自沉著的看著書。走到緹的身邊,維克微微的傾身看著緹手上的書本,想知道她的閱讀興趣是在哪裡。

書的內容是十九次世紀初的舊式英文字,旁邊還有著反映當時繪畫風格的圖畫。圖畫明顯的有著濃濃的童話氣息,這似乎是一本舊版的童話故事書。

「格林童話?」

「是“兒童與家庭童話集”。」

說著緹就重重的將書本闔上,並起身找出原來的位置放回去。

「喔,就是我送妳的那本....

脫口而出的維克不禁愣了愣,其實他是想起了夢中的情景,但卻沒想到自己這麼順口的就說了出來。看著緹的反應,似乎不比他的震撼小,也是直直的看著他。

「你說什麼?」

「呃、我說夢話。」

覺得自己很蠢的維克趕緊回答著,雖然夢中的情景有些微的與現實相符,但也總不好意思把夢境帶到現實來吧?維克覺得自己很像夢遊症患者在說夢話。為了不繼續這尷尬的話題,維克很快的說:

「我還有不到一個禮拜的時間就要趕回倫敦去繼續我的拍攝,妳...要留在格拉斯哥嗎?」

「看你。」

「看我?」

「看你什麼時候願意進行有小孩的過程。」

緹不帶感情的說完這段話,讓維克心裡微妙的升起一股不愉快,緹的口吻讓他感覺自己就像種馬,而現在是要幫緹進行機械式的原始行為來產下下一代。想了一想,維克突然發現他現在最想做的事情,也許可以讓緹那冰冷的面具稍微的崩出裂痕....

「這種事情我隨時都願意,不過就像妳查的資料一樣,當然必須要兩情相悅才容易懷孕摟。」

聽見這話的緹,露出感興趣的表情的看著維克。

「所以?」

「所以我們必須像正常情侶一樣約會、遊玩,一起生活,這樣才容易發生“有感情”的性愛。」

很有自信的說完,維克微笑著等著緹的回答,好像終於發現要怎樣擊敗緹冰冷的情緒一樣調皮。

....我不認為那樣有用。」

「有用沒用不是妳一個人在說吧?妳不也沒想到第一次會失敗?」

靜默了的緹又陷入了沉思,的確就像維克說的一樣,緹清楚自己不管查了多少知識,對這方面她還是純潔的有如白紙一張。但維克不同,儘管他到目前為止的短短人類生涯只有二十幾年,起碼比她有經驗多了。

「那你想怎麼做?」

終於放棄式的對維克的提議做了妥協,這讓維克更加膨脹了自身的自信,他絕對要把緹所謂的“永遠也不會有”這種莫須有詛咒打破!!

「妳搬到倫敦來吧,我會跟法希爾導演討論讓我暫時住在飯店。」

雖然很可惜,但是維克覺得現在這樣做會比較好。

「不用那麼做,我在倫敦也有住處。」

「喔?」

「我的客戶可不是只有在格拉斯哥而已,而他們付出的代價當然偶爾也會包含讓我能舒適生活的優沃條件。」

「看來妳削了不少筆。」

維克打趣的說著,緹僅以高傲的背影回答了他,走向小門。

「等等,那妳目前還有什麼工作嗎?」

「在達成與你的約定前,不會有。現在,可以準備要去倫敦了嗎?」

緹轉身看著維克,維克放大笑容走到緹的身邊,摟住她的腰。

「我的車在外面,走吧。」

在走出聖地雅酒吧以前,緹簡短的與卡休做了道別,當然卡休面對緹的時候會喋喋不休的露出那種親人的囉唆本性,但是緹冷絕的態度居然沒讓他減緩速度,也算是厲害了。泛司仍處於極度興奮的狀況下,不停激動的擁抱著維克,讓維克感到啼笑皆非。將法希爾秘書的電話給了他以後,才開著車往機場的方向離去。


到達倫敦希斯羅機場後,已是接近凌晨的時間了,維克帶著緹走往機場大門接待區,關心的問著:

「很累嗎?會餓嗎?」

 

面對維克的問題,緹輕輕的搖了頭。

招了輛計程車,維克決定先帶緹到她自己的住處去。當緹對司機說出自己住處的地址時,維克詫異的挑了挑眉。

「妳住的公寓離法希爾家很近。」

「我挑了離法希爾家近的住處。」

更為令人驚異的回答,維克心想緹的財產富有度說不定比自己還多。

「妳設想的可真周到,不會是未卜先知早就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情吧?」

對維克略帶嘲弄的口吻,緹並沒有回答,反而是維克對緹的能力感到更大興趣。

「妳是怎樣“看見”呢?」

「你很想知道?」

「對妳了解更多,我才能更加讓妳跟我的感情好起來呀!」

維克非常自然的誇大其詞,反正對感情這方面隨他怎樣掰都可以!!第一次覺得自己可以把緹的思想掌握其中,真是讓他樂此不疲。

....用感應的方式。」

「感應?」

「我可以看著你的眼睛穿越你的記憶找到你周圍人發生的過程。」

「妳是說....我的眼睛就像電視螢幕一樣讓妳看到裡面的角色人物?」

長期身處於電影、電視環境的維克,以自己的知識解釋了這些事物。但是這又讓他產生了更大的疑問。

「那為什麼妳沒辦法看見珍璃發生的事情,還必須到湖邊別墅....

對於這個問題,緹微微猶豫了一下,但還是皺著眉回答。

「因為唯獨她,我沒辦法看見。」

「為什麼....

「維克先生,我想這就跟你所謂的了解我而能加深感情無關了。」

冷冷的打斷了維克繼續想追問的話題,維克知道自己不能再追問下去,以免讓好不容易能維繫的關係被弄斷了。

「好,我不問。但是妳必須改掉一個壞習慣。」

「壞習慣?」

「既然我們現在開始要做情侶,妳還叫我維克先生不是很怪嗎?」

維克抿著嘴壓抑著腹中的笑意,但那神情卻在他的眼神中完整的洩漏出來,讓緹覺得十分的...討厭。

討厭?又是另外一個從未有過的情緒。緹覺得維克帶給她的影響說不定比她想像中的還要多而且....大。

....維克?」

「乖,親愛的緹,喔!我們到了?」

維克在迅速的親吻了緹的臉頰後,馬上打開已經停下的計程車門,幫著計程車司機拿出後車廂內的行李。

還摸著剛被維克親過的地方,緹感覺心底那個罪囚似乎有些蠢蠢欲動,但卻並不是令她痛苦的情緒。

走進緹的私人公寓後,裡面的擺設並沒有預期中的像是古世紀的擺設,而是全然的現代設計。像是許久沒人來過,許多傢俱上面都舖上了白布巾,而空氣也瀰漫著倫敦特有的沉悶空氣。緹將所有的窗戶打開,雖然是凌晨,但因為飄著細雨所以並沒有特別的明亮。維克將行李放在門邊,四處張望著。

「你可以睡在左邊那間房間。」

緹一邊將白布巾一一扯下,一邊對著維克說。維克卻淺笑著走到緹身邊接過厚重的白布巾說:

「妳忘記了我們現在是什麼關係?當然是睡在同一間房間。」

對維克的話,緹又淺淺的皺了眉,覺得維克目前的態度跟以前有些不同,而她竟然無法掌握或冷靜對待。維克繼續幫緹把所有白布巾收好,在經過另外一間房時停下了腳步。

「這是主臥室吧?那就睡這邊好了,這些礙眼的布要放哪?」

緹指指從大門延伸到客廳的走廊邊,那裡有著一個置物櫃。維克將所有白布巾用力“塞”進裡面以後,拍拍身上的灰塵朝緹走去。

「呼,看來請個鐘點女傭會輕鬆很多,浴室在哪?」

緹又默默的舉起手指向客廳的右邊,那間浴室有著兩扇門,一扇通往客廳一扇通往主臥室。維克轉身走進浴室的同時,居然一邊走一邊脫起身上的衣服。

「搞了一整天,很髒阿!我先洗個澡妳不反對吧?」

對維克的問題,緹沒有任何回答,反而是維克對緹的安靜有些感到奇怪,回頭望著緹。

「怎麼了?」

....我不請鐘點女傭。」

莫名其妙的回答,維克忍不住微笑了起來。

「是,忘了妳喜歡獨居。我會陪妳整理的,別擔心。」

....我也沒有擔心。」

「好、好、好,老天,妳真懂得怎樣讓我覺得開心。」

沒有辜負維克的話,他的確顯露出非常開心的樣子。但令緹在意的並不是這些情緒表現,而是維克在門沒關上的情況下、在她眼前活生生的上演了脫衣秀,將他健美的身材展露無遺。

「我以為你還是個擁有上流貴族血液的英國紳士。」

對緹的冷硬評語,維克一派自然的說:

「再怎樣的紳士,跟自己心愛的女人在一起都是野獸!怎麼樣?想跟我一起洗嗎?」

說著維克還真的想走出浴室門拉緹跟他一起進去,緹用從沒見過的快速腳步走進廚房。

「你自己慢慢享受吧,我吃東西。」

聽見這話的維克不禁差點噴笑,放起熱水的同時在浴室中微喊著:

「妳的廚房有放著可以長期防腐壞的食物?」

.....我出去買。」

隨即聽見門打開又關上的聲音,維克終於忍不住心中的喜悅不停的笑著,然後將身體沉浸在滿是熱水的浴缸內想著要怎樣進行下一步“計畫”。

走出便利商店後,緹兩隻手提著滿滿的生活用品以及食物。飄著細雨的天空,微寒的溫度,緹穿著厚重的長大衣和一條針織圍巾快步的走回公寓。

一路上她不停的想著,自己似乎有了什麼微妙的變化。在那亙久恆遠的詛咒下,她一直這樣孤獨的走了過來。失去了所有喜悅的生命,只剩下哀傷,那樣的孤獨足以讓她決定拋棄一切..

她以為直到結束的那天,她都不會再嚐到其他任何的情緒,但自從遇見維克....不對,是自從經過發生親密關係的那一夜後,緹隱隱的發現心底的哀傷罪囚似乎小小的擁抱了什麼。

她不知道要對這樣的變化做出什麼樣的反應,她已經習慣了毫無感情的所有思緒,而她開始害怕....連害怕都有了,她苦笑著。害怕著將要出現的變化,而到最後她還能義無反顧的奔向自己幾個世紀以來的唯一期盼嗎?

走進公寓內後,緹將手上的東西先放在廚房的桌上,再轉身走出長廊把門鎖上。突然感覺到身後有人輕輕的將她的圍巾解了下來,還順帶的想幫她脫下大衣。不用回頭也知道那是維克,緹沒有反抗的讓維克溫柔的替她把厚重的大衣脫下。

「外面下著雨呢,妳不是很怕感冒嗎?」

語氣中略帶著不悅,那應該就是所謂的擔心吧。緹靜靜的想著,沒有回答維克。維克剛洗完澡,頭髮還帶著微濕,穿著白色大浴袍全身散出清新的肥皂香味。他用大手輕輕的拍掉緹頭髮上的水珠,隨後又好像仍不滿意似的乾脆拿下脖子上的毛巾擦了起來。

那樣近距離的臉容,維克專心的幫緹擦頭髮,而緹只能睜著黑色空洞的眼睛看著維克。終於發現緹的眼神,維克微微的揚起了嘴角。

「我很帥嗎?」

沒有停下手上的動作,而緹也沒有做什麼回答。最後維克終於滿意的放開緹已經半乾的頭髮,將毛巾隨意的披在肩膀上。

「我來看看妳買了些什麼。」

在轉身走向廚房的時候,突然的在緹的小嘴上吻了一下,並不是那種快速一印,而是略帶纏綿的放慢速度再緩緩離開。

然後他並不管緹的反應就很自然的轉身,反正他只是在做他想做的事情,而他也沒有想過緹會有什麼超乎預期的反應。卻不知道緹在這樣的舉動中已經微紅了雙頰,而且連緹自己也無法解釋的微妙酸味在心裡不停跟哀傷融合著。

走進廚房後,維克翻弄著兩個袋子裡的東西,一個一個將食物跟生活用品分開。

「布洛奶油蛋糕、義式巧克力蛋糕、英式海綿蛋糕....小姐,妳確定妳是去便利商店而不是蛋糕店?」

維克略帶嘲笑的聲音說著,然後終於發現正常的主菜時說:

「喔!甜玉米罐頭,嗯....還有法式小蘑菇,妳有買義大利短麵捲?」

緹指了指另外一個袋子,維克很快的就找出那包他要的東西。捲起了浴袍的袖子,維克將材料放在桌面上,隨後又想起什麼似的把其中一塊巧克力蛋糕放在緹面前。

「我來煮東西給妳吃,妳先用這個墊肚子吧。」

緹乖巧的拿起蛋糕開始一口一口的吃了起來,看著維克那忙碌的背影,不解的情緒又開始在心底盪漾了開來,她沒有抗拒,就讓它那樣緩緩的、奇妙的一步一步改變著她。

維克並不是那種十分養尊處優的貴族浪蕩子,在還沒遇見珍璃以前他一直是一個人在處理著自己週遭的生活事物。當然下廚這種事情請女傭來就可以了,偏巧他的胃口還是被從小的生活養的有些挑剔,所以他寧可自己做些愛吃的東西也不願意長期吃餐廳外食。一邊吃飯還要一邊擔心週遭的眼光和狗仔隊,那對正常人的胃可不是很好的磨練方式。

對自己的手藝有著一定程度的自信,維克將兩盤剛炒好的野菜盤義大利短捲麵放在餐桌上,帶著微笑對緹說:

「吃吧,這很好吃喔!我之前跟著外景隊跑去義大利拍外景時學的,還有人跟我說可以開餐廳了呢!」

然後自己先試了一口,還很誇張的露出美味的表情。

緹試探性的嚐了一口,在口中細細磨娑著,隨後睜大了雙眼開始快速的吃了起來。那速度又讓維克想起那幾塊布洛百士奶油蛋糕,不禁微笑了起來。

「吃慢點,鍋子裡還有一些的。」

說著維克也開始吃自己的份,但還沒吃到一半緹已經將空了的盤子遞到他眼前,似乎在等著他再幫她盛滿一盤。帶著驚訝的神情,維克又想笑了,他發現當他跟緹相處時,總會在不經意之間發掘到許多快樂。維克將自己的那份推給緹,然後將鍋子裡剩下的通通倒了出來。

這次維克並沒有繼續吃,而是用著欣賞的眼神看著緹的吃相,雖然緹的臉部表情沒什麼波動,但是她的動作卻洩露了她的情緒。情緒?這是第一次維克發現了緹不同的情緒,好像什麼創舉一樣,維克覺得自己好像征服了全世界那麼的興奮。

還可以找出更多吧?她不會永遠這麼孤獨的,維克這麼想著。

結果緹一個人就把將近三人份的短捲麵都吃完了,好在維克並不覺得餓,不過還是十分訝異緹那小小的身軀居然能塞下那麼多東西。也好,至少不是得厭食症搞到變成皮包骨。現在的維克寧可她多吃一些也不要變成一尊骷髏。

「吃飽了嗎?」

緹輕巧的點了點頭,站起身來想收拾碗盤,卻被維克截走了手上的盤子。

「妳去臥室休息吧,我來就好了。」

說著已經將碗盤通通放進水槽裡,放起水來開始清洗。

有些愣著的緹,在看著維克的背影後,沒有多說什麼轉身走進浴室,決定開始洗去今天一身的疲憊。

太多變化了。

緹這麼想著,她不知道自己還會發生什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泡在溫暖的熱水中,緹仔細的在腦海中組織著所有的事情。她還記得自己為什麼只剩下哀傷情緒的原因,所以在長久以來的歲月裡,她沒有懷疑的認為自己已經不會再有其他情緒。她只知道如何終結的方法,因此從不曾去考慮如何讓其他原本該有的情緒回到她的身體、心裡。

在發現維克的存在時,她早已預定好了一切計畫,即使在遇見了維克以後,她也沒有像現在這樣突然間的蹦出這麼多奇妙的感受。所有的開始,都是在那一夜之後......可是為什麼呢?緹想不出任何可以解釋的原因,至少這並不在她的計畫之內。

猶帶著複雜的情緒走出浴室,卻發現維克已經躺在臥室的大床上,側躺著的身體淺淺的順著呼吸起伏。

還是到隔壁睡吧。這樣想著的緹轉身正要走去,卻聽見維克的聲音說:

「妳要睡的床在這裡喔。」

維克拍拍身邊的空位,帶著笑容直看著緹說。緹非常的猶豫,其實她又發現自己有些害怕接下來的變化。

看出緹的猶豫,維克苦笑了下。

「我沒有那麼猴急,妳就睡吧,我只會陪著妳但是一根手指都不會動。」

溫柔的聲音帶著承諾般的口吻,緹在一陣的考慮下,緩緩的走向床邊坐了下來。維克輕輕的將緹拉到身邊,讓緹的頭枕在他的手臂之下,輕輕的柔撫著緹剛洗過半乾的長髮。

這樣貼近的距離,緹很直接的感受到維克身上散發出的濃烈男性氣息,不禁又想起了那一夜。感受著頭髮上那溫暖的大手,緹覺得自己那長久以來不停蠢動的哀傷,漸漸平息了下來。嘴裡吐出滿足的嘆息,首次的沉入深眠,而不是過往的那種淺眠。

看著很快陷入睡眠的緹,維克有些啼笑皆非,他覺得自己對緹來說可能是很好的抱枕吧。為什麼這麼說呢?那是因為緹在無意識間很自然的將自己的手環抱住維克的身體,然後頭深深的埋在維克的胸前,只差沒把腿跨上來罷了。

面對懷中那嬌軟而又有著豐富肉感的軀體,說好聽點是舒服,說難聽點根本是在考驗維克的理智控制力。他是有想過第一夜會這樣相對而眠,但是可沒想過這種讓他無法動彈的姿勢。何況他已經嚐過與緹纏綿的那一夜,會在腦海中組織著各種幻想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老天....

就這樣,維克在無法入眠的情況下整整僵持了一個早上。


醒來的第一個感覺是,好舒服。有多久沒有這麼滿足而又舒適了呢?緹已經忘了這種感覺是什麼了。完全無夢而又充分的睡眠,即使醒來以後那讓她感到安心的舒適溫度也沒有消失。很久以前她也曾這樣靠在一個男人的懷中,完全的信賴且充分的愛戀。

緹情不自禁的用手撫摸著那溫暖的胸膛,彷彿要確認那存在感似的,卻聽見頭頂傳來喘息的悶哼聲!緹終於清醒過來,並抬起頭來看著那聲音的來源。

維克忍了一早上的慾望,在半夢半醒間不停的掙扎著。其實他還蠻累的,但是懷中的女人總是讓他有些心猿意馬,沒辦法好好的睡上一覺。在好不容易要睡著的時候,那個笨女人又好像做了什麼春夢,居然拿她柔軟的小手不停的在他胸前敏感部位游移!要不是他真的確定緹睡著了,他會以為這個小女人正在誘惑著他呢!

忍耐不住的發出悶哼聲來,卻好像吵醒了緹,發現胸前的那顆小小頭顱抬了起來,維克用著苦笑對著緹那剛睡醒的臉說:

「午安,看來妳睡的很好。」

才剛說完,那個小女人居然又開始掙扎起來,這讓維克撐了一早上的意志力就快要崩潰,而緹也在她的大腿上感受到維克堅挺的熱度後不知所措的停止了掙扎。

「唔...妳先別動。」

維克極度的忍耐著,他真的很不想在緹剛醒來的時候就變成大色狼!!

在靜止了大約幾分鐘以後,維克不停的在心裡默念著XYZ方程式的公式,才用最快的方式放開緹起身站在床邊背對著她,深吸了一口氣後轉身走向浴室:

「下午我們去逛逛吧,第一次約會!!」

很快的浴室傳來流水聲,緹靜靜的躺在床上,覺得那流水聲使她的安心感沒有消失無蹤。


旅遊業是英國最大的產業之一,而倫敦則是英國最繁忙的旅遊城市,能去玩的地方當然是不計其數,但對於住在當地的英國人來說,當然不會只跑那些觀光客去的地方,人多雜亂又不能真正享受到想要玩的東西,所以當地人自有自己一套的玩樂方法。

刻意將自己裝扮過的維克,以住在多雨潮濕的倫敦人習慣穿的半雨衣式外套做遮掩,戴上醜化過的厚重眼鏡框,當然是無度數的,將頭髮分梳成兩邊,看起來就像某個大學的書呆子一樣。

其實本來他做這樣的裝扮是想逗緹開心順便可以大方出門,但是緹一點笑意也沒有,反倒是走在流行尖端的倫敦裡受到不少注目禮。

所以維克最後還是找了間公用洗手間把頭髮恢復原狀,才總算看起來像個“正常大學生”。

緹依舊是那一襲白色連身洋裝,套了件八分長的雨衣式長外套,維克一直在想緹是不是整個衣櫃裡都是白色洋裝。

維克用的約會招數其實很濫,但他自我的解釋是再濫的招數對緹來說都是新鮮的,反正緹從來沒有過正常而普通的約會。所以他們的第一站是----電影院。而且維克還挑了電影展的舊影片----鐵達尼號。

在黑暗的電影院裡,維克和緹分享著手上的可樂和爆米花,雖然幾乎有三分之二都是緹吃掉了。當電影情節演到傑克死掉慢慢的墜入黑暗的海底時,維克又忍不住泛出眼淚來,偷偷的擦拭了一下。緹則是面無表情的吃著她的爆米花,讓維克直呼這個女人的哀傷情緒根本是假的。

第二站是遊樂場,維克在紛亂的人群中帶著緹玩遍各種遊樂設施,他自己是玩的很瘋,但緹完全就是被他拉著跑而已。

坐雲霄飛車,維克不停狂叫,緹則是任由臉被吹歪但沒表情,最後下來的時候維克還紮紮實實的在路邊狂吐,而這種情形在坐旋轉咖啡杯的時候又重演了一次。

進恐怖屋,從進去到出來兩個人都沒有被嚇到,反而是其他遊客不小心看到緹那面無表情的臉被嚇到,還害維克笑了好久。

自信滿滿的維克想要一雪坐雲霄飛車狂吐的恥樣,決定打靶標換個可愛的比基尼頑皮豹送給緹,但是不知道他是故意裝爛還是真的很爛,反正就是打不中,最後是緹小小的在維克的手指上點了個藍色的印子,才讓那顆子彈彷彿會轉彎似的打中靶標。

在接近黃昏的時候,維克才決定了最後的一個地點,依舊是最老套的地點----觀星塔。這年頭還有誰會在飄雨的倫敦天氣裡去觀星塔?所以維克他們是去看室內的3D式觀星場,不知道幸或不幸,這時節的場裡幾乎沒人,只有幾個流浪漢還有偷懶的工作人員在裡頭睡覺。

當場裡關起所有的燈,陷入一片黑暗後,天花板上依序的撥放出閃閃光亮的各種模擬星星圖位置,而喇叭也開始制式的傳出解說口白。

「對不起。」

在經過幾分鐘後,維克輕輕的對緹說。

「嗯?」

「我挑的約會地點都很爛吧?其實我沒有多少經驗。」

在貴族世家長大的維克,其實並沒有實際跟女孩出去的約會經驗,直到為了一圓明星夢而與父親大吵一架離開家裡後,才有機會和身邊各種女孩約會。但他所處的生活圈,女孩們喜歡到酒吧喝酒、舞廳跳舞,不然就是拉著他到處逛街買東西,就連珍璃也不曾要求他帶她去電影院或是遊樂場這種地方玩過。

簡單來說,維克的身邊沒有像緹這樣純然的女孩,他不知道除了舞廳或酒吧這種地方,還有哪裡可以讓約會變的簡單而快樂。所以他是憑著週遭朋友曾經說過的場所而挑選的,雖然他覺得自己很努力,但緹從頭到尾沒有出現過任何情緒,這讓他很頹喪。

「我也沒想到會這麼糟....

苦笑著,但耳邊卻傳來緹輕輕的聲音。

「沒有很糟。」

「妳在安慰我?」

「這是安慰嗎?」

聲音透著些許疑惑,黑暗裡看不清楚緹的臉,所以維克完全是用聽的來分辨緹的情緒。

「如果不是安慰就是敷衍了。」

維克解釋著,而緹卻抗辯似的說:

「我不會敷衍人。」

「所以就是安慰。」

維克淺淺笑著,這樣一來一往的方式他開始覺得很有趣,而不是像以前那樣憤慨的覺得緹是怪女人。

....原來這就是安慰。」

有些了然的語氣,維克心想,或許緹不知道的事情不會比他少。

「好,所以妳不覺得很糟?」

「嗯,如果你要說這是開心...的話,或許我真的覺得有點....開心。」

「真的!?」

親耳聽見緹說出開心之類的話,簡直是讓維克高興的幾乎要跳了起來,他轉過身去靠近著緹的臉問,他很想親眼看見緹的表情。

黑暗的室內,只靠著天花板的點點星光做綴飾,維克看不清楚緹的臉,卻從她的瞳孔裡發現了淺藍色的光亮。但是,他卻稀奇的發現那不是屬於透著哀傷的藍色。

她改變了嗎?真的破除永遠的詛咒了嗎?維克被那神奇的藍色瞳孔吸引住,情不自禁的搜尋著記憶中那張小臉的嘴唇位置,很溫柔很溫柔的、怕捏碎了似的輕輕的吻著。

偌大黑暗的觀星場裡,星光點點,維克和緹在這樣的地方忘情的深吻著彼此,就像相戀多年的情侶一般。

More... funp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s Digg
惡靈吉兒 發表於 5:15 AM | 文章分類: 創寫書語

迴響留言
尚無迴響

張貼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引用列表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http://yblog.org/api/trackback/?id=8474
沒有引用

訪客來源網址(僅列最多的10個外部來源):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