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Welcome!
帳號: 密碼:
進階選項 註冊為新會員 忘記密碼
所有文章: 73 | 迴響留言: 112 | 引用列表: 0 | 文章分類: 6 | 總瀏覽頁次: 455904 | 今日瀏覽頁次: 42
星期四, 五月 15, 2008
第九章 尋藍----另一段的旅程

鮮鮮小說網---我的專欄^^喜歡的朋友請幫我投一票喔!!目前已經連載到十五章了!!

一九四四年,威廉姆‧巴勒爵士將自身所有的收藏品捐獻給格拉斯哥市,其收藏品包括有中世紀的藝術品,艾德加‧得加和保羅‧塞尚的作品。沒有人知道巴勒爵士為何會做出這樣的決定,而他捐獻的唯一條件是必須將收藏品收存和展覽於格拉斯哥市中心的十六英里外,以避免當時格拉斯哥的空氣污染對收藏品的損壞。

但是由於適合的地點難以尋找,這間“巴勒珍藏館”在一九八三年才於格拉斯哥市南部的“波洛克郊野公園”座落。

珍藏館內除了中古世紀的收藏品,也包括了現代藝術品的展覽,而充滿現代感設計的建築,大量的使用了玻璃以及大理石做為建築基礎設計。崇尚自然的英國蘇格蘭建築當然少不了綠意盎然佔地坪數不小的草坪,讓遊客在這裡既能欣賞藝術品亦能享受輕鬆的休閒時光。

維克依照約定時間在接近中午時分來到珍藏館,當他帶著抑制不住的興奮與期待的心情走向草坪公園時,遠遠的就在草坪周圍以茂盛櫸木做為遮涼地的公園椅上,看見那可以說思念已久的身影。

微風緩緩吹過,將緹身上所穿的白色典雅連身洋裝蕩起一陣飄逸。搭上一件淺粉色毛織披肩,使的原本應該微胖的身材顯的華貴卻不失氣質。

黑色長髮隨意的紮成一束斜放於胸前,這對緹來說似乎是最為習慣而喜愛的方式。長長的瀏海靜靜的在臉龐微微散亂,自然中帶點雍容,依舊以巧妝將緹天生的女人味淡淡的引發出來。彷彿早熟的少女,又如成熟的女人帶著小女孩的嬌媚,巧妙的融合一體。

這一切在維克眼中看來,自然就有如閃閃發光似的耀眼,但對一般人來說,就是個平凡的女人以難以形容的貴婦人氣質坐在那裡而已。

原本急躁的腳步在這一刻猶豫不決的開始放慢了速度,維克發現自己的心情就宛如第一次約會、與初戀情人相見一樣的緊張、興奮、期盼、微妙的情愫....等等各種情緒混合在一起。那讓他開始有著不知所措的舉動,他幾乎要以為自己是同手同腳走到緹的身邊了!!

感覺到有人接近的緹,抬頭看向那名不知名人物。維克穿著普通年輕人所穿的皮質夾克,T恤和牛仔褲,以鴨舌帽壓低了頭髮,甚至帶著時下年輕人所使用的新潮墨鏡遮住了大半的臉。但儘管遮住了大明星的外貌,卻掩飾不了他天生散發的誘人魅力。

只是眼前這位帥氣瀟灑的成熟男子正用一種手足無措、不知所謂的舉動將他的緊張情緒完全表現了出來。

抓抓頭髮、無意義的咳了幾聲,然後微微晃動身體,嘴巴一張一合想說什麼又無聲的閉嘴。

「你得了什麼過動兒症嗎?」

緹用著斜視的目光冷冷的說出她的評語,聽見這熟悉的聲音和那非常過份的見解,維克終於忍不住放聲笑了起來:

「我的天,好久沒聽到妳惡毒的話了。」

此刻的他只覺得緹非常可愛,而自己以前真是反應過度。

一掃剛才緊張的情緒,維克坐在緹的身邊,微笑的看著她說:

「我以為再也看不見妳了,妳甚至連再見都沒說。」

「不需要。」

「可是我們現在卻在這裡?」

.....當時不需要。」

難得抓到緹的語病,真是讓維克樂了好一陣子。看著緹那平淡的臉龐,依舊空洞的雙眸,在午後的陽光下,維克不禁又著迷的深陷入情緒中。許許多多的疑問,就像幻燈片一樣不停的撥放著。

已經再也不能以單純的目光看著緹了,維克心想著。振了振精神,維克以嚴肅的口吻說:

「妳為什麼又想見我了呢?」

「你先說出你的麻煩吧。」

緹簡短的作了回答,她並沒有運用自己的能力去“觀看”,只是天生的直覺讓她隱隱覺得維克似乎遇上了什麼麻煩。聽見這話的維克沒有明顯的感到詫異,對他來說,緹本來就充滿了許多奇異之處。也或許他早就預想到緹會這麼說吧!

「是珍璃的事情....

聽見這個名字,緹平靜無波的臉容微微露出了難解的神情。維克記得在藏書天地時,提起了珍璃,她也是露出了這樣的表情。在緹與珍璃之間,似乎隱藏著什麼奇妙的關聯。

簡短的說了珍璃當時的詭異情況,維克盡其所能的以他的知識與感受說著,因為帶著太多不能理解的奇妙景像與感受,他不確定自己是否能完整的描述。

在維克並不清楚自己的情緒時,緹卻能感覺到維克的擔心與害怕,雖然早就明白維克對珍璃的愛戀情緒,但緹還是有著矛盾而無法仔細去消化的感受。

....現在她在醫院昏迷不醒,我還沒看過檢查報告。其實就算報告出來,我想也查不出什麼來吧....

頓了一下,維克繼續用著有趣的眼神看著緹:

「遇見妳這位神通小姐以後,我已經比較能接受非科學事物了。」

帶著苦笑呢。

「你說珍璃曾說過一些聽不懂的話,現在還能仔細想起嗎?」

緹突然問著,以維克從沒見過的嚴肅神情,跟以前那些警告性質完全無法相比,這讓維克感到緊張。

「我...應該不行,也曾努力想過,但可能是因為很混亂,所以還沒辦法記起。」

遺憾的嘆氣聲從緹的口中洩出,隨後以另一種較為平靜的口吻。

「我知道了。我會以另外一種方式去了解。」

然後緹突然用更為奇妙的眼神看著維克。

「但是....這次依然有代價。」

維克愣了愣,他實在沒想到緹還會這樣說,除了做那件事情以外他還能為緹做什麼嗎?雖然他已經覺得就算緹真的再度提那種要求他也不會抗拒....用力的搖晃腦袋,簡直想把自己給打一頓!什麼時候開始他變成這種下流的色胚了?

「你不願意?」

看見維克搖頭,緹突然問著,維克想也沒想的就衝口而出!

「不是!我願意啊!我很願意....

下一秒維克簡直想把自己的嘴巴給縫起來順便把臉給打腫。

 

沒有去思考維克在幼稚什麼的緹,很自然的繼續說:

「那就麻煩你在這個禮拜內到精子捐獻銀行報名填規格。」

「嗯....好,地點妳挑....填規格?精子銀行?妳在說啥!?」

從一開始的接受、到疑惑、到極度震驚,維克有如快速換片的臉部表情簡直可稱為世界奇景之一了。最後以憤怒結尾的維克又恢復剛開始見到緹的那種樣式,他心想這個女人真是不管怎樣都會給他來一發媲美廣島核子彈的超級震撼彈,每每轟的他無法穩住自己的情緒。

「你剛說你願意。」

「我........好,等等。」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維克知道面對眼前的超級異類絕不能以衝動來解決問題。

「可以告訴我為什麼要我的精子嗎?」

「因為我需要。」

小小的哀嚎了一聲,維克再度苦思著要怎樣選擇問題,天殺的這女人怎麼那麼難搞阿!!

沉住氣想著,第一次的要求是上床,第二次是要精子,也就是說.....

「妳想要我的小孩!?」

睜大雙眼瞪著緹,緹心想這男人總算還不太笨。

「嗯。」

維克這次不想再問為什麼想要,緹肯定會說“你不需要知道”這類的回答,他決定不要害自己被氣個半死。

又是一個難以接受的代價!!維克洩氣的想著。隨後又好像想起什麼似的問:

「只是想要小孩為什麼第一次要提出那種需要使妳心甘情願的要求?」

「因為我從孕婦雜誌上查到男女交歡如果是以那種狀況比較容易懷孕。」

愣愣的聽著緹的回答,維克真不知道到底是要說緹對男女知識太過淺薄還是無知了,反正緹應該就是對這種事情屬於自己看、自己想、自己對的類型。

「那為什麼不一開始就要精子?」

....因為我不想輕易的作試管,除非逼不得已。」

維克突然想到緹的身體狀況的確不適合到醫院做需要的檢查,在英國試管嬰兒的手術雖然有,但是非常的嚴格謹慎。以緹的特殊體質,可能在還沒做到試管以前就先被抓到外星人研究所去做徹底檢查了。

「那妳現在又願意做了。」

維克頹喪的想著,緹卻又用著微妙的表情說:

「我想你不會願意再做第二次,所以我只有這樣做了。」

很想衝口而出說他其實蠻願意的,可是這關係到小孩子阿!!略微沉思了一下,繼續問:

「小孩生下後怎麼辦?」

維克用非常認真嚴肅的口吻問著,孩子是最為無辜的生命,尤其他又是最該負起責任的元兇之一。

感受到維克的情緒,緹明白這個問題不能敷衍回答,她很明白....他曾經有多麼喜愛小孩子。

「會在生下後給我認識且信任的貴族撫養。」

聽見這樣的回答,維克不禁感到有些生氣,緹想生下他的孩子,卻又不願意自己撫養。這是怎麼樣?他對緹來說到底代表著什麼意義?為什麼自己會對這種事情這麼生氣而又無奈!?

經過幾番掙扎著的複雜情緒,已經算是身經百戰的維克總算能夠理出一點頭緒,並且想出了一個他自認為絕妙的決定。

「我答應妳,但是我不會到精子銀行填什麼該死的表格。」

對於維克的回答,緹僅睜大雙眼看著他並等待著。

「妳要小孩,我給妳。就妳和我,一起。」

以十分堅定且不容拒絕的口吻說著,讓這項奇妙的約定又再度延續了下去。

帶著緹到“案發現場”湖邊別墅,兩人下車後,緹靜靜的站在車門邊抬目看著整幢優美的別墅。維克很快的走向大門拿出鑰匙開門,回頭正好就看見緹正帶著懷念的神情哀傷的撫摸著那個舊型信箱盒。維克放下手上的鑰匙,緩緩走向緹。

「妳是奈葉緹克家族的遺族吧。」

突如其來的一句,讓緹不由自主的看了維克一眼。

「你查過了。」

尷尬的搔搔頭,維克繼續說:

....是的,不過我了解的並不多....妳住過這間別墅?」

「嗯。」

看著緹恢復平常的樣子,維克知道她並不想繼續多說。於是很識相的結束話題,帶著她進入屋內。

屋內依舊保持著凌亂不堪的慘樣,維克小心翼翼的扶著緹閃過那些玻璃碎片,往二樓走去。

湖邊別墅就如同一般中古世紀的貴族鄉村別墅,只是經歷幾個世紀以來經過不少改建與增強建築。原本的木板牆壁已經改良成灰石磚搭以米白色調。屋頂則由深紅木造磚修改過,以防蘇格蘭變化多端的天氣使之脆弱。

屋內的擺設就如同十八世紀貴族生活的環境一般,除了增添了許多現代化電器用品。入屋的第一空間是華麗的客廳,左邊有著保持人工方法使用的火爐,許多在收藏館可以見到的舊式英國傢俱與擺設,從風景畫、小雕像到生活用品,皆透出不凡的品味與典雅。

右邊的開放式門連接著廚房,在客廳與廚房的中間是通往二樓的樓梯。空間不大,卻讓人感到十分舒適,若是只有兩個人的生活必定十分甜蜜。

二樓有三間房,一間是最大的主臥室,也就是維克與珍璃所住的房間,另外一間則是維克母親每次來別墅一定住的房間,因為充滿了母親的回憶所以維克從不使用,只是偶爾進去懷念母親的氣味。最後一間才是客房,儘管自從維克與珍璃住進來以後也不讓外人入住。

兩人步入二樓以後,首先經過客房,在經過那間母親住過的房間時,緹突然停了下來,看著那房門。

發現緹停下腳步的維克,再度看見緹那隱隱透出藍色的瞳孔,心想或許這就是緹所住過的房間。

現在他已經十分了解,緹唯一的情緒----哀傷,會以什麼樣的方式出現。

「要進去看看嗎?」

維克輕聲問著,但緹卻閉上眼睛緩緩搖頭。

感受到緹淺淺透出的悲傷情緒,維克不由自主的牽起緹的手,對她露出安慰的微笑。緹僅是以恢復空洞的眼神看著維克的臉,但並沒有甩開維克的手,靜靜的讓他牽著自己的柔夷。

繼續往主臥室走去,在進入房門的時候,維克因為想起那恐怖的景象不由得皺起眉頭,那噁心的腐肉氣味彷彿又出現了一般,使維克感到一陣胸悶。

緹緩緩的在臥室內走動,已經熄滅火光的蠟燭散落在床的周圍,明明有著陽光從窗戶透進的空間,卻不知為何顯的昏暗。緹坐在床邊,輕拍床面,皺著眉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發現什麼了嗎?」

始終不想進入房間的維克,靠在門檻邊問著,其實他很想立刻離開這裡。緹並沒有回答他,而是繼續四周張望著,直到她的眼神停在床邊矮櫃上的方向。

放置在矮櫃上的一副耳環,以亮眼的紅色尖晶石做主飾,周圍則是精巧細緻的銀色鍊子。緹輕輕的拿起耳環,放在右手心上仔細的用左手食指微微撥弄觀看著。

「那是我送過的耳環裡面,珍璃最喜愛的一副。」

看著緹專心的樣子,維克不禁做出了解說。他送給珍璃的物品不計其數,唯有這副耳環珍璃幾乎是愛不釋手、片不離身。

在靜默了一陣子以後,緹慢慢走向維克對他說:

「我需要你幫我一個忙。」

緹帶著維克走出臥房,並領著他直接走進客房內。客房是與主臥室差不多的設計,但因為比較小所以少了許多傢俱。許久沒有人進來過,空氣中微微瀰漫了一些灰塵。

示意維克坐在床上,緹走到維克的面前,以站著的姿勢將頭緩緩垂下,用額頭靠著維克的額頭。散亂的瀏海在維克的臉龐小小的搔弄著,而緹那有著秋水仙氣息的香味直朝維克不停顫動的神經挑逗。維克還在有些迷亂的情緒時,緹又提起他的手將那副耳環放在他的手上。

「用這個貼在我的胸口。」

「呃、這樣不好吧?」

維克慌亂的說著,就算兩人已經有了親密關係,但是維克還是不太習慣隨意碰觸女性的身體,尤其是敏感的部分。

「鎖骨之間,照做。」

緹帶著不容抗辯的口吻說著,維克十分的猶豫卻也只好緩緩的將耳環放在手心上夾貼在緹的鎖骨之間。接著緹將雙手環繞住維克的頸項,閉上眼睛說:

「現在你稍微回想一下當時進到房間看見珍璃的樣子。」

「我....

維克很想說不要,他實在很討厭想起當時珍璃的恐怖模樣,那挑起了不知名的情緒,似乎在很久以前他也曾面對過這種討厭的感覺。

「相信我,不要害怕。」

 

緹堅定但居然淺淺透出溫柔的聲音奇異的安撫了維克的緊張,維克終於閉上眼睛開始回想那恐怖的畫面。

 

他在黑暗中,打開大門。打開燈、慌亂的看著滿室的雜亂,打起手機,而手機的鈴響從二樓傳來。他快步跑向二樓,經過長廊,即將轉入主臥室的一瞬間......準備接受那噁心而又受到衝擊的回憶時,突然被一個白色人影打斷了他的視線。

維克目瞪口呆的看著擋在臥室門口的白色背影,他知道那是誰,而後發現緹居然進入了他的幻想回憶中!!

驚愕的想睜開眼睛的維克,從周圍傳來緹的聲音直入他的耳膜:

「不要張開眼睛。」

緹的聲音似乎有著某種魔力,讓維克很快的恢復驚嚇情緒、穩住心神並能照著緹的指示做。

眼前的緹,依然以背影對著他,但周圍居然淺淺的流轉著奇異的氣流,就像那種你在高溫柏油路上看見的那種模糊蒸氣,只是環繞住緹整個身體的氣流是透著藍色的,很像酒精實驗時所點燃的火光。

臥室內傳來當時維克所聽見的聲音,那可怕又非常令人厭惡的氣氛在臥室前滯留不去,但緹擋在門口讓那股氣流沒有辦法越雷池一步,碰觸到維克。

回憶內的情景繼續轉動著,珍璃從臥室門房走出,就像回憶中的一樣輕輕撫摸著緹的臉,說著與當時一樣的話語。

一切都跟當時的情景一樣,只是被珍璃所看著的人是緹,而維克一直在緹的身後看著這一切。緹在珍璃碰觸到她的臉的時候,如維克那時的反應一般用力的甩開了珍璃的手。

「為什麼甩開我....?你不是....

....你總是不喜歡我....討厭我、看到我就想把我推開!!」

靜靜的在緹身後看著珍璃的維克,用著與當時恐慌情緒不同的冷靜,仔細的發現了珍璃的臉,竟像是重疊般的印著另一張熟悉的臉,是緹現在平凡的容貌。

本來維克以為可能是緹的臉容印在珍璃之上,但是他清楚的看見那附著於珍璃美麗臉龐的容貌,是與緹那隱隱透著光輝的臉容完全不一樣的。而且當那恐怖的聲響傳出時,珍璃的嘴巴幾乎沒動過,是那平凡而強烈露出醜陋的臉所發出的。

....沒做完...我還沒....我還需要她、我還需要她!!」

當這句話從珍璃、應該說那恐怖的臉說完後,維克明顯的看見緹的身體震了震,然後珍璃如回憶中坐了下來,她的身體緩緩飄出了一股散發出濃郁腐肉氣味的黑色迷霧。

黑色迷霧在即將衝往屋頂的時後,從那黑霧中突然露出兩隻透著血腥的紅色瞳孔,直瞪住緹!

緹就像受到什麼巨大衝擊似的往後倒下,維克不由自主的立刻接住緹的身子,而那黑霧也消散於屋頂之中!!

當維克緊張的看著倒臥在他懷中的緹時,週遭環境也瞬間像是壓縮後又放開般的轉換回原本的客房。驚訝的看著四週的轉變,維克沒有時間消化這奇異的景象,他看著緹冒著細汗的小臉,輕輕的拍著:

「緹?妳還好嗎?」

那股恐懼的感覺又湧了上來,維克想起緹生病的模樣,他實在怕極了當時的景象。這麼一想,他又開始慌亂了起來,忍不住緊緊抱住緹略微顫抖著。

「不要再來一次...緹。」

約莫過了幾分鐘,維克終於聽見懷中人的嬌軟聲音:

「好熱。」

驚喜的放開緹,緹雖然仍帶著有些蒼白的臉孔,但已恢復了往常的冷淡,並定定的看著維克。

「妳還好吧?哪裡不舒服?要不要躺著休息?」

焦急的說出一連串話語,維克那緊張的模樣看在緹的眼中,十分的可愛與好笑。

....好笑?緹微微的感受到那奇妙的情緒。這可不是想想而已,緹有些詫異的發現那情緒是真的就像細微的絲線一般,在心底最深處微妙的飄蕩著。

為什麼會這樣呢?她不是早就已經只剩下哀傷的情緒嗎?緹微微皺眉的想著。而這在維克看來就像緹真的受到什麼傷害似的,緊張的一把橫抱起她來就要往門外走去。

面對維克突如其來的舉動,緹開口問著:

「你現在就要幫我有小孩?」

「誰跟妳現在有小孩阿!!妳不舒服不是嗎?我們去卡休那裡.....

維克噴著口水說著,緹只覺得很髒似的擦著臉頰。

「我沒事,放我下來。」

聽見緹這樣說後,維克才終於緩了緩緊張的情緒,將緹放了下來。隨後又像是父親看著寶貝女兒一樣說:

「妳確定妳沒事?那妳剛剛為什麼昏倒?臉色還有些蒼白耶!」

「你好吵。」

緹那不帶感情的回答讓維克總算完全放了心,他已經能完全適應緹的不平凡之處。只要沒事就好,他心裡十分欣慰的想著。

「你現在去醫院的話,珍璃應該已經醒了。」

緹整理身上被維克弄皺的洋裝,然後閃過維克的身邊再度走進客房,將維克剛剛無意識間掉落在地上的耳環撿了起來。

「醒了?」

還在愣怔著的維克,看見緹將耳環包握在雙手心上,緊閉著眼睛皺著眉不知道在做什麼。然後他似乎看見那雙手緊握著的細縫間微微透出了藍色的光芒,但短暫的不超過一秒鐘,讓維克幾乎要以為那是他的錯覺。

緹將耳環遞給維克說:

「你到醫院把這個給她吧。」

接過耳環後,維克隱隱覺得那應該是冰涼的物體竟有些熱度,而那當然不是自然的人體溫度。

「她....暫時不會有事,但解決這個麻煩需要一點時間。」

緹皺著眉說著,這對她來說本來就不是輕易能解決的問題,基本上也是她對抗了很久的問題,只是她一直不想去碰觸。如果不是在自己的計畫上出現了“阻礙”,她也不會再度接觸到這些深藏了幾個世紀以來的秘密吧。

克露出欣喜的表情,將耳環放進自己的口袋中,對著緹說:

「好,我現在就去拿給她。妳跟我一起來吧?」

「我到卡休那等你。」

沒有多餘的贅言,緹說完後就下了樓,維克也只好趕緊跟上。

帶著緹到聖地雅酒吧後,約定了晚上再見面的時間,維克趕緊又飛奔到皇家醫院去。當他知道自己可以再與緹見面時,他就想過能夠解決眼前神秘問題的人應該只有她了吧。

 

一路的奔馳,維克的思考能力也不斷的奔騰著,在以往來說,他根本不可能接受目前所有的靈異象。至少以正常人的思維來說,非科學的事物不但沒有受到證實也沒有親眼見過,是沒有辦法相信的吧。

但是緹的出現完全徹底顛覆了維克的世界觀。但那還不是讓他覺得最荒謬的事情.....

最荒謬的是,他居然答應了那個代價、然後居然還對她說他要自己來!?維克想到這裡又煩惱的皺起了眉頭。雖然不能說當時的回答完全是一時衝動,但也不是完全坦然的接受。

難道自己真的是那種兩邊通吃的卑鄙小人嗎?擁有著珍璃,他當然清楚自己還是愛著珍璃,愛她有時候顯露的天真、愛她常常讓他感到幸福而又溫暖的笑容。但他又同時放不下緹偶爾顯露出的哀傷,那

就跟愛著珍璃一樣,有著能夠牽動他靈魂的力量。

所以到底要怎麼辦?事情又會有怎樣的走向呢?維克完全沒有辦法猜測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只能順著眼前該解決的問題走,也許在不久的將來他能夠想出辦法來平衡所有的事情。

 

在接近珍璃的病房前時,維克看見負責珍璃的主治醫生已經帶著笑容朝著他快速走來。

「維克先生!珍璃小姐已經醒了,剛剛已經做過一點簡單的檢查,沒有發現異狀。」

維克對他點了點頭,並沒有十分訝異,緹已經說過珍璃醒了,而他也就很自然的認為那是應當的。

走進病房,醫生還在叨絮的說著之前的檢查報告也沒有任何異狀,維克簡短的對他說了些話,醫生也就識趣的讓維克與珍璃獨處。

坐在床上的珍璃,臉色蒼白而沒有太大的情緒表現在臉上,可以說她還處在茫然的狀態下。平日的美麗已然失去光彩,只剩下那精雕細琢過的臉容像副雕像似的掛在那裡。維克輕輕的坐在珍璃床邊,關心的問著:

「好點了?珍璃?」

聽見維克聲音的珍璃緩緩的將視線看往維克,斗大的淚珠就這樣撲簌簌的落了下來,沒有辦法抑制住。

「維克...維克,我好怕!!」

珍璃緊緊的抱住維克,身體不住的顫抖著。

「有好多聲音....一直在我腦袋裡撞來撞去,我好怕....

維克拍拍珍璃的背,他不知道要怎樣止住珍璃的恐懼,他心想當時的自己就已經被嚇的幾乎說不出話來,那親身經歷過的珍璃肯定比他還要無法接受。

「噓......乖,沒事了,我在這裡。」

珍璃兀自不停的啜泣著,維克突然想起緹交給他的耳環,於是輕輕推開還有些掙扎著不肯放開的珍璃,從口袋中將那耳環拿了出來。

「妳看,我把妳最愛的耳環拿來了喔?」

珍璃愣愣的看著那閃著晶亮光芒的紅色耳環,手顫顫的接了過來。在拿到手心的那刻,耳環像是有了生命般淺淺的從紅色寶石與銀色鍊子邊的細縫中透出藍色的光芒,然後形成一股像是光粒般的光塵朝珍璃的額頭緩緩流入。

整個過程雖然看似緩慢,但是在維克驚訝的神情到恢復神緒的短短時間內就結束了,而珍璃也在這樣的情景下突然安靜了下來,連眼淚也不再流出。

珍璃?」

維克試探性的問著,輕輕撩開珍璃散亂的頭髮。然後珍璃突然用著有如大夢初醒的表情看著維克:

「維克?」

珍璃皺著眉環顧著四週的環境,帶著一臉迷惑。

「我怎麼....我怎麼會在這裡?」

看著珍璃彷彿忘了一切的樣子,維克感到十分詫異,不知作何反應的情況下只好說:

「妳忘記了?妳忘記昨天發生什麼事情了?」

沒想到珍璃卻以更迷惘的態度回答維克。

「我昨天?昨天我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珍璃歪著頭想著,完全不懂發生了什麼事情。隨後突然抓住維克的手說:

「你不是在倫敦嗎?怎麼又回來了?」

「我...我的戲份排程暫時結束,有一個禮拜的時間可以準備接下來要拍的其他部分。」

「是喔....那就是說有一個禮拜的時間可以陪我了嗎?阿!等等,現在幾點了?」

珍璃開心興奮的說著,但說到一半又似乎想起什麼似的問著維克。維克還愣愣的看著手錶正要說幾點,手臂已經被珍璃整個抓去看了。

「什麼!?都晚上了!我今天有沒有去影視廠阿!?我的老天!」

珍璃苦惱的嘟了嘴,那模樣就跟以前活撥的珍璃一模一樣,看的維克不禁笑了出來。安撫好還在撒嬌耍賴的珍璃,維克幫她打了電話給影視公司,算是幫她今天請了個假。

雖然珍璃是個剛出道的新人,但由於亮麗的外表以及還算精湛的演技,所以影視公司的製片人只是叨唸了兩句就放了她一馬。

維克對珍璃的解釋是她發燒了。而且燒到不醒人事,所以才會送到醫院來。儘管珍璃疑惑著根本沒那個印象,但能見到許久未見的維克就已經夠她拋開那堆煩人的疑問了。

「那到你回倫敦以前要一直陪我喔~」

恢復精神的珍璃又開始用著嬌軟的聲音說著,維克卻在心裡盤算著其他的事情。

「呃....珍璃,妳先搬回之前住的公寓好不好?」

「為什麼?」

「因為....別墅那邊有點問題,我父親前幾天突然通知我說想要改建。」

說著拙劣的謊言,維克不知道珍璃會不會相信,但也只能這樣說。不能再讓珍璃回到那間別墅,維克隱隱這樣覺得。

「喔....好啦!沒關係,反正我的東西也沒變動過。」

珍璃無所謂的說著,其實她到別墅後的所有東西都是維克重新買給她的,只帶了一些私人物品罷了。而且湖邊別墅離市區其實有點遠,對喜歡逛街買東西的珍璃來說是十分不方便的。以前還有維克會開車帶她出門,現在加上了電視拍攝的工作讓珍璃感覺時間被壓縮了不少,既然可以搬回公寓住也不是件壞事。

儘管當初是珍璃堅持要在別墅與維克一起生活,但她個性本多變,當初也只是故意要感受維克對她的重視罷了。

而重要的是本來以為幾乎要兩個月長不能見面的維克居然可以陪她一個禮拜,這才是讓她開心的事情。

兀自開心的時候,維克突然又說:

「珍璃,我只是回來一天看看妳而已,晚上就要搭飛機回去倫敦了。」

聽見這話的珍璃馬上垮下了臉,用極度不願意的表情說:

「什麼啦!不是說一個禮拜的假嗎?」

「寶貝....是讓我有一個禮拜的時間“準備”,不是放假呀!!」

小小的再度撒了點小謊,不過這並不偏離事實呀!維克寵溺的摸著珍璃的臉,那嬌嗔的模樣總讓他愛不釋手。儘管如此,維克並沒有再像以前那樣珍璃說什麼就是什麼,他還記得晚上必須回到聖地雅酒吧的事情。

費了很大的勁安撫了珍璃以後,才終於讓珍璃甘願的被維克載回公寓休息,好在珍璃對工作的事情還蠻在意的,所以並沒有繼續特別為難維克。經過難分難捨的道別後,維克又小心的叮囑了珍璃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才放心的開車離去。

夜色中奔馳的維克,心裡不斷想著剛剛發生的事情。他想起卡休曾經說過緹運用了一些奇妙的魔法將他的負面情緒吸走,他猜想或許緹也是這樣讓珍璃失去了部分不愉快的記憶。

這是怎樣的一個奇妙女子呢?維克發現自己不旦沒有排斥的念頭,反而還很自然的接納了緹。不管怎麼說,緹又破例的先幫他解決了心中的擔憂,而現在他應該怎麼做?

略微沉思了幾分鐘,沒有很多的抗拒,維克決定就像法希爾說的一樣,照著心走,而且他想努力的去聆聽緹心中的故事。

在聖地雅酒吧,緹靜靜的坐在她的小天地內,緊緊的揪住胸口。腦中浮現黑暗迷霧中的瞳孔,緹帶著極大的痛苦忍受著記憶中那邪惡的目光。

這次,我不會再逃跑了。

痛苦中卻帶著堅毅的眼神,緹在心中對自己這麼說著。

More... funp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s Digg
惡靈吉兒 發表於 1:04 AM | 文章分類: 創寫書語

迴響留言
尚無迴響

張貼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引用列表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http://yblog.org/api/trackback/?id=8463
沒有引用

訪客來源網址(僅列最多的10個外部來源):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