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Welcome!
帳號: 密碼:
進階選項 註冊為新會員 忘記密碼
所有文章: 73 | 迴響留言: 112 | 引用列表: 0 | 文章分類: 6 | 總瀏覽頁次: 455892 | 今日瀏覽頁次: 30
星期一, 五月 12, 2008
第六章 尋藍----最後的一支舞

鮮鮮小說網---我的專欄^^喜歡的朋友請幫我投一票喔!!目前已經連載到十二章了!!

第六章 尋藍----最後的一支舞

珍璃穿著以英倫式優秀剪裁技巧聞名的雅格獅丹﹝Aquascutum﹞綠黃色晴雨衣,內裡搭配純白色連身短裙,一個人踏著純黑色厚底高跟鞋走在蘇格蘭特有濕冷天氣的聖安樂治街。

她一頭紅色艷麗經過精心修剪的活潑長髮隨著走動的腳步不停飄動著,精緻如陶瓷般的天使臉容略透著不滿與愁容。

一路上吸引不少男性注目的眼光,珍璃置若罔聞的思考著維克的去處。一整個早上不知打過幾通電話給維克,但他的手機始終處於未開機的狀態,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不管怎樣維克一定會開著那隻特別專屬於珍璃的私人號碼。

在女性的直覺之下,珍璃索性直接找上維克的經紀公司想找藍道問個清楚,但秘書告訴珍璃藍道目前正在倫敦出差,需要一兩個禮拜才會回來。

她詢問了維克的近日工作,對方以不能洩漏演藝人員動向為由草草打發了珍璃,儘管珍璃說自己是維克的親親女友,對方也以不能證明身分的方式拒絕了。

等找到維克一定要他大大方方的帶自己進事務所炫燿一番才行!!珍璃恨恨的想著。

而且她發現自己根本沒有問清楚維克現在拍的電影名字、他臨時搬去的製片廠在哪裡。這一切的一切都開始讓珍璃十分不安,懊惱著為什麼到現在才發現不對勁?

胸口的悶痛又隱隱的在發作,珍璃不悅的情緒已經快要讓她不顧形象的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狂吼了。

煩躁的再次拿起手機嘗試撥著已撥過不知多少次的號碼,依然是令人抓狂的電話答錄音。用力的關上手機,心裡苦思著維克到底還會去哪裡呢?停下腳步,珍璃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馬上招手攔了計程車。

 

聖地雅酒吧前,珍璃困惑的站在緊閉的大門張望著,試著敲了敲門,但沒有回應。頹喪的打算去別的地方試試看時,與她擦身而過的男人讓她湧起似曾相似的感覺。回頭正好看見那男人手拿著一袋東西,右手正用鑰匙打開聖地雅酒吧的大門。

「你是聖地雅酒吧的老闆吧?」

以不確定的口吻這麼說著,她只跟維克來過一次而已,維克一向不喜歡她來這種地方。

正在開門的卡休停下手中的動作,看了看珍璃,隨即想起眼前這位美麗又讓人難以褪去印象的女子是維克唯一帶來酒吧過的女子。呃,雖然以昨晚的情況來看應該不算唯一了。

「我是維克的女朋友。」

珍璃用最美麗的微笑伸出右手上前,卡休愣了下,笑了起來,一手拿著鑰匙一手拿著袋子舉了舉,表示自己沒有辦法接納珍璃的友善握手。

珍璃也尷尬的笑了下,但沒有忘記她來這裡的目的。

「老闆今天不開業?」

「嗯,有點事,會休業幾天。」

「喔....

珍璃失望的垂下眼簾,看來維克是不會來這裡了。

「妳來找維克?」

「嗯,老闆,如果你有看見他,麻煩跟他說我很擔心他好嗎?」

卡休對著珍璃笑了笑,點頭表示自己會幫她傳達。他並不打算告訴珍璃維克就在裡頭,畢竟被女朋友撞見男朋友不眠不休的照顧另外一名女性可不是很好的狀況。

何況維克和緹的情況又是那麼特殊。為了維克以後恢復平靜的生活著想,卡休決定幫他隱瞞起來。

只是不知為何,卡休總覺得珍璃給他一種奇怪的感覺,很像某個人,但是他很確定自己週遭沒有這麼年輕又漂亮的難以忘記的女性。

「謝謝你了,拜拜!!」

隨即踩著響亮的高跟鞋聲轉頭離開巷子,漸漸步入夜晚的時間,珍璃氣餒的想著只好先回家了。

踏進藏書天地內,就看見維克疲累的坐在書桌前,一手撐著下巴死盯著床上的緹。緹睡的很沉,看來是好了很多,臉色也恢復了正常,不再冒汗。這對卡休來說是非常新奇的,緹第一次因為他而生病的情況實在是記憶猶新,而在那之後也只發生過一次因為不小心被客戶傳染的感冒而大病一場,但兩次的生病都頑固的摧殘了緹虛弱的身體至少一個月以上。

或許是因為緹自己做的藥品有效果吧!!緹自己本身也是很忌諱生病的,平常小心翼翼的態度幾乎已經到了神經質的地步,會讓人覺得她無情也是很正常的。

卡休將袋子放在桌上,拍了拍還在晃神的維克。

「換班了,你去休息吧,袋子裡有點吃的東西和補給品,如果連你都倒了誰來幫我照顧緹呢?」

「唔,嗯。」

維克含糊的回答著,但卻沒有動作,讓卡休以為他根本是睜著眼睛睡著了。心想,乾脆把他打昏抬去外面睡辦公桌還比較快。

「對了,剛剛你女朋友有來門口那邊找你。」

卡休走向緹的身邊打算幫她換換已經不再冰涼的濕毛巾,嘴裡順口交代著剛剛的事情。

「誰?我女朋友?」

老天,這傢伙還在恍惚?卡休瞪了維克一眼,確定他真的還在恍惚,雖然眼睛張著,可是思緒不知道飄到哪裡去拉屎了!!

「她說她很擔心你,叫你跟她連絡。」

.....唉」

這次是很清楚的聽見維克的嘆息聲。

「維克。」

「嗄?」

「我沒精神多照顧一個精神病患,你要幹麻就幹麻,但是麻煩你滾出這個房間不要讓我又揍你一拳。」

「喔。」

下一分鐘維克就被卡休整個丟出房間,還很不客氣的把門重重甩上鎖了起來。

兀自揉揉被卡休強硬推拉的地方,卡休有如蠻牛的力氣隨便抓抓簡直就像要把維克的骨頭給拆了似的。

其實維克不是沒聽見卡休剛剛說的話,他只是不知道要怎麼回答而已。

他是第一次這樣完全忘記珍璃的存在,連手機也沒開,以他對珍璃的了解當然知道她會找他,而且肯定是氣急敗壞。

也是第一次深深的感覺到疲憊,對跟珍璃的關係。

現在的他,只想好好的照顧緹,但是他又很害怕再度發生今天的情況.....

煩惱的抓亂了頭髮,維克低低的哀嚎著。

 

拖著折騰了一整天疲憊不堪的身體回到家中,昏暗空蕩的屋子讓維克產生一股空虛感。明明之前就算緹在家也只是關在房間內,但維克現在就是感覺到這屋子少了什麼似的。昨夜買回的小食已經微微發出異味,維克嘆了口氣打起精神收拾好後才進了自己的房間想要休息。

在經過客廳時不由自主的看向緹房間的方向,那門還是跟昨夜一樣半掩著,忘了關的燈從半開的房間內透了出來。若有所思的走進這小小的房間,維克驚訝於這典雅的套房,與在外面的現代裝潢有著截然不同的風味,彷彿跳脫到了另外一個時代。

濃厚的熟悉感又再度強襲著維克,他已經不知道多少次懊惱著這種情緒,但現在這種熟悉感卻立刻讓他想起了一個地方,那是他母親最喜愛的------湖邊別墅。沒錯,這裡的擺設、傢俱,簡直就跟別墅裡其中的一間房間一模一樣!

維克百思不得其解的看著週遭所有的物品,最後目光停在書桌上的那張相框上。那相框中的畫像是一位挺拔的男子與一名典雅的女子,而維克也立刻認出了這畫像,在他從小生活的麥克沃夫家宅中,就有這麼一幅。

為什麼?為什麼這裡的擺設跟別墅的房間一模一樣?為什麼緹會有他家族的畫像?

首度的,維克認真的思考著-----緹,到底是誰?

她經過無數歲月,卻不改容貌。她擁有不死之身,卻會生病會痛。她沒有正常人該有的情緒,卻擁有了太多太多的哀傷.....

就算她一直帶給維克太多不解的熟悉感,她本身卻像是禁咒的謎一樣,封印在某個國度裡,無法解開.....複雜的沉思中,維克疲累的在緹的床上睡著了。

 

.....鼻端感到搔癢。是誰?喔,一定是那個調皮的少女。

微睜雙眼,果然是那個有著靈活雙眼嬌笑著的小小天使。她正皺著鼻頭,小心翼翼的偷看著自己。為了懲罰她的調皮搗蛋,忍耐著、忍耐著.....然後....

「哇!」

「啊!!」

少女被嚇的往後仰倒,開心的看著反被捉弄的少女,不禁得意了起來。

「維夫總是那麼壞!壞心眼!!」

說著還扮了個鬼臉,看起來就像個小妖精似的活潑可愛。

「哈哈哈~不知道是誰趁別人睡覺的時候先偷襲的阿?」

「那又是誰昨天參加歐康諾的舞會又不邀請人家的。」

喔?原來是為了那種小事情在鬧脾氣呀?真的是個小孩子呢。

「那麼無聊的舞會有什麼好參加的,我是怕妳去了又喝光人家的飲料,不然就是跳舞時踩爛了別人的鞋子。」

「阿~我才沒有跳的那麼爛好不好~而且既然那麼無聊,你幹麻要去呀?」

少女一臉不高興的說著,嘟著嘴的樣子看起來真是....美味。

沒有回答,坐在少女的身旁用手指輕輕的捲著少女亮麗的黑髮。

「而且....聽說曼麗夫人也有去?」

喔~搞了半天,原來小妖精真正生氣的是這件事情呀,壓下腹中濃濃的笑意,再逗弄她一下吧?

「嗯,對呀,她還暗示我陪她跳兩場鄉村舞呢。」

果然,少女的臉泛出紅色,憋著氣呢。

「你跳了!?你是不是陪她跳了?」

嘖、這樣就紅了眼框啦?為什麼老是要搞的我那麼心疼呢.....

捲著頭髮的手指,改為撫摸著少女的嬌顏,漸漸的靠近她的臉,深深的看著那清澈的藍色瞳孔。

「在這個世界上,我只願意陪妳跳舞,親愛的緹兒。」

要吻上那渴望已久的粉唇時,藍色瞳孔突然迅速的變化著、變化著....就像被黑洞吸走了似的,消失在瞳孔之中,被冰冷的黑色佔滿!!

「但我已經不是緹兒了。」

從遙遠國度傳來的冰冷聲音,凍住了身體的每一處,眼前的少女依舊美麗,卻不再散發著快樂的氣息,突然就像蒸發了一樣散成細粒般的微塵,無論怎樣抓取空氣中閃著光亮的小小灰塵,也抓不住任何東西......

 

維克從這樣的夢中驚醒!滿身大汗、全身發冷。顫顫的看著自己的雙手,還發著抖,還有著那黑色長髮的觸感,胸口還有著濃厚的空虛。

只是一場夢而已。

維克甩甩頭,拍了拍雙頰,努力讓自己趕快從那殘餘的夢境清醒。

走進浴室打開水龍頭沖洗著臉,抬起頭卻突然在鏡檯前看見一個閃亮的銀色戒指。這才發現昨晚因為過於疲勞睡在緹的房間,而這是緹的浴室。

拿起銀色戒指仔細看著,那戒指沒有任何寶石或鑽石裝飾,只有雕刻著一個符號。

維克認出那是奈葉緹克家族的徽章符號。

還要再細想這戒指為什麼會有這符號時,電鈴聲突然響起,維克下意識的將戒指塞進右邊口袋中,走出去打開大門。

 

第三十二次撥打維克的手機,那頭依然傳來冰冷的電話答錄,珍璃氣憤的尖叫一聲將手機摔在軟毛地毯上。已經過了一天一夜了!!雖然胸口的疼痛已經沒有那麼嚴重,可是沒有維克的消息比起那還要令珍璃無法忍受。

「維克....你到底在哪裡....

控制不住的開始啜泣著,珍璃緊緊的抱緊自己的身子。

軟毛地毯上的手機突然開始閃著螢幕紅光顫動著,珍璃好像驚醒一樣,趕緊抓起手機,連看來電號碼是誰都忘了,急急的喊著:

「喂?喂?維克嗎?」

「珍璃小姐嗎?我是藍道啦!!」

手機那頭傳來藍道的聲音,珍璃失望的一屁股坐回床上。

「喔,藍道先生。」

「妳昨天來過事務所啊?不好意思我在幫維克下一部新電影做現場視察....

「沒關係,藍道先生你知道維克現在在哪裡嗎?」

「維克?維克沒有跟妳在一起嗎?喔!那他可能還在家裡吧,我給他整個月去揣摩角色....

「他住的是哪間製片廠?」

「製片廠?為什麼維克要住在製片廠?」

藍道充滿疑惑的聲音傳來,珍璃也皺了眉頭,但她反應很快的繼續問:

「喔,沒有,我搞錯了。那維克現在住在哪裡?」

「他跟緹小姐住在一起....

說完藍道趕緊遮了嘴巴,糟糕、不管緹小姐是不是維克雇用的事業生涯計畫人,男女單獨住在一起總是不太好公開,更何況還是被維克的女朋友知道。懊悔著自己的嘴快,藍道不禁敲了敲自己的腦袋。

....誰是緹小姐?」

「呃、珍璃小姐請妳不要誤會,維克最近雇用了一位事業生涯計畫人,因為某些原因暫時住在一起,對方是位典雅知性的女性....

「藍道先生,您放心,我並沒有誤會。我跟維克的感情沒有那麼脆弱的,呵呵~」

珍璃聰明的讓藍道先放下心,反正先問到地址最重要。

「沒錯沒錯!!我都忘了維克有多寶貝妳呢!我現在告訴妳地址....

珍璃快速的抄下地址,換上名牌長女性夾克、維多利亞式褲裝,刻意打扮後趕緊出門。不管有多少疑問,只要能見到維克,珍璃相信都能得到解答。

循著地址搭著計程車來到緹家門口的珍璃,很快的發現維克的車就停在車道上。按了按門鈴,過了幾分鐘大門打開,果然是維克。

維克驚訝的看著珍璃,愣在那裡不知道要說什麼,反而是珍璃朝著他笑了笑。

「我都來了不請我進去坐嗎?」

看見維克滿臉鬍渣,珍璃帶著心疼的表情說:

「怎麼啦?你沒睡好嗎?我好擔心你喔!」

輕柔的摸摸維克的臉頰,努力的扮演自己的腳色,要將維克的心緊緊鎖在自己身上。

卻不知道維克的心思詭異的想起剛剛做的那場夢中,那少女無暇的臉龐,和珍璃的臉層疊在一起,只是瞳孔卻是十分不相襯的紅色。

不相襯?一直以來,維克都很自然的認為珍璃的紅色瞳孔很美麗,可是今天卻不知為何有了不相襯的感覺。

維克突然用力的抱住珍璃,深情而瘋狂的吻著她,珍璃也滿足在這樣的激情中,盡情的享受著維克的舉動,她就知道維克永遠都不會離開她、永遠都是屬於她的.....

為什麼?為什麼以前都沒發現到,當吻著珍璃時,那種少了什麼的感覺?

再也承受不住這些陌生的情緒,維克停止了深吻,不想再去感受那份失落。

「維克?」

「妳怎麼會知道這裡。」

還處在盪漾情緒的珍璃,不能理解維克為何停止,她對自己的自信開始有些崩裂。

「藍道告訴我的.....他說你雇用了一位事業生涯計畫人,而且跟她住在一起。」

....

「為什麼騙我?維克,我好害怕,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珍璃又開始哭著說,但這次不是演戲,她是真的感到害怕。

「沒有....沒有,珍璃,我不會不要妳的。」

維克再度緊緊擁抱珍璃,他對珍璃的感覺並沒有變,非常清楚自己對他的珍璃還是十分的疼愛。只是....只是疲憊讓他產生了不該有的情緒。

帶著珍璃走進屋內,兩人坐在沙發上,維克讓珍璃靠在他身上,輕聲的安撫著還在啜泣的珍璃。

等珍璃情緒比較穩定的時候,維克開始煩惱著到底要怎麼解釋眼前的情況。

「維克,你說什麼我都願意相信的,只要你說的是實話。」

珍璃宛如下了很大的決心一樣,對維克露出堅定的表情。

「因為.....我的工作出了一點問題,所以才請緹小姐當我的顧問。」

幾番思考後,維克還是決定隱瞞家族的事情,他依舊不想讓珍璃知道自己是個貴族。

「雇用就雇用,為什麼要住在一起?」

「因為很多事情要一起討論,乾脆就住在一起了。」

珍璃用不相信的眼光看著維克,這個理由連維克都覺得十分牽強。

.....維克,我拜託你...說實話吧?我真的不會生氣....就算是你跟那位緹小姐.....

說著又開始掉淚,珍璃盡量讓自己看起來十分委屈。

維克懊惱的嘆了口氣,實在不知如何啟口,但他又不想看珍璃掉眼淚。

最後他終於鼓起勇氣,將大手包覆著珍璃的小手。

「記得我還問過妳如果我是貴族的話嗎?」

「嗯。」

頓了一下,維克繼續說:

「我是麥克沃夫家族的第三個孩子.....

「然後呢?」

珍璃自然的回答,反而讓維克愣了愣,珍璃不是很討厭貴族,甚至說過會要我拋棄身分的話嗎?

看出維克的情緒,珍璃擦擦眼淚解答了維克的疑惑。

「我早就知道你是貴族了,只是不想因為這個話題讓我們不愉快,所以沒說嘛。」

那嘟著嘴的樣子,又讓維克想起那像是妖精的可愛少女,對珍璃的愛意也重新濃烈起來。

展開釋然的笑容,接下來的事情就容易多了。

於是解釋了二哥的婚約、大哥的出走、父親的要求.....

「所以,維克你是為了不想讓我離開你,才找緹小姐幫忙的嗎?」

維克點點頭,一下子把積壓了兩個禮拜多的秘密說了出來,他感到很輕鬆。

「然後....緹小姐要求跟你住三個月?」

維克苦笑的再度點點頭,當然他沒有蠢到說出那種約定來,珍璃肯定會抓狂的。

珍璃低著頭想了一下,隨即綻放出笑容。

「那簡單阿,維克,你不用再跟緹小姐住在一起了,我答應跟你去見你父親。」

聽見珍璃的回答,維克反而沒有預期中的高興,卻是愣住不知該做何反應。

「要讓你繼續跟別的女人住在一起,我會受不了啦~我現在就想跟你一起住進那間湖邊別墅....

「珍璃,妳知道我回去以後,就必須掌管麥克沃夫家族所有的企業嗎?」

「我知道啊!然後呢?」

維克靜默了一下,用嚴肅的口吻說:

「那表示我必須放棄我的演藝事業、我的夢想。妳要我放棄嗎?」

「並不是叫你永遠放棄,維克,憑你的條件就算待在麥克沃夫家族一陣子,等家業穩定多請幾個顧問,你一樣可以復出的。」

珍璃尤帶著天真的表情,自然的說出這段話,她一點也不覺得那有什麼不對。

「我最近剛接了法希爾導演的邀約,接演他的下一部電影。」

「所以呢?」

珍璃終於收起笑容,認真的看著維克。

「這是難得一見的機會!!就算我復出了....珍璃,妳知道法希爾導演是我最希望遇見的夢想導師,我....

「可是怎麼辦呢?我不想讓你跟除了我以外的女人住在一起!一秒我都無法忍受!!」

突然用力掙脫維克的雙手,珍璃用前所未有的憤怒站了起來。

「你以為夢想對我而言就不重要嗎!?你以為我心甘情願想進你貴族家門鞠躬哈腰嗎!?你以為我不知道法希爾導演對你的重要性嗎!?」

微微喘了口氣,珍璃顫抖著氣憤的身子,緩緩閉上猶如噴火的紅色瞳孔,然後再度深情的凝視著維克。

「可是我想跟你在一起,一直在一起,永遠不分開!!維克,假如我真的讓你繼續做這樣的蠢事,以後的每一天我們都有可能會為了這短短三個月的時間爭吵,然後每天在懊悔和煩躁、猜疑中度過!那會折磨掉我們所有感情的.....你要那樣子嗎?」

「珍璃.....

「我就明白的說了吧!對我而言,夢想和你之間,我選擇了你。那你呢?你要選擇哪一邊?」

珍璃輕輕的在維克面前半跪了下來,用哀求的眼光看著維克。維克痛苦的閉上了眼睛,在那之後沉聲說:

「我.....

然後睜開眼睛直望進珍璃帶著祈求的紅色瞳孔。

「我明天就跟妳搬進湖邊別墅。」


青色的亮光在黑暗中恣意的綻放著。像太陽一樣,高掛在天上,偉大而不得侵犯的。太過刺眼的亮光讓緹不禁用手掌背對著臉微微的遮住那青色,卻又忍不住瞇著眼睛想去看著那亮的接近白的青色。

.....是妳嗎?女神。

終於來接我了嗎?來結束我永無止盡的痛苦?

青色光芒中隱隱浮現的女性身影,漸漸的清晰了起來,高貴聖潔的天神氣質也立刻散發出來。女神冰冷如雕像完美的臉龐,隨著光亮反映出如青色琉璃的反光。永遠不會笑的女神、玻璃般透明卻完美的絕麗。就在快觸手可及的時候,那女神的身影又開始悄悄的往後退、往後退、往後退....

....不要走....

伸出手想抓住那逐漸消失於青色光芒的身影,腳步卻沉重的一步也無法踏出。

「不要...拜託、帶我走吧!!」

「緹?緹?」

卡休熟悉的聲音從耳邊傳來,緹滿身大汗的睜開雙眼,才發現她又做了相同的夢。抑制不住的喘息,緹頹然的放下空無一物的右手。

「作夢了?」

卡休關心的問著,幫緹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

「嗯。」

輕聲的回答著,閉上眼睛不想去感受身體的難受。

卡休繼續換上重新沾過冰涼的水的濕毛巾,殷勤的幫緹擦擦小臉。

「這次好的很快。」

略帶輕鬆安心的口吻,緹重新張開眼睛看著有點疲累的卡休。

....你不該告訴他們的。」

突然間,緹用那黑色瞳孔盯著卡休說。

微微愣住的卡休,笑了笑。

「妳又在亂看了。」

「我必須看。」

「是是是,我知道。」

卡休知道緹那特殊的能力,雖然他從不知道那到底是怎樣運作的。

摸了摸緹已經不再有著高溫的臉龐,卡休想起什麼似的說:

「緹,我可以問妳幾個問題嗎?」

「嗯。」

「維克是能改變妳命運的男人?」

「嗯。」

「要用....那種方式才能改變?」

「嗯。」

卡休謹慎著選擇著問題的用詞,如果不能用正確的方法,緹給你的回答永遠會讓你摸不著頭緒。

「那做了以後,會有什麼改變?」

這次緹沒有回答,顯然也不想告訴卡休。

卡休嘆了口氣,只好再說:

「如果妳真的想用這種方式,緹,那可能會很困難。」

「困難?」

「妳知道自己是什麼樣子的,而維克他的生長環境和個性,要他履行這種承諾,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必須做。」

「對,他逼到最後會做,但絕對不會符合妳條件中的用他的感情讓妳臣服。」

緹靜默不語,好像在等著卡休接下來會說的話。

「更何況....維克似乎非常疼愛他的女友,他要克服的障礙太多了。」

「緹,妳至少要讓他感覺到妳的情緒,就算不是歡愉的,起碼也是一種情緒。如果連妳自己都無法自願的引起自己的情緒,又怎麼可能會發生有感情的過程呢?」

然不語的緹,在眼中那淺淺的藍色快要出現的同時,緩緩閉上了眼睛。

「我會試試看的。」

卡休欣慰的微笑著,摸了摸緹的額頭。

「不管怎樣,我都會一直陪著妳的,就放心的做妳要做的事情吧。」

「沒有所謂的一直。」

緹突然說出這句話,卡休停止了手上溫柔的動作。

「你跟你的父親一樣,都會離去。」

那彷彿永遠冰冷的聲音,居然透了哀傷。

「不會的,緹,不會的。」

「會的,每個人都一樣,只有我....不一樣。」

「緹,那是人的生命,是人肉體的終點,但是靈魂不會離開。」

停頓了下,卡休繼續說:

「即使到現在,我依然相信我父親的靈魂一直保護著我,還有妳。」

「靈魂嗎?」

緹又睜開了雙眼,美麗而又哀傷的藍色在眼中流轉著。

「卡休,我....跟你一樣,很傷心、很想念,你父親。」

「我知道。」

說著卡休微紅了鼻頭,緊緊的抱住緹。


珍璃跟著維克,走向聖地雅酒吧緊閉的大門。本來珍璃是希望維克今天就搬出那棟房子,可是維克很堅持的說至少要對那個女人說明一下,畢竟那個女人在派屈里的婚事上幫了不小的忙。此時已經是接近夜晚的時刻,灰暗的小巷內透著寂寥,吹起黃昏微涼的風。

維克拿出卡休給他的店門備用鑰匙,帶著珍璃走進辦公室內,敲了敲小門。珍璃環顧四週的雜亂,不禁露出嫌惡的眼神,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儘管那根本是珍璃的錯覺。

小門微微的開啟,卡休魁梧的身材擠在門縫邊,看起來有些可笑。

「來換班了?很快嘛。」

正要打開房門讓維克進來的時候,眼角卻撇見那個正皺著眉頭拍著身上莫須有的灰塵的美麗女人。略微想了一下,看著維克一臉無奈的表情,卡休走出小房間,把門關了起來。

「來照顧病人還帶女人來?維克,裡面只有一張床,書桌也太小了點。」

卡休惡意的嘲笑著,成功的引起了珍璃不悅的眼光。昨天看見老闆的那點良好印象,很快就消失殆盡。

「不是的,我是有事情要跟緹說,等下就會帶珍璃回去。」

維克尷尬的說明著,他能明白卡休惱怒的情緒,但是他已經做了決定,也勸不動珍璃的固執。而珍璃聽見維克親暱的叫著那個女人“緹”,更是加深了不滿,但是她可不會笨到選擇在這個時候發飆。

卡休不置可否的看了看維克,隨即打開小門讓維克進去,但是當珍璃也想跟上去的時候,卡休馬上阻止了珍璃的動作。

「珍璃小姐,這是我私人的房間,除了維克我不想讓其他人進入。」

「可是....

珍璃還要再說,維克卻對她安撫的摸了摸臉:

「妳就在這裡等我吧,我很快就好了。」

很不放心的看著維克走進小門內,卡休很快的把門關上,以護衛的姿態擋在門口,看著珍璃。

珍璃斜視的盯著卡休,緊閉著嘴巴不悅的擺出大小姐的表情。


藏書天地內,蘊含著令人舒服的書香味,還有著似乎在哪聞過的花香味。維克記得那是昨晚進到緹的小套房時,秋水仙散發出的味道。看來整理這個小天地的人,正是緹。

床上的人兒,以坐著的方式靠在身後堆疊好的枕頭上,臉色看起來好了很多。穿著卡休的寬大襯衫,緹嬌小微胖的身材看起來似乎沒有那麼的臃腫,維克發現其實緹並沒有當初他以偏見的眼光看時那麼的肥胖,的確就如藍道所說的,散發著一種中古世紀貴族婦人的慵懶氣息。

靜靜的坐在緹床邊的椅子上,維克整理著思緒不知道如何開口。只好帶著微笑說:

「嗨。」

緹只是用黑色的瞳孔看著他,沒有回答。

「好些了嗎?」

維克飄著眼神隨意的看看緹從頭到身體所表現出的狀態,繼續說:

「看來問了多餘的事情,妳好了很多。」

抿嘴笑了笑。緹依舊沒有聲音,維克只好找著話題,再慢慢的找機會切入他想說的話。

「關於我沒去的事情很抱歉.....但是妳為什麼要一直在那裡等我呢?」

「你叫我等你。」

緹不附含感情的聲音傳了過來,如果是以前,維克應該會覺得很不受尊重,但此刻卻只有安心的感覺。

「下雨了呀,妳至少也要找個地方躲雨吧?」

「你叫我在噴泉等你。」

嘆了口氣,維克知道是自己根本沒注意到緹那怪異的脾氣和想法,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以後買隻手機吧,這樣比較找的到人。」

「手機的輻射會讓我的耳朵發生疼痛。」

....呼叫器?」

「電子類的東西我都不能攜帶。」

「老天,難怪妳除非必要很少出門。」

又是一陣沉默,維克不安的舔了舔嘴唇,正想說話的時候,緹卻主動先開了口。

「你明天要搬走了。」

「呃、對,妳知道了?」

或說是“看到了”。不管多少次,維克還真是很難接受緹的“靈通”。

「不履行承諾?你確定?」

....雖然很不願意放棄我的夢想,但是珍璃卻願意為了我這麼做,我....我想讓她開心。」

「因為你愛她。」

緹緩緩的說著,維克聽不出那聲音裡奇異的感受,但隨即很堅定的說:

「是的,我愛她。」

聽見這句話,緹居然微微的、真心的而不是帶著面具,笑了。

維克看的一陣發愣,雖然那是哀傷的微笑,但他覺得此刻的緹,很美。

「我不會收回曾經給你的幫助。」

「嗄?」

還沉浸在緹的微笑中的維克,來不及將緹剛剛說的話接收到腦子裡,緹居然又淺笑著說:

「你二哥的婚事會順利進行,也不用放棄你的夢想,繼續演戲吧。」

「但是.....

「你大哥的事情只是需要時間,就這樣吧。」

....謝謝妳。」

維克很真心的對著緹道謝,他沒想到緹願意為了他這個“破例”,做這麼多事情。那讓他感覺到一股特有的歡愉,當發現自己對緹來說是特殊的時候。

維克不捨的看著緹,他知道話題已經結束,也是他該道別的時候,可是心裡濃烈的不捨和失望,讓他一步也不想踏出。

但是,他必須踏出。

閉上眼睛起身轉頭要離開的時候,緹在他身後輕輕的說:

「卡休很疲勞。」

「呃?」

「請你讓他休息一點時間,你是來跟他換班的不是嗎?」

維克愣愣的看著緹,心裡湧起莫名的小小竊喜。

「可以嗎?」

緹誠懇的問著。

「嗯,這是我該做的。」

噙著嘴邊帶著喜悅的微笑,維克開心的給予回答。至少,還能有最後一點時間彌補過去他對緹的一切失禮行為。

 

門外的卡休,跟珍璃對峙著,兩人皆不發一語。

卡休看著眼前的珍璃,他越來越覺得珍璃渾身上下真的散發出一種他很熟悉的感覺,雖然很淡。撇開那份驕縱不說,珍璃的確是他見過最含魅力又非常漂亮的女性。至少有一七零以上的身高,高挑卻仍有著完美女性曲線的身材,配上那一頭活潑亮麗的紅髮,還有令女性忌妒、男性讚嘆不已的天使臉容。

但是卡休卻覺得,那份熟悉感跟她一點也不搭調,好像是從她身上多出來的特質一樣。

珍璃一點也不避諱著卡休的眼光,她已經非常習慣這種眼神,凡是男人幾乎都會用這樣的眼光看著她令天神忌妒的美好外貌。只是相較於卡休的眼神,那比讚賞還多出來的似乎並不是驚艷,而是一種批判。

「你一向都這麼沒禮貌的看著女士嗎?」

彷彿從鼻聲裡透出的濃濃不屑,充分顯示了珍璃的不滿。

「那要看是哪種女士,太漂亮卻又沒內在的女人我一向是喜歡這麼看。」

聽出卡休語氣中的嘲諷,珍璃更是氣憤的瞪視著他。但隨即又想起什麼似的嘲弄著說:

「喔?那跟裡面那個不知羞恥、用卑鄙的手段流著口水覷覦別人男友的女人呢?」

珍璃用著更惡劣的口吻說著,不禁讓卡休隱隱的冒起青筋來。

「對於沒常識又嘴臭的女人我沒什麼好說的。」

「你!!」

「如果你想讓維克親眼看看妳醜陋的樣子,我很樂意開門。」

「不管我是怎樣,維克都很愛我!」

用著自負的口吻說著。

「那妳是承認妳很醜陋摟?」

不知不覺掉入對方陷阱的珍璃,氣的差點將高跟鞋給拔下來狠狠的砸在那個大猩猩身上!!

忍了又忍,珍璃決定自己還是不要跟一隻禽獸計較比較好,反正以後再也不用見到這種野蠻人。

當那扇小門緩緩開啟的時候,珍璃再也忍不住的閃過稍稍讓位給維克出來的卡休身邊,親暱的抱住維克。

而在那半掩還沒關上的小門縫裡,驚鴻一撇的看見角落半躺在床上的那道寂靜身影。

突然間有種什麼奇異的力量要將她身上的某部分感情狠狠的抽離,珍璃幾乎要癱軟的昏倒在維克的懷裡,但在門關上的一瞬間,那讓珍璃驚駭不已的恐怖感也馬上停止了。

「珍璃?」

察覺不對勁的維克,輕輕的呼喚著在他懷中的珍璃,珍璃愣愣的眨了眨眼,還不是很明白剛剛看見了什麼、感覺到什麼。

「珍璃?妳怎麼了?」

「啊?沒、沒什麼。」

很快調整好自己情緒的珍璃,對著維克趕緊笑笑。

「好了嗎?要回家了嗎?」

「嗯....我先帶妳回家。珍璃,仔細聽我說。」

「嗯?」

維克略帶不放心的眼神看著珍璃說:

「緹....小姐是因為我而嚴重生病的,我答應過老闆要跟他一起輪流照顧她,現在卡休很累,我必須接替他照顧緹小姐。」

旁邊的卡休挑高了一邊的眉頭,心想這小子還不算完全沒有良心。

只見珍璃皺垮了小臉,隱含憤怒的情緒一覽無遺。

「可是、找別人也可以呀,為什麼一定要是你。」

「因為緹身分特殊,只能找我信任而且接觸過緹的人幫我照顧她。」

卡休在旁幫腔著,他知道維克大概是想把握最後一點時間跟緹相處,而緹應該也是。

「但是那個女人.....

「珍璃,乖,聽話,我明早就會回去了。」

「那我跟你一起照顧她!我不放心。」

珍璃已經略帶哭腔的說著,她真的很害怕....害怕那個女人。

「珍璃小姐,我說過只有我信任的人,而妳並不是。」

卡休不急不徐的說著,珍璃恨恨的轉頭瞪了他一眼,她真的快恨透了這隻醜陋的大猩猩。

「珍璃....拜託。」

維克用軟軟的聲音哀求著,希望能安撫珍璃的情緒。

「今晚過後,我們就會恢復平常的生活了,緹小姐甚至答應我還是幫我解決我的麻煩。」

聽見維克這樣說,珍璃總算肯認真的思考了一下,最後非常不甘願的、隱忍怒氣的點了點頭。

畢竟可以解決麻煩這項提議,誘惑不小,珍璃也不是真的很願意放棄自己的夢想去她最無法接受的貴族家庭裡過著不自由的生活。

終於成功說服珍璃,維克總算能鬆了口氣,安撫著珍璃開車送她回去。

一路上,從來沒有過的沉悶氣氛在兩人之間醞釀著。珍璃苦悶的想著這兩天不尋常的所有事情,基乎每件事情都違背她的掌控,讓她十分不安,更別談那些完全無法理解的情緒。

在到達珍璃家門口時,維克正想下車幫珍璃打開車門,送她進去,珍璃卻一把抓住維克的手臂。

維克看著那緊緊抓住他手臂的小手,然後看見珍璃不安的眼神。

「維克,你明天早上真的會回來吧?」

「嗯。」

維克對珍璃露出安撫式的微笑。

「那我希望我一醒來就可以看見你。」

....珍璃。」

雙手捧住珍璃的臉,維克定定的對她說:

「我一定會回來的,我愛妳。」

輕輕的吻了珍璃,再寵溺的摸了摸珍璃的頭髮,轉身下了車。

在目送珍璃進入家門後,維克回到車上,深深的吐了一口氣。然後馬上發動車子,往聖地雅酒吧開去。他想珍惜剩下不多的時間。

對心底的那股焦急、複雜的微淡欣喜,維克沒有花費精神去理解,他對珍璃的感情雖然沒有轉淡,也並不想背判珍璃,心卻不受控制的違背自己的理智。

所以,現在的他只想做出不讓自己後悔的事情,並且為那總是使他心揪的神秘女人做一點事,只是......彌補自己的愧疚,做一點事。

他那樣的說服自己,卻不知道是情感已經說服了他。

微微撥開窗簾,看著維克離去的車影,珍璃不由自主的緊握住手,不安的、忌妒的黑暗情緒滲透入心臟、身體裡。她緊咬下唇,連指甲陷入掌心的疼痛都沒感覺到。

More... funp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s Digg
惡靈吉兒 發表於 3:26 AM | 文章分類: 創寫書語

迴響留言
尚無迴響

張貼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引用列表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http://yblog.org/api/trackback/?id=8440
沒有引用

訪客來源網址(僅列最多的10個外部來源):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