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Welcome!
帳號: 密碼:
進階選項 註冊為新會員 忘記密碼
所有文章: 73 | 迴響留言: 112 | 引用列表: 0 | 文章分類: 6 | 總瀏覽頁次: 455910 | 今日瀏覽頁次: 48
星期五, 五月 9, 2008
第三章 尋藍----未履行的約定

http://ww2.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indextext.asp?free=100151540(我在鮮網的專欄喔^^)

 

下午,維克和珍璃甜蜜的走在情侶勝地“河邊小徑”,沿著淳流的細河與翠綠斜山坡,直走到終點就是狄恩藝廊以及現代藝廊。

許多情侶都會在條小徑漫步,甚至有傳聞如果兩人能從頭耐心牽著手不放開走到終點,就能順利白頭到老。

維克緊緊的摟著珍璃纖細的腰,表情十分愉悅的享受著愛人的陪伴。

「維克,你最近拍的電影叫什麼名字阿?」

「唔、喔,因為劇本還沒有跟原作者敲定好,所以還在討論。」

維克心虛的說著謊,其實最近連拍電影的通告都還在篩選。

「喔....那你臨時住的地方在哪裡呢?」

珍璃邊走邊用手指捲著俏麗的紅髮尾端,無心的問著,維克卻聽的心裡一驚。

「在...製片廠。」

「製片廠?為什麼是住在製片廠?

「不是說了要累積男主角的情緒嗎,所以、所以製片公司特別改了一間小套房讓我住,完全跟電影裡男主角住的地方一樣。」

維克微微喘了口氣,覺得自己的謊言真是越說越精,有些承受不住罪惡感。

「那我可不可以去看呢?」

這句話可真的就把維克嚇的冒出冷汗來,連忙看著珍璃說:

「不行不行,妳不是最討厭髒亂人又很多的地方嗎?那個地方到處是工作人員,而且你知道那裡男人很多....

「好啦,就知道你會吃醋,跟你說笑的,那麼緊張!!」

珍璃不停嬌笑著用纖細手指撫摸著維克的胸口,充分綻放自己的性感魅力。

其實我是想說那裡男人多、汗臭味很重....但是看珍璃為了這意外的答案笑的那麼開心,維克也就無意改變那個答案。

「可是你最近真的好忙喔,以前就算你拍兩部戲時也不會像現在只有週末才看的見你....

「對不起,寶貝,但是不會太久的,再兩個多月就會比較有空了。」

珍璃嘟著紅艷水亮的嘴唇,似乎還是對這樣的聚少離多感到不滿。

維克略帶歉意的看著珍璃,思考著要怎樣才能彌補這些他不得不犯的錯誤。對他來說,讓珍璃不開心就是一種莫大的錯誤。

「嗯....寶貝,我想,等這次忙完,我們...同居吧?」

一聽這句話,珍璃的眼睛裡立刻閃出興奮的光彩,大大的微笑展現在臉上,看的維克又是一陣著迷。

「你是說....你決定把奈葉湖邊的別墅買下來了?」

維克無聲的點了點頭。之前也曾經跟珍璃提過同居的事情,但是珍璃堅持一定要兩個人住在那棟兩人曾去度假過的別墅,才肯答應。

其實維克是想直接求婚而不是同居的,珍璃卻在很早以前就以“暗示”的方式打散了維克的想法。

「我才剛要在演藝事業起飛,等我真正達到我的夢想,我自然會嫁給你。」

所以維克也只能“慢慢來”,反正他相信自己跟珍璃到最後還是會走在一起。

本來以為維克不會答應這樣的要求,但沒想到維克今天卻自動提了出來,珍璃開心的整個人跳到維克身上,興奮的狂吻維克的臉,然後漸漸的變成兩個人情不自禁的纏吻,差點就要不受控制的在這公開場合上演兒童不宜的戲碼。

「維克...維克,來我家吧?」

珍璃喘息著說著,渾身上下充滿了致命奪魄的性感。

「嗯...

維克含糊的應答著,正在想著回珍璃家的路程有多遠的時候,突然想起他好像忘了做一件事情....一件早上剛出門時發生的事情。

 

「你回家以前記得先去找一趟藍道。」

早晨剛要出門的維克聽到身後緹突然這樣說著。

狐疑的回頭看向緹,不知道為什麼緹會天外飛來這麼一筆。

「我們有約定要干涉彼此的生活和作息嗎?」

「你不想做我也無所謂,反正這跟你自己的問題有間接關係,頂多是拖延了你盡快解決麻煩的時間罷了。」

說完緹將吃個乾乾淨淨的碗盤收拾好,就轉身走回房間。

維克頗不高興的嘖了一聲,今天可是好不容易才能跟珍璃相處一整天的說....但是維克並不打算違背魔女的警告,畢竟雖然才相處不到幾天,卻已經能夠明白緹所說的、交代的事情總是有著必要性。

而且,緹對他從不說謊,雖然每句話總是簡短直接的讓人非常想一刀捅死她。但最讓維克氣惱的是,她完全不會顧慮到你的情緒問題,總是你問,她就答,連掩飾或隱瞞都不會。

就像有天他惡意的問她有沒有自己“解決性慾問題”過,她居然直接回答:

「我沒有性慾問題所以不會做。」

這讓維克十分確定肥女是個很可悲的性冷感,難怪會要求那種約定。

 

還在吻著珍璃的維克,因為腦海中想起了早上的那一幕,顯的有些不太專心,而這沒有逃過珍璃敏感的心思。

「嗯...?怎麼了...?」

珍璃微帶不滿的皺著眉,直勾勾的盯著維克看。

「呃、沒事沒事...我是想到今天跟藍道約好了要談事情,別生氣....

「你不是說今天一整天都會陪我嗎?怎麼又約了藍道,維克你是不是不在乎我了?」

珍璃故意加重了語氣中的怒意,她對維克的佔有慾從第一天見面開始就絲毫沒有減弱過。說完還小小的讓眼淚在眼框中打轉,這對非常想進演藝圈而又喜歡演戲的珍璃來說是非常容易做到的事情。

「不是的、不是的,珍璃別哭...

維克慌張的趕緊抱住珍璃,又輕輕的吻了幾下。

「乖,就聽妳的話,到妳家去吧?」

討好的說著,但是珍璃卻推開了維克。

「我不要了,你就忙你的吧,我自己回家。」

說完珍璃轉身就想自己走出小徑,維克緊張的一把抓住珍璃的手臂,珍璃常常會突然有這種大小姐脾氣,總是讓維克不知如何是好。

「別這樣,寶貝,妳生氣了?」

珍璃用了點小力氣甩甩維克的手,但並不是真的要甩開維克,她知道這種小脾氣要適可而止,維克那種為了她而擔心在乎的態度總能使她感受到自己的優越。

「我沒有生氣。」

珍璃還是不肯回頭看維克。

「那我們去妳家嘛。」

維克從背後抱住珍璃,像個小孩一樣撒嬌著,才讓珍璃終於打算放維克一馬,不再計較。

深夜,兩人的激情過後,維克滿足的枕在柔軟的枕頭上沉沉睡去,珍璃獨自在浴室中,用著茫然的表情看著鏡中的自己。

她用修長的手指摸了摸自己的眼臉,又碰了碰鏡中的倒影,用手指輕輕的在鏡面上沿著自己的眼臉倒影描繪著形狀,眼神迷離。

小時後開始,珍璃就知道自己很漂亮,她很自豪於這點,長大後更是善於利用這張天使般的美貌誘惑她想誘惑的人、得到她想得到的東西。在她的想法中,這是上天給出生於貧窮的她能夠使用的武器和天賦。

這樣的想法,即使是剛遇見維克的時候,也沒有改變過。

但是最近....漸漸的,越是與維克親密,她越是感覺到維克深情迷戀看著的,竟然不是她的臉,她可以感覺到維克是透過她的臉去看見了什麼。

更多的,珍璃越來越清楚遇見維克以後自己所產生的變化,在與別人相處的時候,珍璃總是小心翼翼、精打細算的計畫著每一個細節,但是面對維克,卻會從身體內部、靈魂深處湧出不明的喜悅和衝動,迫使她表現出完全不同的個性,天真的、愛撒嬌的、與她的臉完全相襯的天使性情。

珍璃認為那是因為自己真的愛著維克的關係。

「不管你看到什麼....既然是我擁有了這張臉,那麼我就會把它牢牢的留在我身上,維克....你永遠....都會是我的....呵呵...

珍璃以自己都沒發現的陌生笑聲在浴室中沉浸於幻想。

 

當維克帶著輕鬆愉快的幸福表情吹著口哨回到緹的家中,愕然發現緹和一個男人坐在客廳裡。

「你終於回來了!!維克!!」

那發出吼叫聲噴出不少口水的男人正是藍道,藍道看起來氣壞了的樣子,而緹則是靜靜的坐在沙發上。

「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維克驚訝的說著,他並沒有告訴藍道自己搬來這裡的事情,要解釋不僅麻煩,而且說不定說了還會被藍道斥罵嘲笑,所以他索性不說。

藍道氣憤的正要繼續破口大罵,緹卻輕聲阻止了藍道。

「藍道先生,現在並不是發洩情緒的好時機,請坐下來好好談。」

三言兩語就讓藍道消去了惡劣表情,乖乖的坐在沙發上,雖然眼睛還是死瞪著維克。

維克愣愣的看著藍道,簡直不敢相信那個每天在他耳朵旁邊灑消防水的囉唆傢伙居然因為緹簡短的一句話就安靜了下來,但那還不是讓他最不能接受的畫面。

坐在沙發上的緹,簡單卻用溫婉的方式將頭髮稍稍束了起來,斜斜的將束尾流瀉在左胸前,黑色的亮麗長髮此時一點也不讓人感到突兀,只覺得高貴而溫靜。

一襲寬鬆卻有著適宜流線的白色長套裙,讓緹原本看起來臃腫的身材不再難以令人接受,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種雍容華貴,那種平時看起來冷淡高傲的態度,轉變成了慵懶卻又不失禮儀的柔態。

她用最簡單的淡妝,巧妙的將皮膚上的缺陷一一遮掩,而且難能可貴的是她沒有點上口紅畫上眉毛,卻仍能讓人感覺她有用心打扮過。細看還能發覺其實她的眉毛自然天成,毫無人工痕跡。

那種渾然天成的高貴自然,讓人不禁對她只能產生好感而非因為不出眾的外貌所引起的反感。

唯一讓人感到遺憾的是,緹的雙眼依舊是透著空洞而沒有感情。

其實緹並不如維克所想肥胖的很誇張,只是沒有明顯的身體曲線罷了,在正常社會中緹這種嬌小略胖的身材頂多只能算是小壯加微胖而已。

會讓維克這麼誇張的認定緹是肥女,是因為他身邊的美女標準太高的關係。

在維克發呆的時候,緹張著嘴又說了些什麼,前者還愣愣的沒聽進腦袋,最後是被藍道非常沒有禮貌的大笑聲撞醒。

「沒錯...哈哈哈!!真的很像青蛙~緹小姐說的很貼切呀~~哈哈~~」

驚異的又發現緹的嘴角,居然往上揚了一個角度,意思就是說這個整天擺著一號表情的肥女居然笑了!!

「妳是誰!?」

莫名其妙的,維克突然指著緹說出這句話。

「我是緹。」

「見鬼的妳才不是!啊!難道...難道妳有雙重人格!?」

「維克!!你太沒有禮貌了!!怎麼可以對緹小姐這樣說話?」

「不是我沒有禮貌!藍道你沒有看見過緹的另外一個人格....

維克已經完全把眼前的緹自定義為雙重人格的其中一位了。

「好了!!你別胡鬧了,緹小姐很正常,不正常的是你!!」

藍道氣呼呼的又開始怒吼,那模樣讓維克想起泛司也是這樣的態度。

兩個男人又即將爆發口水戰,於是緹只好發揮她的冷靜發言。

「藍道先生,請你坐下。維克,你並沒有依照我的指示在昨天去找藍道,而藍道也因為找不到你而聯絡了泛司,並找到我這裡來。」

「你又不開機!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一整天....

藍道又耐不住性子的想狂罵,緹看了他一眼說:

「藍道先生,不要動怒,請讓我來處理這件事情。」

緹的口吻中有著不容忽視的威嚴,一向急性子的藍道也無法拒絕的默默安靜了下來。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珍璃在一起的時候手機絕對不會開著的....

嘖嘖,語氣中還帶了點委屈呢。

不過這招對緹和藍道可以說是免疫,緹在面對維克的時候,又恢復了那副冷冽臉孔,緩緩的說著:

「維克先生,我想我必須嚴重的警告你,既然你雇用我作為你的事業生涯計畫人,就不能漠視我的命令和決議,你....

「事業生涯計畫人?」

還等不及聽緹說完,維克第一時間發出了自己的疑問。但是用著暴怒口氣先回答他的卻是藍道。

「你什麼時候請的我都不知道,你還當不當我是你的經紀人阿!?要不是緹小姐親自跟我解釋,我還以為你是不是對她進行禽獸般的行為害緹小姐必須跟你住在一起.....

「什麼我對她做禽獸般的行為!!是她要對我做....

忽然在接收到緹的冷冽視線後閉了嘴,那可不是一般的警告,維克發現自己連頸部都開始冒冷汗。

細而快速的在腦袋中轉了一下,的確像那種約定以及家中的麻煩是不能跟藍道說的,藍道肯定會衝到家裡跟老爸互嗆,說不定還會為了經紀合約來一場搶人官司。

至於那種丟死人的約定,自己就算說出口,只要緹隨便說個兩句,藍道也一定馬上把自己當成淫棍來看待.....

吞了吞口水,維克訕訕的說起謊來。去,自己的謊言技術可說是日漸增長,還有持續攀高的跡象。

「對啦,因為想說之後再跟你講嘛,反正又不差這個時間。」

「真是受不了你,你能不能改改你那種隨性的態度阿!!」

藍道隨口碎唸了兩句,又安靜的坐回沙發上,帶點仰慕的眼神看著緹,那情況在維克看來簡直是可笑到不能再可笑。

而那個死女人,那個肥女!!居然又破天荒的對藍道淺笑了一下,可見她平時對自己的態度其實是可以“溫和”點的,只是她根本不願意對他這樣做,維克非常討厭這種情緒,難解而又帶了一種怒意。

維克所不知道的是,緹目前的模樣是她的標準商業模式,只有在維克面前她覺得自己沒必要維持那種假象,是以最自然輕鬆的態度面對維克。

「維克先生,昨天你失去了能夠得到對你最有幫助的電影合約。」

「我?」

「假如昨天你有依照我的指示去找藍道先生,應該可以見到法希爾‧史帝都華先生。」

維克突地睜大雙眼,緹口中吐出的名字,是享譽國際最具影響力的鬼才英國資深導演,幾乎只要入道的男演員都渴望能接拍法希爾的電影,一旦拍過,一線男演員的位置絕對穩坐,而且歷久不衰。

為什麼能這樣,是因為法希爾本人不僅有著過人的才氣,以獨特卻讓大眾能夠淺顯易懂的拍攝手法讓一部電影發揮最大的特質,加上他本人身兼的劇本製作更是非常有人氣,而且他對演員的嚴格挑選幾乎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只要他挑中的演員他總是能引發出演員本身內醞的潛能。

「真的嗎?藍道?」

語氣中透著濃濃的失望。

「昨天法希爾先生突然出現在我的辦公室,說希望能見見你,看看是否與他這次拍攝的電影“格拉斯哥之丘”能一拍即合,因為他是突然匆匆到訪所以沒有辦法事先預約,可是你居然該死的就是聯絡不到!!眼睜睜的看著大好機會流走.....

藍道懊惱的揉了揉額頭,一副已經快煩死的樣子。

「我...我哪知道?那他呢?法希爾先生走了?」

「還沒,不過他很失望的對我說演員與劇本也是一種機緣巧合才能遇見的,所以他說會去看看其他的二選演員。」

兩個男人垂頭喪氣的滿臉愁容,只差沒跺腳大罵命運捉弄人了,尤其是維克更加懊悔為什麼自己要忽略緹的指示,他明明知道緹從來不說廢話和不必要的事情。

「現在還來的及。」

冷不防的緹突然冒出這句話來,頓時讓兩個男人莫名不知所以然的看著緹。

「維克先生,請你現在換套休閒點的服裝,最好是老氣點也沒關係,然後開車帶我去卡文河岸公園。」

對於緹莫名其妙的命令式發令,維克還有點無法接受的愣在那裡,藍道則是緊張的開始問為什麼。

「沒有時間解釋,維克先生,除非你還想要這個機會,不然你就像昨天早上一樣繼續忽略我的話吧。」

這下子維克可是驚醒般的立刻轉身奔向房間,不到五分鐘的時間他已經換上了一套老式英國休閒套裝,抓了鑰匙就往門口出去,而緹已經被藍道帶往車道在維克的車邊等著了。

「藍道先生,請你在家裡等著,這不會花到多少時間,頂多兩個小時。」

緹簡單交代完,維克立刻發動車子往市區開去,留下還一臉茫然的藍道。

 

二十分鐘後,冒著被開罰單以及交通警察追逐的危險,狂速開車的維克總算到達卡文河岸公園,找到停車位並停好車後,維克認真的看著緹說:

「然後呢?我們到這裡幹麻?」

「跟我來。」

說著緹已經下了車,並領著維克往卡文河岸公園裡走去。

 

卡文河岸公園是建於卡文河岸邊,以優美的磚紅木造建築做為設計,公園裡綠意茂然,是附近一般民眾和許多大學生喜愛選擇度過輕鬆休閒的好場所。在西南角方有間專門介紹格拉斯哥的航運歷史,也有許多文藝復興時期的名家作品。

緹不急不徐的走向新建成的葡萄園藤蔓式走道,在快要進入的時候突然停住,並示意維克走近。然後在下一刻緹輕輕的將手繞過維克的右手臂,狀似親密的靠著維克的右側,讓維克突然不知該做何反應!

難道說....緹把自己拐來這裡是想做什麼嗎!?維克驚駭莫名的想立刻甩開緹的手,但緹用一種非常冷冽而又嚴厲的眼神瞪著他,並輕輕的開口。

「法希爾先生現在正從對面走過來,你最好發揮你的演技扮演好情侶角色,不然你會失去你的機會。」

維克將視線移往走道的另一端,那裡站著一名男士,滿頭的白髮顯見他已經有了年紀,但身形卻有著如健壯年輕人般的挺拔,穿上名牌深色名牌西裝顯的更加氣派而有著威嚴,留了一臉與影星史恩康納萊相似的落腮鬍,臉上雖然因為帶著墨鏡所以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仰慕法希爾已久的維克還是立即就認出那的確是鬼才導演法希爾先生。

振了振精神,維克反手將還繞在他右手臂的小手以十指相扣的方式握住,扮演情侶對他不是什麼難事,而他現在正想為夢想演出一場戲。

緹順從的靠著維克往前走了幾步,突然間維克停下腳步,並俯首對著她小聲的說:

「如果真的要幫我,麻煩妳的臉部表情不要那麼僵硬。」

說著維克展現出自信的笑容,在緹的黑色瞳孔中倒影放大。

於是緹慢慢的,展露了一個笑容。

那個笑容讓維克的心跳,輕輕的漏了一拍。

「走吧。」

緹微聲提醒著,維克有如夢中初醒,帶著緹漫步於葡萄園藤蔓走道中。

此時已是接近中午的時刻,陽光金亮的從條條纏繞著藤蔓的支柱中灑落下來,維克有種置身於夢境中的錯覺,他曾在哪裡與身邊的女子,牽著手親暱的在這樣的場景漫步。

看著緹的臉,緹輕輕的微笑,依舊是那平凡的外貌,卻在這刻擁有了一種光輝般的聖潔。

維克似乎忘了自己正在扮演一個角色,他很想、很想幫緹那個毫無生氣的黑色瞳孔,注入色彩,為她點亮失去的生命.....

在經過法希爾身邊的時候,緹禮貌性的帶著微笑對法希爾行了英國式禮,對於逐漸失去舊式禮儀的這個國度來說,只要見到長輩就能行禮的女性絕對是最典雅的女士。

不過身邊那個自誇演技卓越的傢伙卻像根木頭一樣絲毫沒有反應,逼的緹只好悄悄的用指甲戳了戳那十指相扣的大手。

「唔。」

維克悶哼了一聲,這才想起自己應該做的事情,而法希爾先生正面露微笑的看著他們這對假扮的情侶。於是很快的對法希爾做了個紳士禮,表示自己的崇敬之意,然後才以謹慎的口吻說:

「您好,非常榮幸見到您。」

法希爾用著頗感興趣的眼神看著兩人,維克穿著老式英國休閒服,英姿挺拔而又卓然於立,完整的重現了舊式英國紳士的風采。而身邊其貌不揚的女性,雖不擁有現代女性擁有的外在條件,卻以服裝和巧妝彌補了那些缺點,甚至多了另外一種風情。

或許在平凡人的眼中,會覺得這一對情侶十分的不搭調,但在法希爾深遠記憶的影響下,這對情侶卻是讓他感覺最美麗的一對。

「維克‧麥克沃夫。」

法希爾略帶深意的笑著說出維克的全名,眼睛看向那位非常有氣質的女性。

「這位是我的女友,緹....緹‧安博莉亞。」

由於緹從來沒說過自己的全名,維克只好稍稍盜用了知名女星娜塔莉的姓氏。說完緹又再度淺淺的微笑了一下,而法希爾也對女士優雅的點了點頭。

法希爾臉帶笑容的看著維克,他並不認為這樣的偶遇會是一個巧合,但是就算是刻意的安排也著實讓他感到非常高興。

維克與緹的組合,在他正走在滿佈回憶的此地出現,就像是老天刻意要重現他甜美久遠的初次戀情一般。

「法希爾先生似乎是在重遊舊地,這裡是您充滿哪種回憶的場所呢?」

緹打破沉默為這一切起了開端,維克不知道她想說什麼,但也只能安靜的聽著。

「嗯....是老舊的愛情故事吧。」

法希爾以帶著感傷的眼神看著走道外的小型噴泉,彷彿看見年輕的青年與一名活潑的矮小女子追逐戲水的畫面。

「老舊的故事不一定就不值得欣賞,相反的它總是影響深遠,我個人是這樣認為。」

緹溫雅的說著,法希爾以讚賞的眼光看著緹,然後對著維克說:

「維克先生,你有一位聰慧而不多得的好女伴。」

「我知道。」

維克對著緹回以一個深情的微笑,他覺得今天可能會是自己演技最好的一天。

「我想你已經知道我準備籌拍電影的事情。」

「是的,今天經紀人已經轉告我昨天的事情,我很遺憾昨天沒有機會與您見面。」

「不,或許這才是最好的見面方式。」

法希爾露出非常開懷的笑容,十分滿意這場“偶遇”。

「今天在這樣的地方遇見這樣的你,我更加相信你能勝任我電影中的男主角一職。」

語帶欣喜,卻又在下一句嘆息般的繼續說著。

「“格拉斯哥之丘”算是我的自傳,是我的第一本劇本,也是最後一本劇本。」

維克詫異的表情顯露在臉上,面對大師級導演這樣的驚人之語,維克不知要做何反應。

「別緊張,年輕人,我不是打算退休,只是不再自己寫劇本而已。」

法希爾輕鬆的笑笑,減緩了氣氛上的凝重,也讓維克喘了口氣。對維克來說,仰慕的導演這麼快退休可不是影迷樂意見到的事情,更何況他還想從這位導演身上學到太多他想要的東西。

「明天早上我會通知我的秘書請他與你的經紀人詳談,希望我們合作順利。」

法希爾伸出手與維克交握,表示這份合作關係的成立。

「我很榮幸能跟您合作,法希爾導演。」

維克簡直是將狂喜整個寫在臉上,這離他的夢想就有如光速般跨了一大步。

簡單的道別之後,維克興奮開心的舉手狂歡呼,一時過度興奮甚至還雙臂抱住緹的身子,但是當那強烈的肉感形成一股電流盪到他的身體時,馬上有如驚弓之鳥一樣迅速跳離緹的身邊。

緹已經恢復了那個機器人表情,漠然的看著維克,又下了另一道命令:

「走吧,回家了。」

維克尷尬的搔搔頭髮,這種情況下他應該要說聲謝謝才對吧,但是他卻困窘的不知如何開口。

回家的路上,車內氣氛沉悶的有如守靈,維克忍不住想開個話題打破沉默,順便解決心中的疑惑。

「我記得我說過的麻煩事只有家裡....為什麼妳會幫我這個忙?」

「以後你就知道了。」

「為什麼要以後?」

「太早知道對你沒好處。」

「沒好處?哪裡沒好處?」

「對解決麻煩沒好處。」

一問一答的方式讓維克覺得自己好像在跟聲控電腦對話,不禁又皺起眉來覺得無趣,而且重點是他還問不到他要的答案。

偷偷覷了一眼緹,緹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也或許是根本沒想什麼。

又想起今天那反常的微笑,維克心裡百般滋味複雜的就像加了十幾種酒類的雞尾酒一樣,不停冒泡。

「妳有談過戀愛嗎?」

話說出口維克差點咬掉自己的舌頭,像這樣的肥女能有人願意當朋友就要千謝萬謝了,哪可能還會談什麼戀愛....突然覺得自己是個惡劣的混蛋。

「有。」

緹的回答讓維克差點沒注意與前方車輛保持距離,發出了尖銳的煞車聲。

「妳...

「還沒履行約定以前請不要做危險的事情。」

這句話又徹底的把維克的愧疚整個淹沒殆盡,維克總算想起自己應該要對緹好好“灌輸正確思想”的事情。

「肥....緹小姐,我很早就想跟妳溝通這個問題,其實妳真的是一位既有教養而且聰明的女性,為什麼一定要自甘墮落開出這種不合道德觀念的無聊條件呢?」

為了說服緹,維克違背心意的說出“教養”、”聰明”等詞,讓他覺得自己已經快要變成說謊高手的騙子了。

「我有必要的理由。」

「什麼必要的理由要妳逼迫自己成為不良女性?」

還順便殘害我這個純潔的少男心!

「等你履行承諾,我自然會告訴你。」

聽見緹還在那邊固執的說什麼履行承諾,維克真是怒的快要氣絕,或許這個女人真的不知道廉恥怎麼寫?

那瞬間維克很想脫口而出說自己根本不可能履行承諾,但還是驚險的把話吞了進去。

「那,為什麼是我?」

「因為必須是你。」

完全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的回答,維克大聲的哀嚎了一聲....

「你不舒服的話可以先到醫院沒關係,我在車上等你。」

「還真謝謝妳的“關心”!!」

「不客氣。」

維克在聽見這樣的回答後,終於再也忍受不住的以超危險方式強迫將車停在路邊,從後面超越的車輛抗議的對他按了喇叭,但維克只想發洩自己滿腹的怒氣根本不予理會。

「我很認真老實的告訴妳,緹小姐,我不想、也不願意履行這種約定,如果妳同意的話,我可以幫妳物色對象,我認識的人很多....

「不行,只能是你。」

「就跟妳說我不行.....

「那麼我們的約定就此結束,你可以搬回家了。」

緹冷硬的說出這幾句話,反而讓維克愣住,就這樣結束約定?

「但是妳不會再幫我的忙,解決我的麻煩?」

「既然你付不出該付的代價,我自然沒有必要幫你解決麻煩,相反的我還必須收回之前幫你做的事情。」

「妳是在威脅我!!」

「不,這是一項交易。」

「我不是男妓。」

維克陰霾的眼神透出危險,他覺得他這一刻真的有可能衝動的殺了緹。

但緹突然用那雙空洞的黑色瞳孔深深的望著維克。

潛意識裡,其實維克都會刻意的迴避緹的眼睛,他對那有一種恐懼。

所以他也不例外的馬上移開眼神,但緹死死牢盯的視線,又將他的怒氣引起,看就看怕什麼!!

才這樣想著要跟緹來個大眼瞪小眼的時候,緹的聲音突然透著奇異的悲傷傳來....

「你不是男妓,你只是一個為了心愛的女人、敬愛的家人和夢想而犧牲自己的勇敢男人。」

維克震撼的發現那幾句話,像是細流一樣鑽進他的內心深處,他覺得很悲傷,而且,很孤獨。

緩緩的將視線移到緹的臉面上,那黑色的瞳孔裡,隱隱的、很淡很淡、幾乎看不見,但還是被維克捕捉到了顏色,那是很哀傷的藍色。

很短的時間,讓維克幾乎以為那是自己的錯覺,那藍色消失了,維克還不由自主的揉了揉眼睛。

「請你,為了他們做這件事情,履行約定吧,那麼你的麻煩也會解決,生活也將恢復你要的平靜。」

緹閉上了眼睛,不再看著維克,靠在椅背上很疲憊似的休息著。

一路上,他們沒有再開口說過任何一句話。

 

回到家裡以後,藍道居然在沙發上睡著了,緹從房間取出一件毛毯,輕柔的幫他蓋上,隨即走進房內。維克也回到房內,躺在床上思緒翻騰,不停的想著今天發生的事情。

當時針走到凌晨三點的時候,緹的房門響起了輕微的敲門聲。

緹從淺眠中清醒,微微打開門縫,門外是看起來神色相當凝重的維克。

「有什麼事嗎?」

「我想跟妳談談。」

「明天再說。」

「不行,我現在要說。」

緹看著維克堅毅的表情,心想如果不開門或許維克會強行打開,為了減少修理門的麻煩,只好無奈的打開房門讓維克進來。

維克進門後就坐在唯一能坐的床上,在只有一盞燈的昏暗光線中看著緹。

「說吧。」

緹站在門邊,準備隨時當維克講完話後讓他出去。

「妳說過只要一次對吧。」

「是。」

「要妳心甘情願?」

「是。」

「怎樣才算讓妳心甘情願?」

「你必須讓我甘願臣服於你的情感之下,像對正常熱戀男女一般的相愛。」

維克再度沉默,久到緹想開口請他出去好繼續睡眠的時候,他才突然用手拍了拍旁邊的床位示意緹坐下。

緹緩緩的走向維克,坐在維克的身邊,維克遲疑了一下,伸出右手輕輕撫摸著緹的臉頰。

微暈的燈光中,不知道維克在想著誰,但是他的確用深情的眼光看著緹。

不管是演戲還是幻想著誰,維克正盡最大的努力想要履行約定。

當他正要將唇貼上緹之際,緹突然張開口說了話。

「沒感覺。」

沒感覺?維克只差一厘米就可以來個毀滅性熱吻的臉突然停住,醞釀好的情緒在那瞬間斷了線。

「什麼?」

「我說我沒感覺。」

維克立刻將臉抽離緹的臉龐,仔細確認緹是否在說謊,但事實證明臉色有如冰塊般凍的緹,一點波動都沒有。

怎麼會這樣?他賭了自己所有的尊嚴、發揮出他這輩子最認真的演技,用最最最自認深情且完美的眼神看著緹,而她居然說沒感覺!?

「呃...那我換個方式。」

維克心想既然眼神攻勢不行,那就實際作戰吧,經過他的挑逗,像緹這樣生澀的女性很快就會被他挑起慾火了吧。

於是他開始緩緩的撫摸緹的身體,緹的身體因為有肉的關係摸起來十分柔軟,一般來說太肥的女性都會因為長期沒有運動而肌肉崩硬,摸起來會十分的不舒服,但緹卻不是那樣,就像在摸柔軟而有彈性的羽毛絨被一樣,一點也感受不到生硬。

這讓維克能稍稍克服內心的障礙,於是更加大膽的抱住緹,看著緹的眼神沒有離開,另一隻手不停的撫摸著緹身體的女性特徵部位。

就在他認為夠了的時候,他又將臉緩緩靠近緹的臉龐準備吻下去....

「沒感覺。」

非常煞風景的,緹又用那毫無溫度的聲音讓維克停止了動作!!

維克的右手尷尬的停在緹的胸部上,而維克極端靠近緹的臉也因為那句話而無法再靠近。

約莫十秒左右的停頓,維克終於粗魯的放開緹並且怒吼著!

「妳!!妳根本是故意的!!妳不想這麼快讓我做完對吧!?不然妳就是個完全的性冷感~~~妳這樣還算女人嗎!?」

維克非常沒有風度的大音量將睡在客廳的藍道驚醒,他一起身就趕緊衝進聲音來源的房間,入眼的第一幕是緹衣衫不整的半躺在床上,冷冷看著暴跳如雷的維克。

維克繼續狂飆怒吼著,如果有史上最髒之髒話大全應該是被他背全了,速度之快讓其他兩人根本聽不懂他在吼什麼。

藍道雖然搞不清楚維克在發什麼瘋,但是光看緹的樣子他的第一判斷就是----維克果然控制不了獸慾半夜溜進緹的房間意圖行不軌之實!!

「媽的!我就知道你這個禽獸連緹小姐都不放過!!發什麼瘋阿~~給我出去!!」

邊說藍道邊粗魯的狂把還在手舞足蹈口水亂噴的維克推出房間,聲音越漸越遠直到聽見外面又傳來一聲用力的關門聲,才終於恢復安靜。

 

緹整了整身上的睡衣,心想:終於可以安靜的睡上一覺了。於是鎖上房門,倒臥在床上繼續她被干擾的睡眠。

More... funp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s Digg
惡靈吉兒 發表於 6:05 PM | 文章分類: 創寫書語

迴響留言
尚無迴響

張貼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引用列表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http://yblog.org/api/trackback/?id=8420
沒有引用

訪客來源網址(僅列最多的10個外部來源):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