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Welcome!
帳號: 密碼:
進階選項 註冊為新會員 忘記密碼
所有文章: 73 | 迴響留言: 112 | 引用列表: 0 | 文章分類: 6 | 總瀏覽頁次: 455878 | 今日瀏覽頁次: 16
星期三, 五月 7, 2008
第二章 尋藍----宴會的女主人

第二章 尋藍----宴會的女主人

第一次見到緹的維克,只能說是被一種非常非常、不習慣的視覺空間刺激著。

身為一個明星,又是當紅,身邊所見的年輕女子,通常不是就像紙片薄的骨感美女模特兒,也至少是打扮入時妖撓且凹凸有致的性感美女。

影迷嘛,簽過名握過手對他來說就像跟不認識的某某路人一樣,毫無印象,也不會有任何更深的交集。

出身於貴族的維克更是其中的“受惠者”,每個貴族出身的少女起碼也都會有一身行頭來裝扮自己、維持現代社會所規範的美好身材來顯示自己的優越。

然而,眼前的女子,完全就跟他所認知的,“某某路人甲乙”一樣。

不出眾且平凡的外貌,當然就是可以分的清楚眼睛鼻口的那種,皮膚顯然沒有什麼保養,細看還會看見某些奇怪的粗大細孔﹝那是毛孔,當然維克不知道,還以為那是打針整形失敗﹞,身材....由於九月已可以說步入蘇格蘭寒冷天氣的前步驟,所以緹穿著有些厚重的羊毛衣和牛仔褲,但是,你絕對不會看見什麼是腰和屁股的界線。

唯一讓人感到還不錯的地方,就是緹的一頭黑色長髮,但在維克眼中看來,簡直就是與緹的整體毫不搭調,反而突顯出緹其他平凡的部分有多“不平凡”。

「呃...這裡是....妳是....

維克努力的維持自己的英國紳士風範,心底強烈希望眼前這個肥女應該是緹的某某外來女傭。

「你是維克,我是緹,進來吧。」

緹簡單極短的用詞,徹底打碎了維克的期望,那與臉孔十分不搭調的甜美聲音的確是他打電話時的女聲。

維克有些喪氣的走進門內,緹關上門後也沒有招呼維克的意思,逕自走入客廳閒散的坐在沙發上,瞪視著維克還拿著帽子穿著大衣不知所措的身影。

「你想站著說我沒意見,說出你的問題吧。」

緹那冷冷的說話方式讓維克心生嚴重的不滿,這樣的行為對他來說簡直就是極端的不禮貌,什麼樣的女人會這樣不修邊幅出現在男人面前阿?好歹也要告訴他外套掛哪帽子放哪吧?連杯茶都懶的泡了??

他知道從六零年代開始的許多平民年輕人,為了標新立異顯示自己的不同,喊著打倒舊禮教的口號,已經逐漸荒廢了英國幾個世紀來的禮儀制度。滿口髒話、不讓位子給孕婦,有時候還會以種族歧視對其他國家的人民做出不禮貌的舉動。

幸好維克出門都是自己開車,生活範圍除了參加貴族派對和工作以外,沒有什麼機會在大街上看到這些粗野的行為,否則他可能一天就不知道要打扁幾個沒家教的笨蛋。

對出身於貴族世家,接受嚴謹而良好的家庭教育的維克來說,是不能容忍而自己也不會表現出來的行為。除了....今天的反常。

維克悻悻然的走進客廳,隨意的環顧了一下四周,想惡毒的在心裡批評一下肥女的居住環境有多麼沒品味,卻發現這個環境....傢俱都是非常有品味的樣式,裝潢上使用的色調柔和地襯托著米白色和深棕色,看的出來居住的人曾經下了一番功夫,就連維克也覺得非常舒適,比起自己的小窩來說,這裡反而更像高級住宅區。

連自己也沒有察覺的坐在緹對面的米白色長沙發椅子上,兩條針織而又設計明亮的織布毛絨披掛在沙發上,感覺非常的溫暖。

頓時心中的不滿暫時撇到一邊,情不自禁的說:

「妳住的地方還真不錯,哪個設計師幫妳設計的?」

「我自己。好了,你的問題?」

緹機械式的回答讓維克馬上恢復自己那不悅的情緒,看著肥女的眼光多了幾分嫌惡。

「這個....緹小姐本身沒有受過英國式教育吧?以傳統的女性教養來說....進門時應該要有禮親切的招呼客人進門....

維克自認為非常有善心的想好好“教育”一下眼前的肥女,如果英國有頒發善心大使的話他真的該算上一份。

「是你來找我解決問題我還需要招呼你嗎?我並沒有忽略你那嫌棄的眼神,“有教養的英國一線男明星”。」

一句話讓還打算滔滔不絕的維克噤了聲,其實也真的不能怪他,實在是泛司的錯!!讓他誤以為緹是個美絕人寰的天仙美女,所以一時的反差才會讓他“不小心”流露出了不該有的眼神。

瞪著緹那有如機器人一般冷然的表情,維克真的覺得他似乎不該做這個決定。

「當然問題要解決,但是我無法接受幫助我的人居然是這種傲慢態度,我也有基本的自尊。」

說著維克就站起身來準備離開,再怎樣的難題也總比在這裡被這種沒禮貌的肥女汙辱好吧?依舊保持著英國紳士的維克稍微行了個簡單的禮,轉身之際才聽到緹突然的話語。

「是嗎?自尊能比的上你的夢想、你心愛的女人嗎?」

一句話徹底驚懼了維克的心思,其實他也是走投無路才會選擇了這種只憑口耳相傳的旁門走道,維克停住了腳步,緊緊握住的拳頭可以顯示出維克那極力壓抑的情緒。

努力的想著珍璃的臉孔,維克稍稍的壓抑住心底的翻騰,慢慢的坐回那柔軟適中的沙發椅上。

維克重新調整了自己的心態,以談著公事的口吻詳細的述說了截至目前為止讓他苦惱不已的煩惱問題。

述說的過程中,維克不再讓自己用不該有的歧視眼光去看緹,只是專注的說明,且認真的看著緹的眼睛。

在這樣短暫的時間裡,維克不知何時在緹奇異的黑色瞳孔中失去了自己的聲音。

英國人基本上都是有著褐眼、藍眼甚至紅色眼睛的種族,像緹這樣全然的黑色是非常少見的,就好像.....好像她原本該有的顏色不見了似的。

越是仔細的在那黑色瞳孔中搜尋,毫無波動、毫無情緒,只有接近絕望般的冷,讓維克不禁打了個冷顫....但是他也莫名的湧起了一種熟悉的感覺,他以前似乎曾經也這樣專注的看著某人的眼睛,雖然跟這樣冷冽的眼神一點也沒有相關聯的地方,可是那份熟悉感就是死死的牢抓住他心底的某一條線。

「維克先生。」

「嗄?」

「你現在的表情就像死盯著蒼蠅的青蛙,嘴角還留著口水。」

緹突如其來的惡劣評語,瞬間將還在恍惚的維克打回人形,維克恢復神智的同時也詫異自己的失態。

但是仔細回想剛剛緹所說的話,那好不容易壓抑下的怒意又從腹部直線衝往胸口。

「妳說話一向這樣沒禮貌又兼刻薄嗎?」

「我只說實話。」

緹一邊說著一邊拿起右手邊的家用古典型電話,快速的撥了幾個號碼。

維克古怪的看著緹,一方面不知道緹在幹什麼,一方面快速的在腦海裡搜尋剛剛發生的事情。

我剛剛是怎麼回事?發春還是被鬼附身?發春是不太可能....對象可是自己敬謝不敏的肥女,被鬼附身倒還真有可能,不是有句話說人倒楣連鬼也愛纏嗎?維克還在那裡苦苦思尋,完全沒有聽清楚緹的談話內容時,緹已經掛上了電話。

「維克先生,請你現在打電話給你的二哥,請他把女助理換掉,並且盡快去找到希西莉亞小姐,不然可能就會來不及了。」

緹認真的說完這些話,維克還愣愣的不知該做何反應,直到緹嘆了口氣站起身來拍拍他的肩膀才恢復了他的神智。

「維克先生,如果你不想你的二哥看到希西莉亞的葬禮的話,最好快點照做。」

緹的聲音似乎帶著某種不容忽視的威嚴,維克聽話的趕緊撥了電話給還在家裡窩著當淚人的派屈里,還沒交代完手機那頭已經傳來掛斷的嘟嘟聲。

「妳...妳怎麼會知道二哥的女助理....

事實上維克也不是沒想到過,派屈里雖然為人木訥,但是一旦站上律師法庭還是會有著非常精悍的一面,有不少女性因此喜歡上派屈里,只是派屈里心早已死死的綁在希西莉亞身上,對女性總有相當的距離。

派屈里的女助理是他的大學同學,從學生時期就十分喜愛派屈里,直到派屈里成為律師後,她毅然絕然放棄自己的理想,甘願在派屈里的身邊當個小小的助理。

派屈里和希西莉亞的訂婚宴會上,女助理還很大方的稱讚希西莉亞是位絕佳女性伴侶,只有維克曾看見她偷偷的在二樓階梯上默默的哭泣。

「我能看見。」

簡短的說明,卻讓維克更摸不著頭緒。

「什麼叫做妳能看見?」

「如果照你們的說法,應該就是我能通靈。」

這下子可把維克嚇的站了起來千想萬想也沒想到緹會是個以靈異來幫忙解決人們問題的人,對以前的他來說這簡直是天方夜譚還必須嗤之以鼻的事情。

「那妳剛剛打電話給誰?」

「歐康諾公爵夫人。」

那不就是希西莉亞的母親嗎?為什麼肥女會有貴族的電話?而且對方還輕易的接了電話!!

彷彿看穿了維克的想法,緹很自然的回答了疑問。

「也許你不相信,但我在各個貴族間有著相當程度的情報網。」

「妳.......

維克驚恐的縮了縮身體,背脊發出了恐怖的毛悚感。

「妳可以看到我腦袋裡想什麼!?」

一邊說一邊還拿手指抖阿抖的指著緹,嘴巴張的老大。

緹輕輕的嘆了口氣,用一種“你是笨蛋”的口吻說:

「不行,只是你的表情很好猜,青蛙先生。」

「什麼青蛙!!」

維克聽見那怪異的用詞馬上爆吼出自己的情緒,什麼英國紳士的典範全讓他踩在自己的腳底下,還順便吐了點口水。

面對這個滑稽到你完全看不出來他是英國一線男演員的驚恐男子,緹倒是一點波動也沒,只是冷冷的看著維克,那種冷冽的視線讓維克漸漸回復正常,甚至帶點不好意思尷尬的對緹笑了笑,重新坐回沙發上。

「抱...抱歉。」

無意義的咳了幾聲,維克努力讓自己恢復正常情緒,畢竟人家剛剛可是直接幫了個大忙,雖然是用非常人的方式。

「維克先生既然經過介紹來到我這裡,相信已經知道我並非什麼人都幫,而且也會索取一定的代價。」

一句話將維克的整個精神振醒,沒錯,重要時刻來了。維克迅速的將心思放在精打細算這部分,打算要看看這個沒禮貌的肥女想要怎樣獅子大開口。

「你說過你的父親給了你三個月的期限吧?」

維克無言的點了點頭,充滿防備,心裡計算著三個月內自己可以準備多少錢?肥女又會提出怎樣刁鑽的條件?不拿男主角獎項是沒差....

「那麼在這三個月,請你住在這裡,並運用你最大的努力誘使我心甘情願的跟你上床。」

...三個月阿....上床....上床!?

維克驚恐莫名的整個人又二度彈跳出沙發還用一種不可置信的表情瞪著緹,完全無法接收緹剛剛說的那段話的意思。

嗯,一天裡面可以看同一個人三度變成青蛙,還蠻有趣的。緹這樣想著,卻連一點笑意也沒有展現在臉上。

「泛司不是說妳不是那種....那種佔人便宜的女性嗎!?」

該死的泛司!!天殺的泛司!!等他活著離開這裡而且神智清楚的話一定要先去把他給揍一頓!!

「基本上我的確不是,但我有一定的理由必須這樣做。」

緹冷靜的回答,完全看不出來她剛剛的話語是否帶著什麼淫穢。

「不行,不管什麼理由我都不能接受!!」

維克努力的拒絕著,怎麼可能?要我對不起珍璃就算了,對象還是這個肥女?三個月?不用一天她就把自己給生吞活剝了吧!?

緹用著一種斜視,看著維克說:

「也就是說維克先生不打算解決目前的困境嗎?」

「當然要解決!!但是妳說的這個代價我不能接受。」

「我只要求這個代價,另外,我還是可以打電話給歐康諾公爵夫人請她不要接受你二哥跟希西莉亞的婚事。」

「妳....妳!!妳有沒有這麼淫....

接下來的污穢字眼讓維克根本就說不出口,滿腦子只想怎樣把這個肥女拖去垃圾場掩埋掉。

「我沒有,而且只要一次,另外你能不能運用你的魅力讓我心甘情願做這件事還是另外一個問題。」

緹首度在那冷然的臉上露出其他的表情----皺眉。

「當然可以!!」

維克想也沒想的衝口而出,才想到這樣說了不就等於答應了!?

「好,那我就期待你的表現,右邊有間客房,你就使用那裡吧,至於你大哥的事情等你履行約定後我自然會幫你解決,這是這個屋子的主鑰匙,搬家時請小聲點,我怕吵。」

說完緹將一把鑰匙擺在桌上,好像已經全然不感興趣的返身走回自己的房門,維克急急的大吼:

「等...等一下,妳聽我說....

但緹已經輕輕的將門關上,還聽的到清脆的鎖門聲。

「我...

維克頹喪的垮了肩膀,整張臉上寫著不可置信和茫然,突然環顧四週,想找個凶器破門而入把那個肥女千刀萬刮....

門的另外一邊,緹緩緩的坐在床上,用空洞絕冷的眼神望著桌上的一幅圖畫像,一名俊朗高大的男子站立著,而身邊坐著美麗如公主般的女子,兩人皆穿著十八世紀初最華麗且最高貴的英國貴族服裝。

「這樣就可以了吧....

用著與剛才不同的語氣,緹疲憊的喃喃自語著。

漸漸的胸前發出了淡淡的藍色光芒,那不時在她腦海中出現的聲音此刻回蕩在屋內。

....汝行之事,與吾之願相逆....若執意而行....吾將毀那男靈....

「不用您操心,女神,就算我的願望成了,也還是會依照您的指示找尋她、懲罰她。」

.......切記.......汝之使命.........

冰冷的聲音漸漸的沉寂,緹閉上眼睛,思考著今後將面對的事情。

 

憤然離開緹的家以後,維克怒氣沖沖的立刻衝到泛司的家門口,毫不客氣砰砰砰的死敲著大門。

「泛司!!開門!!快點給我開門!!」

過了幾分鐘,還聽見門內咚咚咚似乎有人摔下樓梯的聲音,隨即門被打開,泛司光裸著上身,下半身圍了半圈被子,一臉惺忪不悅的瞪著維克。

「幹什麼!!你不知道今天我休息日嗎!?有事打電話阿?」

「你天殺的還敢說!!我手機打了幾通你自己去看阿!?」

「嗄?原來是你阿,我睡死了根本不想接。」

泛司抓抓頭髮還打了個哈欠。

「你不是說、不是說那個女人不會亂佔人便宜是個超級聖女嗎!?為什麼她....

「等等,你說的聖女是誰阿?」

維克很暈的翻了翻白眼,開始後悔交了這個損友。

「就是那個緹、小、姐!!」

約莫數十秒的靜默,相較於維克臉上的憤怒,泛司從迷茫的神情漸漸的轉到疑惑,又轉到不可思議,然後不敢置信的小聲問著:

「緹小姐...佔人便宜?」

「對,天殺的你知道那個肥女要求什麼!?她要求我跟她住三個月內還要想盡辦法誘惑她上床!!三個月耶!!不用我勾手指頭她就撲上來.....

話還沒說完維克就結實的挨了泛司一拳,還正好打在鼻樑上,看來會腫個幾天。

「緹小姐不是肥女!!她怎麼會挑你...沒天理阿~~」

然後泛司就用力的關上了門,完全不理會挨了一拳倒在地上還眼冒金星莫名其妙中的維克。

等到維克好不容易站起來的時候,心裡已經罵光了泛司祖宗八代,或許還要加倍。

再次用力敲著泛司的大門,但是不管怎樣敲泛司完全就沒有反應。

維克試了幾次後,放棄了找泛司的念頭,轉往聖地雅酒吧去找老闆,想以老闆的關係請那位肥女小姐撤回那個代價。

只是當老闆聽完維克的抱怨,卻很不捧場的狂笑了好久,笑到維克已經臉冒鐵青,準備打暈老闆的時候,老闆才恢復正常、頻頻擦淚的止住笑聲。

「老闆,你笑這麼久不累嗎?現在可以幫我想想辦法了嗎?」

「喔...呵、呵、呵、夠了,呼....

靜靜的等老闆恢復正常呼吸,維克感覺自己在這一天真是嚐盡了所有心酸。

「維克,你還記得你說過,只要能解決麻煩,不管要你做什麼你都願意吧?」

「我是說過,但是....但是這不包括要犧牲我的色相吧!?何況我也應該有我的意願或審美觀吧?」

「自己說過的話能夠輕易推翻嗎?而你所說的意願和審美觀在你的問題面前有意義嗎?」

「老闆!」

「我只能說我無法改變緹小姐的決定,她如果不願意幫你就連這種條件都不會開出,而且她還破天荒的先幫你解決了一件。」

老闆改用凝重的表情說著,維克更加頹喪的垮了臉孔。

「但是...但是我不想背叛珍璃。」

「嗯....

聽了維克委屈的話,老闆也不禁皺起了眉頭深思著。

「這樣吧,我是有個小小的建議。」

「什麼什麼?」

維克欣喜的臉馬上露了出來,期待著老闆的建議。

「你依照約定還是去住三個月吧,這三個月期間你可以用你的方法努力勸她打消這個念頭,我想她既然能為你破例....也應該有機會收回她的條件。」

維克有些失望的扁了扁嘴,雖然明知道自己真的不是很願意,但目前好像這個辦法最有力。

「不過...

「不過什麼?」

「不過緹小姐並不是輕易收回的人,何況....你真的能夠成功誘惑她心甘情願跟你上床嗎?」

維克瞬間感受到被人輕視污辱了自己的男子氣概和魅力,急急的反駁出口。

「當然可以!她不就是被我的魅力迷住才提出這種啼笑皆非的要求嗎?」

老闆輕輕的搖了搖頭,表示不贊同維克的話。

「我認識緹小姐已經很多年,雖然我還不是十分了解她,但她的確是我看過最冷、最沒有多餘情緒、最能讓自己像尊冰雕像的女性。」

維克聽完,腦海中浮現了那雙黑色瞳孔,那樣的冷、空洞、失去生命力和色彩,一個沒有任何感覺的女人,為何會有這樣的要求?難道她只是想要嘗試看看什麼叫做溫度嗎?

想到這裡維克突然有點可憐起那個女人來。

「這三個月你還可以試圖做其他努力,或許不必透過緹小姐就可以解決你的麻煩,真的非必要不得已的時候....

老闆頓了頓,維克有些緊張的聽著。

「哎呀~反正關上燈還不是一樣,你不是男演員嗎?就當作你在演戲阿?這麼一次為了救你的愛人和家庭的犧牲,不算背叛啦!!哈哈哈!!」

說完老闆又很不客氣的笑了出來,讓維克整個差點把拳頭握緊往老闆臉上招呼。

當然,是“差點”。

 

疲憊的離開聖地雅酒吧,維克苦苦的深思著剛剛的對談,他真的要這樣做嗎?

可是不這樣做,以他目前的困境,實在是無法脫離三個月期限的麻煩,他無法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父親因為家業敗落而痛苦,也沒辦法放棄自己的夢想和心愛的珍璃...

思緒還在翻湧,手機響了起來,是派屈里的號碼。

「喂、喂?維克嗎?維克,你真是....我真的不知道怎麼感謝你...

說著說著那頭激動的人又哽咽的啜泣起來,維克頭大的翻了翻白眼。

「事情解決了嗎?找到希西莉亞了嗎?」

「是阿...原來是翠娜對希西莉亞說了謊,騙她說已經有了我的孩子....

於是希西莉亞傷心欲絕的退了婚約,自己一個人在兩人曾去過的地方留戀著、徘徊著哀悼戀情。

「還好我有趕到...不然...不然可能就看不到她了...

派屈里聲音有著掩飾不住的恐懼,維克對這種恐懼有著一種了然,為什麼能這麼理解派屈里的心情?

他不是很能解釋,但非常慶幸派屈里和希西莉亞已經安然無事。

「翠娜呢?」

「她知道我一定要帶回希西莉亞並且不接受她的感情以後,走了,離開到倫敦去了。」

維克嘆了口氣,其實翠娜是個不錯的女孩,只是面對感情可能太過死心眼了。

「總之,謝謝你了!維克。但是你怎麼知道是翠娜?又為什麼要我快點去找希西莉亞?」

「呃....因為我有神通?」

「哈哈哈!別搞笑了!!還神通咧....?不管怎樣,我只能對你說謝謝,維克。」

「不用介意。」

維克苦笑著,的確是神通阿,只不過使用的人不是他。

「好了,我現在要帶著我的美麗女神去吃個飯好好消除這幾天的楣運了,幫我跟珍璃問好喔?」

說完那端已經斷了訊,維克收起手機,漫無目的的在寒冷的夜晚裡走著。

維克想著珍璃帶著光彩的紅色瞳孔,美麗而又生動,每每總是讓他看的著迷,著迷於其中的活潑。

而另外一雙黑色瞳孔,死然、絕冷,沒有生命,但卻讓他有著難以理解的熟悉感,甚至還可以感覺到一點點的心痛。

她,是個很孤獨的人吧。

維克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不管如何,還有三個月。

緊緊的抿了抿嘴唇,維克決定一定要捍衛住他的愛人以及自己的夢想、親情的羈絆。

 

晴朗的清晨,緹捲縮著身體埋在純白色羽毛絨被以及軟綿的大床裡,享受著溫暖又舒適的睡眠。突然外面響起吵雜的人聲、搬運聲、敲撞聲,讓緹不堪其擾的把頭往枕頭裡鑽。

直到再也忍受不住的時候,緹放棄的將枕頭移開,揉著眼慢慢的離開床邊,稍微打開房門打算看看那個缺德鬼在做什麼?

不是跟他說過很怕吵叫他小聲點嗎?還是說就算是英國一線男演員都還是會有某種程度的智能障礙?回想到昨天的青蛙臉,不禁讓緹更加確定了這個可能性。

只見客廳外來來往往的搬運工人,那個青蛙演員正在大小聲的指揮著自己的物品該放哪該怎麼擺放。老天,自己的家當可能都還沒這麼多呢,不愧是有錢人家出生的小孩,隨便看看都知道那些全是高級品,他是打算把暫住的客房佈置成宮殿級套房嗎?

看著看著,那個青蛙演員好像是發現了她在偷瞄似的走了過來,緹輕輕的扣上了門,打算看維克想做什麼。

良久,那個人並沒有如預期的敲了她的房門,不禁有些狐疑,又悄悄的拉開了門縫....

「偷看是妳的興趣嗎?神通小姐。」

突如其來的嘲弄語氣,讓緹皺了眉頭,門縫中突然放大似的出現了維克俊秀的臉孔,緹卻看的眼也不眨氣也沒吐。

而且緹還很乾脆的直接拉開房門,反而是維克被她的舉動嚇了一跳。

「我的老天....長眼睛沒看過像妳這麼沒反應的女人。」

維克咋了咋舌,總算深刻體認到緹的“無神經反應”。

「不是說過我怕吵,不要太大聲?」

「小姐,搬家會不吵那妳要不要發揮妳的神通叫鬼魂幫我搬阿?只要是人都會有吵鬧聲好不好。」

「我沒辦法指揮鬼魂。」

.....妳不知道什麼叫做開玩笑和諷刺嗎?」

「你喜歡被諷刺嗎?」

「誰喜歡阿!!」

維克懊惱的轉身走向客廳,不打算再理那個古怪的肥女。

給了搬運工人一點小費後,維克走進自己將來必須暫住三個月的房間,稍早已經打過電話跟珍璃說了一點情況,這可是他首次對珍璃說了一堆謊言,貴族事件不算,那只是他沒說而已。

「這次的電影拍攝需要住在跟角色相近的地方讓我累積一點情緒..........

「乖,我還是會去看妳呀,禮拜六?禮拜六晚上去笆里餐廳好了,那裡的印度料理好像還不錯..

「好好好...我也愛妳,不會啦~妳不相信我嗎?寶貝....

外加一堆噁心巴啦只有情人間才覺得有趣的對話之後,維克虛脫般的倒臥在床上,對著珍璃說謊可不是一件好差事。但是只要想到三個月後就能跟珍璃回到以前甜蜜的生活,又使的維克覺得自己必須打起精神來,做他第一件該做的事情-----說服肥女放棄她的奇怪妄想。

找男人給她應該也可以吧?當然要像他這樣條件的男人不好找啦,但一個肥女還要求那麼多是不是有點過分呢?

維克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門外傳來咚咚咚的敲門聲,讓神游太虛的維克瞬間緊繃了所有神經!

這麼快就來了嗎!?這麼快就想來吃了我嗎!?維克驚恐的想著,雙手無意識的護住自己的身體,活像等下可能會被吃掉的小兔子。

「等....等等,我、我穿衣服!!」

話才說出口維克就懊惱的想把自己的舌頭閹掉,這樣說不是擺明了讓飢渴的肥女衝進來吃了他嗎!?

連衣服都省的脫了!!

迅速的把掛在衣架上的西裝外套穿上,又頗不放心的把棕色長大衣也一併穿上,才戰戰兢兢的開了房門。

緹站在門外,看著維克的表情沒有變動,只是接下來說的話讓維克覺得很窘困。

「雖然現在是九月,但是中午還是有十七、八度的氣溫,何況我家還有暖氣,維克先生你身體有這麼虛嗎?」

維克尷尬的抬起手來擦擦居然已經微微冒汗的額頭,因為穿的太多還有點行動不便,動作僵硬的像個可憐的木偶人。

「我...我有點感冒。」

話說出口,空氣沉悶了幾秒後,緹突然用手遮住自己的鼻口,慢條斯理的說:

「在你感冒痊癒之前,請不要嘗試履行約定,我得感冒很難好。」

說完好像怕被感染一樣還倒退了幾步,讓維克真是為之氣結。

「妳就不會發揮一點人性的善良,說聲“你還好嗎”!?」

「你還好嗎?」

緹以遮著口鼻的方式順著維克問了這句,反而讓維克深深的感到無力。

「很好、很好,至少半天就好了。妳要幹麻?」

「下午我有客人來,如果你不出門請不要隨意走動。另外生活空間條約在廚房桌上,可以的話請你好好的看過以後並謹慎遵守。」

緹交代過後,很快的轉身走向自己的房門、關門、鎖門。

維克愣愣的看著緹的背影,神智還沒恢復的情況下,緹的房門又打了開來,探出一隻手將白色的不知名小瓶子放在地上,手指了指小瓶子。

「想要快點好的話這個感冒藥很有用。」

隨即門又被關上、鎖上。

看來這個肥女真的很怕感冒。維克首度為緹這種莫名其妙的舉動感到好笑,頗不客氣的笑了兩聲。

不過因為感冒就可以獲准不用誘惑她,也許是很好的藉口....不知道人類的感冒可不可以長達三個月的期間呢?

就這樣,維克和緹的同居生活開始了。

 

就先貼到這了(笑)

剛開始比較平淡,如果看到最後應該會使你有新的體驗。

還有興趣看下去的朋友,可以到鮮鮮小說網看看。

http://ww2.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indextext.asp?free=100151540

另外....這需要簡單的註冊^^"

希望大家有個愉快的讀書天~

More... funp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s Digg
惡靈吉兒 發表於 1:05 PM | 文章分類: 創寫書語

迴響留言
尚無迴響

張貼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引用列表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http://yblog.org/api/trackback/?id=8409
沒有引用

訪客來源網址(僅列最多的10個外部來源):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