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Welcome!
帳號: 密碼:
進階選項 註冊為新會員 忘記密碼
所有文章: 73 | 迴響留言: 112 | 引用列表: 0 | 文章分類: 6 | 總瀏覽頁次: 455909 | 今日瀏覽頁次: 47
星期二, 五月 6, 2008
第一章 尋藍----命運的邀請卡

第一章 尋藍----命運的邀請卡

二零零七年,九月,稍微轉涼的蘇格蘭格柆斯哥市,不時的飄著小雨。

凌晨六點的溫度,總是在九度左右徘徊,讓人只想在有暖房的房間裡,囤在溫暖的羽毛被窩中遺忘那吵人的....鬧鐘聲。

「唔........

一隻大手從被窩中不甚情願的摸出來,啪啪啪的在矮櫃上一陣亂打,當終於摸索到目標時,一頭亂髮也從被窩中鑽了出來。

看著鬧鐘,亂髮的主人皺了皺眉頭,隨即又將鬧鐘丟回原位,翻個身抱住身邊溫暖的女子軀體,舒服的窩在女子的頸窩中,滿足的嘆息。

受到輕擾的女子,微微挪動了一下身驅,想掙脫身後那炙熱的男子肉體,在抗辯無效的情況下,女子也就啼笑皆非的放棄掙扎。

「你今天不是要去做電影宣傳和採訪嗎....」女子閉著眼睛說著。

男子咕噥了一聲,沒有回答的意思,只是大手不安分的在女子光裸的軀體上游走,引的女子一陣陣發笑。

「呵呵...夠了!維克!別鬧了...

面對維克調皮而又放蕩的舉動,女子只有帶著寵溺的口吻輕叱著,而維克也就更加放縱的....直接在被窩裡對女子進行“該做的事”。

良久,維克終於滿足的離開女子成熟的嬌軀,起身隨意的披了條毛巾在肩上,再溫柔的輕撫了女子的臉,轉身走向浴室。

當維克結束一天早晨舒服的淋浴,走出浴室時,女子已經穿戴整齊,正在戴上昨晚他送的精緻耳環。

「好看嗎?」

女子嬌俏的轉頭對維克說著,那精緻的耳環在她美麗的耳垂下散發出該有的光芒,襯托著艷紅如火的紅色頭髮,有著說不出的嬌豔。

「這是妳第幾次問這個問題呢?我的小珍璃。」

維克微笑著環抱住珍璃,看著鏡中珍璃的倒影,那一頭紅色長髮搭配著的臉,是張純白無暇有如天使般的少女臉龐。

 

維克‧麥克沃夫,是目前正躍躍欲試即將擠進一線男演員的英國明星。他有著英國貴族般優雅的氣質、與生具來出眾的外貌,俊朗卻帶著瀟灑與微調的放蕩不羈。

繼承自母親的淡藍色眼睛,溫柔多情的讓不少女性為之瘋狂。但搭配上繼承於父親帶著威嚴卻不失俊秀的五官,深褐色的髮色,使他更加深了與生俱來的貴族魅力。

他的口音雖有著濃厚的蘇格蘭味道,但並不會影響他說話的清晰度,反而更令人覺得性感而富有特性。

出生於藍血貴族﹝泛指甚少勞動而皮膚白皙的貴族﹞的他,家業雖不十分的顯赫,但也在貴族社交界有著一席之地,由於上有兩個哥哥克盡職責的頂著家業繼承者名號,他也就落個輕鬆追逐自己的演藝明星夢。

但可別以為他就這樣輕輕鬆鬆的加入明星行列,難得的是他本性誠懇又認真努力,所以才能在短短的數年之間在新生代男明星中脫穎而出,思想出自於正派嚴謹家族的他,不沾誹聞、對演技有相當程度的執著,也經過許多磨練和苦難式的舞台演出作為自己演藝生涯的重大基礎。

現在,正是他快要大紅大紫的階段。

 

經紀人藍道緊張的看著手上的訪問資料,正在一一核對今天的訪問內容,藍道是個矮小的英國傳統男性,雖然年近四十卻因為有一張娃娃臉而看起來十分年輕,雖然他老是故做老成,卻反而讓人覺得他很可愛。已婚的他對家庭、事業都非常的認真,做事有條有理,除了有點神經質以外,沒有什麼令人厭惡的特質。

「記者小姐....這段是什麼?不是說過不會回答有關維克的交往狀況嗎?」

藍道皺著眉頭質問著打扮入時不停補妝的記者小姐,記者小姐回以一個尷尬的苦笑。

「這位經紀人先生,雖然我們已經事先有協調過,但是光問電影的問題不能吸引大眾嘛~」

記者小姐以嬌嫩的口吻說著,眼波不停的朝已經坐在訪問位上的維克流轉。

「可是這明顯是後來才突然加上的問題,如果我沒看到就這樣讓妳訪問,算是犯規喔。」

藍道一臉正經的說著,十分不屑記者小姐多餘的心思。

記者小姐還要爭辯的時候,維克突然出了聲。

「藍道,沒關係,就讓她問吧,反正只有一個問題對不對?莉亞小姐。」

隨即閃出毀滅性的爽朗笑容,電的記者小姐臉紅發暈,連聲說對。

正式訪問開始以後,現場負責人一個口令,開始了一天的訪問。

 

等維克結束訪問已經是過午時的時間,維克摸著乾扁的肚皮,大步跨出製片廠,只想快點找個地方嗑食。藍道臭著整張臉緊緊跟在身後,一副大風即將席捲而來的氣勢。

維克倒是完全沒有危機意識,還搭著藍道的肩膀輕鬆的吵著想去哪裡吃遲來的午餐。

「維克,我最後一次警告你!超出排程的事情不要做、不該說的事情不要說,你到底知不知道我為了維持你的形象有多辛苦阿!?什麼一個問題就好,那個什麼莉亞簡直就想把你的祖宗八代都拿出來閱覽寫筆記了!!你居然還給我老實說你有女友!?到底要怎樣阿你....雞哩咕嚕雞哩咕嚕...

藍道非常奉獻精神的不停付出他的口水,已經習慣了的維克僅是掏掏耳朵以防耳繭發芽長大,反正唸兩句也沒差,重要的是他已經完成了對小珍璃的承諾。

 

「生日願望嗎?什麼都可以嗎?」

小珍璃用著興奮的眼神,在浪漫的包場餐廳裡隔著燭光問著他。

「對,就算要星星我也請上月球的太空人幫妳帶一顆回來。」

維克深情款款的說著。

「那....下次的訪問我希望你能說出你有我的事實。」

珍璃美麗的紅色瞳孔閃著狡鮚,這是她從與維克在一起以後最想得到的願望。

維克當然也明白珍璃的心思,儘管有時候珍璃有些大小姐脾氣、有些過於高傲、有點愛耍小聰明,﹝反正戀愛中的男人都馬覺得缺點只有那麼“有些、有點”﹞但他就是無可自拔的愛著珍璃,那從初次見面的震撼,到後來根本不願放開珍璃的深刻慾望,讓維克幾乎是什麼都願意為她而做。

於是在今天的訪問中,他就順著那位記者小姐的心思,大方的說出珍璃所盼望的答案。

維克噙著嘴邊滿溢的笑意,期待著今晚他的小珍璃會給他怎樣熱情的回報。

藍道仍滔滔不絕的釋放他的春雨,急著完成今天行程的維克只好開始安撫他盡責的經紀人,以免他在還沒老死以前就因為缺水過多而亡。

完成今天的最後一道“拷問”之後,藍道滿意於維克這次本份的訪問態度,於是沒有刁難的就讓維克早點回家休息。

 

維克踏著愉悅的腳步回到家門口,正掏出鑰匙時,突然看見自家大門草坪前蹲坐著一個熟悉的人影。

略皺著眉,維克遲疑的走向那道可以說渾身散發著“頹廢”的背影。

「派屈里?」

名喚派屈里的男子回過頭來,臉上帶著濃冽的憂鬱。

「嘿....你怎麼....?」

「維克!!」

派屈里一見到維克,居然止不住哭喪著的臉,就這樣直接撲往維克緊緊的抱住,放聲大哭起來。

愣在原地的維克還搞不清楚狀況,只好無奈的拍拍派屈里的背,安慰他的其中一個哥哥。

將派屈里領進門以後,維克讓他坐在火爐旁,舒適的坐在軟沙發椅上,倒了杯熱紅茶遞給了派屈里。

輕啜了一口香氣宜人的茶,派屈里總算像是恢復了一點點精神,不再那麼“黑暗”。

「還好吧?」

維克試探性的問著。

「嗯...不,一點也不好....

派屈里說著,又開始陷入憂鬱狀態,這讓維克不禁有大難臨頭的危機感。

這次派屈里好像根本感覺不到紅茶的溫度,居然一口就喝乾了,然後一臉毫無感覺的放下茶杯。

「維克....希西莉亞........

說著說著,這個身高一八零的大男人居然又抖著肩膀啜泣起來,維克緊張的拍拍派屈里的背,冒起了冷汗。

希西莉亞‧歐康諾是派屈里交往四年多,去年剛訂婚的貴族千金小姐,來頭可說是比麥克沃夫這個家族還要顯赫。雖然歐康諾家族與麥克沃夫家族有著延綿了幾個世紀來的深厚交情,但希西莉亞獨排眾議欽點了派屈里的舉動,在當時還是引起不小的騷動。

「她....她居然說要跟我解除婚約阿阿阿~~~」

泣不成聲的派屈里光是說到這裡,已經像個小孩一樣哭的誇張,只差沒滿地亂滾了。

維克對這個消息可說十分震驚,雖然不與兩個哥哥時常見面,但偶爾也會參加各種大小的家庭會議。希西莉亞在他印象中是個溫柔可親的女孩,當時還十分篤定她對派屈里的一片真心阿!為什麼會解除婚約呢?維克這樣問派屈里,但是派屈里也是一臉完全不能理解的樣子,於是維克只好安慰派屈里住上一晚,並答應隔天會推掉行程回老家一趟,了解情況。

忍痛的在電話中與親親小珍璃解釋情況,並再度約好下次的約會、纏綿了幾句以後,維克疲憊的將派屈里“哄”上床,自己也帶著疑慮睡去。

 

隔日,麥克沃夫家宅,維克讓派屈里繼續窩在家中,自己獨自前來這個屬於高產階級的貴族家宅。

其實麥克沃夫的貴族血統,並不是經由什麼王室血統直摘或是因為戰爭有功而被國王欽點的身分,只是因為麥克沃夫的男性家族人娶了一名有著高貴王室血統的女性才“沾了點光”。

十八世紀面臨七年英德聯軍戰爭時期的麥克沃夫家族男人,在各個才能領域皆有不錯的發展,唯獨缺了“軍人榮耀”,僅僅只能稱“有錢人家的平民”罷了。

在當時王室批鬥中,被英國國王喬治二世刻意忽略的奈葉緹克一族,已算是沒落貴族中的笑柄。

就這樣經過了不少歲月,沒落貴族的人口已經凋零到只剩下一名雖窮苦、卻內心仍擁有高貴靈魂的女性----蕾愛兒‧奈葉緹克。

機緣巧合下,這名女性與麥克沃夫的商業天才巴爾相戀了,巴爾為了蕾愛兒積極為她爭取失去了的貴族光榮、為她復興家業,而當時的喬治二世也終於在臨終前親口轉述了對奈葉緹克家族的歉意與...敬意。

因此,麥克沃夫終於擠身入貴族一列,也由於各個領域皆有人才----音樂、文才、商業、政治,為當時的貴族們帶來不少娛樂,幾乎每場大大小小的社交晚宴都少不了麥克沃夫家族的參與。

維克的兩個哥哥,大哥艾德在商業上有著相當手段的手腕,二哥派屈里一向是家中的保護者---律師,雖然跟昨晚哭啼的他一點也不像。

麥克沃夫家族的男人都有一個弱點,就是太專情了。

在這樣有著才能的哥哥面前,維克從小就沒顯露什麼專長,連父親都一度為他的未來擔憂,沒想到維克在成長為青年之後,居然在演藝生涯上大放異彩,雖然在過去家族中也出了不少音樂家、演奏家、聲樂家,但對維克的父親來說,演藝生涯是最低等的職業。由於兩個哥哥對弟弟的寵愛與護航,儘管父親對維克的態度始終沒有改善,但也並沒有出現什麼重大爭執。

維克在大廳內走動著,刻意繞道轉往大哥艾德的辦公室想詢問情況,卻發現艾德根本不在家中。

「該死,就是不想跟死老頭見面....

「你說誰是死老頭?」

宏亮的聲音突然從後面響起,著時把還正在搔頭苦惱的維克給嚇的倒退一步。

羅伯特‧麥克沃夫身穿高級英國三領式西服,挺直的站定在維克的面前,炯炯有神的目光讓人絲毫感受不到羅伯特已將邁入高齡的年紀。

「父親大人。」

維克恭敬的使用敬語。

「這麼久才想到要回來嗎?」

.....上上個月的家庭會議我有回來過。」

「上個月沒來阿!」

羅伯特不悅的頓重了口氣。

「老爸...喔,不,父親,因為我上個月參與了一部電影的....

「如果是你那份工作的事情就不必說了,到我辦公室來,我有事情跟你說。」

羅伯特說完便逕自轉身走入屋內,徒留下差點把牙齒磨壞的維克,後者也無奈的跟進。

在羅伯特諾大的書房中,羅伯特神色鬱結的站立在窗邊,似乎正思考著某件十分惱怒的事情。

維克坐立不安的抓抓頭髮,拍拍肩膀上的灰塵,彈彈硬絨毛背椅上的毛屑,萬分無聊的開始幻想珍璃可愛的小臉.....

「你給我回到家裡來繼承家業吧。」

羅伯特毫無預警的突然丟下這顆巨大炸彈,轟的維克差點從椅子上滑下來,臉色滑稽的死瞪著羅伯特,張著嘴卻發不出聲音來。

羅伯特皺起老眉,似乎十分不欣賞維克的“驚慌失措”。

「你那是什麼樣子?難道在那種低賤工作下你只能學到這些東西嗎?麥克沃夫家的男人要處變不驚、凡事遇見困難要鼓起勇氣突破困難....

「我不可能放棄我的工作!!父親大人。」

維克帶點憤怒的聲音打斷了羅伯特的“諄諄教誨”,他向來就是一種衝動的脾氣,許多事情如果不立刻去做,彷彿就會要了他的小命似的。

「我不管你要不要放棄,你必須放棄!!」

「為什麼!?這麼多年來兩個哥哥還不夠為這個家業發揚光大嗎?為什麼現在突然還要...

「艾德走了。」

維克還在為自己強力抗辯的時候,羅伯特突地又丟下一顆核爆彈。

「走了....什麼走了?」

羅伯特頹力的坐在書桌前,佈滿皺紋的手撫著前額,現出了不常顯現的老人姿態。

「艾德說他不想再繼續做生意,他跟了一個女人去了中東說要跟她一起生活。」

「中東?」

「那個女人是個戰爭記者,艾德說不想在不知道的時候失去她,所以放棄了所有家族事業跟去了。」

說到這裡,羅伯特又恨恨的捶了一下書桌,眼露疲憊。

維克眨了眨眼,吶吶的開口說:

「可是,還有派屈里....

「派屈里昨晚沒去你那裡?他不是一向有事情就跑去找你哭訴?」

維克愣愣的噤住了聲,派屈里頹喪成那個樣子,就算叫他別擺著哭臉面對貴族社交生活大概都是一項不可能的任務了吧。

羅伯特起身背對著維克,雙手負在身後,雖然挺直了腰板,但在維克的眼裡羅伯特似乎已經是個垂著背且無力的老人。

他不禁深深的感到頭痛起來。

「我給你三個月的時間,你必須結束你的所有事情,回來家裡。」

「但是我不....

「維克!!從小,從小我就對你並沒有什麼期待,但是在這個時候,你還是不願意回來幫忙嗎?」

羅伯特嚴厲的斥責著,他並不是個不愛孩子的父親,只是有著他的原則和堅持,以及嚴謹。

維克沒有辦法反駁,他知道他能夠過著這樣自在的生活,完全是靠著兩個哥哥的蔭護下,如今父親也已經不再像過去那樣硬朗,他難道真的可以就這樣冷血的離開嗎?

雖然沒有回答羅伯特,但是維克知道自己已經做出了答案,帶著凝重的表情看著父親。

「三個月太短了,再多點時間。」

「這是我的最大極限了,維克。還有,你身邊的女人也要帶來家裡,我必須評鑑她是否適合作為麥克沃夫家族繼承人的.....

「她叫做珍璃,父親,她....

「好,珍璃小姐。三個月後我會為你們擺設筵席,就這樣,你先回去吧,我需要休息。」

羅伯特說完即轉身打開書房的內門離去,完全不想繼續聽維克接下來的話。

維克頹喪的將身體摔入椅子,愣愣的看著窗外風景,不時發出懊悔的低鳴和嘆息。

 

傍晚的新城皇宮街,熱鬧的猶如慶典般,即使夜入幕垂依舊大方的展現著她特有的生命力,在這條街上琳瑯滿目的購物中心、酒吧和餐廳,一直是英國人解除生活壓力的好去處。

在這樣的熱鬧大街上,每個商店都極盡所能的綻放自己的色彩,唯獨夾在餐廳與酒吧中的巷子裡,有間隱密的高級酒吧歷久不衰的經營著。

聖地雅酒吧是間十分講究的大型酒吧,雖然表面上看不出來,但其實這算是個特異獨立的高級酒吧,他採秘密式會員制,老闆是個隱姓埋名的舊蘇格蘭典型人物,在一樓設立了舒適且應有盡有的餐廳酒吧,地下室則是專為貴族、明星們所設立的小型賭場。

許多明星喜歡來到這裡解悶,至少不用受到記者騷擾以及影迷的瘋狂追逐。

維克坐在吧檯邊,有一口沒一口的啜飲著鮮榨啤酒,臉色看起來就像剛被人倒了一大筆錢那樣難看。

肩膀突然從後面被人拍了一下,維克下意識的回頭望著,看見的是一張帥氣白淨的臉孔。

泛司‧奈萊特,是維克從高中時期就混在一起的損友,什麼搞笑事、狗屁事、蠢事都一起幹過,兩人的興趣、立志都很一致,所以當維克在演藝圈開始打拼時,泛司也沒有落下的一起前進。如今兩人都算是英國知名影星了,但兩人因為外型的不同,而有著不同領域的發展。

泛司有著金色略深的髮色,不像現在流行的長髮,是以非常短的造型襯托他較長的臉。眼睛則是常見的天藍色,淡到你會以為是灰色的那種。

「嘿,維克,你幹麻?臉色這麼差,被珍璃丟出房門了嗎?」

泛司一如往常打著趣,帶著爽朗笑容坐在維克身邊。

維克沒有回應泛司的調侃,只是又再度喝乾了手中的啤酒,並對酒保示意再來一杯。

泛司挑了挑眉,倒也沒有繼續追問,也跟著喝了一口啤酒。男人間的交談不是只有不停的詢問而已,他與維克十幾年的友誼也不是假的,知道他想開口時自然想開口,這時候只要善盡他老友的職責----乖乖的閉嘴等維克開口。

過了十幾分鐘後,維克好像終於把滿腹的委屈整理好,看了看泛司,又嘆了口氣。

「泛司,如果你爸要你回去經營他的葡萄園工廠,你會放下一切嗎?」

「不會。」

泛司簡單直接的回答,使的維克頹喪的將臉埋入雙手之中。

「就算你老爸快死了?家業快垮了?」

「唔....那就看情況,不過我應該會想辦法兩者居間,譬如說我繼續演我的戲,但是找個值得信賴的夥伴幫我負擔一半的家業。」

「那如果是麥克沃夫家族的產業呢?」

「喔!!拜託,那種龐大的產業就算請了十幾個顧問都很難管理好........維克,你是說你們家...

維克又再度發出難聽的呻吟,而且很沒姿態的整個趴在吧檯桌上,看的泛司直搖頭。

「而且....

「嗯?」

「而且老爸要我帶珍璃回家。」

這下子泛司不得不掩嘴阻止差點噴出的啤酒,詫異的看著維克凌亂的頭髮。

「可是珍璃不是....

「對,她討厭貴族世家。」

 

珍璃是個出生在屬於貧民區的孩子,她的母親是餐廳酒吧的音樂歌手,在年輕的時候與某個帥氣自負的吉他手同居,並懷有了珍璃。但就有如大部分轉瞬即逝的短暫愛情一樣,男人有了新歡又發現女人懷孕後,很快就離開並且不再回頭。

珍璃的母親堅強的一個人帶大孩子,儘管自己唱到沒天沒日嘶聲力竭,也依然要供養女兒上最好的貴族學校,只為了她心中的一個報復心,因為那個新歡正是有錢的貴族爆發戶女人,年紀甚至比那男人大上幾歲。

「珍璃,妳聽著,不管這個世界上有多少人嘴巴說著重視平等,但在這片土地上,依舊有著這種不公平的階級待遇。媽媽希望妳將來,可以像個高等人物那樣活著,不要像媽媽一樣....

小小年紀的珍璃,雖然可以體會媽媽語氣中的落寞與痛苦,但是對她來說,送她去貴族學校的媽媽卻是她痛苦的負擔。

窮小孩上貴族學校的壓力可想而知,不時的遭受同學的嘲笑與排擠,連老師都是一副鼻孔高天的看著她、嫌棄她,珍璃小小年紀已經有了父母親得天獨厚的美好外貌,但越是美麗的臉孔,生在窮人家簡直就是一種詛咒。

這樣長大的珍璃,不能說心態十分健全,為了保護自己,她也早已學會各種小手段、各種心機來防衛身邊那些披著狼皮的大人與幼稚的同學,她懂得善用自己有如天使般的容貌,懂得遊走於貴族平民之間

最大的報酬不是在於自己心靈上的高貴,而是讓不管是貴族還是平民的那些蠢貨把她當成高貴的美品。

但,在她心底,她最厭惡的當然是那些自以為是的貴族們。

 

維克與珍璃的初遇,要說巧合,倒不如說是一種命中注定的機緣,維克參加了他從不喜愛參加的雞尾酒宴會,只因為晚上無聊沒地方去。珍璃也參加了這場貴族舉辦的雞尾酒宴會,只因為她想要的東西還沒從宴會主人身上扒光殆盡。

在眾多人群中,兩人不經意的轉身,卻在那瞬間停在兩人交錯的目光中,他們都為了那份莫名的心悸停住了動作,儘管兩人之間有些距離,心卻不顧理智的立刻黏合在一起。

珍璃心中泛出的想法是:這個男人,是屬於我的....

維克心中的想法卻是:這個女人,我不能放棄她....

兩人對彼此的渴望在當天夜晚就爆發出來,在愉悅之中珍璃彷彿得到了她此生最想要的東西,而維克就像終於找到了他最想要的另外一半。

激情過後,當維克滿足的躺在珍璃身邊時,他做了一場夢。

夢中的少女,在眼前奔跑著,維克著急的不停追逐,當少女奔跑著回過頭的那瞬間,他看清楚了那是珍璃的臉孔,有如天使般的臉孔,純潔、光輝。

少女微笑著停下腳步,維克一把就抱住了她,迷戀的看著少女天真無暇的雙眼,所有的滿足都在這一刻獲得救贖。

醒來後的維克,仍舊沒有從那真實的不像夢境的夢中清醒,看著身邊珍璃熟睡的臉,他已將整顆心沉淪在她身上。

之後的每一天猶如天堂般,就像所有熱戀中的情侶一樣,維克沒有工作時帶著珍璃遊遍各地、給予珍璃所有想要的一切,珍璃甚至在維克的資助下終於進入演藝公司接受訓練,等著一圓她的明星夢,不分晝夜,只要他們想,兩副渴望彼此的肉體就會糾纏在一起,片刻也分離不開。

維克是那樣的寶貝著珍璃,捨不得她受任何一點委屈責難,所以當珍璃提起她的幼年遭遇,維克甚至有點懊悔出生在貴族世家。

「如果說....如果說我也是一個貴族呢?」

維克戰戰兢兢的問著。

「那我會要你放棄那種無聊又骯髒的虛榮待在我身邊。」

珍璃毫不猶豫的說出口,讓維克想坦承的心立刻縮了回去。

其實維克這樣的明星,稍微查一下就可知道他的過去以及家庭背景,珍璃這樣機巧的心思又怎麼可能會不知道?所以她是故意說給維克聽的,她知道維克一定會選擇她。

維克並不知道珍璃的想法,他只是單純的想擁有珍璃,所以當父親要求他帶珍璃回去的同時,他真的完全亂了方吋。

 

泛司看著身邊全然毫無力氣的維克,被感染似的也嘆了口氣,這種家族事業跟夢想還有女人糾纏在一起的麻煩事,就算是天神也很難解決吧??

 

兩個默默無語的男人一口一口的啜飲啤酒,遠看這兩個帥氣的男人就像一幅畫,走近看就會發現兩人的臉部表情簡直就有如吃了壞了肚子一樣的惡劣,周圍的氣氛還存留著鬱悶。

「如果有辦法可以解決這些麻煩事的話,我什麼都願意做....

維克醉酒般的喃喃自語,泛司以苦笑回看著他。

「真的什麼都願意做?」

突如其來的聲響從背後傳來,泛斯和維克遲鈍的緩緩回頭,站在身後的正是聖地雅酒吧的神秘老闆。他頂著一頭染過的黑褐色頭髮,濃密的往後梳過,嘴邊大剌剌的留了頗具性格的落腮鬍,平時的裝扮總是以黑色襯衫和深色長褲做搭配。接近一九零的壯碩身材有如摔角選手那般令人感到威嚴與凶悍。

沒有人知道老闆的名字,因此大家也就直接叫他老闆、年輕點的甚至戲謔的稱他為聖地雅大叔,儘管從不敢在他面前這樣直接叫喚。

此時老闆正用著難解的眼神頗具戲味的看著維克,看來是將剛剛的話都聽了個乾淨。

維克似笑非笑的放下手邊的啤酒,隨即正經的對著老闆說:

「對,只要能讓我不用在錢堆中奮鬥,而麥克沃夫家族依舊興旺不倒、我的親親女友不離開我,我什麼都願意做。」

雖然有點詼諧的回答,但可感受的出維克語氣中的認真。

酒吧老闆露出微笑,對維克勾了勾手指頭,示意他跟著來,泛司拍拍維克的肩膀,表示他會在這裡等他出來。

 

進入老闆的隱密辦公室,周圍凌亂的擺放了一些裝飾品,還有些老舊的書堆,昏暗的燈在天花板上搖晃,老舊但能看出這裡的收藏品都算是昂貴而難得一見,老闆卻隨意的將這些東西擺放在地上,有些令維克感到好笑。

老闆打開辦公桌抽屜,從裡層拿出了一張小紙片,遞給了維克。

維克看著小紙片上,十分優美的寫了一個“緹”字,旁邊附加了一串數字,顯然是電話號碼。

用疑惑的眼神看著老闆,老闆用著依舊輕鬆的微笑對維克說著。

「你的問題,這個人可以幫助你。」

維克無聲的哧笑了下,有些難以置信。

「這是什麼?這個不會是什麼奇怪的偵探社還是FBI退休情報員吧?老闆你電影看的比我還多..

老闆突然斂起輕鬆的笑容,嚴肅正經的死盯著維克看,維克不禁收起了戲謔的心態。

「要這個人幫忙,是有代價的,不知道你付不付的起,而且她也不是隨便願意接受條件,但是我可以保證,你的事情對她來說完全不算是麻煩事,絕對可以讓你得到滿意的結果。」

「她?是個女的?」

「對。」

維克再度不置可否的撇了撇嘴唇,心想先收下好了,出了門口隨手丟掉也行,省的得罪酒吧老闆。

「不信?你可以問問泛司。」

老闆突然又恢復了微笑,丟下這句就打開辦公室門口,表示結束這場談話。

維克咕噥著心想,這跟泛司又有關係了....?將小紙片塞進口袋中,走往吧檯打算問問泛司這件讓人感到莫名其妙的事情。

吧檯邊,泛司已經略帶酒意的跟著一個女明星調笑著,看見維克來也毫不收斂的直對女明星拋媚眼。

「泛司,老闆也曾經介紹人幫你解決麻煩?」

聽見維克突然的問題,泛司臉色微變,將手中的啤酒放在吧檯桌上後,也不顧女明星的錯愕就拉住維克的手臂往大門口走出去。

「喂!你幹麻...

維克雖然嘴巴說著,但卻順著泛司讓他拖拉到酒吧外的小巷中,走了一段距離,泛司才放開維克,並背對著他叉著腰喘氣。

一小段時間後,泛司回頭望著維克,用著一點也不襯他帥氣臉孔的正經表情。

「老闆給你緹小姐的電話了?」

「果然你有被介紹,怎樣?那個女人可靠嗎?」

「請你不要隨意稱呼“那個女人”,人家有名有姓叫做緹!!」

從來沒見過泛司為一個女人跟他發火的維克,不敢置信的笑了出來。

「是是是,緹小姐?所以你真的有接受幫助?」

其實維克最在意的還是到底這個女人有沒有辦法幫助他渡過困境。瞧泛司那副德行好像已經把這個叫做緹的女人奉為天女了。

「你還記得當初我接拍的那部“約束”嗎?」

「記得,就是那部片讓你入圍男主角獎,不過很可惜沒有得獎。」

「其實當初我接拍以前導演已經中意了勞勃洛。」

「咦?這我倒是沒聽你說過,不過那又怎樣,反正最後是你拍阿?」

「那時候我已經快要脫離一線男演員的行列,當時導演本來想要勞勃洛來演,可是勞勃洛沒有答應,所以才勉強的接受我的請求。」

「所以?」

「但是在一切都快敲定的時候,勞勃洛突然出現說他願意接拍。」

維克微微的揚起了眉頭,這種出爾反爾的事情在演藝圈是司空見慣,通常是演員為了自抬身價的手段,只是被臨時換角的演員通常會受到莫大的媒體打擊。

「我那時候正走投無路,老闆就介紹我見了緹。」

泛司用一種回憶往事的模樣述說著這件事情,維克也就靜靜的聽著。

「我跟你一樣,一開始根本不相信緹可以做什麼,尤其見面後....我更是不相信。」

維克撇嘴笑了出來:

「看你迷成那樣,天仙美色阿?」

.....不。」

泛司尷尬的回答,讓維克興趣更為擴大。

「呃,反正你如果見到她就知道了,緹不是那種虛有其表的女人。」

說著說著泛司又露出那種非常迷幻似的眼神,好像電影中的男主角在感嘆失去的戀情一樣,只讓維克覺得好笑。

「好了,結果呢?你的問題解決了?」

「結果不到三天,勞勃洛打電話來跟導演說他不能接拍了,而且還要導演好好珍惜我這個人才。」

維克挑了挑眉,顯見不是十分相信。

「是真的,不然你打電話去問盧克斯導演,他一定會給你跟我一樣的答案。」

泛司認真的說著,維克心知泛司並不是那種會對他睜眼說瞎話的酒肉朋友,也就暫時性的相信了這個事情。但又在腦海裡浮現老闆說過的話:

....要這個人幫忙,是有代價的,不知道你付不付的起,而且她也不是隨便願意接受條件....

「泛司,那那個女...緹小姐對你要了什麼代價?」

維克的問題瞬間讓泛司露出了複雜的表情,似乎在考慮要不要回答。

「說阿?錢嗎?很多嗎?」

「不是錢....

泛司猶豫著回答。

「不是錢難道是....

「不是!!緹才不會提出那種無聊的要求,她...她對我根本沒興趣。」

頹喪的垮了肩膀,泛司像小孩的情緒讓維克整個覺得好笑。

「那到底是什麼阿?」

「她要我放棄接受奧斯卡男主角獎項得主。」

「什麼!?」

維克不敢置信的瞪著泛司的臉,當時他就覺得奇怪,雖然得獎這種東西表面上是非常公正毫無偏袒,但像他們這樣的演員總會有小道消息可以得知評審的最後決定,當初他就覺得奇怪為什麼泛司沒有得獎,居然是因為這個原因!

「然後你就答應了...?」

「不然你要我怎麼樣,反正事後我明白她是為我好。」

「得獎耶!!叫你放棄是為你好?你是被女人迷的暈了頭啦?」

維克粗聲粗氣的小吼著,沒想到泛司卻用比他更凶狠的口氣回罵著。

「跟你說她不是那種女人,而且你看那次得獎的威廉他現在怎樣了?沒戲可接,我聽說他現在還跑去接受某夫人的救濟耶!!」

兩個男人漲紅了脖子怒目相視著,最後維克放棄了對立,嘆了口氣拍拍泛司的肩膀,表示不願意再為了這種小事情打壞兩人的友誼。

「反正如果你沒有心理準備你就不要隨便去見緹,雖然我可以保證你的事情可以解決。」

泛司悻悻然的說著,也不管維克想說什麼就轉身走回酒吧內,繼續找他的女明星調情了。

維克一個人站立在黑暗的小巷中,靠在牆壁上深思著許多問題,最後拿起手機按了快速鍵。

「喂..?」

帶著濃厚睡意的女性嬌聲從手機的另一端傳來,維克馬上露出幸福的微笑。

「珍璃...?吵到妳了?」

「嗯...沒關係,怎麼了...寶貝,很想我嗎?」

珍璃用誘惑般的聲音說著。

....我愛妳。」

「喔...我知道阿...你很想我的話就來我這吧?」

「不了,妳多休息,明天不是就要開始兩個禮拜的訓練嗎?」

「嗯...好啦...你呢?要來看我吧?」

珍璃最喜歡維克來看她的時刻,那時候享受著身邊忌妒又羨慕的眼光一直是她最大的樂趣。

「我最近...會有點忙,但是不可以忘記我喔,親愛的小珍璃....

「是嗎...好啦,那晚安﹝親吻聲﹞。」

手機傳來電話被掛斷的嘟嘟聲,維克嘆了一口氣,將頭靠仰在身後硬冷的牆壁上。

巷子裡高聳的牆壁豎立著,在夾縫中出現的星空卻不見任何一顆星星閃爍,只有黑暗。

拿出口袋中的小紙片,維克對著手機按了紙片上秀氣的數字號碼。

More... funp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s Digg
惡靈吉兒 發表於 3:07 PM | 文章分類: 創寫書語

迴響留言
尚無迴響

張貼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引用列表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http://yblog.org/api/trackback/?id=8406
沒有引用

訪客來源網址(僅列最多的10個外部來源):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