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只談相機.攝影以及生活的種種
星期四, 一月 17, 2008
UNICORN / 01 燃燒之炎

火焰正在燃燒著………..

 火光照亮了整個天空,彷彿要將天空染成霞紅一般,空氣中到處充滿了炎的餘燼,是那樣的沉重、逼人透不過氣。在燃燒的布里特村中,
一個傷重的少年無助地躺在地上,對著他身邊發生的一切,他無能為力,就像瀕死的小貓一樣,只能嘴巴一開一閉著,隨著胸膛的起伏感受這
炙熱痛苦,無助眼神一直望著天空。

為什麼會這樣?……….. 發生了什麼事?好多人都死了?

 
 幾天前,這裡還是一個和平的小農村,大家都很努力的為了生活,也因為村莊小,村裡的人都彼此認識,少年還向他家隔壁鄰居的安娜貝
兒告白,雖然沒成功,但兩人還是好朋友。少年突然腦海裡閃過安娜貝兒的倩影,不知她有沒有活著,還是死了,少年閉上眼睛著不敢想這早
已是現實的結果。少年完全不明白現在這樣的情況,腦中一片空白。看著四周,似乎沒有人存活著的樣子,只有火焰燃燒空氣的聲音,除此之
外,一遍死寂。此時少年已經沒有任何的情感,與其說是沒有情感,不如說是突然被抽走的感覺,他不知道要用什麼感覺去反應現在的情況,
隨著血漸漸流失,少年的身子開始冷了,生物的求生本能驅使著少年拼命掙扎,但他的身體無法回應求生的意志而動
………..

是誰都好,誰來救救我?我不想死……….. 少年從心底深處裏這樣喊著

這時,突然有大量的馬蹄聲靠近,一匹相當漂亮的白色戰馬的白銀騎士,對少年來說,那騎士的身影美得像天使下凡,高貴著指揮著其他
人馬行動。火焰中飄揚著一面火紅旗幟,那是種近乎神聖的紅色,中間銀白塊像是一匹長角的馬頭。

 
        「
不知道為什麼,那旗幟好像給了少年生命的動力。少年突然重拾起精力保持清醒著。

 那個高貴的白銀騎士來到少年身前,將身上的頭盔拿了下來,突然間,一襲長長的黃金秀髮,像流水般洩了下來,眼睛是那樣的碧綠純潔
而堅強,散發著令人感受到高貴的氣質,原來那位白銀騎士是女性,她用跪姿彷彿向少年致敬般的說:

終於找到您了,請原諒我來得這麼遲!從現在起,您可以安心了!

 
少年安心起來,安心的結果就是放鬆精神,進入了沉眠,在沉眠之前,少年只記得那位高雅的女性以及一面火紅神聖、代表著獨角獸騎士
團的旗幟。

那個高貴的女性騎士,派來了兩位騎士以及一位牧師,只見那位牧師低低細語,少年的傷口上微微著發光,血不再流出了,其中一位騎士
拿出藥草,塗抹在少年傷口上,並簡單的包紗起來,之後和另一個騎士將少年小心翼翼的搬上他們的馬車車廂內。

真搞不懂?我們的女神為何那麼重視這位少年?一個身形粗大,長鬍的中年騎士忿忿不平的抱怨著。

阿卡斯。別囉唆了,多做事少說話!另一個說話的人是一個看起來頗眼神精明的,一頭黑髮的騎士。

   那是一切的開始  .....

 ------------------------------------------------------------------------------------------

爾後,在少年的夢境中

在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上,有位將劍架在地上以雙手頂著的王者,他的眼神是如此的剛毅又寂寞,在高丘上一直望著遠方,身後有龐大數量
的軍隊,軍隊中有著少年熟悉的東西,一排一排掛著火紅的獨角獸旗幟,軍隊中的詩人不斷高聲頌揚著:

 吾王!乃是軍神的化身!

 戰無不勝,攻無不克!

 甚至!不曾衰老!乃巨龍之使者、神之福音!

 十年,十場大戰,全都以吾王的勝利做結束!

 天佑獨角獸騎士團!天佑吾王!

 異教徒們!今天!獨角獸騎士團,將以您們的血洗淨正義上的髒垢!!


 之後,那個王者身後的軍隊彷彿進入狂熱狀態,不斷的吼叫,眼神充滿血色,神情像是恨不得將異教徒撕個粉碎!
大軍慢慢得往前推進,突然間!那個王者蓋上他獨有的四眼頭盔,右手高舉著長劍,那是一把閃閃發光的黃金之劍,帶領著王者持續不敗戰績的勝利之劍,以震攝四方的聲音向異教徒下戰書般說:

將士們,跟隨我!犧牲的時候到了,我們就代表著正義,我們是神之軍隊!

隨著那美麗的黃金之劍揮下,王以身作則的開始往前衝刺。這是在任何戰役中,王都是這樣著一馬當先衝進敵陣,王一直永遠在軍隊的前方,軍隊也深深地信賴著王的神威,根本不懷疑他會受傷或敗北!王身後的軍隊就像突然發動火引子般,開始狂奔!殺聲震天~

啊!

少年受到驚嚇從夢境中醒來,意猶未竟著調整呼吸,少年不斷思考著那個很真實的夢境。

剛剛那個王是誰,這是夢嗎?可是又很真實的感覺,那個軍隊又自稱為獨角獸騎士團....?

您醒來了?

那個突然從少年身後發出的溫柔聲音,將少年拉回現實,一位女性慢慢著走向少年身前,以極富教養的身態向少年自我介紹:

 「您好,我是獨角獸騎士團團長-愛葛妮絲,你可以叫我妮絲就好!愛葛妮絲笑笑著說。

 少年以不太穩定的聲調說:
這裡是…..那裡?你們要把我帶去那裡?

 
不斷著以右手手指甲抓著左手手背上,一條一條的紅痕,代表著少年的不安,畢竟剛從死亡之門回來,現在又在不知名的馬車車廂內,朝著陌生的地方前進,少年不斷看著地上。

 「恩,能先知道您的名字嗎?孩子~

 愛葛妮絲坐在少年的旁邊,突然將少年的左手抓了過來,慢慢著撫摸著少年的手背,少年雖然被這樣的舉動嚇到,但隨著愛葛妮絲安撫的動作漸漸平靜起來,兩人之間的空氣不再像之前那樣的緊張。

….我叫蘭斯。

少年低頭害羞說著,畢竟除了母親,他跟其他的女性沒有這樣接觸過的經驗,生硬得把手抽了回來。

蘭斯嗎?真的是取了相當好的名字哪!你知道你的名字所代表的意義嗎?

愛葛妮絲問著,少年搖頭著表示不知道

意義是等待他人的人喔!你父母一定也這樣認為,總有一天,你所一直等待的人一定會來!愛葛妮絲開心著說。

 不等蘭斯聽懂,愛葛妮絲跟他解釋了整個災難的由來,原來蘭斯所在的這塊大陸極東的小村落,是被鄰國的異教徒所襲擊,雖然理由是什麼不清楚,但是他們好像正在尋找著什麼東西,後來找不到,乾脆放火燒掉一切!獨角獸騎士團根據某個消息,便前往已被火焰燒盡的村落中發現了蘭斯,當時蘭斯正在瀕死的邊緣,所以把蘭斯帶走並治療,已經昏迷了三天的蘭斯,似乎有著神之保佑,所以蘭斯現在才能在這裡跟愛葛妮絲說話!

最後,蘭斯將被帶去這塊大陸最偉大的國家,神所庇祐的樂園:亞賽拉。

亞賽拉....?蘭斯從出生起就一直在那和平的小村莊生長,對他來說,世界就是像村莊那樣般大小,對外面的廣大世界,他一無所知。

是啊,你一定會喜歡的,那是個和平的國家,也是個公平與正義的世界中心。獨角獸騎士團就是為了守護它而成立的一支無敵軍隊!愛葛妮絲眼中懷滿著驕傲。
她衷心著希望這完美的帝國能給蘭斯一個期望、一個安全感!但是蘭斯並不以此為意,只問了一個令愛葛妮絲相當難回答的問題,他幾乎不抱任何期望著說:

除了我之外,大家都死了是嗎?只有我一個人活下來?只有我......?

兩個人之間沉默了許久,最後愛葛妮絲臉很沉重地說:
是的,雖然我派了人做了搜索,因為擔心著異教徒又會回來,所以並沒停留太久,但是..我想以當時
的情況來判斷,是不太可能除了你之外還有人活著的,我很遺憾,蘭斯。


蘭斯突然低著頭,他從剛才一直忍住眼淚,可是愈忍愈禁不住一滴一滴從眼瞳中流出的淚水,惱恨著怪自己。不停自責,這或許是單獨活下來的人所必須擔起的
沉重枷鎖,被獨自遺留下來的心情,活著的痛苦。

要是..要是我有力量、我有力量就好了,大家就不會死了!為什麼只有我活下來!

蘭斯突然痛哭起來。此刻,愛葛妮絲溫柔的將蘭斯擁進懷裡,不停的用手安撫著蘭斯的頭,一直陪伴著他。心裡想著:
變強吧!吾王,你將會是這個國家最偉
大的王,懷抱著這樣的心情,改造這世界吧!那一天一定會來臨的,我就是為此而來找你的,我會永遠守護著你!


自從眼淚早已流乾,再也哭不出來的那天之後,蘭斯一直看著車廂外的風景不語,以他毫無生氣的眼神看著這世界,對於痛苦無比的境遇、親人的死別,他也只能默默接受一切...。


太多太多的疑問,蘭斯漸漸的對他的未來感到絕望。他拒絕再想以後也不想再去碰觸這個傷口。他只知道,如果他有力量的話,這一切都不會發生,大家也就不會死了,這樣悔恨的心情一直不斷環繞著蘭斯的心理。

身體是活下來了,但作為身體活下來的代價是...心卻已經隨著那他從小生長的村莊死了。

 

獨角獸騎士團 第一話 燃燒之炎 終

More... funp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s Digg
kenzoooo 發表於 11:54 PM | 文章分類: 獨角獸騎士團 | 標籤列表: ,

迴響留言
尚無迴響

張貼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引用列表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http://yblog.org/api/trackback/?id=7922
沒有引用

訪客來源網址(僅列最多的10個外部來源):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