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白の吸血鬼は微笑む:私を殺した責任、とってもらうからわ ー アルクエイド ブリュンスッド
星期天, 九月 9, 2007
理智的線
上一次我的"理智的線"斷掉, 是剛到加拿大的那一年, 那時一些白人很喜歡欺負像我這種東方來的新移民,

我只記的那個時候我抓狂了, 追著對方猛打, 抓頭髮扯衣服甚至用咬的...
沒錯, 就像一頭野獸...


那次事件鬧的很大, 整條走廊上有再上課的教室老師都出來看, 第二天校長還開了臨時會...最後要求所有老師特別注意這種情況,
這一次, 很可笑的是家庭糾紛...

而且我心理的憤怒程度比起上一次有過之而無不及, 我吼到喉嚨整個啞掉, 肌肉到第二天還在酸痛, 我做了什麼說了什麼完全不記的, 唯一記得的是對方嚇呆了的表情, 還有我摔車門發出的巨大聲響...

我不明白, 為什麼就是有人可以這麼的不負責任, 明明自己錯, 卻可以通通推給別人, 一點小事卻要無限的擴大, 好像對方殺了他妻小似的

既然你要玩, 我就陪你玩
哪個記者敢抄, 我詛咒你全家死光 !
More... funp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s Digg
朱の紅月 發表於 4:26 AM | 文章分類: 紅月手札

迴響留言
尚無迴響

張貼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引用列表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http://yblog.org/api/trackback/?id=7389
沒有引用

訪客來源網址(僅列最多的10個外部來源):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