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生夢蝶.飛舞人生 蝶夢莊生.夢遊真假 人生何為真何為假? 只求真實紀錄屬於自己的故事 真假何需在乎!?
简体
星期一, 四月 23, 2007
短篇驚悚小說 - 門
很久沒寫小說...
稍微寫的短篇的,不過會不會有延續,恩..不知道..

驚悚成份 20%吧..

請各位看官慢慢享用(微笑)
灰白色的橋,陰暗的天空,橋柱上停駐著一群黑色的烏鴉,詛咒一般的叫聲,讓人心驚。

「拔拔有烏鴉耶」天真的小女孩指著烏鴉。

「恩」男子一臉若有所思的神情,凝望天空。

「好可怕」一旁的小男孩緊緊的抓住父親,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不想靠近這個城市。



-----------------------------

「因為好像打破一些禁忌...」

「聽高橋先生說這邊是專門幫忙處理這方面問題的地方」瘦弱的女子緊緊的抓住裙襬。

「喔..那你高橋先生」一絲略為嘲弄般的口吻,讓人無法感受到任何尊重或是敬意。

「痾..這個...我想過很多方法,可是似乎跟這個小姐說得一樣」高橋雖然從未如此被人看輕,不過不知為何在這男子的眼皮下,讓他不自覺得緊張。。

「這樣下去如果收購不成,那大樓就蓋不起來」一名高橋拿起手帕,擦拭的光禿額頭上的冷汗。

眼前的男子一身黑暗的服裝,蒼白而瘦弱,滿臉不在乎叼著一根乾扁的香煙,他真的不知道為什麼律子要介紹他來這邊。

「恩...」

「田中小姐我想聽聽事情真正的開始跟結束,請你說明」雖然語氣謙和,但讓人感覺到這不是疑問句而是強制要求。

「那是...」田中看了一眼頭上的吊扇..


高中畢業,那年父母要她嫁入別人家,田中想這就是所謂的政治婚姻吧。
可是她不希望這樣,偷偷地帶著首飾跟珠寶,跟著奶媽和奶媽的兒子俊二一起離開那個家。

「大小姐,這個棟房子是夫人給我的」

「是媽媽?」

「夫人其實是很愛你的,大小姐夫人吩咐這個房子地下室那個房間,千萬不可以打開,知道了嗎?千萬不可以!」殘弱的氣息,以最後僅存的力氣,緊緊的抓住這個他從小看護到大的女孩,真的希望她可以得到幸福阿。

「恩」眼淚續滿的眼睛,看到的都一片茫然。

最後他們利用這房子二樓是住家,一樓是她經營小生意販賣小雜貨的地方,本來地下室不打算利用。

但是俊二認為不利用不行,所以地下室淪為聲色場所,他不知道俊二從哪邊找來的女孩子,他也發現俊二似乎漸漸的不再回家。

霓虹的燈管越來越刺眼,她拋棄一切阿,這樣的跟隨他,於是她踏入她厭惡的地下室,她一進去之後發現她心愛的人正擁吻這另一個女孩,而背後一扇黑色的門....開啟著。

「你....你怎麼可以這樣背叛我」她發瘋似的大聲喊叫。

爭執...不斷的爭執...

「你怎麼可以背叛我,怎麼可以打開那扇門」

「什麼門阿門的,煩死的臭女人」

「去死...」她小聲的呢喃..

「什麼?」俊二實在聽不太清楚她說什麼。

「你去死!!!」她用力一推男孩跌入黑色的門內,門忽然關上...


「最後不管如何"我"都開不了」女孩子眼淚不斷的掉落。

「是只有"你"開不了嗎?」

「不是...這位先生也開不了,但是舞廳的那些女孩都可以打開,但是他們一進去之後,就沒有出來過了」

「還有我們有請過其他的人來過,但是他們都說裡面住了一個鬼,他們不能對付,」

「喔..」

「有些人好像說過一些什麼,後來有進去,但是也沒有回來」

「這倒是有意思」男子吐出一口煙,將煙捻息「那我們走吧!」


------------------------------------------------------------

「就是這個大門嗎?」男子指指黑色的門,彷彿黑鐵打造,非常的沈重。

一旁的高橋緊張的擦拭起頭上的冷汗,身為仲介商的他在無法將這塊地收購到的話,回去組織勢必一定會遭到處分。

「這是黑..專門吞噬人心跟人」男子輕輕的將手掌貼在門上。

(黑?那是什麼?會吞噬人?那麼...不就....)

男子轉身走到兩人的背後,伸出雙手輕輕的遮蓋住兩人的雙眼「仔細看,你們應該看的到門後的東西」

「門後?」

女孩發現眼前的黑暗緩緩的轉為一片朦朧,門後有著水跟食物,不過都腐敗了,還有一個吞噬骸骨的黑色影子,那是什麼...!
一股噁心的感覺,女孩忽然蹲下用力摀住自己的口鼻,強忍著噁心的感覺。

「那邊...是..」

「你先別說」男子忽然制止仲介商的話語。

「這房子內的東西會吞噬人心跟人,所以...」男子緩緩的靠近那黑色的門,伸出右手..是想開門嗎?不!是男子整個人忽然融入門內。

黑暗的空間之中兩個哭泣的身影「不要怕,等等就可以出去了」

『你是誰?』一個粗啞的聲音。

「我?」男子緩緩的微笑。

『這個房間你怎麼進來的給我出去!!!』

「房間阿...原來如此...」男子看著四周,緩緩的踏出黑暗。

「你們肚子還會餓嗎?還想吃嗎?」男子對著黑暗的門,點起香煙緩緩的說好像門會跟他對話。

這是...要犧牲生命才可以決解嗎?「你像做什麼?」女孩緊張的用力抓緊男子的衣袖。

忽然間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就放在地上,一頭眼神帶著無辜的乳牛「不是人?是要犧牲牛嗎?」

男子似乎沒聽到似的,依舊直視黑色的門「來吧,想吃肉的話這邊有肉可以吃,好吃好咬的亡骸」

只見黑色的大門似乎溶解一般,迅速的飛入乳牛的身上,黑色的斑點不斷的移動,吞噬起其他的斑點,乳牛的軀體也不斷的被啃蝕。

「亡骸?是死牛?阿!危險!」女孩看到黑色的影子似乎緩緩的靠近男子。

忽然之間屍塊崩解,鮮血飛散,男子坐在地上抱住女孩,一道有如雞蛋形狀一樣的透明光壁在兩人的四周。

「這個光壁..我好像有聽說過,莫非你是...」高橋忽然指著男子

「噓...」

「我稍微查過以前的資料,這棟屋子的地下室,以前本來住著一對兄妹跟父親...」男子緩緩的點起一根煙。

其實這一家是逃亡到這邊,但是最後父親還是被找到...

「孩子別出聲,先躲在裡面,等等在出來」用盡全身最後的力氣,倒臥在門前,但是他忽略了一點,孩子力氣還很小,無法推開沈重的大門加上他們父親軀體的重量。

屋內食物逐漸耗盡,存糧漸漸消耗,但是都還沒有人發現,食物就快要吃完了...

「妹妹...你很想吃肉吧」小男孩緩緩的拿起刀子。

「我身上的肉都給你吃吧,要記得要吃完喔」男孩緩緩的將刀子靠近自己的脖子...

數日後,人們才發現慘劇,遭到亂刀砍死的父親,刎頸自殺的哥哥以及...活活餓死的妹妹...


「其實根本沒有什麼門,只有單純的地下室,門只有你才看的到,對吧,仲介先生,你根本看不到什麼門的存在」男子吐出一口白煙..

「這對兄妹就是死在這個地下室」男子看了田中一眼

「門是大小姐你呼喚出來的,呼喚出本來在這邊沉睡的亡魂」

「其實跟本也沒有什麼政治婚姻,只是你母親往生前留下給你的房子」高橋看了男子一眼,緩緩的拿出一本資料。

「這些資料上記載,你本來跟你母親住在一樓,二樓出租給一個男子,但是你被欺騙了,他不但下毒殺了你母親。」高橋看著女孩的眼淚緩緩落下。

「他最後還把屋子拿去經營聲色場所,因為積欠大量債務還想變賣,最後被你發現..」

(真的嗎?這是真的嗎??只是我的幻想?)女孩摀住眼睛痛哭失聲。

(不...不可能)

(這是…不可能的...)

「你殺死了那個負心男,所以才引來本來沉睡的亡魂,說起來他們也是可憐了。」男子輕輕的挑起在牛身上剩下最後的斑點,緩緩的吐出一口煙,斑點緩緩的跟煙霧融合,成為一個球狀。

男子輕輕的握住煙霧,走出屋子外面,攤開雙手,煙霧已經化為三隻擁有潔白羽翼的白文鳥,這個種白色的鳥好好對待對這附近都有幫助,白文鳥緩緩的飛上剛搭好的電纜線上。



三日後,在田中小姐所認為是門的牆壁上,發現許多遭到水泥活埋的屍體,包含失蹤多日的前男友。

數日後,田中小姐陳屍在附近的河中...




--------------------------------------------------------

「媽媽你看!有小鳥耶」小女孩指著橋頭的白色小鳥。

「對阿,媽媽以前有聽說過喔,看到白色小鳥會帶來好運喔」

夢如人生,夢如人生,走在現實跟虛幻的中間線,看著真實跟假象的交錯點。
只求真實紀錄屬於自己的故事...
More... funp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s Digg
薄荷水晶 發表於 7:01 PM | 文章分類: 文學創作

迴響留言
尚無迴響

張貼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引用列表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http://yblog.org/api/trackback/?id=7085
沒有引用

訪客來源網址(僅列最多的10個外部來源):
Copyright Reserved.本站圖文內容原作者版權所有:yblog.org 若欲轉載請先徵求本站同意並標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