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blog = yourblog,你的優質部落格。願真田幸村紅鎧策馬赤備突擊的身影,帶給我們更多的勇氣。
星期二, 八月 22, 2006
雙雙低於20%支持率的盧武鉉與陳水扁
最近台灣與韓國的總統都面臨醜聞、最後一年半任期與政治風暴的命運,處境的類似,著實令人同情。

阿扁的故事應該就不用提了,大部分人們多少都耳熟能詳,來看大韓民國(南韓)總統盧武鉉的境遇吧:
近日引爆的遊戲機弊案(Arcade Game Probe),盧武鉉侄子盧志元涉入其中,由於賭博類型的遊戲機台在南韓流行,此案爆出南韓政府實權人士涉足賭博市場,以及文化部濫發許可以至於廠商舞弊等事件,韓國司法單位甚至還考慮在全國沒收涉案的六萬台遊戲機。

盧武鉉為自己辯護:「這次事件經調查將表明,和過去的各種腐敗案件一樣是沒有事實根據的疑惑。最終將弄清政策上的問題,也就證明無所謂什麼腐敗案。」

另外,在8月13日盧武鉉與韓國媒體《京鄉新聞》、《首爾新聞》、《韓民族新聞》、《韓國日報》等餐敘時透露:「真不知道我做錯了什麼。在我執政期間發生的事案只有成人遊戲廳和商品券問題,但這似乎不屬於青瓦臺應該直接處理的事情。」「我的任期幾乎已經結束。所以在剩下的任期內很難推進新的改革政策,我想只管理基本政策。」「無論我說什麼,國民也不太接受。」

盧武鉉對於北韓核武問題的省思則是:「有種挫折感。再也沒有什麼事情可做,只能努力使情況不再惡化,交給下屆政府。」

南韓目前面臨的問題是經濟成長率的作戰,連續三年都達不到4%,2006年有機會突破,但前陣子油價上漲,對韓國經濟衝擊大。而南韓政府舉債金額創新高,2002年底的債務與2005年底相比,增加幅度高達88.6%。

南韓反商情節比台灣嚴重,該國的投資率因此下降,稅收減少與工潮問題不斷,同時還面對北韓核武問題,與美、日、中的關係問題,夾在當中裡外不是人。

對照台灣的阿扁,南韓總統的形勢其實更為險峻。但阿扁面對下台聲浪,卻說:「不會在任期中倒下,一定做到2008年520」,並強調「所有新興民主國家所會面臨的問題,台灣不可能成為唯一的例外,而且台灣更有國家認同分歧及兩岸關係嚴峻,這些都使台灣政治變得更加複雜。」

但事實上,這些問題大家都知道呀,這樣的說法看起來只會是模糊焦點而已。我只是想知道執行長阿扁在如此的經營績效下,究竟還想賴在位子上多久呢,等下一任董事會改選嗎?那麼股東們的權益擺在哪裡呀?==

所以,我還是比較喜歡內閣制,那才是比較類似資本主義社會中商業組織所實行的規則,馬英九別混了,別只想著在那邊等著當總統。阿蘇也想想權利轉移的問題,權利不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要努力才有的。

至於阿扁,想想自己退路吧,莫非是覺得不論怎麼樣,反正都已經很難看了,還不如撐到任期結束?

如果你是這樣想的話,他媽的你還不快下台!
More... funp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s Digg
ivan 發表於 2:20 AM | 文章分類: 時事評論

迴響留言
請容我quote龍應台最後2段的文章在此呈獻給讀者。

我,捐了100元,或許至此,已經有人讀不下去,開始替我抹上顏色,深藍深綠淺藍淺綠泛藍泛綠,

但請諸位告訴我,當我在野百合學運徹夜靜坐抗議時,您在哪兒?

唯有真正具有理想性的人,當他的付出竟然被一個竊居廟堂之上的騙子所操弄的時候,才會站出來反對他曾經支持的,這是一種反省。

選邊站很容易,因為既有的社會論述已經為不管是哪一邊提供了現成的理論可依,於是指責別人不「愛台灣」、指責別人「媚共」,

就這麼簡單的論述把我們在同一塊土地求生存的人們割裂開來,我們的臉上被抹了不同的顏色,

然而,反省是很痛苦的,面對現實是很痛苦的,有心無力想要改變現狀是很痛苦的,

昔日靜坐抗議的熱情不再,但改革反省的熱情依舊,我只能用100元,向騙子投下反對票,

龍的論述,可謂典型知識份子的反省,從大視野、制度化下手,但點醒世人成分居多、實際應急成分不足,

我不敢驟下判斷說龍可能怕他的100元被污名化,

但我懷疑許多知識份子應有這層顧慮,

然而,何以市井小民的100元不如知識份子的100元來的重要?

於是,我放下了這個身段,雖仍以知識份子自詡,但已做好自己被污名化的心理準備,

讀者您的評判,不會是我自我認知的唯一判準。



--------------------------------------------------
一巴掌打死蒼蠅的痛快
  對國家的空轉處境,我們都很憂心;對一個失去理想的執政黨,我們都很失望;對一個無能又無品的總統,我們實在憤怒,但是,愈憤怒就要愈冷靜。在這黑盒子打開、蒼蠅飛出的時刻,「打不打得死臉上的蒼蠅」不該在媒體炒作下變成全國人民發燒注目的「唯一」議題,更不宜把它定位為一場「你死我活」的「決戰」。瞭解為什麼黑盒子有蒼蠅,舉全國之力去追究蒼蠅藏身之處,徹底清理黑盒子結構本身,才是真正重大的任務。否則,你打死了這一團蒼蠅,黑盒子依舊,下一團正等著出發。
  我甚至於擔心,正因為「一巴掌打死臉上蒼蠅」這個急促動作會很痛快,它很容易凝聚了全國人民的感情,集中了舉國的注意力,而「陳水扁」黑盒子的真正問題──結構的、制度的、思維的、文化的,都被推到邊緣。制度的檢討、機制的改造、人民本身民主素養的深化等等,在尋找宣洩的憤怒情緒中,都會被認為是高調、空談、緩不濟急,而被遺忘。然後,有一天,唉,我們又從頭開始。
  越憤怒,越冷靜
  我選擇用「不捐一百元」,作為一個「甘犯眾怒」的微小聲音:最該被「決鬥」的對象,不是這個任期不到二十個月、威望不到膝蓋高的總統,而是培養了他這種人物而且容許他苟延殘喘的整套制度以及制度背後的人民自己腦裡的文化思維。
  「打倒」一個人,只需要熱情和憤怒;革新制度、提升文化,抽絲剝繭地釐清問題所在,看準了問題下手,需要的卻是極度、極度的冷靜,深刻的思辨能力,長程的眼光,宏大的器識,鍥而不捨的精神。
  這真是一堂艱難的課。
  二○○六、八、廿三台北
  ytlung@gmail.com
----------------------------------------------------
由 man 發表於 10:56, Aug 26, 2006
59.104.10.* | 標記為廣告 | 回應此篇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張貼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引用列表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http://yblog.org/api/trackback/?id=6622
沒有引用

訪客來源網址(僅列最多的10個外部來源):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