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地圖並非領域








星期四, 六月 22, 2006
夢之淚---詛咒的命運(未排序)
『死亡不是痛苦的一件事情,最痛苦的是被假相所愚弄而渾然不知情;未弄清真相卻先被踐踏了己身的榮耀,這是更痛苦的一件事情。』
  宴會中主人熱情的招待客人,而賓客們正欣賞著窗外的美景,他們是世界中心的各國諸侯,被邀請來此看著遠方的奇景。世界上最炫麗的法術,遠方的天空依稀閃著雷電,雖為夜晚但該區卻被奇麗的彩光照耀著。

  雷砲落在魔將的身上,瞬間把牠擊斃。接著是光的極至『流星雨』,四周被照耀的宛如白晝一般。這個咒語對同樣是聖族的聖堂武士雖然效用不大,但對暗的惡魔來說則是致命的魔咒。雖然魔族損失慘重,但以牠們已經統一的混亂區來說,這點損傷算不了什麼。

  已經打了10天的戰了,這場戰役是這一次任務中最久的。而不之為何?從5天前便在也沒有補給。但我們只是猜測,那些人被攔截所以遲到了。但最後來的守軍告訴我們這是一場陰謀,一個由王族和神官串通好的陰謀。即使如此我們還是奮力守衛這最後一個據點:暗之城。

  但不知道為何,在以往的例子中,魔族是不會和聖堂談條件的。而牠們卻出了如此奇特的條件:要求團長和牠們的督軍決鬥,如果贏了牠們便撤退;輸了,就沒什麼好說的了。而這個條件看來很合理,如果連團長都贏不了,那麼其他人也甭想贏了。

  而包括團長艾帕爾在內,近乎全團都已經很久沒休息了。但團長聽到這個條件,他笑了笑說:「既然注定了我們會如此,那就沒有必要在反抗命運了。活著雖然痛苦,但總比像個不死族一樣行尸走肉好!更何況,我們是被陷害的,沒必要為了這種榮耀犧牲,別忘了我們還沒對那些叛徒復仇!」因此他馬上就答應了惡魔的條件。

  隔天一早,只見魔族的士兵紛紛後撤,並空出了一大塊地。似乎是留作決鬥場使用,而留在場上的就只有牠們的魔王-督軍海克。而團長艾帕爾則無所畏懼的出城,面對所有的魔軍。

  從海克的身上突然出現了一個黑影,圍繞著艾帕爾,但卻馬上被他的防護罩震開。「痛苦之蟲」雷德斯說道「這是可以寄生在生命體上,並慢慢折磨對方的小蟲。」艾帕爾也用了偵查班的快速移動,瞬間跑到海克面前,並使用破魔彈攻擊。

  但魔王卻硬生生的接了這幾發,並不逃避這魔族最恐懼的法術。而把艾帕爾硬生生的抓了起來並甩出去,這對於高度敏捷的騎士來說是沒有用的,但卻能爭取時間。在此時魔王吐了顆火球,快接近艾帕爾時,他卻不用防護罩擋住而是用冰鏡盾硬生生的反彈回去,海克來不及閃避只好用肉體抵擋。

  這時艾帕爾雙手壓在地上,念出一段咒語,瞬間整個場地崩落。接著指向飛到空中的魔王,一滴水滴了下來,並在牠面前迸裂開來。艾帕爾接著跳到空中,集了一顆滅魔砲。

  在遠方的宴會大廳,賓主們繼續慶祝他們的勝利,慶祝他們的得勢以及聖堂的落敗。而在暗之城,海克實踐牠的諾言,魔軍們轉眼間便在黑夜中消失了,只留下一座又一座的空城。

  在暗之城附近的一個山上,一個爵士帶著牠的地獄騎士站在觀望著聖堂的撤退說:「我們終究無法違背大世界的意志,即使我偷去那塊世界之石也無法多做改變。終於走到這一步了。沒想到你會成長的這麼快阿…」
More... funp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s Digg
收割者 發表於 12:14 PM | 文章分類: 夢之淚

迴響留言
尚無迴響

張貼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引用列表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http://yblog.org/api/trackback/?id=6454
沒有引用

訪客來源網址(僅列最多的10個外部來源):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