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家 roylin1003.blogspot.com
星期三, 四月 6, 2005
絕地戰記01:光明的勝利
我從滿地的血泊中勉強站起。腳下,來自地獄的火焰仍在咆哮著;似乎剛剛倒下的邪惡,只是更強大力量的小兵而已。法師歐梅卡喘著氣,看著倒臥在地上的邪惡軀體,眼神漠然;亞瑪遜戰士丹瑟芬疲倦地坐在地上,長弓放在一旁,伸展長時間奔跑後疲累的雙腿。只有永遠漫不經心的死靈牧師戴得羅,像是在參觀教堂一般四處走動,看上看下。
如果要知道這個傳說中的惡魔究竟吞噬了多少善良,看看四處散落的枯骨就得了。枯骨身上的裝備是無言的控訴,而我們也許是裁決的法官。犯人已經就地正法,但被撕裂的生命無法再縫補,被污染的靈魂只能永遠呼喊自己的冤屈。

「『當邪惡尚未除盡時,撿起先烈的裝備,為他們報仇。』」戴得羅怪腔怪調地說出我們聖騎士的第十三條規律,並衝我一笑。我報以微笑,掃視這些先人遺產。我們四人比這些先烈多走了一步,擊殺了「恐懼之王」迪阿布羅,但最後一個罪惡之源:「毀滅之王」巴爾,還猥瑣地躲在大陸上某個陰暗的角落。只要牠還存在一天,征討的步伐就不會止息。

大家懷著敬畏,沈默而謹慎地找尋適合自己的兵器甲冑。許多裝備上鐫刻著名字,大部分名不見經傳,但也有許多在史書上查得到。這些帶有顯赫大名的裝備出現在這裡,自然不是因為復活的古人前來追緝三大罪惡之源,而是幾代傳承的結果:強大的裝備由不夠成材的後代繼承,於是枯骨臥地,不朽的武裝則成為墓碑。

我們將適合自己的裝備收好,其他則整齊的堆放,權充先烈塚的紀念碑。好酒貪杯的戴得羅拿出一瓶葡萄酒和五個銀杯子(真懷疑他是怎麼收藏的),大喊:「啊哈!沒有什麼比得上『在敵人的屍體上開慶功宴』更讓人爽快的了!」

我們一人拿了一杯。第五杯,留給被墨菲斯托殺害的北方戰士柏爾。丹瑟芬怔怔地望著那沒有人動的銀杯,眼眶濕潤了起來。戴得羅自顧自的唱歌,我和歐梅卡則安靜的喝著醇酒,希望藉由植物與時間的調和,忘記失去一位好戰友的事實。
Copyright Reserved.本站圖文內容原作者版權所有:yblog.org 若欲轉載請先徵求本站同意並標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