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白の吸血鬼は微笑む:私を殺した責任、とってもらうからわ ー アルクエイド ブリュンスッド
星期三, 一月 4, 2006
哭了
過去,我喜歡雨天, 我甚至喜歡在雨中散步...
上一次哭...是何時呢?

感覺好像已經很久沒哭過了...

過去會哭,大多是跟哥哥吵架而氣哭的, 那時總想, 我若是能離開他多好...

而現在,我的願望成真了,一個家拆成了三個地方...


過去兩個禮拜,我都跟家人在一起,再次感覺到了家的味道...


前往艾德蒙頓(Edmonton)機場的路上,我一直覺的好像少了什麼...


離開前,我去剪了頭髮,
留了八個月的長髮一絲一絲的落下,好像我一直堅持抓著不放的東西...
Ogame, 現在的工作, 與對事物無理的執著

付完錢走出理髮聽,想到的第一件事是: 後頸好冷...
過去有頭髮保護,就算是零下20度也不怕,剪了頭髮後,零度左右就開始覺得冷了...

冷風吹著後頸,讓我的思路清醒了許多,
為何要那麼執著呢?

我可以站在社會的金字塔頂端傲視群雄,而不是每天窩在電腦前,發艦隊攻打不知名的玩家,對方也許再真實世界裡是指揮一隻艦隊的將軍
我可以一個月賺一千五百萬,而不是在那個烏煙瘴氣的地方把自己的肺搞爛還只賺一千五,然後讓老闆數錢數的很高興

每天開戰艦去輾人艦隊是很爽,但是,就算我站上宇一的第一名,那又如何?
我還是只能窩在那個餐廳裡打工

說到工作,每個月賺一千五到兩千對一個學生來說是很多沒錯,但是,也僅止於此,我將來要養的不只我一個,
還有一個家...

對! 就是家!!


在機場,我幫一個老先生攙扶她行動不便的太太,也跟他們聊了一會,心理漸漸有了答案
到了溫哥華,看到他的女兒宇女婿都來幫他,我心理明白了我失去的東西

一個家

回住處的路上,因為朋友沒法載我,我撘公車,路上不停的想著,想著...

回到住處,看到房東在我車上幹的好事---把裝廢報紙的袋子放在我車子後面,
我當然知道他們的意思是要我在收垃圾的那天拿出去丟

我心中浮起不悅,我沒理他,

進了門稍微收拾了一下,鼻子已經酸了
當我坐上冰冷的椅子,跟艾德蒙頓那裡有著強烈對比的溫度...
我站起來,想去洗臉,騙自己那只是灰塵
當手握上門把,我崩潰了...
雖然說,男而有淚不輕彈,但是眼淚還是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
我不停的哭,身體無力的靠在門上慢慢往下滑
我跪在地上,繼續哭,哭的比以前都要激烈...

艾德蒙頓雖然天氣冷,但是心是暖的,是暖意,一個歸宿,是家的感覺,溫暖的家
溫哥華雖然天起較暖,但是心是冰的,是寒意,一種漂泊,如同浮冰四處遊蕩,
冷到我會壓抑,冷到我會用冰冷的笑容來掩飾,冷到我停止打電話給家人...

我們一家四口,被拆成三個地方,
一開始住在寄養家庭時,父母每四個月來看我們一次,漸漸的,變成了每年聖誕節才來一次

漸漸的沒有了家的感覺,
但是這次我明白了

家,就是家人聚在一起的地方,那是無可取代的溫暖,把我一年來累積的冰,瞬間消融

好想,要有一個溫暖的家...

寫到這,我的眼眶又濕了...

過去,我喜歡雨天, 我甚至喜歡在雨中散步...
讓雨水成為我的淚,帶走我的憂鬱與哀愁...
哪個記者敢抄, 我詛咒你全家死光 !
More... funp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s Digg
朱の紅月 發表於 6:55 PM

迴響留言
這篇寫得不錯喔,恭喜你有新的成長
ivan 發表於 20:50, Jan 4, 2006
208.97.143.* | ivanusto at gmail dot com | 標記為廣告 | 回應此篇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加油
至少你比我這個沒感情的人好多了...
由 收割者 發表於 21:33, Jan 4, 2006
218.170.11.* | 標記為廣告 | 回應此篇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張貼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引用列表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http://yblog.org/api/trackback/?id=5716
沒有引用

訪客來源網址(僅列最多的10個外部來源):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