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白の吸血鬼は微笑む:私を殺した責任、とってもらうからわ ー アルクエイド ブリュンスッド
星期六, 十一月 26, 2005
旅程-渾沌之前
=惡夢=

總夢見,在一個燃燒的村莊裡。一個女人抱著自己,哀求著盜賊放過他們。弧光劃過空氣,女人的雙手先是無力的下垂,最後身體倒在一旁。

盜賊再次舉起彎刀,自己閉上了眼睛等死…

一個特殊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血水當頭灑下。盜賊撲倒在女人的屍體上,眼前站著一個少女。背對著火光,看不清楚她的臉,只記的飄逸的藍髮,獨特的破風聲…

還有那把銀白的劍與特別的紅眼睛…


=闇靈=

距離我離開崔斯特姆郡,已經…過了幾個月了…?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來自地獄的黑暗佔據了我的心靈,驅使我疲憊的身體向東前進。目的地是哪裡? 我不知道。我就這樣不停的向東走著。每當我靜下
來,眼前便浮現來自地獄深處的煉獄之火焚燒地上萬物;而我…就是那火種。顫抖著雙手想殺了自己,傷口卻一次又一次的瘉合。

前面…似乎是一個旅店…我心裡的闇靈在驅使我向前,找一個人…


=朦月=

熟悉的感覺自心臟湧現,然後如爆炸般迅速的擴散到全身。黑暗中傳出了急速的喘息聲,盤腿坐著的軀體輕輕的打了個寒顫。

啊!!

跟著瞬間轉為刺痛,讓她不禁倒抽了一口氣。『來了嗎?』黑影緩緩站了起來,一隻手按著胸部,走向洞口:『該來的…終究躲不過…』

她掀開藤蔓,走出樹洞。長髮蓋住了她的兩頰,薄衫下罩著玲瓏有緻的身軀;與周圍披著獸皮的德魯伊們成為強烈的對比。但是沒有人覺得奇怪;相反的,有不少得魯伊對她點頭,甚至鞠躬致敬。她一
邊點頭作為回禮,同時穿過樹海,來到另一個樹洞。

「長老…現在方便嗎?」她恭敬的問到

「進來吧」蒼老而有力的聲音穿過簾幕般的藤蔓,她稍微遲疑了一會,掀開藤蔓進了樹洞

「長老,我…」

「我知道,我也感覺到了…」長老沉吟了一會後繼續說:「我建議妳…往東北方走」

「不去崔斯特姆郡?」

長老閉著雙眼,口中一陣念念有詞後回答了她:「牠…已經走遠了…走到哪,我也不知道。一片黑影籠罩著蓋亞的視線…但是往東北方走…那裡有人急需妳的幫助…而妳,也會得到妳一直在找尋的…」

她遲疑了一會:「我明白了…我直接趕去…」 「等等…」她轉身就要離開,但是長老叫住了她:「這幾年來,妳體認到了什麼?」

「這…我說不上來,但是…」

「沒關係,妳遲早會明白的」長老舉起手,示意她不必再說。長老伸出手, 一個項鍊自他手掌中落下:「願蓋亞之力守護著妳」

「那,我出發了」她鞠躬敬禮接過項鍊,退開樹洞。

在月光的照耀下,她披著斗篷,獨自離開這片樹海。


=放逐=

在薩卡蘭姆外圍住宅裡,他正再收拾著自己的私人物品。他用力的將每件物品摔進自己的行囊裡,絲毫沒有察覺門外站著一個人。

「我聽說你被放逐了?」是個女性的聲音

「我還能怎麼辦?」他用力拉起封口繩:「事到如今,說什麼也沒用了吧」

「我想是如此」

「那為什麼還來找我?」

「只是想告訴你,即使你已經不是聖騎士, 但是還是要堅定自己的信念, 別墮落...」聲音帶著一點鼻音

「就這些?」

「還有, 你想去哪裡?」

「不知道, 我想往西走, 看看能不能找到我的家」

「如果你順路, 能替我跑一趟目盲之眼修道會嗎?」

「去那作什麼」

「我的表妹在那裡, 她叫做媞娜, 幫我看看她過的怎樣」

「好吧...」他背起行囊,然後將胸前的銀十字勳章解下:「幫我拿給托克老師,跟他說謝謝這幾年來的照顧與教誨…」

「我會的」

「有緣在會吧,瓦莉婭」

「等等」瓦莉亞叫住他, 解下腰間的劍:「給你防身, 你已經無法施展力量了吧...」

「謝謝...」他轉身接過劍, 卻發現瓦莉婭緊握著劍鞘

突然瓦莉婭上前抱住了他,眼角泛著水光:「記的寫信回來」

「我會的」

「不然我就去打你屁股!」

=撤退=

嘣嘣嘣嘣!
咻咻!
噗!叮叮!

肢體、內臟與碎肉塊灑了滿地滿桌,組織燒焦的氣味瀰漫,整個地下樓層已被火海掩蓋。弓弦震動的聲音在空氣裡迴盪著,夾雜著火焰的劈啪聲與女性的慘叫。緊接著弓弦震動聲的,是箭矢劃破風的聲
音;穿過嗆人的濃煙,射向隱藏其中的敵人。

腐爛的軀體─上面插著十數支箭─搖晃著穿過煙霧,見骨的雙手抓向女遊俠們。

「嘿啊」銀色的弧形劃破空氣,斬斷殭屍的雙手。「呀!」另一支標槍自眼睛戳進那個殭屍的頭:「瞄準脖子!」 話雖這麼說,但是濃煙阻擋了女遊俠們的視線;別說瞄準脖子了,就連要找到目標都有
困難。

數枚火球橫飛,路徑上燒掉煙霧中的微粒,增加了一點能見度。雖然無法清楚的看見目標,這已經足以讓有經驗的弓手大略辨識要害;大家抓住這個機會,數枝箭穿過薄霧,射倒了一些殭屍。「芙蕾雅
雅,保護修女們離開,我來斷後!」一個女法師對著持標槍的亞馬遜女戰士說。煙霧後面透出一個約六公尺高的人影,四對肉質觸手在光影的襯托下顯得特別駭人。

嘣!嘣!嘣!

眾人學著法師,先射出一發火箭驅散煙霧,接著其他的弓手藉著這短暫的射擊窗口,將箭矢射向擋路的殭屍。倒下的殭屍幾乎立刻站了起來;但是這一延遲,已經給了她們撤退的時間;一批接著一批,
互相掩護著朝地表前進。「瑪尤拉,修女們都撤退了!」「妳先走,我隨後就來!」芙蕾雅轉身衝上樓梯。

「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見面…」巨大的身影步出濃煙;黃色的皮膚與紅色的頭髮,加上背後的四對如蜘蛛般的觸手;她,就是折磨女王。

面對折磨女王,名叫瑪尤拉的法師並沒有露出一絲恐懼。她左手一揮,一面火焰如牆般自她前方向左右兩邊延伸,阻住了殭屍的去路。

「我們會再見面的…安達利兒!」她留下這句話。一陣閃光伴隨著電擊的燒灼氣味,她消失在折磨女王的面前。

昔日的修道院現在已經陷入一片火海,數輛牛車與馬車已經遠離。只剩下一輛還還停在大門前等待著。

「快啊…瑪尤拉,妳在哪裡?」馬車上,芙蕾雅焦急的目光在修道院裡面來回搜尋著。終於,她看見了披著法師袍的人影從煙霧中朝她這裡衝來,後面跟著數個沉淪魔。她一邊往前跑,一邊回身甩出火彈
。芙蕾雅站起來,同幾個女遊俠射出十幾隻箭:「小心!」瑪尤拉低頭避開箭矢,讓它們略過她的頭頂,射向身後的沉淪魔。

「走!」「呀!」七八雙手將她拉上車,前面的女遊俠一扯韁繩,馬兒拔腿向前,拉著車子揚長而去。芙蕾雅與其他女遊俠們繼續射箭,阻止追來的沉淪魔。瑪尤拉則累的坐在馬車後緣喘著氣。

她們離開了危險,至少目前是如此。
這是第幾次重新修訂了?

老實說我也忘了...


每過一陣子,都會有新的想法出來,然後就會想要改一下...

於是就...Orz
哪個記者敢抄, 我詛咒你全家死光 !
More... funp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s Digg
朱の紅月 發表於 4:49 AM | 文章分類: 創作坊

迴響留言
尚無迴響

張貼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引用列表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http://yblog.org/api/trackback/?id=5409
沒有引用

訪客來源網址(僅列最多的10個外部來源):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