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blog = yourblog,熱愛美食與玩耍的兼職系家庭主婦餃子A___A 新家地址:http://blog.xuite.net/oldfoot/002
星期四, 九月 8, 2005
女兒賊
媽媽去住家附近的診所整治一口壞牙, 心裡有點不放心,她去看牙時我就跑回娘家陪她,這個年紀拔牙真辛苦,超不舒服的。

老媽雖然難受,看到我回去還是好開心,稍微舒服一點就一直想跟我說話聊天。老爸拿著醫生給的注意事項說:醫生說儘量不要說話啦。老媽心虛地笑笑,不一會兒又忍不住開始聊。老爸相當擔心老媽不舒服,煮了一大鍋地瓜稀飯和幾樣好吃又軟的菜,讓老媽方便吃。飯後在客廳一起看電視,老爸說ㄟ這個筍子都煮好了,妳帶回去吃啦。臨走前我手上多了一大包筍子、一包煮蝦,老爸差點想把菜全部塞給我帶回去。婆婆看我提著筍子回來,笑笑說:妳這樣啊,我們有個俚語說叫女兒賊!啊,女兒賊喔,我跟婆婆說啊老爸一直要給我,我沒有偷偷拿啦。婆婆笑說:這個詞不是罵人的啦,這是表示女兒和爸媽感情好的說法啊。

喔,是這樣,原來是這麼可愛的意思,嗯,我是女兒賊,是道地的女兒賊~~~~


▲每次回去都會煮很多好料給我吃的老爸。


▲無厘頭的可愛老媽。
More... funp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s Digg
oldfoot 發表於 11:46 PM | 文章分類: 家庭習作簿

迴響留言
喔喔喔喔!!就是這種感覺啦><b
結婚後有時也會跟爸媽ㄧ起回台中的阿嬤家,想想以前都常回去看阿嬤,現在都要以月計算了,沒回去時都只能打電話。><
不過每次要回台北的時候阿嬤就會拿出一堆東西塞給我,我就會大包小包的都拿,阿嬤看著我都會說我是"孫女賊"!^^
嘿嘿!!其實阿嬤心裡粉開心呢!><*
阿嬤住的地方好山好水的,真的是非常棒說。^^b
餃子姐有機會可以一起去玩玩喔!^_^/
由 米若 發表於 11:09, Sep 9, 2005
59.112.198.* | 標記為廣告 | 回應此篇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to 小米若

嘿啊,原來女兒賊、孫女賊都是可愛的稱呼啊
看到爸爸塞一堆東西,感覺好窩心,覺得自己還是小孩
還是可以對爸媽耍任性、撒嬌的~``
由 餃子 發表於 0:58, Sep 10, 2005
219.84.2.* | 標記為廣告 | 回應此篇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文/轉寄好幾次的電子郵件

記得以前聽一位老人家說過:

「生兒子是物質上的孝順,生女兒是心理精神上孝順。」

您認為呢?不管您是兒子或女兒,

如果您的父母健在,恭喜您,也羨慕您,

請在還來得及的時後,把握機會領受、

體會父母處處用心的愛,

並記得給予適時的回饋。

切記,心理精神層次的回饋遠勝於物質上的回饋!

如果您的父母已不在,

也提醒您把握與家人、好友共處的時光並給與真誠、

適時的關心,不要讓我們不經心的忽略,成為來日追悔時的遺憾!

一起分享這篇好文章~

【難忘小故事】 女兒賊

哥哥半開玩笑的大喊:「女兒賊!女兒賊!」

我毫無愧色地把家中的梨子、

豆子搬上車。因為我知道貴重的東西不在食物本身,

而在於它所傳遞的父母對子女難言的情感......

家鄉,是個四面環山的小城鎮,世代居民多半以種植果樹維生。

爺爺也有一片山坡地,上頭種滿了柑橘。

橘子園傍著一彎溪水蜿蜒而下,

山坡上每間隔十公尺便植了一棵橘子樹。

樹的年齡平均都有三十幾歲,

比起孫兒輩的我們來得年長,

那是爺爺那個年代植下的樹種。

這一片緊緊紮根泥土的生命,

讓劉家的血脈一代代地傳承下去,

印證著爸媽常常掛在嘴上的一句話:

「你們是橘子樹給養大的。」

山坡底下的溪水冷冽清涼,

靠近工寮的溪邊矗立著兩棵高大的山櫻花。

每年櫻花盛開時節,整樹綻放的粉嫩花朵,

就像兩把粉彩花傘在山谷間飛舞;

這時,爺爺總會在腰間綁支剪刀,

小心地攀上樹幹,剪下幾株枝芽;

然後抱回家用瓶子插養起來,

滿屋清香,就像迎回了春天。

那束花,成了爺爺最後的春天。

十年前,醫生宣告爺爺得了肝癌,

雖然靠著強韌的求生意志讓爺爺撐過三年,

但在這期間,由於病魔與藥物副作用的摧殘,

爺爺的身體一直處於虛弱無力的狀態。

因此,美麗的山櫻花便不再綻放家中。

爺爺奶奶生了六個女兒,

假日姑姑們總會輪流帶孫女們回來看他們,

當姑姑們即將踏上歸途之際,

就會見到爺爺奶奶把一袋一袋的蔬菜、

水果往姑姑的車上搬。

這是家裡長久以來的習慣,每當女兒們回來,

做父母的總會到菜園或山上,

摘回自己種的蔬菜和水果,一條絲瓜、

一把空心菜、幾顆番茄......。

或許,對拙於言辭的老一輩的人來說,
食物,是他們對子女表露情感的另一種方式吧!

爺爺過世的前一年,

他最疼愛的小女兒舉家從荷蘭搬回台灣。

春節,小姑姑帶著家人回娘家過年。

期間,爺爺並未與她有太多的交談,

爺爺受的是日本教育,外冷內熱的個性總是一副嚴肅的臉孔。

過完年,小姑姑一家準備回台北的那天,

一大早,奶奶就忙著張羅東西,

要姑丈搬到車子裡去。車子即將發動的當兒,

小姑姑突然從行李箱拿出一束粉紅的櫻花,

「東西太多,放不下了,花就別拿了。」

小姑姑說道。原來,一早不見身影的爺爺,

是到山上摘花去了。

爺爺並未說什麼,只是點點頭把花接了過來。

那一年,我才升上國中,

對於成人世界的情感並未有太深的體悟,

只是覺得,這束被棄置在牆角的山櫻花被包紮得很周到連根部

也綁著濕棉團,想是有延長花朵壽命的功用吧!

這束花,成了爺爺生命中最後的春天。

記憶中的山櫻花和梅子交錯在一起。

長大後,自己也開始扮演姑姑們的角色,回娘家,

也是從爸媽手上接收大包小包的食物。

哥哥笑我是個女兒賊,

回家來大吃大喝一頓還不夠,

末了又要拿東西走同外子調職到北部之後,

這情形更是變本加厲,水果、蔬菜常是一箱箱地被扛上車。

猶記得年初剛懷孕的時候,有天,適逢寒流來襲;

傍晚時接到爸爸打來的電話,說是隨公司出來旅行,

晚上在台北落腳,要外子下班後載我到飯店去找他。

當時,身體害喜得嚴重,常常是半天躺在床上動彈不得,

一想到食物就吐。

因此,下班時間要開車上擁擠的台北街頭,

心裡不禁有股不情願的感覺。

和爸爸約好晚上八點在飯店大廳見面,

一路塞車加上寒流帶來細雨,街道顯得又溼又冷。

等停好車,早已過了和爸爸約定的時間;快走到飯店,

遠遠地就看見爸爸站在走廊,手上提著一個袋子。

「爸!等很久了吧?怎麼不在大廳裡等,站在外頭吹冷風?」

我的語氣帶著一點埋怨。「飯店人太多,怕你們找不到我啦!

哪,這個給妳,車子經過水里的時候買的。」

「家裡還好嗎?」外子問道,一面接過爸爸手中的袋子。

「大家都好,倒是你們兩個住在台北,凡事要自己小心。

好啦!天氣這麼冷,你們快點回去了。」爸說著,

一邊催促我們回到車上。搖下車窗,「爸再見!」

「再見!再見!」車子發動後,爸爸才轉身走回飯店,

望著他身上單薄的襯衫,心頭一股熱氣竄了上來。

攤開放在膝上的塑膠袋,裡頭用報紙密密實實地分成了幾個小包。

撕開,原來是梅子,拿起一顆放入口中,酸意漾了開來,

這是專程為我送來的,給懷孕的自己止吐的食物。

淚水,漸漸地模糊了眼睛,

記憶中的那束山櫻花和這梅子重疊交錯在一塊,

這一刻我才猛然明白,

七年前的那束花朵裡頭蘊藏的深厚情感,

就如同父親對我的關愛,爺爺也是藉著那粉紅的花朵,

來訴說他內心深沈的情感,

只是那情感,竟被我們粗心地忽略了!

爺爺早已過世,再多的淚水也填補不了他內心曾有過的遺憾。

慶幸的是,上天讓我及時體會到這深摯內斂的情感,

讓我仍有足夠的時間來回報。

現在,外子和我已搬回台中,
有自己的房子,肚子裡的女兒也即將出生。

假日,我們總會開著車回山城,

陪父母一塊度過假期,分享他們的歡樂。然後呢!

當然啦!在哥哥半開玩笑的大喊:

「女兒賊!女兒賊!」時,

毫無愧色地把梨子、豆子....... 搬上車。

因為我知道,貴重的東西不在食物本身,

而在於它所傳遞出來的父母對子女難溢於言辭的情感,

食物,成了一種溝通親情的媒介。

哥哥形容得貼切-「女兒賊」。其實我們偷的何止是食物而已?

還有那一顆顆珍貴的父母心呢!

想來,只有當女兒的最能身受這篇文章內含的情感。

女兒們,掉眼淚時別掉得太多,輕輕的擦乾淚水,好好地謝謝父母吧!

(本文作者不詳)
由 大餅叔叔 發表於 2:40, Oct 11, 2005
218.167.169.* | 標記為廣告 | 回應此篇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張貼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引用列表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http://yblog.org/api/trackback/?id=4598
沒有引用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