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blog = yourblog
星期五, 四月 1, 2005
【想拉住你的手】
一切太弔詭。當我選擇了他之後,才知道我有多在乎你。
那一次,我和他狠狠吵了一架。在一家百貨公司門口,我打開車門下車,憤怒,悲傷。而他,竟也開著車離去。我想起你。撥了電話到你公司,你正在加班。
「不哭,好嗎?我馬上到。」你仍是一貫的溫柔。
我痛恨自己的懦弱,殘忍,自私。是我放棄了你,在感情的世界裡,我仍一直堅持有先來後到。但是我又常在和他衝突之後,和你哭訴,像是三流電視劇中死皮賴臉的女主角。我總是任性地用情感淹沒理智。也或許,我的世界裡,沒有理智這兩個字。
我在門口等了一個多小時。你沒有來。我站在風中,眼成穿,骨化石。是了,這是我應得的吧?活該。
回到家後,我急急打了通電話到公司給你。你說你真的去了,卻找不到我,你等了一個多鐘頭,回公司還被主管念了一頓。竟然真的有如此絕望的事……原來,你飛車趕到我說的地點,但是你站在前門,我站在後門。我啞口無言。就像是我們的命運,明明已經這麼近了,卻抓不到對方的手。咫尺之間,橫亙的卻是漫漫天涯。
我曾經恨恨地對你說:「早知道會這麼痛苦,我寧可一開始就不要認識你!」
「看著我。不要後悔,好嗎?」你眼神堅定地望著我,並緊緊握住我的手,不准我嘆息。
只不過是負氣的話,你應該明白的。認識你,我從來沒有後悔過。當初相戀,我們就做好了心理準備。雖然結局是預料中的事,還是痛得讓我眼淚直流。
「不能疼別人比疼我多,就算老婆也不可以。」我說。
「嗯。」你摸摸我的頭。
好幼稚的對話。但我一直願意相信是真的。
好長一段時間沒有聯絡了。輾轉知道你的身邊也有了別的女孩,一個你公司的同事。失望,落寞。可笑我還在期待些什麼呢?
這一天,我又和他吵了架。我仍然想起你,我是那麼渴望見你一面。我不能再忍受陰錯陽差的錯過了,我直接跑到你的公司找你。
「妳怎麼跑來了?」你嚇了一跳。我們走到你公司樓下說話。
「下班後陪我走走好嗎?」我說。
「可是……」你面有難色。
「你和她約好了?」我問。
「嗯。」
「我不管我不管。你重色輕友!你說過永遠是我朋友的。」
「別這樣。」你說。極富耐心的。
「她比我重要對不對?這下我沒地方去了,哼,明天看到河邊有無名女屍就不要後悔!你會成為最後一個看到我的人!」我也沒想到自己會說出這麼無賴的話。
「不要亂講話。」要安撫我時,你總會習慣性地摸摸我的頭。你伸出手,才碰到我的頭髮,手又縮了回去。我的心也跟著揪了一下。
「好吧。那你們約會,我也要去。」我說。我倒要看看她配不配的上你。
我總以為,這世上再也沒有比我更了解你的人了。
「這……好吧。」你說。
「如果她配不上你,我就要搗蛋!」我說。
「別胡鬧。」你笑得有些不安。
我竟然把自己推入這荒謬的情境中。
看到她的時候,我的臉色可能有幾秒是蒼白的。我沒有認輸,但是,顯然我也沒有贏。很甜美的一個女孩,舉手投足都落落大方。
「我朋友。」你向她介紹我。
「妳好。」她臉上的微笑是真誠親切的,顯然不知道有我這個人。
「妳好。」我太高估自己了。我以為我在你心裡仍是唯一。
我們三人一起在附近吃了晚餐。好難吃的菜,我在心裡抱怨。我剩了一堆菜在盤子裡,以前你都會撿去吃的,現在當然不可能了。聊些什麼,我已經不記得了。大部分是我和她說著一些有的沒有的。有時候你會和她談著工作上的事,只有你們兩人聽懂的事。我在一旁玩著吸管和杯子。杯子裡的冰塊還沒化完,我的手也變成冰的了。
看看時間,該回去了。我們走到你車上。她很自然的走到前座,很明顯的主客關係。我認命地坐到後座。而你也決定先送我回家,再送她回家。明知道會這樣,我還是失望了一下。
進入車子裡時,我和她都被旁邊屋頂滴下來的水滴到手。
「被水滴到了哪!」我說。
你體貼的拿出一張面紙遞給我,幫我輕輕拭了一下。
「我也是。」她說。
你也拿出一張面紙遞給她。
好可悲。我竟為著這個小動作暗自歡喜了好久。你比較重視我嗎?唉,別傻了,只是我先說出口而已。
「對不起,我忽然想上洗手間。」我說。
「妳陪她去我們公司好了。」你要她陪我。我懂你的意思。
「你陪好了。」你們倆個互推了一陣,我倒成了沒人要的,臉上熱辣辣的。
「我自己去。」我盡量壓制自己的不悅。
「晚上一個人不好,還是我帶妳去好了。」你說。
這樣短短的一段路,而畢竟,只有我們倆了。
好幾次,我都想拉住你的手,卻忍住了。當初也是我放手的。
你從我的眼神讀出我對你的依戀,淡淡嘆了口氣。氣氛太沉重,我很怕自己的眼淚隨時會傾瀉而下,那麼你就真的不知該怎樣跟她解釋了。
「和她在一起都好吧?」我故作輕鬆地問。
「嗯,她是個實際的人,和我蠻像的。」你說。
「那我呢?」我又孩子氣地仰起頭問你。
「妳啊,妳太浪漫,太細膩了。」你說。你這次伸出的手,還沒碰到我的頭髮,就馬上縮回去了。
是啊。我對愛情的確一直存在著不切實際的幻想。你一向是實際的人,然而,畢竟也曾經陪我作過一場最美麗的夢了。哪怕醒來之後夢境中的一切都要消失,我們也都說好絕不後悔。
「你比較喜歡和誰在一起?」我不放過。
「傻瓜!問這個。」你尷尬的笑笑。
以前,我會以為你最重視一定還是我。現在,我已經沒有任何把握了。何況,這個問題沒有任何意義。至於答案,只有你自己知道了。
如果,如果,你和她結婚生子,過著柴米油鹽的尋常生活,你會不會偶爾想起,生命中曾經有過我這樣一個這麼依賴、任性的女孩?
你不會忘,不該忘,也不能忘。我依然相信著。

------------------------------------------

這是篇看了很難過的文章
其實
我也曾經是這麼任性的女生
總是會覺得
你難道不知道我才是最好的嗎
你為什麼都看不見我對你的好
然後會很希望別人深深愛著你得到成就
這樣很幼稚 我知道
可是生命中
總會遇到幾個不平凡的人
不平凡的事情不是嗎?

要在心裡留下回憶
我願意飛蛾撲火
我願意燃燒自己
耗盡自己所有的力量去愛
摔的很痛 傷的很重
漸漸的才會明白怎樣去愛別人

很多遺憾這樣形成
可是沒有這些遺憾
沒有這些成長
你永遠都是溫室花朵
不明白寒風吹過的感受
不明白大太陽下雨天的分別

你永遠都不會明白
也永遠不會懂得真愛
不會懂得珍惜

不責怪傷害過我的人
謝謝他們讓我成長
對我傷害過的人感到抱歉
因為我在找尋我想要的世界

不要顧著回首過去
要看著未來
只知道緬懷過去
想著舊有的情人
這樣的人是不值得可憐不值得同情的
想去證明自己曾經有多少地位
那又如何
一切都過去了
不要為了不甘心
去破壞了將來的幸福。

------------------------------------------
最終的想念。在最深的那層
原來我還忘了狠狠的大哭一場
然後狠狠的用眼淚洗掉你在我心中的記憶
More... funp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s Digg
蝴蝶貓娃娃 發表於 12:55 AM | 文章分類: 雜耍娃娃區

迴響留言
尚無迴響

張貼迴響:
名稱
電子郵件
網址



請輸入你在圖片中看到的文字
引用列表
本篇文章引用網址: http://yblog.org/api/trackback/?id=2239
沒有引用

訪客來源網址(僅列最多的10個外部來源):









Collablog Portal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