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做自己生活的導演……
星期三, 七月 6, 2011
有一個有海的地方叫張坂

有一張CD名叫《我的海洋》,可以讓我們傾聽海洋的聲音。 

忙碌到無法去海邊的時候,只要隨手一按,就能聽見真實的海浪聲。
幸福的感覺,會隨著浪濤聲湧進心裡吧……

如果你喜歡大海,相信你也會喜歡這張CD。
初次,聽這張CD的時候,我感覺周遭好安靜,安靜到只有海浪捲來的聲音。
我仿佛看見了大海。

“很多時候,我們會願意讓自己一個人到海邊閒逛。
有落日,有海風,有浪濤。
有貝殼,有碎玻璃,有漂流木。 
偶爾,也看到到像自己的別人,在海岸散步。 
那時候,還像是自己的,卻又有別人在。
不免會想起,在地球的某一處海灘, 
是否有自己認識的人,也同時看著海洋。
吉他帶著蔚藍的海洋氣息,流進心裡。 
清清淡淡,即興,自在。
讓人想起獨處時的我的海洋。”

覺得的《我的海洋》裏面的一些文字寫得很棒。
文字所描繪的畫面在福建泉州台商區的張坂都能遇見,那麼地熟悉。
於是乎,用這些文字來講述這個不為人知的地方,更為合適。
這條美麗的沿海大通道,從北往南,左側是大海,右側是鹽田。

讀了之後,我的措辭好蒼白無力。
還是用《我的海洋》的文字吧。圖片是張坂的海。
在一個晴朗的午後,我獨自騎著機車,享受著海風,拍下著美景。

“仲夏,海邊是人們最喜歡去的地方吧。 
一家大小,帶著休假的歡樂心情,跳進大海裏和浪花玩遊戲。 
陽光很豔,溫度很高,擦著防曬油的身體泡在藍藍的海水裏。 
跳上跳下、滾來滾去,怎麼動都和海黏在一起。 
那天,在恒  春的白砂村錄海的聲音,看到了這樣的畫面。 
小朋友害怕,不肯到海裏。 
年輕的爸爸好說歹說,才把小朋友抱進浪花裏。 
陽光很陽光,藍天很藍天,小朋友的哭叫和潮浪聲混在一起。 
去海邊戲水,果然是一件讓人想到就會笑的事。”

“看台 灣的地 圖時,會看到 蕃 薯 底下有一條凹進去的線條。 
沿著線條走,來到了車 城、墾 丁、恒 春、滿 州、佳 樂 水…… 
這是台灣最南端,也是著名的渡假勝地。 
精彩的奇岩怪石,與當地人的氣味一起發酵著。 
空氣裏,是一種迥異於台灣其他地方的南島氣息。 
那閒散,像極了南太平洋的椰林碧浪。 
音樂裏的笛子像著名的落山風,吹的是南台灣的海與人。 
對許許多多到過這熱帶天堂的人來說, 
那是記憶,也是心情。 ”

“那是和死 黨在沙灘上飆自行車的年代。 
十多個年頭過去,曾經熟悉的海灘連路都難找。 
許多休假的外勞用力踩著自行車踏板,籃子裏裝滿剛從海裏撈起的新鮮九孔。有的單騎、有的雙載,頂著海風,來來回回讓海風灌飽了白白的T-Shirt。 
眼前的情景讓人想起十多年前那種熟悉的快樂。 
那種快樂叫做單純、叫做滿足、叫做自由。” 

“颱風來時,巨型珊瑚礁還和巨浪演出水舞秀。 
礁岩海岸的崎嶇地形,讓海潮的來往熱鬧又繁忙。 
蘇東坡的“大江東去浪淘盡”,寫的是否就是這樣的景況? 
大提琴的低沉音色,彌漫著奇詭的情調。 
寫的是奇岩怪石,也寫出了豐富多變的礁岩文化。” 

“從北往南沿著花 東 海岸走。右邊是山,左邊是海。 
許多人的共同經驗是,必須一邊行車、一邊忙著看山又看海。 
每年七到八月,沿海的阿美  族 部落會輪流舉行豐年祭。 
海洋民族的歌聲搭著潮浪的節奏,一致得讓人感動。 
從前的阿 美,男人出海捕魚,女人坐鎮持家。 
返航時,團聚和豐收的歌聲在岸邊,如潮般回蕩。 
而今,東海岸的浪潮依舊,豐年祭的歌舞依舊。 ” 

“電影“看海的日子”裏,女主角的丈夫、兒子都因出海而逝去。 
孤獨的她守著一屋寂寥,每天到海邊等候沒有希望的希望。 
這樣的故事讓人感傷,又真實得讓人無奈。 
沿著海岸座落的漁村,究竟有多少望海的女人? 
靠海吃飯的人家,又失去過多少血脈? 
人之於海,是否如魚之于水。 
而海洋,見證的是人的故事和生活。”

“在海岸遇見落日。 
粼粼波光間潛泳著一海彩霞。 
返航的漁舟像霞海裏遊行的魚。 
因為逆光,波的線條有如金色緞帶。 
描繪了黑暗來臨前,最燦爛的一幅彩畫。 
海邊的黃昏從來不讓人覺得寂寞。 
今天,要和魚,一同游向海洋。”

繁星墜落的龜 山 島 之夜、遠離塵囂的海洋之旅,一場海與詩意的對話。
“在龜山島上錄音,夜色如水銀般凝固。 
海上銀光閃爍,星星出現得太多。 
太浪漫,太美。 
如果星星有聲音,海能聽見嗎? ”

 淡淡風塵般慵懶琴韻、沙灘上唯我流連,你我共同的海洋心情 

“用相機拍下踏在海灘上的自己的赤腳。 
深深地,踏在纖細的沙灘上。 
看過一張這樣的照片,一個為自己在海邊留影的女孩。 
先是慵懶的讓後腳追著前腳踩下,再等待浪花刷。”

很慵懶地站在同一個位置,瞄 準同一個方向。咔 嚓兩下。
我們都成了風景。

這個港灣很寧靜。
海浪。
沙灘。
礁石。
我們的童年,我們的海洋。

這時候聽一曲音樂。
《我的海洋》。你會聽見海濤聲。
想起了《將愛情進行到底》里的那名男子在海邊大聲喊:文慧,你聽……

沒有風。
海灘上的那顆小樹,筆直地站著。
一切顯得如此地溫和。
夜幕降臨了。
我們都很安靜。
海灘上的人兒都遠去了,這時候的海洋只屬於我。
這是海角。但不是三亞的天涯海角。
這裡是福建泉州的張坂。
夏天了。夜來了,海要睡覺了……

 

做自己生活的導演……
More... funp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s Digg
放棄晨昏发表于8:52 PM | 分类: 足跡 | 标签: , ,

评论
很美阿~
詞美~景美~意義美~
旅行社发表于9:38, Dec 10, 2013
1.175.195.* | 标记垃圾 | 回复这个评论
名字
电子邮件
网站URL




请输入上面图片里的字符

发表评论:
名字
电子邮件
网站URL



请输入上面图片里的字符
引用
本篇文章引用网址: http://yblog.org/api/trackback/?id=12048
没有引用


Copyright Reserved.本站圖文內容原作者版權所有:yblog.org 若欲轉載請先徵求本站同意並標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