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做自己生活的導演……
星期二, 九月 28, 2010
这个夜晚如果有杯酒

2010年9月29日凌晨2点19分。此时,我的眼皮已经开始在打架。只是,一丁点睡意都没有。这样的纠结已经很久没有过了。上一次这么失眠是在今年的5月份。一个无法挥去的痛苦回忆。而类似这样的纠结是大学毕业前夕。当时的我,独自一个拿着酒,在学校的广场上坐了个通宵。

昨天下午,老黄在都市中心的那几声大吼,让很多人都听见了,也让很多人吓了一跳。而这一切都跟我有关。我一点都没想到,就我这么个人,这么点小事,会引起这么大的声响。

在这之前的半个多小时,我坐在电脑前准备敲键盘,修改稿子。突然间,手机响了。刚接完电话不久,刘大走到我位置边上,两个人在会议室里,谈了好一会儿。

期间,也有较为八卦的同学看到了我跟刘大在会议室里谈话的场景,在QQ上问我,刘大跟我聊什么。但我没有回答。

其实也没有什么说不得的事情。我很害怕去解释任何事情,很不懂得该怎么去解释任何事情。所以,我选择用键盘敲打出来。

那会是德哥给我来电:他希望我能够过去贵阳。

德哥在给我来电之前也给了刘大电话。

刘大接完电话后,立马过来找我:他希望我好想想,当然他也希望我不要离开。

在那一刻,我发现我还是不懂得表达自己。晚上走回家,坐在电脑前,我一直思考一个问题,我究竟是否真的是干新闻的料。不是我不够自信,而是,我发现,如果我连自己都不懂得表达,又怎么能够去表达采访对象的意思,或者说,我怎么有资格去帮这个时代表达情感。

这时候,我正在听黄小琥的《没那么简单》,有句歌词算是唱到我心坎里去了,“感觉快乐就忙东忙西,感觉累了就放空自己,别人说的话随便听一听,自己作决定,不想拥有太多情绪,一杯红酒配电影,在周末晚上关上了手机,舒服窝在沙发里……”这是我多么想拥有的生活状态。我多么想拥有这样的心态。只是我没有办法做到。

想起了德哥在《爱我就跟我走——写在离别之际》里提到我因公交司机调情一战成名,又因此稿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一度想离开。

去年的7月份,我真的萌发了离开东快的念头。那时候,我也曾怀疑过自己。好多次,我想离开东快,从此不再跟新闻打交道了。我想,凭着自己的外语能力,还是能够混口饭吃的。

尽管我是个不懂得怎么推销自己的人。但我相信,总会有人会找到我的闪光点的。

“他还是不稀跟我们同流合污啊……”我叔叔的那句玩笑话,至今还萦绕在我耳边。从上大学,我不念建筑学和园林规划开始,就注定了我是我们家中的另类。

到后来的职业规划,他们想让我读英语研究生,到大学里面去当老师。但我还是拒绝了。

我选择了新闻。

可到了今天晚上,我有生以来最痛苦的纠结还是发生了。我甚至在怀疑我三年前的决定。家人答应让我去电视台实习,只是想让我觉得记者很辛苦,打消了从事新闻工作的念头。没想到,适得其反了。

我在动摇了在新闻道路上走下去的信心。

虽然有哥们跟我说:你天生就是做新闻的料。

但是我不觉得了。曾经,我还怎么告诉过自己,做新闻很好玩,我很喜欢玩。

其实,在呆了东快2年又89天了。我不知道我收获了多少,但最起码我清楚了一点,我收获了很多兄弟姐妹。

这也是曾经我有机会选择离开东快却有留下来原因之一。曾经的两次机会,或许在一些人的眼里,我得到一个更好的平台。

而当我选择放弃的时候,我才发现,平台并不是我真正在意的。我在意的是,在我工作的地方,有那么一群值得我花一辈子去真心对待的朋友,有那么一群值得我一辈子去肝胆相照的兄弟,有那么一个能够让我自由自在的地方。

或许吧,人就这么矫情。我是很感性的人。我不喜欢有压力,但我却永远逃避压力。压力的东西总是会不停地袭击过来。

我真的很不想把我工作地方当做一种职场。虽然它是。我不喜欢那种人在职场的感觉。

我是个思维跳跃的人。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我会天马行空,我对自己会有要求,我会有衡量自己的标准,我会把事情做好。

我不是完美主义者。但我希望每一件事情都有一个圆满的结局。

说实话,这段时间,我真的觉得自己好累。我想休息一下了。在东快两年又89天,我感觉我把自己的脑袋瓜给掏空了,我恨我没有满腹的学识,没有办法让自己更进一步会挥洒才情。我真的感觉我做不到,我感觉自己遇见了瓶颈,我需要一段时间去反思自己。

我很想静下心来,好好去读点书,去学点东西。我会很享受,在懒洋洋的午后,一杯咖啡,一本书,我就这么读,每天都这么重复。日子不需要太久,但必须没有外界的打扰,没有工作的烦心事儿。

我心里很感激东快的每一位领导,每一个兄弟。在这两年多里,大伙给了我太多的关心了。在这两年多里,大伙给了我太多的支持了。领导对我的信任,兄弟对我的支持,无不铭刻在我心中。

我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

从厦门到福州,我这么个小人物,得到了很多领导的关爱,还有这么一群兄弟姐妹。我真的很感谢大伙。

在厦门,卓总对我很关心,是他把我招进了东快;雷老师对我很尽心,指导我做出了第一条财经稿,并让我学会做出与众不同的时政稿。

到了福州,温总理“逼”我独自一个人坐汽车颠簸了7个小时去漳浦采访怪病人家,虽然在漳浦期间,我日均休息不到4个小时,但我却让我有了巨大的进步。

德哥,在我遇到烦恼的时候,总是能够耐心听我发牢骚,在我想离开东快之时,是他劝住了我。当时,如果没有德哥挽留,今天的我会在哪里我也不清楚。

远烊,大伙眼中的老好人,每次总会盯着我发过去每条稿子,指出我的不足,让我不断地进步。这让我意识到自己写作水平的不足。

刘大,对我很信任,他会骂我懒,当然我会顶他,偶尔也会对他出言不逊,但他都不会在意,这样的领导,很少见,估计以后在其他地方也很难再遇见像他这样的老男人了。

我跟报社的高层领导很少接触,但我却能够感觉到领导们对我还是很关心的,老黄、吴总、周总、银哥、姜总、敖哥他们,还有已经在贵阳的泳哥。

最重要的是,在这里还有一帮很开心的好兄弟。

所以,当事情发生之后,我会矛盾,我会纠结。我甚至不知道该怎么给答案。刘大让我给他一个答案,德哥让我给他一个答案。

我夹在中间,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不管怎么样,不管我是否一直在东快待下去,还是我离开了东快。

但我知道:在这个有海的地方,有我的家,我的家就在这个台湾海峡的西岸。所以,即便有一天我离开了这个地方,那么或许是10年后,或许是20年后,我都必须回到这里,我会回到这里来度完自己的余生。我希望到时候,我们所有的人,走在马路上,见面了,不只是打个招呼那么简单。我希望,到时候,我们会互相拥抱在一起,然后找个地方,再打个电话,然后像过去一样,大伙一起喝酒,一起吃肉,一起说笑。

我也不希望,我是否离开东快这么点小事情,让曾经或现在的朋友、同事、师徒、兄弟产生隔阂、猜忌。所有的这一切都是我最不愿意看见的。

如果在这样的夜晚有酒,我想我会让自己醉倒在家里,然后一觉醒来之后发现已经是另一个夜幕,然后我可以疯狂地跑到报社,告诉每一个人我的决定,或拥抱,或告别,或拉呱……

可是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我发现,明天我还有事情要做,我没法做到肆无忌惮,我没法放纵自己。虽然,每个人听说了我或许会离开东快之后,都表示不管我做出如何选择,他都会理解我的选择,会尊重我的选择,或支持我的选择。

这一切我都很感动。但是我发现,到头还是我自己的错。

我真做错了。我想,我现在首先要做的事:学会拒绝、学会说不、学会干脆地做决定给答案。

凌晨4点了。我想我的回答已经有了。只是,我还是觉得这个答案有点难以启齿,即便是用键盘敲打出来……

做自己生活的導演……
More... funp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s Digg
放棄晨昏发表于4:03 AM | 分类: 講訴, 青春, 瑣事 | 标签: ,

评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名字
电子邮件
网站URL



请输入上面图片里的字符
引用
本篇文章引用网址: http://yblog.org/api/trackback/?id=11676
没有引用


Copyright Reserved.本站圖文內容原作者版權所有:yblog.org 若欲轉載請先徵求本站同意並標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