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做自己生活的導演……
星期日, 三月 14, 2010
漫步在天府之國的土地上(三)

漫步在天府之国的土地上(三)

                              放弃晨昏/文/图

7日早上9点,在床上伸了伸懒腰,然后打开了床头灯,拿起放在床头的书,翻了起来。

此时,睡在我下铺的小伙子一大早就背着包出门了,估计是寻中他心目中的成都去了。对面上铺的北京爷们一大早就在折腾,直到后来我到大厅才发现,他坐在大厅里不停地敲打着他laptop。

对面下铺的绵阳女孩则依旧裹着被子大睡。当我洗完脸回到寝室,她则忙着收拾行李,随后一个微笑:“我就是来过个周末。”

上午10点,绵阳小女孩离开了旅舍。我则选择坐在大厅里看书。当我合上书,看了看时间,11点了,回到屋里才发现忘记给相机充电了。临走前,赶紧给相机充电,自己则利用这点时间上了会网。

图说:成都市区里八卦形的斑马线,也难怪成都媒体会如此八卦了。(放弃晨昏/摄)

图说:成都市区最常见的树,三月份,树叶依旧枯黄。我却不清楚其名字。(放弃晨昏/摄)

中午12点多。背着整理的包离开了旅舍。一个人,上了公车,继续在成都转悠。不想却晃到了杜甫草堂。

图说:中午时分的杜甫草堂,一个老奶奶从我镜头前走过。(放弃晨昏/摄)

杜甫草堂的人气显然不如武侯祠。游客稀少。但其大门贴上的标签一样是¥60。这标签在我看来一文不值,在里头逛一圈花不了两个小时。

在草堂里,认识了一大叔,他也是一个人参观草堂,两人便结伴同行。这位大叔在逛了一圈之后感慨:“六十块钱就这么点东西。”

图说:头顶的横幅布条上,满是杜甫的诗。(放弃晨昏/摄)

而我的看法依旧没有改变,这是历史的悲哀。杜甫草堂,蹭的是诗圣的光彩。除了成都之外,还是有不少城市在蹭杜甫的光彩,长沙不也在湘江边上打造了一个杜甫江阁吗?

国内不少城市都蹭古代名人的光,试图用名人的吸引更多的游客。很多城市都在争:“我们XX城才是XX的故乡。”杜甫草堂也不例外,除了成都的杜甫草堂之外,在四川省三台县还有另外一个杜甫草堂。

图说:少陵碑,感觉少了点东西,我读不出内涵。(放弃晨昏/摄)

不单如此,连古人的坟墓都有人在争。于是,我就纳闷了,争这些有什么用呢?可以显示XX城市拥有浓厚的文化底蕴?难道一座城市的历史和文化底蕴靠一座古坟,一个名人就能营造出来吗?

用一句时髦的话:这些城市都在“傍大款”。只是,我在想这些古人要是活过来了,一定很欣慰,因为后人实在太聪明了,竟然懂得利用他们来拉动经济,推动地方旅游。

图说:成都杜甫草堂外面的道路上,满是杜甫的诗。(放弃晨昏/摄)

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中国人一直难以获得诺贝尔奖项了。除了没有好的英文翻译之外,最重要的原因应该是中国人太会依葫芦画瓢了。

从老百姓到政府,都在不停地模仿。当某一城市通过“傍大款”成功地吸引了大量的游客,必然会有另一座城市前往取经、模仿。甚至很有可能冒出一座城市,与他们争抢“大款”,完全没有创新的意识。

难道没有了这位“大款”,这座城市真的吸引不了游客吗?中国人要学会创新,政府更要学会创新。这样,城市才会有各自不同的特色。古人才不会不得安宁。

图说:在一水利部门看到“开发水能,惠泽九州”,但真正做到的又有几分?(放弃晨昏/摄)

图说:全国各省都会拥有的博物院,文化产业的力量真是厉害。(放弃晨昏/摄)

图说:青羊宫,道教法场,游客在门口徘徊着,这里标签是10元。(放弃晨昏/摄)

走出杜甫草堂,沿着成都的大街一路晃荡着,顺便看一眼青羊宫。只是,我觉得自己没有必要进去浪费时间,便直接前往天府广场。

图说:这里是成都市区中心点,整个市区围绕着这个点不断扩散。(放弃晨昏/摄)

在成都的中心点,看着这座城市,耳边是爱国歌曲。不知为啥,那一刻会莫名的激动,应该说心中有一股身为中国人的自豪。于是,没有什么心思去评论天府广场。除了广场上,老毛的塑像让我想起了福州的五一广场和长沙的东方红广场。

图说:四川科技馆前,老毛的经典动作,全国很多城市都看得见。(放弃晨昏/摄)

当我走到天府广场中心时,双脚感觉好酸。“我需要好好睡一觉,洗个澡。”

图说:在天府广场附近的一地下通道,宣传画上是四川地震后的重建情况。(放弃晨昏/摄)

图说:高楼在这里显示成都的繁华。(放弃晨昏/摄)

图说:随处可见的高楼分布着大量高档消费场所。(放弃晨昏/摄)

没有经过太多的考虑,开了间钟点房,做了一番休整,洗了个澡,睡了一觉。又是晚上。慢吞吞地吃了晚饭。随后离开酒店,前往机场。

图说:路灯下,花圃里的鲜花在三月里盛开着,这是个暖春。(放弃晨昏/摄)

图说:晚上的成都,璀璨的路灯,这座城市到底还是繁华的,但路上的行人却少得可怜。(放弃晨昏/摄)

晚上10点,飞机从成都双流机场起飞,跃入漆黑的夜空。透过窗户望了望下面的成都,我花了三天的时间在阅读这座古城,只是,她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让我特别铭记。(完)

 

:)你可以點擊“閱讀更詳細內容”閱讀正體字版/你可以点击“閱讀更詳細內容”阅读繁体字版

【正體字版格文】

漫步在天府之國的土地上(三)

                              放棄晨昏/文

7日早上9點,在床上伸了伸懶腰,然後打開了床頭燈,拿起放在床頭的書,翻了起來。

此時,睡在我下鋪的小夥子一大早就背著包出門了,估計是尋中他心目中的成都去了。對面上鋪的北京爺們一大早就在折騰,直到後來我到大廳才發現,他坐在大廳裏不停地敲打著他laptop。

對面下鋪的綿陽女孩則依舊裹著被子大睡。當我洗完臉回到寢室,她則忙著收拾行李,隨後一個微笑:“我就是來過個週末。”

上午10點,綿陽小女孩離開了旅舍。我則選擇坐在大廳裏看書。當我合上書,看了看時間,11點了,回到屋裏才發現忘記給相機充電了。臨走前,趕緊給相機充電,自己則利用這點時間上了會網。

中午12點多。背著整理的包離開了旅舍。一個人,上了公車,繼續在成都轉悠。不想卻晃到了杜甫草堂。

杜甫草堂的人氣顯然不如武侯祠。遊客稀少。但其大門貼上的標籤一樣是¥60。這標籤在我看來一文不值,在裏頭逛一圈花不了兩個小時。

在草堂裏,認識了一大叔,他也是一個人參觀草堂,兩人便結伴同行。這位大叔在逛了一圈之後感慨:“六十塊錢就這麼點東西。”

而我的看法依舊沒有改變,這是歷史的悲哀。杜甫草堂,蹭的是詩聖的光彩。除了成都之外,還是有不少城市在蹭杜甫的光彩,長沙不也在湘江邊上打造了一個杜甫江閣嗎?

國內不少城市都蹭古代名人的光,試圖用名人的吸引更多的遊客。很多城市都在爭:“我們XX城才是XX的故鄉。”杜甫草堂也不例外,除了成都的杜甫草堂之外,在四川省三台縣還有另外一個杜甫草堂。

不單如此,連古人的墳墓都有人在爭。於是,我就納悶了,爭這些有什麼用呢?可以顯示XX城市擁有濃厚的文化底蘊?難道一座城市的歷史和文化底蘊靠一座古墳,一個名人就能營造出來嗎?

用一句時髦的話:這些城市都在“傍大款”。只是,我在想這些古人要是活過來了,一定很欣慰,因為後人實在太聰明了,竟然懂得利用他們來拉動經濟,推動地方旅遊。

終於明白了,為什麼中國人一直難以獲得諾貝爾獎項了。除了沒有好的英文翻譯之外,最重要的原因應該是中國人太會依葫蘆畫瓢了。

從老百姓到政府,都在不停地模仿。當某一城市通過“傍大款”成功地吸引了大量的遊客,必然會有另一座城市前往取經、模仿。甚至很有可能冒出一座城市,與他們爭搶“大款”,完全沒有創新的意識。

難道沒有了這位“大款”,這座城市真的吸引不了遊客嗎?中國人要學會創新,政府更要學會創新。這樣,城市才會有各自不同的特色。古人才不會不得安寧。

走出杜甫草堂,沿著成都的大街一路晃蕩著,順便看一眼青羊宮。只是,我覺得自己沒有必要進去浪費時間,便直接前往天府廣場。

在成都的中心點,看著這座城市,耳邊是愛國歌曲。不知為啥,那一刻會莫名的激動,應該說心中有一股身為中國人的自豪。於是,沒有什麼心思去評論天府廣場。除了廣場上,老毛的塑像讓我想起了福州的五一廣場和長沙的東方紅廣場。

當我走到天府廣場中心時,雙腳感覺好酸。“我需要好好睡一覺,洗個澡。”

沒有經過太多的考慮,開了間鐘點房,做了一番休整,洗了個澡,睡了一覺。又是晚上。慢吞吞地吃了晚飯。隨後離開酒店,前往機場。

晚上10點,飛機從成都雙流機場起飛,躍入漆黑的夜空。透過窗戶望瞭望下面的成都,我花了三天的時間在閱讀這座古城,只是,她沒有什麼東西能夠讓我特別銘記。(完)

做自己生活的導演……
More... funp HemiDemi MyShare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s Digg
放棄晨昏发表于7:36 PM | 分类: 足跡 | 标签: , , ,

评论
看完后,我发现我还是那么喜欢你的文字。。。
hang发表于22:09, Mar 26, 2010
123.121.8.* | 标记垃圾 | 回复这个评论
名字
电子邮件
网站URL




请输入上面图片里的字符

成都果然是个美丽的城市,感觉很宁静。八掛的人行道都被你发现了哦,呵呵。有机会到很多不同的城市看看是个不错的选择。都说生活就像一场旅行嘛,我看你正享受着呢。


PS.第四张的猥琐的脸果然很煞风景啊。
DaLang发表于19:46, Mar 28, 2010
220.168.30.* | 标记垃圾 | 回复这个评论
名字
电子邮件
网站URL




请输入上面图片里的字符

发表评论:
名字
电子邮件
网站URL



请输入上面图片里的字符
引用
本篇文章引用网址: http://yblog.org/api/trackback/?id=11256
没有引用


Copyright Reserved.本站圖文內容原作者版權所有:yblog.org 若欲轉載請先徵求本站同意並標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