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做自己生活的導演……
星期日, 三月 7, 2010
漫步在天府之國的土地上

漫步在天府之国的土地上

                                     放弃晨昏/文/图

3月4日晚上8点多,飞机延迟了几分钟后,降落在成都双流国际机场。那会我一直张大着耳朵,想试一下能否听得见传说中的麻将声。

关于成都,没有太多的印象,能够记得住的也就两样东西,茶馆和麻将。除此之外,别无他物。只是当我坐上机场大巴,进入这座城市。我才发现这里真的跟想象中的不一样。

第一眼。干净。安静。晚上9点,路上的行人却很少。这跟我之前所经历的其他省会不同,没有长沙的夜生活热闹,没有福州那般拥挤的人群,没有南昌餐饮业的火爆……

5日。匆匆地完成了两场秀。某些人的某些话提醒了我。在完成了两场秀之后,用踟蹰的步伐走向了公车站。而就在这两场秀上演之前,我慢悠悠地晃荡在成都的春熙路上,朋友跟我说,这里是成都最prosperous的地方。

春熙路,百货云集的地方,成都的商业中心。我并没有做过多的停留,因为我不购物。但是到了成都,春熙路是一定要去的。因为,男生可以在这边找到美女来养眼,女孩可以在那边见到帅哥而心动。

图说:春熙路,成都最繁华的地方。在这里总能看见的大量的民警巡逻。(放弃晨昏/摄)

图说:成都的小吃,当天中午在春熙路附近狂吃小吃。只是感觉那甜汤很符合我的口味。(放弃晨昏/摄)

没有太多的安排。下午很快就前往武侯祠。三国圣地,权当是长见识。只是,我觉得自己太老土了。因为去体验成都的生活才对。

走在寻找武侯祠的路上,不时能够看见喇嘛跟我擦肩而过。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自己才感受到成都和福州虽然同在中国,但是却有着风格迥异的文化,骤然间有了冲突。

图说:在成都市区,有一条专门卖藏传佛教用品的街,时不时能够看见藏族的老奶奶。(放弃晨昏/摄)

正是这种冲突把我的思绪带往了心中向往的青藏高原。曾经一度计划着要去西藏,只是感觉那是很遥远的地方。或许将来有一天,我的双脚会踩在那片神奇的土地上,然后头顶是湛蓝的天空。

武侯祠。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古建筑群。我所见到的建筑,据导游介绍,清朝重建的。顿时,这个建筑的岁数被我打了个折扣。

图说:武侯祠,正在装修,错过了万年古木。(放弃晨昏/摄)

一大堆泥塑。刘备、关羽、张飞。诸葛亮。只是这就是历史上武侯祠的原貌吗?当文物被开发成历史景观,当古建筑被现代的围墙围住,伴随而来的是门票,是商业,是经济。

图说:看着《前出师表》不知为何会想起“出师未捷身先死”。 (放弃晨昏/摄)

图说:《前出师表》和《后出师表》,诸葛亮名篇,岳飞的笔迹。(放弃晨昏/摄)

路过了太多的城市,也掏了不少腰包,只为了满足自己对历史的好奇。当好奇结束了,意外地捡到一张标签。几乎所有的古迹都贴着一样的标签,¥60。

人类本应该共享的历史和过去,就这样商业化了。这不得不说是历史的悲哀。

图说:三义庙,一个有关“桃园三结义”的传说。他们也成了世人所供奉的神。(放弃晨昏/摄)

图说:刘备的陵墓简单的不能再简单。或许古代穷国的帝王死后也就只有这种待遇了。(放弃晨昏/摄)

逛完武侯祠。看了看表,下午5时30分。肚子已经咕咕地叫,当天中午吃了太多的成都小吃,结果很快就饿了。但还是坚持匆匆地逛了下锦里。

图说:位于武侯祠旁边的仿古商业街,仿古噱头十足。(放弃晨昏/摄)

图说:在锦里拍摄到的成都的天空。感觉有点阴霾。(放弃晨昏/摄)

图说:天空的传说还是很美,可以无限地遐想。(放弃晨昏/摄)

当时针指向6时,天还没有黑的迹象。心中疑惑:“福州这会天已经开始黑了,成都怎么还没黑?”

一转身,等候公交车,恍然间大悟:成都虽然用的是北京时间,但时区应该属于东七区,而福州在北京以东,虽是东八区,但却靠近东九区,两地有时差。

晚上7时许,在酒店的餐厅里,我独自一个人吃着饭,外面天还是亮的,不见路灯。突然间,感觉好不习惯,在福州的每顿晚餐,都是夜幕降临,华灯齐放以后。

图说:一个人吃饭的时候,窗外行人匆匆而过,只是外面天依旧亮,还没到开路灯的时候。(放弃晨昏/摄)

一天结束了。成都,她的蜀国文化,在我看来,是一种女性的美,有点与众不同,有点“异域”风采,甚至有点难以适应……(完)

【备注】图片暂时未导入到计算机上,待回福州后补充。


:)你可以點擊“閱讀更詳細內容”閱讀正體字版/你可以点击“閱讀更詳細內容”阅读繁体字版

【正體字版格文】 

漫步在天府之國的土地上

                                     放棄晨昏/文

3月4日晚上8點多,飛機延遲了幾分鐘後,降落在成都雙流國際機場。那會我一直張大著耳朵,想試一下能否聽得見傳說中的麻將聲。

關於成都,沒有太多的印象,能夠記得住的也就兩樣東西,茶館和麻將。除此之外,別無他物。只是當我坐上機場大巴,進入這座城市。我才發現這裏真的跟想像中的不一樣。

第一眼。乾淨。安靜。晚上9點,路上的行人卻很少。這跟我之前所經歷的其他省會不同,沒有長沙的夜生活熱鬧,沒有福州那般擁擠的人群,沒有南昌餐飲業的火爆……

5日。匆匆地完成了兩場秀。某些人的某些話提醒了我。在完成了兩場秀之後,用踟躕的步伐走向了公車站。而就在這兩場秀上演之前,我慢悠悠地晃蕩在成都的春熙路上,朋友跟我說,這裏是成都最prosperous的地方。

春熙路,百貨雲集的地方,成都的商業中心。我並沒有做過多的停留,因為我不購物。但是到了成都,春熙路是一定要去的。因為,男生可以在這邊找到美女來養眼,女孩可以在那邊見到帥哥而心動。

沒有太多的安排。下午很快就前往武侯祠。三國聖地,權當是長見識。只是,我覺得自己太老土了。因為去體驗成都的生活才對。

走在尋找武侯祠的路上,不時能夠看見喇嘛跟我擦肩而過。不知道為什麼,那一刻自己才感受到成都和福州雖然同在中國,但是卻有著風格迥異的文化,驟然間有了衝突。

正是這種衝突把我的思緒帶往了心中嚮往的青藏高原。曾經一度計畫著要去西藏,只是感覺那是很遙遠的地方。或許將來有一天,我的雙腳會踩在那片神奇的土地上,然後頭頂是湛藍的天空。

武侯祠。一個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古建築群。我所見到的建築,據導遊介紹,清朝重建的。頓時,這個建築的歲數被我打了個折扣。

一大堆泥塑。劉備、關羽、張飛。諸葛亮。只是這就是歷史上武侯祠的原貌嗎?當文物被開發成歷史景觀,當古建築被現代的圍牆圍住,伴隨而來的是門票,是商業,是經濟。

路過了太多的城市,也掏了不少腰包,只為了滿足自己對歷史的好奇。當好奇結束了,意外地撿到一張標籤。幾乎所有的古跡都貼著一樣的標籤,¥60。

人類本應該共用的歷史和過去,就這樣商業化了。這不得不說是歷史的悲哀。

逛完武侯祠。看了看表,下午5時30分。肚子已經咕咕地叫,當天中午吃了太多的成都小吃,結果很快就餓了。但還是堅持匆匆地逛了下錦裏。

當時針指向6時,天還沒有黑的跡象。心中疑惑:“福州這會天已經開始黑了,成都怎麼還沒黑?”

一轉身,等候公車,恍然間大悟:成都雖然用的是北京時間,但時區應該屬於東七區,而福州在北京以東,雖是東八區,但卻靠近東九區,兩地有時差。

晚上7時許,在酒店的餐廳裏,我獨自一個人吃著飯,外面天還是亮的,不見路燈。突然間,感覺好不習慣,在福州的每頓晚餐,都是夜幕降臨,華燈齊放以後。

一天結束了。成都,她的蜀國文化,在我看來,是一種女性的美,有點與眾不同,有點“異域”風采,甚至有點難以適應……(完)

【備註】圖片暫時未導入到電腦上,待回福州後補充。

做自己生活的導演……

Copyright Reserved.本站圖文內容原作者版權所有:yblog.org 若欲轉載請先徵求本站同意並標明出處